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六百七十四章 再次要挟

时间:2018-04-25作者:林木森

    ,!

    念念点头,爸爸你终于懂我的意思了。唉,平常反应不是很快的吗?怎么这会儿反应这么慢,念念在心中腹诽道。

    “我觉得这个事情需要跟你说一下,所以就让他自己给你提。可能我说的时候,让念念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事情吧。”楚渝道。

    “爸爸,这么说,你是答应我了?”念念惊喜的转过头来看着秦亦泽。

    “嗯,这个可以,不过念念你最想要调到几年级?”秦亦泽问。

    “爸爸,妈咪,先吃饭吧!跳级的事情待会儿再说,不是很急。”念念确定了父母两个人都同意,所以不再着急了。

    三个人吃完饭,在客厅的沙发坐着,念念是坐在两个人中间的,电视上播放着新闻。

    “爸爸,你以前是跳到几年级 ?”念念问,他觉得爸爸那么聪明的话,他也要那么聪明,不,甚至要比爸爸更加聪明呢。

    秦亦泽抚着念念软软的头发,回忆着道,“其实我也忘记了,不过爸爸在十三四岁时候,爷爷还有太爷爷就教我打理公司的事情了,后来读了大学,也出了国。具体的就忘记了。”

    一边说着,一边上扬着嘴角,楚渝看见秦亦泽那嘴角的得瑟,心中不免道,其实,我觉得你家儿子会比你厉害的多。

    不过这样的话,她是不会告诉秦亦泽的,因为她知道,如果告诉了秦亦泽,最后是自己被他折磨。

    念念蹙了蹙眉头,仰着头,看着秦亦泽,眸子中泛着坚定的目光,“爸爸,念念会向你学习的,爸爸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怎么了?”

    念念跳下沙发,然后噔噔噔的跑向了秦亦泽的书房,秦亦泽看着楚渝,眼里带着询问,这是怎么了?

    楚渝笑而不语,她要让秦亦泽对自己的儿子打智商大吃一惊。

    一会儿就看见了念念手里拿着一本关于经济学的书下来,秦亦泽看着他眼里的得意暗淡了一些,自己的儿子是专门来让自己闭嘴的么?真的是有些可恶。

    不仅霸占自己的女人,竟然还经常拆自己的台,真的是够了。不过呢作为他的爸爸,秦亦泽是非常自豪的,自己兄弟家连孩子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现在已经要开始学习经济。

    “念念你就看这个书了!能不能看明白?”秦亦泽接过书,这书是中级的,但是也是有一些难度的,毕竟大学修经济的人也不一定全部弄懂。

    念念看着秦亦泽非常认真的道,“爸爸,这个书有些概念不是太懂。其他的还好!”

    秦亦泽看着念念心中更加骄傲的,这儿子真的是自己的品种,自己那个时候,也会跑去秦连凯书房里找书看,还一拿就是类似这样的书,有一次秦老爷子看着自己拿着书靠在书房的沙发里仔细的看,还觉得自己就是看着玩呢。

    后来自己去问秦老爷子问题的时候,他才确定自己不是看着玩,而是真的看懂了,想到这里,抚着念念头发的手,更加轻柔了。

    把念念抱在怀里,往脸上亲了一口。“念念宝贝真聪明,不愧是我和你妈咪的宝贝。”

    “嗯,当然了,要是给爸爸和妈咪丢脸了就不好了。”念念说道,“爸爸我跳级大概可以到初中了。”

    秦亦泽点头,“嗯,不过这个不是你想要去初中就可以去的,去之前我们肯定要有一个考评测试。过了的话,就可以了。”

    “嗯,我知道。”

    楚渝见他们已经谈好了,便由着他们去了,“不过,念念现在已经快要放假了,既然你觉得幼儿园不好玩,你可以选择不去。”

    秦亦泽听着,“也好,既然念念对于经济学有兴趣,那他这段时间可以跟着我去公司,看着处理公司的事情。”

    念念听到这么一个消息,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真的吗?”他看着秦亦泽,见到他重重点头,手舞足蹈起来。

    “爸爸,我明天要带几本书去看……”

    “爸爸,你办公室里有没有类似的书?”

    “爸爸,我去你公司会不会打扰你办公?”

    念念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问着,秦亦泽和楚渝看着他对去公司里学习一脸期待的样子,嘴角都露出浅笑,这个孝就是他们两个的宝贝呀。

    晚上一家三口倒在同一张大床上,念念拉着秦亦泽和楚渝的手,秦亦泽长臂圈着他们两个人,这个也万分美好。

    只是另外一边,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孟轲自上次尝过于芳辰的滋味后,一直念念不忘,天天晚上来敲她家的门,搞得于芳辰夜夜都睡不好。

    这不,今天孟轲才被于芳辰给踩了一脚,现在又去招惹她了。

    于芳辰最近丢了魂似的,想到自己被孟轲睡了的事情,心中乱糟糟的,在加上今天又被孟轲骚扰了,想着又去了酒吧里喝酒。

    孟轲去她家里找她的时候,她刚好从外面回来,然后趁她醉酒反应慢就跟了进去。

    “孟轲,你特么有病吧!这里是我家!”于芳辰喊道,然后把他往外面推。

    孟轲邪笑着,抓着她推自己的小手上,然后低头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

    “放手!”于芳辰收回自己的手。

    孟轲根本就不理睬她,相反她推自己的动作一点也不干脆,嘴角的笑更大了,这明明是欲拒还迎嘛!

    揽过于芳辰的腰,然后吻上她的唇,男人的本性就露了出来,而且对于于芳辰,他很直接表达自己的性欲。因为他清楚,于芳辰根本就不是雏儿。

    有男人主动闻她,而且他一再攻陷自己的防线,整个人被他吻得乱了呼吸,也忘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自己讨厌的人。

    瘫在孟轲怀里,然后被孟轲压在了沙发上,衣服随意的丢在地上,一阵阵呻吟,让孟轲如痴如醉,而同时,攀着孟轲脖子的于芳辰也十分的享受的叫着。

    孟轲轻咬她的柔软,而后用力的一挺,于芳辰叫得更大声,“啊~慢点~”

    “呵呵。”孟轲享受着于芳辰带给自己的释放,一次又一次,而于芳辰很是配合着他来了一次又一次。

    于芳辰被孟轲压在身下睡着了。这一夜的放肆,让于芳辰心中的不安上升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于芳辰睁开眼就看见孟轲赤裸着趴在自己身上,而且他的手还捏着自己的柔软。黑着脸,啪的一下拍开了他的手,然后用力的往他下身一踹,踹到了床下。

    孟轲当即就醒了,看着于芳辰用被子裹着自己的身体,还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心中的火噌的一下就冒了出来。

    “艹,你用完了就嫌弃了!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晚上一直求着我再来?你还不敢睁眼?真的是假得很!”

    “你不觉得昨天晚上很爽吗?你知不知道踹坏了,你就受苦了?”孟轲赤裸着站在她面前,捏着她的下巴说道,心中庆幸刚刚于芳辰踹自己的时候,眼睛已经睁开,发现了她的目的。

    于芳辰看着抓着自己把柄的,得意的孟轲,暗暗咬牙,该死的。“放开你的脏手!”

    “脏手?呵呵,脏?有你脏吗?不知道被多少个人睡了,还想着去勾引秦亦泽,你这样的,他看得上吗?好笑!”孟轲被她的话逗笑了。

    “你……”于芳辰被他的话呛到了。

    “怎么,你想说什么?对秦亦泽多么神情?搞笑!你逗换过多少的男人了?是不是秦亦泽没有接受你,你就已经找到后家接收了吧!”孟轲轻蔑地道,当着他的面,慢悠悠的套上自己的衣服。

    于芳辰看着孟轲一副欠揍的样子,气愤地抓着被单的角,然后往他的脸上呼去。

    孟轲被她的一下打得有些懵,反应过来以后,抓着她的手腕往她的床上甩去,于芳辰的头撞到了床头。

    “你特么的疯女人,不就是睡了你两次吗?”孟轲道,“而且,你做那么多事情不就是为了让秦亦泽可以睡你吗?矫情个什么劲!难道我刚刚说错了什么?你和那出来卖的人有什么不一样?”

    于芳辰看着他,孟轲很无耻,很难搞,他对于地位的危机感很重,看重了名利,而且没有管理能力,才多久,秦亦泽的公司就在他的管理下走了下坡路。

    他上次说裁员的事情,是真的,而最主要的目标应该是把公司里的蛀虫给除掉了,他就是最大的一个。

    “孟轲,你想要要挟秦亦泽不要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于芳辰上次之后就知道孟轲靠近自己是因为最近对楚渝的恨意,他为了把所有的矛头指向自己,可是自己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既然知道,那就不用我浪费口舌了,既然我们的目标人物一致,不如做一个交易?”孟轲笑着道,他以为可以凭自己抓住的把柄来要挟于芳辰。

    只是他错估了,于芳辰不是什么傻子,不会让人利用,所以马上两个人就闹掰了。孟轲气冲冲的摔门而去。

    “特么真的是有病,我再恨,再讨厌楚渝,我也绝对不会替你背黑锅的。”于芳辰在孟轲离开后,轻轻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