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四百六十六章 左堇的突然离开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面对李朵的话,楚渝在今天晚上终于做出了第一次的反驳,她的开口倒是让李朵挺惊讶的,李朵原本以为楚渝会想突然间偷偷摸摸得到了宝贝的人一样,在别人,尤其是更有能力得到这个宝贝的人面前只会心虚的沉默,没想到她竟然还会开口,心里对这个女人倒是更加刮目相看。

    “在你没有回来的那些日子里,方面的楚渝也是一直活在你的阴影之下,这也是我跟秦亦泽之间会出现问题的原因之一,而在我离开的那几年,我从左堇那里知道了你已经回到了秦亦泽身边的消息,我以为秦亦泽这下肯定如愿,我以为我回来以后看到的就会是你和秦亦泽相拥的场景,所以我才有勇气回来。”

    “但是我们好像都活在对方的影子里,却不小心错过了相爱最好的时机,不过不同的是,我还有机会回去,而你……已经没有了。”楚渝很少说出家这么伤人的话,但是她要表达的本意不是这些,虽然容易引起误会,但是该说完的话她还是要说完。

    “楚渝,你现在不要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好不好,我今天是过来给你送东西的,怎么也算半个客人吧,你这是对客人应该有的态度吗?”没等楚渝说完,李朵就炸毛了,她没想到一向温婉的楚渝竟然会说出来这么难听的话。

    “你听我说完,我话都还没说完你急什么?”楚渝就知道自己还没说完李朵就会抓狂,这么急性子的人,她也觉得很无奈,“你听我慢慢说。”

    “所以我觉得你说的那些我并不赞成,秦亦泽从来不是什么物品,所以我们俩之间根本就没有谁输谁赢,在现在回头还来得及的时候,我们就把握好现在的幸福吧,我现在对刷东西已经不强求了,只求能好好的度过我的余生就好了。”

    楚渝跟李朵说这些其实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目的,就只是想跟人说,不得不说,小念念被绑架的那件事情对她的影响还真的是挺大的,她之前想,不能这么轻易的就跟秦亦泽和好,总觉得这些做的话好像很对不起以前的楚渝,对不起三年前的自己受了那么多的委屈。

    但是小念念不在的那些日子里,她真的可以算得上万念俱灰了,那段时间秦亦泽也帮了她不少,她当时就在想,如果小念念可以回来的话,就算是原谅秦亦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小念念在,一家人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重要。

    “把握好自己的幸福?哪有这么容易,你以为你是那些鸡汤博主吗,我现在连自己的幸福在哪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把握?”李朵对楚渝的话不以为然。

    “幸福这种东西哪有这么玄奥,生活里最常见的也未必不是幸福,你冬天走路上路边摊上那种卖麻辣烫的,你肯定会觉得他们一点都不幸福,这种天气还在工作的话家里一定很贫穷。”

    “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在那些脏兮兮的棚子后面,他们还有一个会留一盏灯等着他回家的家,他可能还有一对活泼可爱的女儿,钱总会一点点挣起来的,有一个一直彼此和谐的家对他来说其实也是最大的幸福。”

    “生活中哪有绝对的幸福,你以为得到了秦亦泽你会幸福,那只是因为秦亦泽只是你现阶段的目标,你这个目标得到了以后可能会幸福一段时间,但是等这段时间你还是会觉得你没有得到真正的幸福,你现在的成就已经是很多人现在都不能企及的了,很多人都已经在羡慕你了,你要学会好好对自己,好好对待生活,慢慢的,也许你就会发现你会过得有意思了,你这么优秀的女人,秦亦泽不应该是你生活的全部。”

    楚渝在慢慢的说,李朵却是头一次这么用心的听楚渝讲的话,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楚渝这些话对于她来说如同醍醐灌顶,一下子把她从情绪的泥潭中给他拉出来了,对啊,她这么优秀的女人,秦亦泽并不应该是她生活的全部啊!

    “我还以为你会骂我一顿,没想到夸起人来竟然也这么会说,是不是就是因为这样,秦亦泽才会这么爱你?”李朵虽然心里对楚渝的这些话认同,但是脸上还是没有表现出来一丝一毫,依然是表现的毫不在意。

    “随便你怎么想,你自己的心只有你自己能够控制。”楚渝看得出来,李朵还是听进去了,只是拉不下自己的面子而已,“不过你今天过来能过来找我,我还是挺感激的的,不管以前怎么样吧,你这个人还是挺敞亮的,我还是挺喜欢的。”楚渝主动示好。

    “你不要以为你主动示好你就会得到同样的回答,我不喜欢你还是不喜欢你,我还是不会喜欢自己的一个情敌。”楚渝的热情被李朵的一盆冷水给浇灭了。

    “你放心,今天应该就是你最后一次见到我了,起码是最近五年内最后一次,我李朵这点诚信还是有的,我说放弃了秦亦泽就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了,今天过来也就是给你送个东西,顺便跟之前的情敌告个别,既然现在话都说完了,我也该走了。”

    李朵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她还要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明天她就要离开这个给了她很多伤心的地方了,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呀。

    李朵走了以后,楚渝还在看着自己之前她送给自己的那个项链,有光透过窗户进来,照到那条项链,那个吊坠也变得像镀了一层光,在楚渝的手里变得很不平常,楚渝看着那条项链,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见这个项链,楚渝却对她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以秦亦泽的性子,如果那个时候真的爱李朵爱的那么深的话,送的东西也肯定是一件价值不菲的,但是却送了这么一条项链,这一点都不符合秦亦泽的性格,看来这条项链对秦亦泽真的很重要,会是什么呢?难道是秦亦泽母亲的遗物?

    想不出来,楚渝摇了摇头,索性也就不再多想了,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这个东西对于秦亦泽来说可能真的意义非凡,所以楚渝把这个项链小心翼翼的收起来,放到盒子里面,先收起来,自己以后有机会再问一下秦亦泽吧。

    今天过来喝咖啡的客人并不多,楚渝看着窗外的阳光,感觉自己心里也像今天的咖啡馆一样空落落的,这才两天,怎么这么多人都要离开了,和秦亦泽在一起,这种感觉还不是太明显,自己一个人是时候这种冷清的感觉分外明显。

    楚渝看着自己店门口的那棵枫树的叶子已经变红了,而且更远处的很多树已经开始慢慢的往下掉叶子了,秋天已经过了这么久,冬天就要到了吧。

    一个月过的很快,生活就像古井里面的水一样无波的过着,楚渝这一个月本来也想那井水一样毫无波澜,但是左堇突然的离开却是让她措手不及,时间是半个月以前,她还在为婚礼的婚纱因为太冷不知道要穿什么样的时候,突然收到了左堇发给她的短信。

    “楚渝先跟你说声对不起,因为某些原因,我不得不提前离开,以后的日子里,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我走了。”

    左堇的短信很短,犹如她三年前走的时候跟翟晓彤她们发的一样,楚渝当时在试衣间里就忍不住全身颤抖,她很慌乱,她还没有准备好离别,左堇怎么就能够这样离开呢?她伸出颤抖的手,强自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拨通了左堇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一个机械的女声从电话里面传来。

    楚渝当时就要急哭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左堇为什么在离开之前也没有跟自己说一声,就这样突然离开了,她受不了这样的突然的离别,她拿着自己的手机,去查询到美国最近的航班,发现最近的航班也在十分钟之前已经起飞了,自此,楚渝终于绝望。

    那天的婚纱没有再挑,翟晓彤看着楚渝失魂落魄跌跌撞撞的从试衣间里出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准备问个究竟的时候,楚渝突然伸手抱住了她,然后就这样抱住了她,什么话也没有说。

    “怎……怎么了?”翟晓彤很担心的拍了拍楚渝的背,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试探着问她。

    “晓彤你不会离开的吧,你不会离开我的吧?”楚渝没有回答翟晓彤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问着,搞的翟晓彤根摸不清头脑,这才刚刚进去试了试衣服,怎么就变成了这样,难道在那个小小的试衣间里还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

    “我当然不会离开了呀?我现在孩子都这么大了,又怎么会离开?不是楚渝你怎么了?”翟晓彤觉得现在的楚渝真的好奇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