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璜台志 第四百九十二章 天降奇兵

时间:2017-12-29作者:水刃山

    谷粒网 .. ,最快更新璜台志最新章节!

    乡民哪里见过这等惨状,已有人吓得湿了裤子,纵然有几个血性之辈,在这虎狼之前又能如何。

    林姓男子怒目横眉,身旁女子定下心神,低声唤道:“师哥。”

    “嗯。”

    女子轻柔的看着林姓男子,轻轻抓住男子微微发抖的手,脸上绽出阵阵嫣红。

    静静说道:“天命如此,也就这样吧,来生我还是你的师妹,虽说无力回天,但也不能便宜了这些狗贼。

    师哥,我们再杀他几人,黄泉路上,我和师哥做伴。”

    林姓男子忍不住垂下泪来,身后乡民已是闭目等死,唯有眼前玉人恬静如往昔之时。

    女子伸出玉手,轻轻擦去男子眼角泪珠,轻声说道:“师哥,我死之前,身子定是清白的,师傅师娘会替我们报仇。”

    林姓男子暗骂一声,这等时候却不如师妹这般坚韧,重重的点头道:“此生得遇师妹,师哥心满意足,今日或许是今生最后一战,你跟紧我,师哥杀出一条血路,定要护你安危。”

    女子轻轻摇了摇头道:“师哥,你死了,我怎能独活。”

    林姓男子一怔,不再多言,指着栅门前一众贼寇朗声大笑道:“好,我倒要看看,是你嘴利,还是我的剑快,尔那狗贼,你可敢与我一战。”

    流寇首领阴测测道:“大爷不怕杀狗,却怕被狗咬上一口,弟兄们,除了那细皮嫩肉的女人,剩下的一个不留。”

    “杀。”流寇纵声嘶喊,只是无人敢上前应战。

    几日下来,两人手中长剑斩杀了不少贼人,方才这样羞辱,也是想激怒林姓男子,如果不是怕了两人掌中利剑,恐怕早就攻杀栅门了。

    林姓男子长笑道:“无胆鼠辈,看剑。”

    说完提气飘出栅门外,向门外山贼掩杀过去,身后女子紧紧相随,气势如虹,竟将流寇逼开数步。

    突然,身后女子猛然一顿,娇声唤道:“师哥。”

    林姓男子心系师妹,转头急急问道:“怎么了?”

    “你听!”

    “什么?”林姓男子一怔,不明所以。

    流寇见两人顿住身形,也是呆了一呆,就在这眨眼之间,林姓男子和流寇都察觉到了异状,一阵闷声隐隐传了过来,场中诸人面面相觑,不知是什么声音。

    林姓男子仔细分辨,呼道:“是马蹄声。”

    话语未落,就听谷外传来一声清叱:“放箭。”

    箭随着说话声一瞬即至,还不等流寇从愣神之中醒觉过来,惨呼声便即响起。

    一支骑兵狂卷而来,利箭先到,刀枪剑戟如影随形,连呼吸都来不及转换一下。

    入谷的骑兵,除了传令的一声放箭外,数千将士静默无言,比起流寇杂言乱语如有天渊之别,只听见刀枪箭矢破空之声和战马踏地的闷鼓声响,沉沉的压在流寇心头。

    就在这一愣神的工夫,已经有过半的流寇倒在地上,惨叫跪爬,等到骑兵马阵冲杀过后,都了无声响。

    这时场中流寇才回过神来,哭爹喊娘的四散逃跑,有几人负隅顽抗,便好像是山洪下的一株幼苗,眨眼间就消失在洪流之中。

    方才还不可一世的流寇头领此时吓得肝胆俱裂,收拢几个残兵溃卒,厉声喊道:“不要乱,跟我冲出去。”

    话音刚落,一员白袍大将纵马而来,手中长刀横扫,快如急电,流寇头领避无可避,举刀一挡,但却没有阻挡白袍大将一丝一毫,白影如风一般掠过流寇头领身侧。

    等到战马跃出数步之外,流寇的躯体和手中长刀同时从中两分裂开,腑脏流了一地。

    女子呆呆的看着眼前杀场,忍不住呕吐起来,似是连胆汁都要吐出来。

    将领策马而过,瞧了一眼弯腰呕吐的女子和一旁林姓男子一眼,淡然一笑,高声喝道:“分流阵,时大哥,这里交给你了。”

    骑兵中传出一个阴柔回声:“斩草除根。”

    “知道,弟兄们,杀。”

    骑兵战阵分成两部,半数随白袍将领呼啸而出,追着逃窜的山贼杀了过去。

    谷外虽说有些宽敞,但也不算大,这数千骑兵回转之际竟然波澜不惊,行云流水一般无迹可寻。

    山谷外,只是一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流寇残兵不足三十余众,余下都成了刀下亡魂。

    这些流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足足有五百之众,逃出谷外的不足一成,剩下的就是这满山的伏尸。

    骑兵众将井然有序,将流寇降卒围在一处,列阵的时候也将林姓男子二人笼罩在其中。

    马无嘶,人无语,电戟银刃,寒芒摇曳,几乎和天兵一般模样,铠甲护身,相貌虽瞧不真切,只是透体而来的杀意却遮天蔽日。

    林姓男子神为之夺,屏息静气,怔怔的看着场中诸将。

    当中一骑策马缓缓走上前来,马上一将,面目阴鸷,薄须冷眼,正是牧天狼帐下归德将军时危。

    时危走到降卒身前,伸出手中长枪,指着其中一个衣着华丽些的流寇,淡淡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流寇看似颇有傲骨,冷冷的看着时危,闭口不言。

    时危脸色变也不曾变上一丝,风轻云淡的传令道:“杀了,毁尸灭迹。”

    “是。”骑兵众将士领命就要出手,流寇残众大惊失色,不容几人起疑,眼前这员领将却是真真切切视人命如草芥。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衣着华丽的流寇急忙高声呼喊,不过喊叫迟了些许,已有三个流寇身首异处。

    流寇脸色巨变,抖着嘴角,嘶声喊道,“将军,我有话说。”

    时危轻轻扬手,止住骑兵兵将斩杀贼寇,平静问道:“说什么?”

    “将军,我们也是受头领所迫,逼不得已,将军饶命啊。”流寇不住磕头祈求,泪涕横流。

    时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就是这些?”手又欲虚空劈下,流寇见状魂飞魄散,大叫道:“将军息怒,我愿以财宝换将军高抬贵手,饶我一命不死。”

    “何来的财宝?”

    “这,这。”流寇偷偷看了时危一眼,时危脸色不见阴晴,好像无底深渊一般。(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