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六百七十二章 崩溃的事情

时间:2018-04-25作者:林木森

    ,!

    外面的楚渝似乎也因为念念这样郁闷的举动皱起了眉头,“我怎么觉得念念不高兴呢?”回到车上,楚渝对秦亦泽说。

    秦亦泽揉揉她的法 让她放心,念念呢是一个聪明孩子,给他一些时间,一些事情就会知道怎么解开了。

    而且他他也听秦亦天谈笑地说念念那老成的样子,秦亦泽也起了一些心思。

    宾馆里。于芳辰转身就撞在一个胸膛上,而且她身上酸涩的感觉,让她一下子清楚自己昨天晚上都做了一些什么。

    抬眼就看见,身边躺着的人是孟轲,心中又急又怕,她竟然和孟轲滚了床单,只觉得自己恨委屈。

    扯着被子,盖住自己印满印记的身体,然后手去够床下的衣服,只是那破碎的衣服根本就不可能再穿了,就连那贴身的小衣小裤,都已经不成样子了。

    身边的人好像要睁开眼睛了,她很慌乱,不知道此时应该怎么办,看着他醒来,扯过床单,笑着看着自己,“早上好呀,于主管!”

    于芳辰那慌乱的眼神可是没有逃过孟轲的眼睛,而且在她那慌乱的眼神中,竟然还有一丝看不起的意味。

    坐起来,凑近于芳辰,“你,想逃么?”

    “呵,还记得昨天晚上是谁那么热情似火的么,谁先缠上谁的?还记得么?”孟轲说着就看见于芳辰回忆着昨天的事情。

    然后从她的脸上看见了满满的错愕,还有不可思议,自己怎么可能会那个样子,那个样子的一定不是自己,她对自己道。

    孟轲知道她会逃避,于是掀开被子,“你自己看看你身上的痕迹,这些可都是你求我留下的,而且我身上,这个可是你抓的呢,怎么?还不想曾让了?没门!”

    看着她那晦暗的表情,孟轲心里,痛快了,“知道吗?你这个样子都是秦亦泽他害的,害你醉了酒,不过好在你还认识我,要是醉倒在一个陌生人的怀里,你应该就不是只遭自己的罪了吧!”一边说着一边穿上衣裤。

    “哦,对了,你今天,继续请假吧!这个样子去了公司里会被好多人说是狐狸精的!”孟轲笑着道,然后出了门。

    于芳辰坐在床上,白色的床单被搅成了一团,她现在怎么出去?连衣服都没有,于是喊住了出去的人,“喂,孟轲,你回来。”

    “哟,怎么了?找我什么事情?”

    “可以帮我买套衣服上来吗?找这里的服务员也好。”她轻声道。

    “嗯,可以,不过你准备怎么答谢我的好心呢?我不缺什么,但是我想要什么,你一个知道吧!所以,为了你自己,你也得帮我呢。”孟轲道。

    等到他离开了房间,于芳辰把自己泡在水里,想要冲刷掉身上那些痕迹,但是那么明晃晃的在那里,脖子上,身体上,都是,而且全身酸痛得很。

    她当时就不应该相信这个人,现在他肯定是等着自己的笑话,等着自己去求他呢。不想去求,而且他也不值得她去求。

    想想自己昨天晚上的风流,她觉得有些羞耻,把那样一个人当作了秦亦泽来野,实在是有辱秦亦泽呢。

    外面,服务员就送来了一套衣服,把它放在了床上。

    出了浴室换了衣服,这才离开了这个房间。孟轲先回了自己的家里,他现在在公司可以说是若有若无吧,所以迟到和早到区别不大。

    然后今天他晚到了。不过今天竟然被拉去了总裁办公室挨骂,心中本来就憋着一口气,又挨骂,所以脸色特别的难看,甩了文件在自己的桌子上,就出了公司。

    “咦,他怎么了?是不是去总裁办公室被骂了?不过也是对的,像他那个样子,不被骂才怪呢!”

    “对了,你知不知道今天那个于主管呀又请假了呢!”

    “那个女人又请假?三天两头的迟到还耍大牌,现在都差不多连续请假有一个多星期了吧!”

    公司的前台讨论着。

    那于芳辰在背后打了好几个喷嚏呢。回到家里,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从她喝了酒我楚渝的咖啡店,然后再被孟轲劝说着不那么快要了楚渝的命,再后来就是他们两个去夜色喝酒,再到喝醉。

    这些事情,她都记得清楚着呢。昨天晚上看着秦亦泽温柔地抱着楚渝回家的身影不断在脑海中闪现,要是她是那个人就好了。

    “孟轲,你干什么?”她才回来多长时间,孟轲打电话给她了。

    “在哪里?不会是还在那房间里,回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吧!”孟轲说道。

    听见孟轲话里的刺激,本来就崩着一根弦的她崩溃了,他只希望孟轲不要说出去,这一次给就给了,当作不知道就好,可是这个孟轲时时刻刻地来提示自己那事情。

    所以于芳辰有被他激地暴躁起来,拿着手机冲对面的人吼道,“滚,你这个人渣,闭嘴,不要再说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我不会找你赔偿什么东西,但是你不可以说出去。”

    “呵呵,当作没有发生过呀!果然是贱的很呢,睡了我,就急着掩藏起来,是不是准备找下家了?啊!”孟轲喊道。

    然后于芳辰听见自己家门铃在那里响着,“该死的,响什么响!”然后去开门。

    面前站的人不是孟轲是谁?刚刚要合上门,只是动作没有孟轲快,一下子就让他进了家。

    “你来干什么?出去!给我滚!”于芳辰大喊。

    “呵呵,为什么呀,为什么我要出去?我就是不出,你想要怎么样?于芳辰不要以为你多好似的,不要以为大家都要围着几转,不要以为你喜欢秦亦泽就可以把他抢过来!”孟轲冷笑。

    “你这个女人实在是不乖,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我还开了录像,你那骚气的姿势,我可是难以忘怀呀!”说着就拿出了手机,放出了那视频,视频里喘息声起起伏伏,于芳辰听着心中只有两个字,糟了。

    她以为孟轲不过就是耍个小把戏,就睡了一晚上,没有什么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还录了视频。

    扑上去抢过他的手机,然后删掉。

    “呵呵,你以为我没有留备份吗?以为删掉这个就没有了吗?”孟轲道。

    于芳辰惊恐地看着他,“你为什么要这个样子?”

    “我为什么要这个样子?说的好呢,这些东西还不都是因为秦亦泽吗?”

    “我求你放过我吧,我没有什么用的,放过我吧。”于芳辰道。

    孟轲看着于芳辰,他只觉得气闷,求放过就可以放过吗?而且这个女人不知道被几个男人睡过了呢,还在这里跟自己装纯洁,真特么的恶心死了。

    “你以为你的小纯洁吗?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像你这个样子,还那么熟练的肯定不是什么第一次,你现在是不是想着怎么把这个事情给抹掉?然后再用什么方法让秦亦泽同情你?”

    “他是谁?在商场上那么多年不倒,甚至一回来,公司上上下下对他是那么的敬畏,你以为以你这样的手段就可以把他骗到了吗?妄想吧你!”孟轲说道。

    他说的是事实,于芳辰也知道,但是却一直让自己不去想这样的问题。

    现在终于有人把这样的话当面对她说出来了,心中竟然没有什么愤怒,因为她都清楚着呢。所以孟轲越说,她越平静。

    “你知不知道他最近私下里在对公司里进行整改,是大面积的裁员,你或许就是其中一个呢,呵呵。”孟轲说,这个消息他也是无意间偷听到的。

    “是不是很震惊,是不是有想要找到下家的想法?呵呵……真的是可悲呀,于芳辰,长得这么好看,最后还要走上那样的道路,真的是可惜极了!”

    他说的那般庆幸,可是他也清楚,他自己就是其中一个,只是一个人觉得气不过,所以要找一个人来分享,看着她对秦亦泽上去信心。

    这一天,孟轲和于芳辰都没有去公司上班,两个人也收到了公司里发来的警告信,不过谁也没有把它放在眼里。

    之后的几天,孟轲和于芳辰基本上就不去公司,既然结果都已经是确定的了,为什么还要去费那个力气?

    这几天不仅是秦亦泽公司里有些不让人省心,连念念也让楚渝不省心呢。

    晚上接念念回家,他以前都会非常认真的完成他的作业,可是最近,念念回家以后,第一个事情不是做作业而是找幸灰,把他抱在怀里玩。

    而且喊了他几次去做作业都被以“好,知道了,我待会儿就去”应付了。

    “念念,你今天怎么还不去做作业m幸灰玩,你也要注意时间呀,这么一直跟它玩,你的学习怎么办?”楚渝抱着他说道。

    小念念垂着眸,没有说什么,听着楚渝苦口婆心的话,他也觉得自己这样不好,可是幼儿园实在是幼稚极了!

    “你不是答应过妈咪要做一个好孩子吗?为什么不听妈咪的话呢?”楚渝抱着念念,没有打没有骂,她的孝,她了解,念念很聪明,懂得好多,而且一直以来非常的让人省心。

    念念抬头看着楚渝,眼里有些委屈,,趴在她的身上,“妈咪,幼儿园的知识太无聊了,那些东西我早就学会了呢,我想要学习一些新知识。”念念说。

    “额。”楚渝有些汗颜,原来是这个样子呀!这个果然是基因问题,他爸爸以前好像也是经常跳级的。

    “妈咪,你不知道而且那些同学都好幼稚的,我不想跟他们说话。妈咪我觉得爸爸书房里的书挺有意思的呢,就是不知道意思。”念念看着楚渝说道。

    “那些书都是专业书吧!你看了?你爸爸给你看的?”楚渝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