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四百四十一章 欣喜若狂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楚渝在说完答应秦亦泽的话以后心里也是忐忑的,她不知道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对的还是错的,但是正如秦亦泽所希望的那样,不去看别人的眼光,在乎自己所在乎的人,给秦亦泽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秦亦泽在起身以后,二话不说,紧紧的抱住了楚渝,抱住了自己失而复得的珍宝,他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绝对不让楚渝再一次失望,自己会用余下的一生,用自己的一切护楚渝周全,给她幸福。

    楚渝在被秦亦泽抱住的那一刻,心里竟然没有对这个怀抱生出来反感,又想起左堇之前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看来自己真的在潜意识里还是对秦亦泽有感情的,不然一向对别人的肢体接触那么敏感的人,为什么每次都不会对秦亦泽排斥呢。

    “秦亦泽,你伤还没好吧,你抱我抱的太用力了,我都快喘不过来气了。”楚渝无奈的对秦亦泽说些这些话,秦亦泽真的是像是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抱着楚渝,楚渝动一下都动不了,这样的秦亦泽还真的让楚渝有点哭笑不得。

    “你就让我抱一会儿嘛,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我真的太高兴了,楚渝你真的不知道这三年我都是怎么过来的,我几乎每天都在想着这样一天,在想再一次遇到你的时候,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要怎么去寻求你的原谅,楚渝,我真的爱你爱到发狂了……”

    秦亦泽在楚渝的耳边说些最深情的情话,这些话在楚渝耳边炸响,对她来说震撼更加大,她没想过一向强势的秦亦泽有一天会在她面前坦白自己的那些伤,会告诉自己那些他不愿去面对的过往。

    “我没有怪你……我都放下了……”面对秦亦泽的深情,楚渝又没有别的话可以讲,只是跟秦亦泽说她并没有再去计较那些过往,她本来也不是一个怨天尤人的人,干嘛要背负着那些恩怨活的那么累呢。

    “我知道我知道……”秦亦泽在楚渝的耳边喃喃着,“我知道你都放下了,一直放不下的是我罢了……”秦亦泽终于承认,是自己一直在用他之前的那些错误来惩罚自己,他太爱楚渝了,所以怕楚渝会责怪他,但是又怕楚渝如果对自己完全放下的话,那才是对他最大的惩罚,所以一直以来,这都是他心里的一个心结,他一直在用自己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秦亦泽,过去的那些事情就让它过去好吗,我们以后好好的生活,好好的照顾自己好吗?”听到秦亦泽的这句话,楚渝心里有什么东西轰然崩塌,这样的秦亦泽怎么能不让她心疼,幸运的是,现在两个人拥抱都还不算太迟,所有的一切还都能重新开始。

    “好,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对你,我发誓!”秦亦泽现在就像一个毛头小子,以前谈生意的时候说口若悬河都不为过,但是现在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反反复复对楚渝说着这些话,楚渝埋头在秦亦泽的怀里,心里好像有一块石头彻底的落了地。

    “boss……恭喜恭喜!”一直在两个人旁边带着姨妈笑,表现的比秦亦泽和楚渝两个人还要激动的萧全在看到两个人终于相拥在一起的这一幕赶紧拿出来自己的手机记录下这一幕,他们两个能够在一起,萧全心里也是高兴的不得了。

    萧全心里其实也一直有一个结,他总觉得,秦亦泽和楚渝最后搞成那个样子,就是从秦亦泽因为求他而受伤失忆开始的,后面的所有的事情的源头都是因为那件事情,所以对楚渝,对秦亦泽,萧全一直都是怀有一丝愧疚的,现在两个人能够重新在一起,这一路的坎坷萧全也是见证人,所以他现在激动也是能够理解的。

    而秦亦泽现在哪里有空去理会萧全,终于抱得美人归的喜悦早就冲昏了他的头脑,他现在满眼看到的满心想到全都是楚渝,甚至还觉得萧全有点太不解风情,现在这个时候竟然还在这里当一个电灯泡。

    直到萧全更加不解风情的说出来下面的话,这才引起了秦亦泽的注意,萧全简直可以算得上是宇宙第一大直男了,竟然在两个人你侬我侬的时候,来了一句:“如果不是因为准备的太过匆忙,还没有来得及买戒指,我真的觉得这是我所见证的最完美的求婚了……”

    萧全其实是好心的,他怕楚渝因为没有戒指而心里不舒服,所以才说了“匆忙”这个理由,告诉楚渝秦亦泽今天求婚没有戒指的原因,因为在萧全的理解中,楚渝就算是再善解人意,她也是一个女人,而是女人都会对这些形式在乎的,所以楚渝可能只是嘴上没说,不代表心里不介意啊。

    但是这句话却是提醒了两个人,楚渝是真的压根就没有想到这回事,因为她和秦亦泽上一次结婚的时候那个钻戒还是挺大的,而且两个人离婚的时候她还给秦亦泽秦亦泽也没有收,所以在她看来并没有再去拿一个戒指求婚的必要了。

    但是秦亦泽却不是这么想的,他刚刚的确是忘了这回事,刚刚他一心想着要赶紧跟楚渝求婚,万一左堇反悔了,或者说是哪个黑马冲出来了,那他岂不是又要错过楚渝一次,而且这次错过的话可能就是一辈子了,所以一秒钟嗯不想耽误的往楚渝这边赶,完全没有看到一路上萧全那种欲言又止的神色。

    现在经萧全这么一提醒,秦亦泽这才恍然大悟,在这么重要的时候,自己竟然忘了最重要的东西,而且萧全这个废材,为什么到现在才提醒?!自己完美的求婚怎么会允许这么一个不完美的存在?!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准备呀!十分钟够不够?”秦亦泽颇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在自己最爱的女人面前丢了面子,这可还行!一定要让萧全过去把这件事情给办好了。

    “不不不,不用的,我不在意那些。”听到秦亦泽的话,楚渝赶紧去看着秦亦泽,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形式上的,没有什么东西比两个人相爱更重要,不用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特地去做这些事的。

    “不行,我在乎!”秦亦泽现在怎么会听进去这些话,萧全看到眼前的这种场景,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自己这张嘴怎么就这么贱,哪壶不开提哪壶说的就是自己了吧。

    “不用的,秦亦泽,你知道我对这些东西不在乎的,更何况,戒指这种东西代表的就是你的诚意,如果让萧全十分钟送过来一个戒指过来的话,我真的看不出来这样做的诚意在哪?所以秦亦泽,我真的不在意,不用去的。”

    楚渝看到秦亦泽的反应也觉得好笑,不过她也在心平气和的劝着秦亦泽,现在萧全说的话秦亦泽肯定是听不进去的,这个时候就只有自己说出来比较有说服力的理由,才能打消秦亦泽的执念。

    果然挺大的楚渝的话以后,秦亦泽沉默了,楚渝说的好像是有道理的,但是想到有这么一个遗憾,秦亦泽心里真的很不爽啊,他本来挺美好的心情因为萧全的一句话开始有那么一点不美好了。

    看着秦亦泽颇有点憋屈的样子,楚渝觉得这样的秦亦泽好可爱,过去的三年,秦亦泽在她心中留下的最深的印象就是生气的时候的那些大呼小叫,面对着她的表情最多的也是紧蹙着的眉头,现在看到一个这么“鲜活”的秦亦泽,楚渝倒还真的觉得有点可爱。

    秦亦泽心里当然不死心,看着周围的东西,想着什么东西能够暂时代替一下戒指也好呀,正是因为这样,当秦亦泽看到桌子上还没有收起来的可乐罐子的时候,眼前一亮,他大步往那边走过去,然后拿起了那个瓶子。

    因为是背对着楚渝的,秦亦泽的一个背正好把这些全都给掩盖住,所以楚渝并不知道秦亦泽在背对着自己干什么,只见秦亦泽背着楚渝鼓捣了一会儿以后就在手里攥了一个东西,然后又一次朝着楚渝走过来。

    “的确像萧全说的那样,因为今天准备匆忙,所以我并没有能够拿着钻戒向你求婚,就像你说的那样,就算是我现在匆匆的去让萧全去买一个戒指回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那样对你来说太敷衍了,所以我找到了这个!”

    然后就看到秦亦泽像献宝一样从背后伸出一只手伸到了楚渝的面前,而当他张开手掌的时候,手心里躺着的,是一枚易拉罐的环,明明比起来钻戒是那么的朴实无华,甚至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一个垃圾,但是现在的秦亦泽拿着它像拿着一个稀世珍宝,然后在楚渝面前献宝。

    “我现在找到的能够带到手上的东西只有这个,我拿着这个再跟你求一次婚,你愿意嫁给我吗?”秦亦泽在说些这些话的时候已经单膝跪地,拿着那一个易拉罐的环向楚渝又一次求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