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求道在万界 第八章 蜻蜓点水

时间:2017-12-29作者:爱吃糖三角

    岁月如梭,韶光易逝。

    转眼间三天的时间一瞬而过!

    清晨,天色刚蒙蒙亮。往日里静寂无声的义庄已然变得人声鼎沸起来。

    文才一大早便起了床,秋生也早早的从姑妈家赶到了义庄来帮忙。两人开始准备今日为任老太爷开棺起尸时开坛做法所需要的事物,杀鸡取血,研磨朱砂,备至法台,黄符,香烛,贡品等等。

    开坛做法,相传是修行有成得仙家所流传下来的秘术。各派弟子沐浴焚香之后,奉上供品,上可以沟通天地阴阳,下可以询问阴曹鬼神,中可以恭请自家祖师降下神念,将微弱的法力,发挥最大的功效。

    开坛做法不得不可以说是道行未深修行者的一道保命秘术。

    匆匆忙忙的忙活了一个多时辰,四人才将所需要的一切准备完全。这时,任老爷雇佣来帮忙的几个年轻小伙来到了义庄门前。

    “九叔!任老爷差我们来取东西了。”

    领头的小伙子,躬着身子,神色尊敬的对九叔说,生逢乱世,必有妖邪,然而九叔守护任家镇这方圆百里,所以镇子中人还是很敬仰九叔的,

    九叔应了一声,让挑夫进来搬上东西,招呼着周玄,文才和秋生一起出了门。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任老太爷的祖坟行去。

    距离任家镇三十里之外的,一座荒无人烟的山谷之中,这荒凉的山谷之中一眼望去全部都是坟墓,其中任老太爷的坟墓就位居上古中央的深处。

    任老爷与任婷婷已在这等候多时了,除此之外任婷婷的身边还站着一位戴着眼镜,身着军服的男子,一直在冲她套着近乎。此人正是任老爷的表侄!任婷婷的表哥,任家镇得的保安队长阿威。

    任家府上不愧是这镇子中首屈一指的大户,任老爷三人身后还站着近百人的宗族亲戚和下人,宗亲们手拿香烛,下人们捧着纸钱静静的等候着。

    等候多时的众人,看见九叔,周玄一行人来到坟前,赶忙上前去迎接。

    一片寒暄之后,文才和秋生开始布置法坛,身穿杏黄色茅山阴阳道袍的九叔准备作法起棺,周玄身着一袭月白色鎏金道袍静立在一旁。

    法坛准备完毕后,九叔率先在香炉中敬上了一炷香。

    “大家要诚心经意地拜。”

    九叔一边敬香,一边吩咐着身后的人依次上前祭拜任老太爷开棺迁坟,祭拜先人是必须的第一步。

    说完,九叔便转身和周玄一起观察着附近的地势。

    “九叔,当年看风水的说,这块坟地很难找的,是一块好穴。”

    看见九叔和周玄站在一旁,任老爷走上前来,面带得意的对着二人说到,整个任家镇属任老太爷的穴位风水最好了。

    “不错!这块穴叫蜻蜓点氺穴。”

    九叔看着此地的地势纹理,向任老爷解释道。

    “蜻蜓点氺穴,长三丈四,只有四尺可用。阔一丈三,只有三尺有用。所以棺材不可以平葬,一定要法葬。”

    许久未曾出声的周玄也是语气淡然而更定的继续说着。

    “了不起!”

    听见九叔和周玄二人的话语,任老爷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师父,师叔,什么叫做法葬啊?是不是法国式的葬礼?”

    不明所以的文才,上前自以为是的插了一嘴。

    “你少多嘴!”

    看着又在同道周玄面前丢脸,不学无术的文才,九叔怒其不争的低斥了他一句后便走开了。

    一旁的秋生也是摇了摇头嗤笑了一声,自己的这个师弟也是够丢人了。

    “九叔,已经拜祭过了,可以动土了吗?”

    等到众人全部祭拜完任老太爷之后,一众年轻小伙走到跟前,领头的小伙向九叔请示的问道。

    “可以了,动土吧。”

    听完小伙的话语,九叔背着手淡淡的说到。

    经过九叔的点头同意,这些年轻力壮的小伙,持起镐头连忙上前刨起任老太爷的坟来。其他人则是站在一旁,静静地观看。

    这时看着秋生和自己的表妹挨得有些近了,很是吃醋的保安队长阿威挤到了任婷婷和文才二人中间,一用力将文才挤了出去,文才也是不以为然。

    “师父,到底什么叫做法葬啊?”

    借着被阿威挤到了九叔身前,求知的文才赶忙问着自己的师父。

    “所谓法葬,就是竖直藏。我说的对不对?”

    九叔一边解释一边看着任老爷说,虽然是疑问但语气却是十分的肯定。

    “对!那个看风水的说过:‘先人竖着葬,后人一定棒!’。”

    本应该兴高采烈的任老爷却是皱着眉头说到,按理来说,先人葬与风水宝地,必然会庇佑后辈,荫泽子孙的。

    “那灵不灵呢?”

    九叔表情有些异样的继续询问任老爷。

    “这二十年来,我们任家的生意是越来越差,都不知道为什么。”

    任老爷微微摇了摇头,苦涩地说道。

    “我看这风水先生和你们有仇!”

    一旁的周玄瞥了一眼任老太爷,语气淡然的说道,弄得任老爷疑惑不解。

    “老太爷生前是不是跟他有些过节?”

    九叔也是点了点头,有些了然的看向任老爷问道。

    “这块地本来是那个风水先生的,先父知道,就用钱把他买下来了。”

    思考了片刻了,眼中闪过一丝明悟的任老爷说到,自家人自然知晓自家事,当初这块地怎么来的,任老爷是一清二楚。

    “只有利诱?有没有威逼呢?”

    二人耳边传来了周玄的声音,毕竟这种可以为子孙后代逆天改名的风水宝地,谁又可以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就放弃呢?除非别人以势压人罢了。

    任老爷面色有些羞愧,尴尬的笑了笑,支支吾吾的没有说话。

    “我看一定是威逼,要不然他绝不会害你们!还叫你们把洋灰盖在整个蜻蜓点**的上面。”

    九叔的双眼也是有些冷漠,赞同着说道。

    “那应该怎么办呢??”

    任老爷听了神色大变,连忙焦急的请教九叔和周玄。

    “当然是雪花盖顶,这才叫蜻蜓点水,棺材头碰不到水,怎么叫蜻蜓点水呢?他还算有良心,叫你二十年后起棺迁葬,害你半辈子不害你一辈子,害你一代不害你十八代。”

    尽管有些九叔看不惯任老太爷欺人,也只是微微加重了语气说道,毕竟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