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璜台志 第二百八十九章 石室流沙

时间:2017-12-29作者:水刃山

    谷粒网 .. ,最快更新璜台志最新章节!

    宋无夏正要向着西域诸人离去之处纵身跃去,李落扬声说道:“不要走那条路,随我来。”

    说罢率先领路,沿着一条来时未曾走过的路急闪而出,冷冰三人神色不变,紧跟着李落。

    太叔古和流云栈微微一顿,随四人隐入暗道之中,剩下木萧下和唐梦觉几人,微一错愕,眼前情势已不容多想,稍一思量,也紧随几人离去。

    李落当先领路,疾声传音道:“逢三转左。”

    入得暗道,身旁坍塌之声如影随形,仿佛下一刻便将来到众人身侧,如此境地,诸人只求一线生机,谁也没有心思为何会落得这般境地。

    几人轻功皆是不凡,来时前行了数个时辰,离去之时不过半个时辰,待转过最后一道暗门,众人来到一处空旷之所,头顶离得地面五丈上下,周身所处十丈方圆,空空荡荡,既无石柱,也无侧门。

    宋无心大呼道:“是死路。”

    李落心中一沉,头顶上不时流下来细沙,看着样子支持不了几刻便会倾覆而下。

    木萧下亦是一怔,心中一阵烦乱,唐糖突然清脆说道:“我们离地面很近。”

    “怎么说?”木萧下心中一喜,急急问道。

    唐糖眯着眼睛,看着头顶落下的细沙,声如银铃:“这里的沙子比大殿里的更细,更亮。”

    说罢伸出羊脂柔荑,接过几缕流沙,道:“还要暖上几分。”

    流云栈应道:“唐姑娘说的不错,方才一路疾奔,应是在向上走,若我所料,顶上这处石壁之外便是地面了。”

    太叔古皱眉道:“可是要怎么出去?“

    宋无夏抬头看了看,凝声说道:“破开这里。”

    “不妥,先不说这里太高,我等无法施力,就算能破开石壁,落下的流沙也能将我们活埋在这里。”太叔古皱眉反驳道。

    宋无夏细想之下,确是如此,不禁暗自苦恼伤神。

    眼前似已到绝境,但却无人出言斥责李落,皆都凝神思索破围之策。

    就在几人思量之际,脚下猛然一颤,一股暗涌之力晃的众人立足不稳,连同木萧下在内,几人俱是神色大变,地宫之中别处怕是已经塌陷,若是方才随西域几人离去,此时恐怕已阴阳两隔。

    李落朗声说道:“置之死地而后生,借力打力。”

    诸人俱都才智过人,听罢李落一言,已明白李落言中所指,借力破开头顶石壁,流沙先行泄落,倘若中间处流沙先行落下,众人当可在此处被流沙淹没之前求得一线生机,从流沙初落之地逸出此地。

    李落见诸人明白过来,不再多做解释,扬声喝道:“冷兄,你居左,宋公子,借刀一用。”

    说罢不等宋无心应言,身影如鬼魅一般自宋无心身旁绕了一周,虽说比之楚影儿或可不及,但也是诡秘难测。

    宋无心只觉耳畔一凉,伸手摸去,腰间长刀已到了李落手上,便算心神被夺,但李落这般轻易取过兵刃,宋无心想也不曾想过,不禁心中阵阵发寒,看着李落,眼中闪过惊惧之意。

    李落来不及琢磨宋无心怪异的神情,高声喝道:“唐公子,借力。”唐梦觉轻叱一声,李落跃起数丈,向着唐梦觉落下,唐梦觉贯力掌心,拖住李落脚底,暴喝一声:“起!”

    李落如同飞鸟一般飘上石室顶部,手中长刀疾胜闪电,卷起一道白练,映的众人眉宇之间一阵惨白,生生破入顶上石壁之中,正是当年借刘策百战刀斩下树枝一招。

    身旁冷冰,亦借木萧下之力跃上石室上处,手中长剑比之长刀只快不慢,转即刺入石壁之中。

    两人倒悬在石壁上,借力一荡,双掌相击,身影倒飞,刀剑抽出之地,石壁破开两道缺口,流沙泉涌而出,两人刚刚及地,石壁已不堪重负,裂开了一个数尺大小的孔洞,几刻之后,便成了一丈方圆。

    流沙当头罩下,木萧下高声喝道:“把地上的石块聚在一处。”

    流云栈几人不等木萧下说完,已将四周可见的残石收拢在一处,几人静静望着落下的流沙。

    半响,石室之中已满布了近丈的流沙,顶上的流沙却似还没有尽头一般,不疾不徐的散落而下,只是地宫之中的坍塌之声却是越来越疾,阵阵泥尘从方才诸人进来的暗门处钻了进来,肆意纵横。

    几人心中愈来愈沉,不免有了几分惶恐之情。突地头顶之上透出一丝细如发丝的亮光来,几人见状,齐声大笑,木萧下重重的拍了拍李落的肩头,狂笑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李落淡然一笑,没有应声,只是谁也不曾留意到李落眉间的哀伤。

    顶处的裂孔大了几分,流沙倒倾之时骤然变疾,木萧下神色一敛,沉声喝道:“上石堆。”

    诸人闪身踏上石堆,身入其中才觉出流沙的威力,沙粒无孔不入,绵绵不绝,纵是李落这般心境,也不免暗自惊叹。

    众人抬头望去,已能看见天边的星辰,原来早已是入夜时分。

    流沙之势越来越强,众人立足之地似是沙暴风眼,反倒平静如常,只是身侧四周流沙急涌而下,加之脚下左摇右晃,瞧着流沙久了,竟有些头晕目眩之感。

    冷冰清啸一声,惊醒众人,李落运劲喝道:“别看流沙。”

    几人连忙敛过心神,抬头望着月色,不敢再去看周遭的流沙。

    石室已尽数被流沙覆盖,幸得头顶的破孔大了不少,流沙散开之后,向石室四角倾倒了过去,若不然不等流沙落完,众人都要变作沙鬼了。

    流沙下落,李落略作盘算,有了一试之机,还不待李落出言,脚下蓦然一沉,倏忽之间低了尺许。几人神色巨变,木萧下大喝一声:“我命由我不由天。”

    说罢长身而起,提气向外跃出,余下几人猛吸了一口气,纷纷跃了上去,身如惊鸿,向外掠去。

    流沙难以借力,相触之处便即四散,好在众人轻功根基颇深,凭着提起的真气,脚下轻点,起起落落,全力逸出。(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