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六百七十一章 醉酒的人

时间:2018-04-25作者:林木森

    ,!

    他指着咖啡店的门口,就看见有人走进去,那个男人走到哪里都是闪光点,所以他一出现,他便吸引了大众的目光,然而,他的视线里只存在一个人,就是楚渝。

    刚刚楚渝坐在那里等他,都等得靠在玻璃上发困了。

    走进了,才发现,楚渝靠在玻璃窗上睡着了,他倾身凑过去,给她盖上有着自己体温的外套,然后公主抱着把她抱起来。

    咖啡店里剩下的只有几个小妹,看着秦亦泽抱走楚渝的背影,她们在后头迷得不要不要的,要是她们可以有这样是男朋友该有多好?

    那臂膀,那背影还有那把自己抱在怀里,那温柔的模样,多好?

    只是这样的男人在现实中的存在几率很低,除了这运气爆棚的楚渝,她们似乎没有见过一个这么幸福的人了。

    “你看见了没?楚渝才的秦亦泽的,秦亦泽喜欢的也只有楚渝,你是谁?没有谁可以代替楚渝的,你少把这无用的心思放在他的身上。”孟轲道。

    他就是要把于芳辰对秦亦泽还有楚渝的怨恨最大化,让她去亲手毁灭他们两个。

    想想就觉得非常的痛快,这样的话就不用他亲自动手了。

    于芳辰看着秦亦泽抱着楚渝走出了咖啡店,她整个人就崩溃了,她觉得自己看到的是假的。

    然后再想起刚秦亦泽可以有机会把楚渝抱走,都是因为孟轲,如果他不拦着自己,她就可以把楚渝给撞死了。

    然后转头看着孟轲,眼里都是不满,“你特么的拦什么拦?你知不知道要是你不拦着我,我刚刚在秦亦泽到这里之前就把楚渝给撞死了,知不知道?”

    她伸手揪住了孟轲的衣领,“孟轲!你是不是看上那个贱货了?说,为什么连你都要帮着她?你对秦亦泽反感是不是就是因为秦亦泽抢了楚渝,所以你不满,然后一直给秦亦泽找麻烦?”

    听着于芳辰的话,孟轲笑了,他觉得自己和眼前的疯子怎么可能是同事,怎么可能会是同谋?她就是一个疯子,因为爱而不得而傻的疯子呢!

    扒开她是手,然后抓住她的肩膀,用力的椅着,“于芳辰,你好好想清楚,谁会帮你,谁会害你,你知不知道你刚刚要是发动车子撞进咖啡店,不一定会把楚渝撞死?”

    “她残了或者植物人,她会分担掉秦亦泽更多的爱,现在她活着,秦亦泽给她的爱也就那些,不能够再多了。”孟轲给她解释。

    “你说我喜欢楚渝?我根本就没有见过几面,谈何喜欢?而且她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若我得劝得势,什么样的女人要不起?楚渝这个样子

    的更是多的是,你说我我缺什么么?”

    “我现在想做的就是去拥有权利然后没有任何顾虑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而你也一样,只要抓住了权利,你可以做任何的事情,知道吗?不要拘泥于目前的状况,不要把秦亦泽当作你人生是最终目标,相信我,只要你赢取了足够大的权利,秦亦泽可以趴在你的脚下,听你的命令。”

    看他想象中多美好,美好地非常不现实呢,只是有人相信,而且非常的相信。例如就是眼前幻想着自己掌握着秦亦泽,然后把楚渝凌虐死,他们的儿子念念也是被折磨死的,而秦亦泽还笑着服侍着自己。

    这样的想法一生出来便十分的迅猛,她把孟轲当作了自己的合作伙伴。不过此时她心头的不舒畅还需要用酒精压下。

    孟轲说服了这么一个疯子以后,知道她还有些情绪需要去除掉,换他坐在驾驶座,然后开着车子带着于芳辰去了酒吧一醉方休。

    抱着楚渝回家的秦亦泽拉着她白嫩的小手,放在唇边亲吻,平时平常灵敏的楚渝现在竟然睡得这么安稳,而且还伸手环抱着自己的腰。

    “老婆~”他轻声喊着,只听见,一声十分勾他心弦的,“唔~”

    好吧,他现在对于楚渝可以说是没什么免疫力的。她话语再软糯一些,神情在呆萌一点,他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心里对她的爱呀,一鼓作气朝一处冲去。

    “爸爸,你回来了。咦,妈咪睡了?”念念说道后面声音都小了呢,“爸爸你有没有发现,妈咪最近十分会睡?是不是不舒服呀?不是春困秋乏吗?现在才冬天呢!”

    被念念这么一说,作为爸爸的秦亦泽眨了眨眼睛,看着怀里的人,好像是这个样子呢,念念发现得比自己仔细多了呢。

    “爸爸知道了,我会好好照顾你妈咪的。”秦亦泽道,“作业写完了没,还有你要养的那个兔子,要做好清洁,我和妈咪都不会帮你打理的。”

    “熬,知道了,我的作业早做完了呢,放心吧!”念念说。

    见秦亦泽上了楼梯,念念抱起才洗过澡的兔子,在沙发上滚了滚,“幸灰,我的作业实在是太简单了,我都没有兴趣做呢,还是和你一起玩好呢。”

    “诶,对了,以后你胖了,就叫做旁灰灰吧,嘻嘻。”

    另外一边,带着于芳辰去喝酒排除最后的烦恼还有确定最后的盟友关系的孟轲,已经喝了不少酒,他酒量很好的,很少醉,而本来就已经喝了酒的于芳辰,现在再喝下那半瓶威士忌,她感觉整个人都轻了,感觉要飘呢。

    看着于芳辰整个人瘫在他们怀里,而且那样子就是酒醉了。

    醉酒的她,脸色泛红,眼神迷离,孟轲一开始想着把她给送户家的,但是没有料到,于芳辰醉的不省人事,贴着他的手和身体让他觉得滚烫,不自觉的就吐了吐口水,“咕噜”

    于芳辰靠在他身上,一直喊着,“为什么你不要我?我不好吗?明明比那个人好多了!”

    还好是酒吧,不过也有好多人看着她,孟轲有些抱歉的看着那些人,然后扶着于芳辰往外走,她很不听话。

    抱住孟轲就把他当作了秦亦泽,双手捧着他的脸,眼神妩媚的看着他,一个用力就把孟轲推得靠在了墙上,殷红的唇就贴了上去。

    孟轲自然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有人送上门来,还有拒绝的理由吗?而且于芳辰看着身材很不错,而且她每天都打扮道花枝招展,再加上这醉酒,她完全就是狐狸精。

    看着她缠上自己的唇,他化被动为主动,一点点的攻陷了她的城池。

    吻得乱了气息,孟轲,笑看着于芳辰瘫在自己怀里,然后把她抱着去开了房。

    把她抱去开房的时候,她的手一直不安分的在他身上乱点火,他整个人都闷炸了。

    然后终于到了他们的房间门口,把她压在门板上,让她吻到腿软。

    进了门,孟轲把她丢在了床上,白色的床单上躺着一个尤物,他如所有的男人一样,对这样的尤物没有免疫。

    很快,房间里,衣物已经铺满了地。床上的两个人更是痛快的折腾着。于芳辰把孟轲当作了秦亦泽,然后愿意被她一次又一次的索取,虽然痛,但是心中满是开心。

    看着被累晕在床上的女人,孟轲,指尖从她的脸上划过,呵,女人,你的味道还不错!

    这一觉,于芳辰睡得很安稳,只是待醒来的时候,她就要疯了!

    清早,楚渝醒来,看见自己躺在秦亦泽的怀里,眨了眨眼睛,咦,昨天晚上自己好像睡着了,没有等到秦亦泽到呢。

    粉唇凑到他的眉眼间 吻了吻。然后腰上就被大力的圈住了,唇也落在了秦亦泽的唇上。

    “醒了?一大早着就撩火,老婆这真的好吗?”秦亦泽睁开眼睛用微哑的声音说道。

    “嘿嘿,起来吧,还要上班呢。”

    抓住楚渝的手,“老婆,你就这样对我了?好歹安慰安慰我呀!”秦亦泽笑着说道。

    楚渝下意识的摇头,不过头就被按住了,任秦亦泽亲吻着。

    早上,秦亦天来到他们小别墅里,念念和兔子在那玩着等人送他上学,而一来就又被撒狗粮,不过眼不见为净,也跟着念念在那里逗兔子。

    “小叔,你先睡会会不会觉得幼儿园非常的无聊?”念念问。

    “诶,这是什么意思呀!幼儿园无聊?还好吧,我去幼儿园一般捣乱比较多,不无聊。”秦亦天说。

    他没有清楚念念的意思,所以这么说着,然而念念看着他,叹了一口气,唉,实在是没有人可以说呀!

    抱着兔子放在腿上,“幸灰大概只有你懂我吧。”

    听着那有些老成的语气,秦亦天觉得好笑,一个孝子摆出这个样子,额实在是好笑极了。就是这样,以后要是也有一个这样的儿子,应该非常的不错吧。

    念念这有些老成的语气并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觉得幼儿园很无聊,而且幼儿园里,他要学的东西都已经自己学完了呢。

    不过为了让楚渝不那么的烦恼,他还是做做样子。他看完幼儿园的书之后会到秦亦泽家里的书房里看书,不过那一本本的许多都是专业书,他看了,理解的不多,而且他有兴趣去了解,只是他的爸爸妈妈似乎没有在意他呢。心中哀怨不已!

    背着书包走进幼儿园,心中对于这里的厌恶越来越多,但是看着楚渝那高兴的样子,他还是没有说,只是心情有些差的回了自己的班上。

    “妈咪晚上来接你回家哦,乖一点。”楚渝说。

    其实念念并不是很喜欢楚渝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不需要像小时候一样来哄自己了。

    “嗯。”然后闷闷地回了班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