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六百五十八章 怒气冲天

时间:2018-04-17作者:林木森

    这条信息是三分钟前法来的。那么房间里的人,孤男寡女两个人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情?而且他记得,这个男人,就是楚渝在咖啡店里认识的人,不过就是没有正式见面交手。

    念念告诉过他,这个男人看楚渝的眼神不一样。所以,心中又是慌,又是怒。

    这都什么时候了,楚渝怎么不回家?还去了银瑰?这个地方,秦亦泽以前来过,它周围的布置还算熟悉,而且那个包厢还恰好是他以前常订的808。

    磷帕吵隽斯荆娜巳海蛔魃豢醋潘吲谋秤埃闹星煨遥亩韵蟛皇亲约骸?br />

    于芳辰料想到秦亦泽收到这样的视频后的反应,不会马上判断出这是不是一个阴谋,因为关心则乱。

    谁让视频里的女主角把控着他的心呢?他大概已经冲出秦氏,开着白色的卡宴以八十码的速度驰骋过来吧!要的就是要这样的效果。

    白色卡宴开在路上,有交警看见了他超速也不敢去拦和开罚款因为那个车牌号只有秦氏的大少爷有。所以就有一路人目送着它远走。

    于芳辰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汁等待着好戏开场。隔壁房间的两个人,杨泽帆低着头不敢看楚渝,因为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脸上发烫的红晕。

    楚渝在发现自己身上的浴袍不妥后,拿着那礼服进了浴室去换。他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手中端着白开水,在那里意淫了。

    想象着楚渝解开浴袍后那诱人的胴-体,洗完澡后,粉嫩嫩的皮肤,还有一双迷离的眼睛,她看着自己,对自己说,“闭上眼睛不许偷看!”还用她那柔软的手覆上自己的双眸。

    之后他似乎还听见了楚渝那清脆的笑声。于是他整个人就起来反应,难受得紧。拧了拧自己的大腿肉,用那真实的疼痛感来屏蔽掉自己的瞎想。

    可是在楚渝换好礼服后,走出来,他更加不敢看向她了,甚至不敢喝他说话,只端着一杯白开水喝,连喝完了都不曾察觉。

    贴身的礼服讲楚渝的好身材映衬的非常完美,优雅美丽,甚至其中还带着一丝成熟的魅惑。本来是想穿自己原来的衣服的,但是,她洗澡时把它们给弄脏了,自己有点小洁癖,所以才换上这件礼服。

    “泽帆,你好点没有?有没有事情呀?”楚渝凑到他身边问。

    杨泽帆吓了一跳,立即跳起来后退。看着眼神慌乱不知道放在哪里的杨泽帆,楚渝心中划过整蛊他的念头。

    “哎呀,小泽帆的耳朵好红呀!这是不是发烧了?”

    “没有,没有。”杨泽帆说着没有,手摸向自己的耳朵,这个样子让楚渝觉得好笑极了。

    但是杨泽帆却痛苦极了。

    “哈哈哈……泽帆 你不会还是一个小男生吧!不会还没有谈过恋爱吧!”楚渝惊讶地道。

    “楚渝你不是找我来帮忙吗?”杨泽帆知道楚渝一下子会把话题扯远,后面不知道还会说什么,于是强势地回归正题。

    “哼,我还要问你呢,你这么就到这里来了?还说是我发的消息。”楚渝生气地问。

    在这里等了半个多小时,结果,秦亦泽没有等来,倒是等来了跑步虚脱的杨泽帆,她总觉得这个事情有些奇怪。

    “算了算了,你没事就好,我先走了。这个事情不要想了。”杨泽帆道。

    才准备送杨泽帆走 自己继续在这里留着的,那门窸窸窣窣了两下就开了,楚渝瞪大了眼睛,以为是小偷呢。

    结果看见秦亦泽黑着脸站在那里,她心里想着,这么晚,真是的!不过算了,反正你来了。

    “阿泽,你怎么才来?”楚渝拎着裙摆,匆匆走过去,抱住他的手臂,眨着星星眼问道。

    秦亦泽打开门后,看见杨泽帆看向楚渝的眼神,很是生气,不过看样子,粗心的楚渝还没有看出来呢。再看见她可爱的样子 把自己堵在心口的怒气压下。

    随即发现,楚渝身上穿的礼服,眼中只划过一丝惊艳,在看到杨泽帆也在的时候,边脱下自己的外套套在楚渝身上,“穿多点。”

    随后他的眼神才瞟向杨泽帆,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心口隐隐有些不服气,虽然知道楚渝不会喜欢上这个年轻人 。年纪轻轻没有卵用!

    “他是谁?”语气带着楚渝刚刚没有发觉的怒气和醋意。

    “啊……这个是我咖啡店的常客兼朋友杨泽帆,我跟你提过吧!”楚渝道。

    “哦,忘记了?他怎么在这里?你喊来的?”眼神看向楚渝带着一丝危险。

    &nb

    sp;  楚渝眼角跳了一下,她夜想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有些苦恼,这么离奇的事情,她怎么解释?

    看着楚渝烦恼的样子,杨泽帆开口,“是有人拿着小渝的手机给我发信息,说自己被以你的身份骗到这里,然后有些怕,打你的手机也打不通,所以才退而求其次找到我。”

    其实他自己要是听见这样的解释也是不信的,楚渝的老公是谁?秦亦泽,她在这里可是认识许多有名的人呢。而且就算是秦亦泽的手机打不通,他公司的电话总打得通吧!

    现在想来,自己还真的是笨呢!这明摆着是有人要给楚渝下套让她身败名裂,而自己就是那个人楚渝失去一切的关键人物。

    楚渝眨着眼睛看着,秦亦泽的黑脸,似乎在说,这个就是事实!

    “你的手机可以给我看一下吗?”他问杨泽帆。

    把时间递给了秦亦泽,他手机设置的密码是楚渝来跟自己说话的那个日子,而屏保是远处拍摄的咖啡店的模样。

    秦亦泽看向了杨泽帆给楚渝的备注,“小渝”,再拉下一条条信息,除了他们今天早上的聊天记录,还有之前,他偶尔发给她的短信,只是问候。

    眼中有一丝晦暗,不过很快,没有人看出来。揽着楚渝的肩膀的力道加大了。“嗯,这件事我会好好调查的。不过既然是有心人想要害我老婆,所以,你近段时间是不是不要再踏进楚渝的生活了?”

    “毕竟有心人用了你一次,没有成功应该会有第二次,你说对吗?”

    “嗯,我知道了。”杨泽帆的心情很失落,接过手机,然后静静地离开了。

    楚渝看着秦亦泽,“你刚刚说是有人想要害我,你知道是谁吗?”

    秦亦泽低下头,看着她樱红的唇,然后霸道的吻上去,一下下汲取着她口中的甜汁儿。

    “唔~”楚渝软趴趴的靠在秦亦泽怀里,眼神带着让秦亦泽深陷的迷离水光。

    “亦泽,你生气了是不是?”楚渝靠在他怀里,手指在他的胸膛上打着转,一圈又一圈,声音软软糯糯的。

    秦亦泽眼中酝酿的风暴在楚渝软糯的话语中散去。而且今天自己有点不理智。

    他应该更加相信楚渝一点的。而且也是自己没有做好保护她的措施。低下头在她有些红肿的唇上啄了一下,低哑着声音说道,“嗯,刚开始看见那个小子的时候很生气,不过现在你这颗软糖都让我的心要化了。这个事情我们回去说,你身上这个礼服好看是好看,下次千万不要在别人面前穿出来,只可以给我看……额,不过,我看这个礼服回去后就丢了吧!”

    “阿泽,我们回去吧!我都饿了。”楚渝道。秦亦泽打横将楚渝抱起来,把她放脑袋按在自己的怀里还特地警告了不许抬起头来。拿着装了楚渝衣服的袋子走出去。

    而那隔壁房间里,看着这样的结果的于芳辰很是不满意。

    她当初预计的结果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气愤的将桌上的东西扫在地上以发泄怒气。

    按照她自负以及自我为是的心理,她想的场景完全是暴力的,楚渝不堪入目的,还有她坐收渔翁之利。

    收到楚渝给杨泽帆发的信息之后,杨泽帆紧赶慢赶的来解救楚渝。浴室里想象着秦亦泽来给她浪漫的楚渝面色粉红,裹着浴巾来到睡房。

    换上了那身礼服,楚渝会把那瓶红酒给起开,倒上两杯,自己贪杯的喝下一杯。按照她的酒力,两杯是上限吧!

    喝下一杯红酒后的楚渝脸上燃起了红云,恰好,杨泽帆跑来她的房间敲门。

    “泽帆,你怎么来了这里?”楚渝疑惑,但是最后还是让杨泽帆进去歇一会。

    看着穿着一身紧身的礼服的楚渝,那诱人的身材,杨泽帆口干舌燥,拿过另外一杯红酒,大口喝下。

    但是酒不能解渴,解开那领带,焦躁得解开第一颗扣子。眼中带着些许情欲看向楚渝,“渝儿~”喑哑的嗓音从他的口中冒出。

    看着时间,秦亦泽应该就要下班了,楚渝想着他快要到这里的时候,就要把杨泽帆赶走可是由情欲主导了个人的杨泽帆。

    伸出自己的手,握着楚渝的手腕,听着她让自己离开的话,心头很是不快,于是,一把揽住楚渝的腰,按在自己怀里低头吮吸上她那诱人的樱唇。

    在她瘫软在自己怀里的时候,嘴角一勾,喝下一口红酒,然后对着楚渝的嘴唇喂下去。

    就这样,他把大半瓶的红酒灌给了楚渝,她此时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所以,他现在可以放肆一次,去拥有楚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