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四百五十九章 打翻秦亦泽的醋坛子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吴大娘店里回来的时候,我大娘又给自己拿了一大堆的东西,什么酱菜小菜都一大堆的都给楚渝装了一大袋,楚渝看着这一堆东西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自己明明是过来吃饭的客人,我大娘没有说自己饭钱就已经不错了,反而送给自己这么多东西,这让他以后都不好意思来这家店吃饭了。

    但是吴大娘的好意她又不得不接受,所以还是拎着这一大堆的东西上了左堇的车,他们走的时候夜幕已经完全降临了,天色也早就暗了下来,但是吴大娘还是觉得他们俩在这里待的时间太短了,依依不舍的跟楚渝告别,楚渝下一次过来都不一定是什么时候了。

    楚渝又对着吴大娘说了几句宽慰她的话,这才跟着左堇离开了满是她回忆的地方,有的时候并不是所有回忆都是美好的,也并不是所有美好的回忆人们都愿意去时时想起的,总有一些东西需要埋在心底最珍贵的位置,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才会像潮水一样喷涌而出,一中对于楚渝来说,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吧。

    左堇的车子渐行渐远,慢慢的逃离了学校周围的喧嚣,车子里面开始安静下来,而一旦离开了那些躁动的空气,她心里的那些空洞就越来越大,而这个时候最容易想起的,便是离愁别绪,是对左堇的离愁别绪。

    楚渝本来攒了很多的话想对左堇说,但是很多的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所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安静,左堇也是好几次欲言又止,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把该说的今天下午都已经在那个湖边说完了,现在他跟楚渝两个人都藏着不同的心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维持着这种安静一直到了楚渝的楼底下,左堇停下了车子。

    “我到了。”楚渝说。

    “我知道。”左堇回答到,但是他并不想放楚渝下车。

    “那我走了?”楚渝试探着问。

    “嗯……等一下。”左堇还是叫住了楚渝。楚渝停下了解安全带的手。

    “你现在对我是有怨气的吧?”左堇是谁,跟楚渝生活了三年,对楚渝再了解不过了,楚渝现在的表现对他分明就是有怨气的,刚刚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就刻意回避跟自己说话,而且在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扭头看着窗外的风景,什么话也没有说,有多排斥都挂在了脸上。

    “我没有……”楚渝反驳,但是说话的声音明显弱了很多,显然是比较心虚的。

    “那你告诉我,这一路上怎么没跟我说话?”左堇自己都觉得自己说出来这句话幼稚的要命。

    “那你也不是没有跟我说话嘛?!”楚渝紧接着便反驳道,本来还想继续说下去的,但是看到了左堇的目光,弱弱的低下了头,不再去辩驳。

    “你是不是觉得我提前没有跟你商量就擅自做了出国的决定,觉得心里挺憋屈的呀?”左堇不愧是左堇,一下子就指出了问题的根源所在。

    “……嗯。”楚渝原本还想反驳,但是话都到了嘴边挣扎了几下,还是认同了,她在左堇刚刚跟她说要出国的时候,她心里还挺愧疚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心里的那种愧疚慢慢就变成一种憋屈,随后就成了怨气。

    她承认自己不应该对左堇有这种感觉,因为左堇毕竟是因为自己才出国的,她应该觉得羞愧,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她总觉得,自己已经很了解左堇了,起码也已经跟他生活了三年吧,他如果真的拿自己当朋友的话,就不应该在做决定以后才告诉自己这件事情,搞得自己猝不及防,都想不到办法要怎么去解决。

    “楚渝,你现在这种任性的样子还挺可爱的,之前的三年你太乖了,太过于懂事听话,反而让我觉得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现在你会哭会笑会闹,这才是一个真实的你,有个快乐的你。”

    楚渝没想到左堇不但没有继续就刚刚那个话题说下去,发生了一段无关紧要的话,不太懂现在左堇是什么意思,所以她疑惑的看了一眼左堇。

    “我很开心你的转变,只是可惜这些转变并不是因为我,楚渝你找到自己的幸福,我要开始去追寻我的幸福了,所以我在做出来这个决定之前也犹豫了好久,我其实也不想离开你,但是如果不离开你的话,我就没有办法接受其他的女人。”

    左堇回过头,看着车灯照亮的前面的那段路,现在正是深秋时候,路上有不少的黄叶,被灯光一照,也挺有感觉的。左堇收回自己的心,继续说道:

    “我知道我在做出了这个决定之前应该去找你商量一下,但是如果找你商量的话,你肯定会反对,而我肯定也会因为你的反对而心软,可能就会就此作罢,那样的话我的目的就达不到了,所以为了我自己,我只是个做了这个决定,如果让你觉得不舒服的话,我也只能跟你说对不起……”

    “不……我不是要让你跟我道歉的意思……是我自己任性了,自私的不是你,是我,这几年前为了我做了太多的事情了,是我不应该再去牵绊你……”楚渝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无理取闹,心里对左堇更加的愧疚。

    “你不要这样说了,你这样说的我心里也好难受……”左堇看着楚渝低下来的头,心中对他的那种怜惜更加多,他很想去抱一抱楚渝,但是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自己现在已经退回到楚渝朋友的位置了,已经不适合再去做这种亲密的事情了。

    “好了,我还有一个月才会出国,你现在也就不要这么惆怅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小念念在家估计已经在想你了。”左堇抬头看了看楼上的那个窗口的灯光,楚渝还有一个家,还有人在等她回家,她跟自己不一样。

    “嗯…好…”楚渝没有再多留,用一种颇为狼狈的方式,像逃一样离开了左堇的车子,再待下去,她怕自己的情绪会爆发,那样对左堇来说可能是更大的伤害。

    左堇看着楚渝跌跌撞撞的走进了那栋居民楼,这才启动车子离开了这个地方,心里塞的难受,他需要找一个地方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不想回家,回家面对的也只不过是满室的凉意,一个冷冰冰的家,他真的觉得没有什么好回的。

    而楚渝在刚刚走进那栋居民楼的时候就被一个人从背后给抱住了,她条件反射都想惊呼出声,但是嘴巴已经快人一步的被人给捂住了,她惊恐的想要挣脱开,却发现抱住她的那个人力气很大,根本挣脱不开。

    那一瞬间,楚渝的脑子里面闪过许多东西,有小念念,有左堇和秦亦泽,她甚至都想到了,莫婷婷现在都已经入狱了,自己又是跟谁结了怨,一次又一次的要绑架自己,这个地方楼梯道里的灯在上个星期就已经坏了,而且那个人又是从背后抱着她,就算是在路灯底下他也看不清楚那个人到底长什么样。

    楚渝慌乱不已,想要大声呼救,这里好歹是自己家楼下,呼救的话总有人能听得到吧,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人突然松开了她,她察觉到困住自己的那道力气松了以后,第一反应竟然不是逃跑,而是转过头去看那个人到底是谁。

    但是现在楼道里面昏暗如黑夜,只是借助三四楼楼道灯光,楚渝勉强能够看出那个人的大概轮廓,他一边往后退,一边看着那个人一步步地又一次逼近自己,就在楚渝马上就要大声呼救喊人的时候,那个人出声了:

    “是我。”

    “哎?”楚渝脑子里面有一瞬间的呆滞,“秦……秦亦泽?”她试探着问,脚步也停了下来。

    “是我呀,连你的亲亲老公都不认识了吗?”秦亦泽故意逗着楚渝,慢慢的靠近了她。

    楚渝看着秦亦泽一步步的朝自己走过来,一步步从昏暗中走出来,她才确定面前的这个人确实是秦亦泽,她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后便是愤怒:“秦亦泽你在搞什么?!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也会吓死人的,我刚刚都快被你吓死了!!”

    “这是对你的惩罚,谁让你今天忙着跟左堇约会,理都不理我的。”秦亦泽摆出来他的那张傲娇脸,在楚渝看来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秦亦泽你都是一个当爹的人了,你幼不幼稚啊?!”楚渝看着面前的秦亦泽,哭笑不得,这个时候她才切身的体会到,男人就算到了七老八十也是一个小孩子是什么意思了。

    “那你都是一个当妈的人了,还去跟别的男人约会,这么晚才回来,又不接我电话,你又该当何罪?!”秦亦泽一条条的控诉楚渝的种种行为,这种种罪责加到一块,传达给楚渝一个信息——他吃醋了!

    “不接电话?我没有啊,我压根就没有听到你的电话啊?!”楚渝觉得自己无辜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