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六百五十九章 她恶毒的想象

时间:2018-04-17作者:林木森

    怀揣着兴奋,一丝的着急,隔着布料,抚摸着楚渝的每一寸肌肤,这是他所向往的乐土。

    最后还是耐不住激动,将楚渝身上的礼服撕碎,看着她赤裸的身体,只感觉气血往下涌去。唇落在她的额头,再是她的眼睛,唇,耳垂,脖子,锁骨,胸部,小腹……

    他一点点的侵占着她的领土,在她的身上留下满满的痕迹,这样楚渝就是属于他的了。

    看着楚渝安静的睡颜,杨泽帆则不满足,他要楚渝配合他,轻咬着她的两颗小樱桃,看着她轻颤的身体,杨泽帆很满意。

    最后在楚渝的呢喃中,挺身而入,那一声声的缠绵让他的心都麻了,一次又一次的要,还听着她轻声的求饶,杨泽帆满足极了。

    但是他唯一不满的是,楚渝喊的名字是阿泽!

    秦亦泽收到视频之后,很快赶到了808,他有房卡,所以,打开了房门,听见那一声声的喘息,他脸色黑的要滴出水来了。

    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骨节分明,然后走进睡房,看着里面的两人颠鸾-倒凤,心已经被黑洞吞噬,双眼失神,他不相信这是真的。

    好像是为了验证吧,他走进,然后扒开那被子。“啊……”大声地叫了出来。

    楚渝此时已经清醒过来,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杨泽帆,大惊失色,“啊!为什么是你?”然后看向秦亦泽,拉过被子来裹住自己。

    轻轻地扯了扯秦亦泽的衣服,“阿泽,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很久了。”眼眸中满是真诚,这是刚刚经历过一番云雨的她,媚眼如丝,此刻就好像在勾引秦亦泽。

    听着自己爱在心口的人说的话,秦亦泽只剩下冷笑,掰开她的手指,看见她满身的红梅,只觉得眼睛生疼。

    “等我?好久了?就这么等我的?”这话语带着绝望,楚渝慌了,抓着秦亦泽的手要解释,但是秦亦泽怎么会听呢,甩开她的手,还在她脸上扇了一掌。

    啪的一声,打碎了两个人之间的一切感情,杨泽帆皱着眉头,刚刚他已经套好了衣服。看着楚渝被打红的脸,揽过呆住的她。

    “渝儿,没事吧?”

    “呵呵……真的是可笑,真的是够了!说什么只是在咖啡店里认识的朋友,还不如说你们是在床上认识的呢,我在外面听了有一会儿,你们配合的还挺好的呢!”秦亦泽说着,然后不再看楚渝,转过身,站在门口,“离婚协议书明天会送到你那里,念念的话,跟着我。你不配当他妈妈。”

    一句句话,都毫不客气的在批判楚渝的下作,床上的楚渝流着泪,然后套上衣服,低迷地离开了808。杨泽帆一直跟在她的后头。

    然后,当晚,秦亦泽找了一间酒吧里喝酒消愁,而自己便有机会去到秦亦泽身旁。在他的酒中下药,然后自己和他一起疯狂一次,最好生米煮成熟饭,而且自己运气很好的有了孩子,最后,她凭借着这一切,打击的楚渝体无完肤。

    而签了离婚协议书的楚渝,秦亦泽没有留给她任何财产,最后跟在杨泽帆身边做情人。

    这是在于芳辰脑袋里最美好的故事,她成了万众瞩目的人,成为了秦亦泽捧在手心里的人,还把那个经常踩着她的楚渝踩进了地底。

    哈哈哈……她当时看着自己屏幕的画面都笑出了声,那笑声魔性的让人以为她着了魔。

    只是天不遂人愿,尤其是这种心思歹毒的人的愿望,怎么可能会实现呢,她不仅仅不能够现实,到时候肯定会背负如此算计的后果的。

    看着视频中,相拥着离去的两个人,于芳辰把自己的唇都咬破了,而且那上了指甲油的指甲,指缝里还有血丝呢。

    “啊!楚渝,你这个狐狸精为什么每一次都可以如此的好命?凭什么凭什么?不是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吗?为什么你依旧高高在上?”

    “以前忍不了你,现在我更是忍不了你了!楚渝,总有一天,你会被我踩在脚底的,总有一天!”于芳辰在不停地嘶吼着。也幸好这家酒店的隔音还不错,否则,住在附近的人都要魔音贯耳了。

    把楚渝放在副驾驶,把羽绒服套在她的身上将她的身材完全遮掩住。

    “阿泽,我都要变成粽子了,这个样子真的好吗?会给你丢脸的。”楚渝看着自己身上的羽绒服,还有他的外套道。

    “你不用出去给他们看,你只是我一个人的,所以不管好看还是不好看,你就只是我的,我会一直喜欢下去。”秦亦泽道。

    “嗯。”楚渝很高兴,秦亦泽虽然有经常说情话,不过都是和电视上呀,还有他的朋友们学的,所以说起来味道怪怪的。

    但是这次听她说了如此打听的一段话,心早就被温暖包围了。暖烘烘的。

    “阿泽,你真好。”

    “嗯,知道好就行,回去好好补偿我。”秦亦泽挑高了眉头道。

    闻言,楚渝羞红了脸,为什么秦亦泽变脸变得这么快?刚刚还黑着脸,结果现在却如此调侃自己,真的是够了。

    捏了捏楚渝那羞红的脸颊,勾起了嘴角,这才是真实的感觉,其实在接到那视频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在崩塌。

    虽然不相信楚渝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但是他就是忍不了楚渝被人觊觎着,尤其是念念回家后给他的形容。

    一般看起来阳光的,快乐的男孩,其实都会有一颗比平常人更加闷骚的心。

    现在想来,他也发觉有一些蹊跷,楚渝收到自己的短信,而杨泽帆收到了楚渝的短信!这是有人早就有所预谋的,不过看样子他们没有让那个人得逞。

    秦亦泽想着,眼底划过一丝暗芒,这一次,他们都被人算计了,就算是没有出特别的大事,到时候如果自己找到了那个背后之人,他绝对会好好的虐他(她)一番的。

    “阿泽,我有点困,先睡一会儿哈。”楚渝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道。

    “嗯,睡吧!”秦亦泽揉了揉楚渝的脑袋道。

    很快,他们就到家了。楚渝睁开睡眼,这个还有点懵,坐在位置上,秦亦泽看着她,笑了一声,然后弯腰抱起了她。

    “爸爸,妈咪,你们回来了!”念念跳着过来 看着被秦亦泽抱在怀里的人,念念嘻嘻的笑了起来,“妈咪,你怎么好像没有睡醒似的?”

    看着自己儿子都在笑话自己,楚渝挣脱着下了地,只是脚上没有穿鞋,她立即就踩在了秦亦泽的脚背上,然后抱歉的看着他,“嘿嘿,那个有点冷。”

    “妈咪,穿鞋。”念念噔噔噔地跑去鞋柜把楚渝的鞋子拿过来。

    “嗯,谢谢宝贝。”

    “赶紧回房间吧衣服换了,再出来吃饭。 ”秦亦泽看楚渝准备和念念腻歪的时候,就喊住了她。

    爷俩坐在了客厅里,“念念,你觉得妈咪咖啡店里的叔叔怎么样?”秦亦泽问念念,有时候小孩子看到的才是最真实的一面。

    “那个杨叔叔吗?很好的,但是我有点不喜欢他,感觉他会和我抢妈咪。”念念认真的说道。

    “嗯,爸爸以后会好好保护你和妈咪的。”秦亦泽摸着他的脑袋说。

    念念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小孩,尤其是对于这一类的话题,他会感觉到哪里怪怪的,“爸爸,今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吃饭吧,这些事情你不用知道,爸爸会解决。”秦亦泽说。

    楚渝换上家居的一身出来,“你们在说什么呢?”

    “小渝,我今天晚上要出去一下。王也那个家伙好像又遇挫了,喊我和宇成一起出去呢。”秦亦泽说,“所以今天晚上就要让念念陪你了,我会尽量早些回来的。”

    楚渝的心里却怪怪的,但是又没敢表现出来,“好,去吧!他和小绿呀,确实有够麻烦的。应该只有你们两个朋友可以说说话了吧。”话语很是为他们考虑,只是心酸只有自己知道。

    “嗯,阿绿也是我的妹妹嘛,他们两个能够在一起,还看天意了,我们不用去担心。”秦亦泽道。

    灯红酒绿的瑰色,豪华的包厢里正坐着两个人,秦亦泽是到的最晚的那个人。

    “老秦,你怎么才来?干什么去了?不会是出来聚一聚,楚渝也不同意吧?”肖于成道。

    “管你什么事?你们两个单身狗,一边呆着去吧!”秦亦泽道。

    “你说我是单身狗?”肖于成气了,他和翟晓彤两个人在一起呢,怎么就单身狗了,不就是差那么一张证吗?

    而王也,家里人同意他们呢,但是此时又走不到一起,他们两个还真的是难兄难弟呢。

    秦亦泽坐在另外一边,看着他们两个喝酒的样子,想着的却是别的事情。

    那一场计划是谁的主意?那个人又是如何得逞的,又是怎么知道他们之间的联系的?

    按照这个样子想,这个人应该是他和楚渝的身边的人,而且还是对自己或者楚渝有怨怼的人。想着就喝下一口酒。

    “诶,你别一个人喝呀,一起干。”王也对秦亦泽喊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