菠萝网目录

璜台志 第六百七十四章 好言相劝

时间:2017-12-29作者:水刃山

    谷粒网 .. ,最快更新璜台志最新章节!

    淡淡说道:“我周旋在卓城权臣富商之间多年,虽不说游刃有余,但也知晓进退利害。

    王爷突然造访朝雨慕云楼,该是猜到了什么事,不过想必并没有找到明证,才会这样逼我。

    这场局中只有成败,没有对错,我埋怨王爷只是想吐一吐心中的郁气,并没有责怪王爷的意思,看王爷行事之风,只怕已经容不下朝雨慕云楼了。”

    李落暗叹一声,心中虽有不忍,有些事即便是违心,却也一定要做的。

    “如果真有人会来,王爷,你会怎么做?”柔月悠悠问道。

    “我会放你走。”

    柔月一怔,黯然说道:“那他呢?”

    李落没有说话,眺望着远处江面。

    柔月涩声一笑道:“他不来果然是对的。”

    “嗯。”李落应了一声,“看来不会有人来了。”

    “是,王爷早就猜到了么?”

    “也许吧,不过我心里总还是有一丝期望。”

    “期望?王爷是期盼能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吧。”

    李落轻轻一笑,似乎也有些倦了,身处在天下这场棋局之中,到底做了多少不愿做的事,害了多少本该是无辜的人。

    “王爷,如果你是在那边,你会怎么做?”

    “这我倒没有想过,或许更加凶狠,或许你离开索水的时候就不会让你再留在卓城。”

    柔月眼中一暗,玉手轻轻抬了起来,指着远处几支孤帆,呢喃问道:“王爷,你说那些船里会是什么人?”

    李落顺着柔月所指的地方看了过去,和声说道:“有一艘定是该来却没有来的船。”

    “哦,王爷不派人打探打探么?”

    “哈哈,我既然已经相邀,若不想来,我又何必强求。

    柔月姑娘,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柔月一惊,愕然看着李落,李落轻笑道:“卓城你不能再回去了。”

    “王爷要我走?”

    “嗯,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安身立命,姑娘现在再找一处世外桃源也来得及,离开卓城里的红尘纷扰,放归山野,求一个自在。”

    李落含笑看着柔月,眼中似有些怜爱的温柔,格外的撩人心弦。

    柔月心中一荡,张了张朱唇,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李落,半晌才缓缓说道:“王爷早就想让我离开了?”

    “对,避风亭一会,有无来人都是一样,我不愿你再入卓城。

    朝雨慕云楼如果还在,于朝政不利,我也没有杀你的心意,只能任你离开这里了。”

    李落见柔月怔怔出神,仿佛有些神游物外,轻声说道,“如果你执意回去卓城,只怕会有性命之忧。”

    柔月闭上美目,深吸了一口气,轻柔说道:“王爷难道不想借刀杀人么?”

    “你活着,旁人就更有忌惮之心,柔月姑娘知道很多事,我不愿严刑逼供,并不是我不会,就算是姑娘还我人情吧。”

    柔月漠然一笑道:“原来到了这个时候王爷还要算计我,可是王爷也莫要小瞧柔月,如果我回到卓城,王爷未必有机会能将我怎样。”

    “柔月姑娘说的话我相信,姑娘觉得朝雨慕云楼背后的人可以只手遮天,但如果我想做,这些事我也一样做的出来,我也是出身大甘王室,阴狠毒辣的手段我未必就会输给旁人。”

    柔月一怔,眼前的大甘九皇子似乎已经不能单单以忠奸善恶来分辨了,轻轻摇了摇头,清冷说道:“就这么走,真的好匆忙。”

    “莫非柔月姑娘在卓城中还有难以割舍的人么?若是有,我可以替你传信。”

    “不必了,走到哪里都会有人来杀我灭口,王爷说的对,我知道的太多了,他们总会怀疑我告诉了王爷什么,才能让王爷留我一命。

    不过王爷也该知道,就算再怎么折磨我,这些事我也不会说的,就算是我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李落展颜一笑道:“你心中早有定议,并不怕我严刑拷问,我也能猜得出来姑娘可以依靠的人。

    这样的人在大甘天下很少,或许只有一个,但是你我都知道,如果你借助这个人,我若想杀你,他一样救不了你,而且自此之后你就再也无法置身事外了。”

    柔月脸色一变,仿佛是看着妖魔鬼怪一般望着李落,只言片语之中竟然能猜出这么多的事,虽然早就知道李落心思缜密,可是到了此刻才明白,或许以前还是小瞧他了。

    李落洒然一笑道:“柔月姑娘不必多想,沿途我已派人打点,是我军中部卒,不会有别人知道,这里有一千两银子,虽然不多,省着些也足够姑娘安身,天色不早了,再拖下去就走不了了。”

    说罢,李落从怀中取出一些银票和碎银,递给柔月,回头看了一眼还等在马车旁的侍从,淡淡说道,“我会杀了他。”

    柔月娇躯一颤,愣愣的任凭李落将银两塞到自己手中,手上的银票似乎还有李落身上的温热。

    柔月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脑海中一片空白。

    卓城,这个纸醉金迷的帝王之都,不知道从何时起自己就已经厌倦的想要作呕,可是真到了要离开的时候,却又不知怎么会有一股难以割舍的牵挂,走与不走,竟然让人这样的无法决断。

    突然,柔月灵台一清,终于想明白了,很多年以前,自己的心就已经死在这里了,现在走的只会是一副躯壳。

    望去作别转身而去的李落,柔月鼻子一酸,轻柔唤道:“王爷,多谢你了。”

    李落回头看了一眼柔月,抱拳一礼道:“前路漫漫,珍重。”

    柔月嫣然一笑,仿佛百花齐放一般,李落微微一愣,总觉得柔月的笑意中似乎多了些别的意味,不过女儿家的心思未必是自己一时半刻能猜的出来的。

    随即和颜一笑,向朱智叮嘱了几句,挥手告别,和钱义向岸边走去。

    李落走出不远,突然身后传来朱智的惊呼声和一声重物落水的声音,李落脸色一变,急忙回头望去。

    避风亭里已经没了柔月的踪影,只剩下朱智一人惶急的站在亭阁栏杆处,望着亭下波澜起伏的河水,高声呼唤。(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