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求道在万界 第十章 除恶

时间:2018-02-02作者:爱吃糖三角

    秦羽连忙施展步伐向前赶去,将最后一人的尸首扶在了手中,防止他倒下时发出声响。

    慢慢地将手中尸首放在地上之后,秦羽捡起那些盗寇散落在地上的衣物,走到那些女子的尸体旁,开始将她们收殓起来。

    当秦羽将一切忙完之后,望着这满地的尸首,他有些疑惑地喃喃道:“师父说过,这血云盗的三位当家是先天高手,可是为何不见呢?想来是在其他地方!”

    于是秦羽便悄无声息的向着山寨深处走去,同时将自己的感知力散发出去,仔细的寻找着山寨中的每一处。

    秦羽的灵魂受流星泪益处,强大堪比修真者,灵魂的强大导致秦羽有了神奇的感知力,这感知力也就是修真者的‘灵识’,随着灵魂的越来越强,灵识覆盖范围也会越来越大。

    当秦羽走到一间石室门口的时候,一副让他目眦尽裂景象,出现在他的感知当中。

    只见石室当中端坐着三名男子,正围着一尊小鼎有说有笑的喝着酒,鼎中烹煮的却并非牛羊之肉,而是一名未满一岁的婴儿。

    “何方高人,深更半夜来我血云寨中?”

    三名男子中间那位脸色苍白的男子朗声说道,身边其余两位男子闻言脸色瞬间大变。

    原来刚才秦羽突然看到那惊悚骇人的一幕,他的心思乱了没有稳住身形,脚下踩到了一块石头上,弄出了一些声音。

    “无他,向三位当家借些东西!”

    既然已经被发现,秦羽也就不再掩藏自己,声音冷冽的说道。

    “轰!”

    石门倏然打开,两道黑色的身影化作流光急射而出,而后落在门外,显露出两名相貌近乎一样的黑衣男子,看样子是两位孪生兄弟。

    随后一位身穿血衣脸色苍白的俊美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每走一步还要咳嗦两声,仿佛身患重疾随时就要毙命一般。

    “不知阁下想要借些什么?”

    血衣男子走到那两位孪生兄弟身前,右手掩在嘴间咳嗽两声之后,有气无力的说道。

    “借三位当家的项上人头一用!”

    秦羽眼中的杀机大盛,说话间便向着三人冲了过去。

    见秦羽突然动手,心中早有猜测的血衣男子眼中厉色一闪而过,轻轻地点了点头,身后那两位孪生兄弟便飞身应向了秦羽。

    这两位孪生兄弟已然身怀合击之术,只见他们二人在空中身形一顿交错变幻,出手间各自攻向了秦羽不同的要害之处。

    寻常人若是遇此情形,怕是会被心意相通的两人功的顾此失彼,毫无招架之力。

    然而秦羽又岂是寻常之人可比,他可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外功成就先天境界的高手,在后天极限的时候,秦羽便已经单手一千五百斤了,如今秦羽的力量,怕是不下于两千斤。

    望着迎来的两人,秦羽嘴角闪过一丝冷笑,体内的焱炽甲自他衣内闪现,毫不顾忌那两位孪生兄弟的招式即将打在身上,双手紧握成拳径直砸向了他们的面门。

    “不好!”那血衣男子此刻才发现不对,他的咳嗽声更是猛烈了,然而却是迟了。

    ‘噗’的两道声音响起之后,那两位孪生兄弟很干脆的倒飞了出去,只留下双拳之上沾着红白之物的秦羽,站在血衣男子身前。

    那两兄弟不过先天前期罢了,又如何能够敌得过盛怒之下全力出手的秦羽,眨眼间便是身死了。

    “老二!老三!”

    血衣男子看着死去的孪生两兄弟,连连咳嗽几声后嗓音低沉地缓缓说道,其中蕴含着极度的伤痛。

    而后血衣男子抬起头紧紧盯着秦羽,眼中的寒光让秦羽感到全身发寒,同时血衣男子整个人的气势陡然凌厉了起来。

    这孪生两兄弟跟着血衣男子三十多年,这三十多年来,这孪生两兄弟与血衣男子有着生死之交,三人情同手足一般。

    可是刚才秦羽出手太过凌厉,待得血衣男子反应过来,已然来不及了。

    “啊!”

    一声低沉的恨极的吼声响起。

    “嗡!”

    空气忽然震荡了起来,血衣男子衣袍阵阵作响,长发肆意飘荡,一股恐怖之极的力量仿佛火山爆发一样从他的体内爆发,狂暴的先天真气完全布满了他身体周围。

    在血红色的先天真气包裹下,血衣男子整个人都显得模糊不清,只是那双冰冷森寒的眼睛却是让人心寒

    “偿命来!”

    此时的血衣男子中气十足,一点都没有刚才那副随时就要毙命的病态样子。

    空气一阵急切震荡,仿佛波纹一样完全乱了,血衣男子的身形陡然消失,再出现就到了秦羽身前。

    秦羽心中惊骇至极,同时运转身法急速向着侧面闪躲,一股狂暴的先天真气掀起一阵飓风袭击在他的身上,原本云锦所制的长袍也是化作碎片洒满长空,显露出一件漆黑幽暗的铠甲。

    望着秦羽身上所穿的铠甲,血衣男子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艳,诧异的说道:“内甲?”

    血衣男子毕竟见识浅薄,他又如何识得周玄亲自为秦羽所炼制的灵器,仅仅以为只是一件稀有的护体内甲罢了!

    “你身上竟然还有着这等宝物,不过那又如何?这是仙品极品兵器——白骨钩,白骨钩乃是我用百名孩童的脊柱骨,精心使用秘法祭炼十余年而成,死在此钩之下也是你的荣幸了。”

    血衣男子病态一般的看向,他自己右手之上突然出现的一只惨白色钩子,声音淡然地说道。

    望着那只邪恶的钩子,秦羽腹中隐隐一阵翻腾,他双眼中的杀机顿时大盛。

    “死吧!”

    血衣男子大喝一声持着白骨钩朝着秦羽劈了过来,在短短刹那间,他的眼睛猛地变得血红,强横的血色真气将原本晶莹的白骨钩染得通体殷红。

    眼见白骨钩夹着凌厉的风声迎面劈来,秦羽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双手光芒一闪,一双黝黑的拳套浮现出来。

    拳套陡然护住拳面,秦羽的左手一伸,悍然和白骨钩来了一次硬碰硬。

    “找死。”

    血衣男子心中不屑,他的白骨钩可是仙品极品,他惧怕什么,甚至于白骨钩速度还加快了一些。

    “啊!”

    钩拳相接之际,血衣男子痛呼了一声,只见秦羽的左手竟然将他右手上的白骨钩击得粉碎。

    然而不容血衣男子有任何的反应,秦羽那覆着焱炽拳套的右拳,已经刺穿了他的护体真气,夹着滔天巨力砸在了他的面门之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