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璜台志 第五百四十二章 想尝鲜么

时间:2017-12-29作者:水刃山

    谷粒网 .. ,最快更新璜台志最新章节!

    “姑娘有事?”

    女子脸色一变,腻声说道:“公子爷,一个人喝茶多没意思,让奴家陪陪你吧。”

    字正腔圆,正是大甘东府一带的话语。

    李落轻轻一笑,脸上没有恼色,和颜问道:“姑娘是大甘人氏?”

    女子媚笑道:“是不是大甘人氏有什么关系,公子看衣着是从大甘来的,难道就不想尝尝鲜么?”

    言辞露骨低俗,明目张胆,也不知道东海都是如此,还只是息龟岛的这家酒肆。

    “姑娘为什么流落到这里了?”

    女子轻轻拉开胸衣,露出半抹隆起的酥xiong,探过身子娇声笑道:“公子爷,奴家就住在这里,枯等了这么多年,就想有朝一日能遇到公子这样的情郎。

    公子,春宵苦短,不如我们去屋里床上再说吧。”

    李落有些哭笑不得,这样不加掩饰的风尘女子倒是少有遇见。

    淡然一笑,从怀中掏出几块碎银放在桌上,和声说道:“既然你不肯告诉出身来历,或许另有苦衷,我也不迫你,你我今日相见也算有缘,这些银子你拿去吧,请多珍重。”

    李落正要起身离开酒肆,突然从旁围上来几个地痞模样的汉子,评头品足的打量着李落。

    酒肆暗处走出一个魁梧大汉,腰好似一只水缸,一头乱发,脸上贴着一支膏药,凶神恶煞般走了过来。

    阴森说道:“别忙着走,原来还是个有钱的主,说两句话就能换银子。

    弟兄们,还不好好和这位爷说上几句,没准够咱们换十个娘们了,哈哈。”

    几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近处的商铺中人来人往,但神情冷漠,最多也不过是看上一两眼,又各自忙碌去了。

    李落扫了身旁几人一眼,转头望着说话的大汉,淡然问道:“阁下想说什么?”

    大汉也不答话,径直走过来坐在女子身旁,伸出肥壮的手臂将女子揽在怀中,猛然将女子胸衣撕了下来。

    女子惊呼一声,还不等说出话来,大汉用手掐住女子两腮向上一提,女子伸长脖子,神情极是痛苦却又不敢乱动。

    大汉捏了一把女子白皙的****,怪笑道:“你看看这身白肉怎么样?”

    李落脸上不见异色,出奇的平静。

    大汉接道:“这样细滑的货色岛上少的很,今天赶巧让你给撞上了。

    我绝对讲理,不能白要你的银子,你进去和她玩玩,保管你玩过一次还想第二次,到时候我再拿你的银子,这样才公平嘛,你们说是不是?”

    一众地痞皆都大声叫好,数双贼眼不时的瞄着大汉怀里的女子。

    “你倒是放个屁啊。”大汉见李落默然无语,不耐烦的说道。

    “你要多少银子?”

    “爽快,爷喜欢爽快人,玩痛快了再给银子,玩的不痛快,看爷怎么收拾这贱人。”汉子恶狠狠的将女子抛在地上,女子呻吟一声,抬起头楚楚可怜的看着李落。

    李落神色清冷,淡漠看着女子和大汉两人,冷冷问道:“我没有兴趣做这苟且之事,阁下如果没有别的事就请让开去路。”

    大汉甚是恼怒,扫了一眼桌上茶杯,见李落滴水未沾。

    阴测测说道:“原来是看不上我店里的货色,哼,巧了,爷倒是媳这娘们的很,这身肉也不能让你白看了,想走也行,留下你一对眼珠子爷就放你走。”

    地上的女子缩成一团,一声不吭。

    李落暗叹一声,突然一阵香风刮了进来,比这地上女子的庸脂俗粉胜了不知多少倍。

    来人到了李落身旁站定,抬起修长紧致的玉腿,单脚踩在桌上,身子微微前倾。

    嘲弄笑道:“这种货色,不说是他,就是姑奶奶都看不上,你想怎样?”正是琮馥。

    李落侧目一望,正要说话,突然瞥见琮馥裙下露出的一抹春色,眼皮一跳,忙不倏的转过头去,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大汉见琮馥来势汹汹,店外还有不少武士虎视眈眈,心生怯意。

    强自嘴硬道:“这是骅兜的地盘,还轮不到你们扶琮耀武扬威。”

    “巧了,姑奶奶最喜欢的就是耀武扬威,别说是小小的息龟岛,就是到了骅兜航城,姑奶奶还是这个样子,不服气你可以试试。”

    琮馥蛮横说道,嚣张跋扈处不知胜过这大汉多少倍。

    大汉色厉内荏,厉声说道:“你是谁?敢在息龟岛指手画脚!”

    “姑奶奶是扶琮刺背龙鱼,听说过吗!”琮馥扬声叱道。

    大汉脸色一变,苍白的没有半点血丝,仿佛是泄了气的皮球,状若肉山的身躯瞬间软了下去。

    嘴唇颤抖,断断续续的说道:“是,是,扶琮乐今,怎么,怎么会来息龟岛?”

    话还没有说完就瘫倒在地,脸色发黑,一片死气。

    琮馥满意的哼了一声,指了指李落道:“他是我的人,你动他就是动我,你说怎么办?”

    大汉眼前一黑,带着哭腔说道:“乐今饶命,龙鱼娘娘饶命,小人该死,小人该死有眼无珠,求乐今放过小人一次吧。”

    琮馥啧啧舌,扫了一眼噤若寒蝉的风尘女子,道:“这种姿色看一眼就要挖了眼珠,那你说,”

    琮馥突然一扬裙摆,一只玉腿毫无顾忌的露在众人眼前,圆润纤细,似是一块金雕玉琢的苍玉一般。

    “你要挖了什么才抵得过看了姑奶奶的这条腿?”

    大汉慌忙闭上眼睛,琮馥冷冷说道:“迟了,来人,挖了他的双眼,丢进海里喂鱼,骅兜要是有人问起来,让他们来扶琮找我。”

    “是。”几个扶琮将士上前正要动手,大汉猛地窜了起来,抓起一张茶桌向扶琮将士批头砸了过去,返身就向外跑。

    刚刚转过身去,就看见司游倦笑嘻嘻的站在两步外,大汉怒吼一声,双拳全力击出,司游倦轻描淡写的退了一步,避开大汉双拳。

    大汉心中一喜,就要逃出酒肆,突然脚腕处一痛,低头一看,两道血痕整整齐齐的印在脚踝上。

    大汉微一施力,突然一声及其细微的脆响声从脚踝传了出来,双腿无力,颓然栽倒,双腿原是已经和双脚分成了两段。

    大汉捂着断腿杀猪般嚎叫起来,扶琮将士围了过来,猛踩了几脚,大汉的哭嚎声戛然而止,酒肆中的几个地痞汉子也横尸当场,下手狠毒,纵是李落也望之侧目。(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