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璜台志 第六百六十一章 保下七寇

时间:2017-12-29作者:水刃山

    谷粒网 .. ,最快更新璜台志最新章节!

    李落摇了摇头,淡然回道:“我虽有这个意思,不过有些事并非是我指使,但恰恰就发生在这个关头,说起来我算是推泼助澜了。”

    “那你查出什么了?”

    “不知道。”

    “不知道!?”李玄旭和李玄慈愕然不解的看着李落,如果不是了解李落为人,恐怕都要生出李落故意消遣的误会来。

    李玄旭没有多问,知道必有下文,李落看着两位兄长,沉声说道:“今晚人到城外。”

    “人证?”李玄旭眼睛一亮,欣喜问道。

    “有人证也有物证。”

    李玄旭微微吸了一口气,略微有些凝重道:“你想保下来的人是谁?”

    “七大寇。”

    “什么?”李玄旭错愕失声,原以为会是朝中那员重臣,或许还是巡检司中的左膀右臂。

    没料到不过是区区几个江湖贼寇,竟然值得李落这样大动干戈,将到手的功绩拱手相赠。

    李玄慈早已猜到李落用心,淡淡一笑,没有多说。

    李玄旭神色数变,将信将疑的说道:“只是七个贼寇而已,用得着九弟亲自出面么?”

    “此为其一。”李落和声说道。

    “还有其二?”李玄旭皱眉说道。

    “哈哈,其二就是三哥你啊,你还不明白老九的心意么,这份大礼是想助你一臂之力。”

    李玄旭一震,感激欣慰之余总归还是隐藏些戒备的意思,脸上虽说不见丝毫异色,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总给人这种怪怪的感觉。

    “九弟,这次你助三哥一臂之力,三哥绝不会忘了你的恩情。”李玄旭大喜回道。

    李落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坦然说道:“三哥,商正衙门会牵连出哪司的衙门,又或者会是谁收了这些脏银,我也不知道,所以我请七哥一同前来。

    一是商正衙门的案子该办谁,该保谁,我们三人可以商量商量,互相有个见证。

    二是如果我要庇护七大寇,将他们从卓城武林的纠葛中拉出来,一定要用到七哥麾下的人手。”

    “嗯,有七弟的卓城三卫,做起事来才能神不知鬼不觉。”

    “商正衙门数百万两亏空,绝不是几个人能吞得下的,背后会引出什么样的硕鼠眼下谁也不敢断言,怎么平息这件事真的要好好琢磨琢磨。”李玄慈凝重说道。

    “查案难,结案更不容易,牵连的人或许是你我眼下都不便深究的朝中重臣。

    三哥,七哥,今天你我兄弟三人也无须遮遮掩掩,商正衙门的案子可以查,背后的人也可以保,但凡事有度,倘若是伤了自己筋骨,有些该办的人还是要办的。”

    李玄旭和李玄慈相视一眼,点了点头,明白李落话中之意。

    犯案的人难保不会有李玄旭和李玄慈的心腹亲近之人,若是处在风尖浪口上,就是要弃车保帅,仅此而已。

    李玄旭神色不变,明白李落为什么一定要将李玄慈拖入这局棋中,除了李玄慈执掌三卫,办事方便之外,恐怕也是有意让三人互为牵制,不敢肆意妄为。

    “我明白,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三哥坐镇商正衙门,不动,不说。”

    李玄旭一怔,哈哈大笑道:“好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也好,我便当一当这个掩人耳目的角色。”

    “七哥,城外的人还需要你来接应。”

    “放心,到时我亲自跑一趟,率亲信出一趟城,不过接应的人安置在什么地方?”

    “这个……”李玄旭看了李落一眼,没有说话。

    李落洒然一笑道:“人既然是七哥接进来的,那就先交给七哥吧。”

    “咦,你信得过我?”

    李落轻轻一笑道:“七哥,若是我信不过你,就不会请你帮我了,三哥意下如何?”

    李玄旭挥了挥手道:“自然没有异议,我也信得过七弟。”

    说罢看着屋中两个族弟,眼中厉芒闪现,沉声说道,“我们兄弟同心,天下还有什么事是我们做不了的!”

    三人相视一笑,此刻李玄旭的话语极是震人心魄,只可惜商正衙门的事了结之后恐怕又是一般无二的勾心斗角了。

    在内室密谈了近一个时辰,李玄慈先行一步,悄无声息的出了卓城,李玄旭依旧留在商正衙门,一副莫测高深的模样。

    李落带着小灵仙欲往城南一行,李玄旭送到门口,唤住李落,轻声问道:“玄楼,前些日子卓城里的传言是真是假?”

    李落微微一笑,知道李玄旭言中所指是李落无心太子之位一事。

    坦然应道:“三哥,我如果说是真,你会信么?”

    李玄旭愣了愣神,复杂难明的看着李落,李落一笑,躬身一礼,洒然离去。

    城南,蛇堂,聚义堂。

    天色已晚,聚义堂前灯火通明,人影灼灼,聚集了数百之众,场中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释楼主,你这样大动干戈,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半分楼虽然高手如云,但我蛇堂也不会怕了你,释楼主划下道来,朱某定当奉陪到底。”朱家冷声说道。

    “朱堂主,明人不做暗事,交出谷铁心。”释纤巧寒声喝道,脸上阴云密布,却是动了真火。

    “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事,七大寇不是一向和你们半分楼过从甚密么,释楼主怎么跑到蛇堂要人来了,荒谬,这里还有聂大人在,还轮不到你撒野。”朱家针锋相对道。

    聂千愁淡淡接言道:“谷铁心是朝廷要犯,如果在朱堂主手上,就请把他交给大理司发落。

    如果不在,释楼主,你这样兴师动众可是有些欠妥了。”

    聂千愁说话听着似乎公允,不过偏袒蛇堂之意昭然若揭,倘若朱家一口咬定没有见过谷铁心,释纤巧此举无异有寻衅滋事之嫌。

    “是啊,释楼主,会否你的消息有误,如果只是听信几个奸妄小人之言就要和朱堂主兵刃相见,这岂不是乱了大甘律法。”

    关七侯不知什么时候也在这聚义堂,慢条斯理的说道。

    “除了朱家,还有谁会设下这等歹毒埋伏,杀我三哥,断我大哥一臂,朱家匹夫,七大寇与你们势不两立。”

    半分楼这侧,疯丐和孙九赫然在列,狂怒的看着蛇堂众人,若不是有释纤巧尚在,早就拼死一搏了。(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