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四百二十五章 左堇的失控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面对萧全的宽慰,楚渝只是胡乱的点了点头,她哪里能够不担心,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思想,她忍不住在想起了之前秦亦泽失忆的时候那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她好怕同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

    小念念一直很乖巧地陪在妈妈身边,这让楚渝心里稍微多了那么一点安慰,好像自己的女儿在身边的话,她心里就没有那么空落落的,就稍微充实了那么一点点,楚渝把小念念抱在怀里,等着急救室的门被打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急救室门口上方的灯熄灭了,楚渝连忙起身迎了上去,想问医生秦亦泽的情况怎么样,医生看着自己面前焦急的两个人,轻轻的点了点头:“情况还算好,只不过骨头断了几根,脑子那里有点脑震荡,至于之后的情况会怎么样,恐怕我们还得住院观察,不过不管怎么样,命算是抱住了。”

    在医生看来,秦亦泽这种情况已经算是好的了,毕竟每天在医院里去世那么多人,他脱离了生命危险已经算很不错的了,但是在楚渝听来可不是那回事了,因为知道秦亦泽三年前经历过什么,所以对他现在的昏迷,楚渝生怕又像三年前一样,醒来谁也记不得,自己刚刚的担忧变为现实。

    萧全当然知道楚渝在担心什么,但是一向口才很好的他这次却说不了什么安慰的话,因为楚渝的这种担心也是他所担心的,他现在连自己都宽慰不了,哪来的心情去宽慰楚渝,所以他也沉默了,看秦亦泽出来以后的情况再说吧。

    秦亦泽被安排到了vip的病房,还是在三年前的那个医院,三年来医院重新装修了一下,但是也是换汤不换药,基本的摆设还和三年前差不太多,一进到这个病房,楚渝的那些记忆就像潮水一样向她涌过来,三年前她在这里照顾昏迷的秦亦泽的时候虽然辛苦,但是因为有感情,所以也并不觉得有什么。

    所以后来,在秦亦泽失忆以后,那个时候的楚渝才会那么的崩溃,她以前的那么多美好的回忆,来源于秦亦泽,失去也源于秦亦泽,这种打击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后来的三年的时间里,楚渝强迫自己不要去想秦亦泽,好像就这样忘了一样,可以真的忘了吗?恐怕答案只有她自己心里才清楚。

    现在看到秦亦泽又一次躺在了这里,楚渝心里真的是五味陈杂,具体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感觉,她怕同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她要怎么去面对秦家的那么多人,她真的要自责一辈子了。

    所以左堇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眼泪汪汪的楚渝在秦亦泽的病床旁边坐着,旁边还有站着一直乖巧懂事的小念念,在这一刻,左堇突然觉得自己很多余,明明人家一家三口特别幸福,自己真的像一个跳梁小丑一般在不断的去阻挡楚渝得到自己的幸福。

    左堇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丧气,他就是一个窥探者,现在病房外面,透过玻璃看着病房里面发生的一切,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面对楚渝,他最近这两天脾气越来越不好,让人越来越怀疑他还是不是以前那个温文尔雅的左堇。

    左堇看着楚渝细心的给秦亦泽擦干净脸上的污秽,又怕秦亦泽的嘴干,拿出来棉棒沾水给秦亦泽擦拭嘴唇,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如果今天躺在那里的人是自己,楚渝还能做出来这种事情吗?或许会吧……或许。

    或许楚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她在为秦亦泽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多么的认真,有多么的郑重,在外面看着的左堇看着看着,或许自己都不知道已经慢慢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左堇现在心里慢慢的升起一种对秦亦泽嫉妒感,恨不得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人是自己,他秦亦泽有何德何能能够在一次又一次伤害了楚渝以后还能让楚渝这么照顾?

    左堇很想冲进去问楚渝,到底有没有心,自己为她做了那么多,为什么还是赶不走秦亦泽在她心里影子,他左堇当然不服气,但是最终,他什么都没有说,最终选择了默默离开,他爱楚渝,他不舍得楚渝为难,他知道如果自己逼楚渝的话,楚渝肯定会跟自己在一起的,但是因为不舍得,不舍得看到楚渝在跟自己在一起以后那种强撑出来的微笑,所以他给楚渝足够的时间,哪怕是过了三年,楚渝还是没有变态,他依然愿意等她点头的那一刻。

    可是现在左堇忍不住在心里怀疑,自己一直以来对坚持是对的吗?楚渝分明对秦亦泽还有感情,现在不和他在一起,大概很大的原因是出于对自己的愧疚吧,只要一想到这一个点,左堇的心里就无比心酸,而往深处想了以后又自嘲的笑了,他坐在自己的车里,一直笑啊笑,笑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左堇在离开医院以后开车开到一家酒吧的门口,他最近越来越多的时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一旦喝醉了以后,很多事情就不用管了,管他情情爱爱,管他楚渝会和谁在一起,他需要的是暂时的解脱,而想要解脱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在酒吧待的时间也就越长,左堇现在终于体会到了那些酗酒成瘾的人,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

    今天在医院看到那一幕以后,左堇又不例外的来到了这家酒吧,但是在酒吧门口的时候,一直阴霾的天突然出现了太阳,照的他的眼睛,他一时间有点恍惚,自己现在是在干什么,为什么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逃避现实是他现在应该做的事情吗?

    就这样,左堇在酒吧门口站了很久很久,最终也还是没有进去,他转身回来了车上,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他现在需要一个空间,想清楚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他不能再去逃避了,走的事情该来的还是要来,该面对的还是要去面对,不然以后这样的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去面对小念念。

    左堇回到家里,却发现自己心里那些沉重的情绪更加重,家里哪哪都是楚渝和小念念的影子,书房里还散落的玩具那是小念念上次来的时候玩的,在小念念失踪以后,他就一直没有舍得收起来;桌子上的那束花还是楚渝放进去的,她说就算是男人住的家也要讲究情调。

    还有墙上挂的照片,很多都是他们三个一起拍的,更多是小念念,他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那种灿烂的笑容多么想一家三口啊,看着那些笑容,左堇都不自觉的露出来笑容了,但是,也仅仅是像一家三口,一个像字把他所有的幻想额都打碎了。

    左堇还来不及收拾自己的情绪,他没有办法冷静的思考自己和楚渝之间的问题,他还是沉浸在对楚渝,对小念念的那种感情中,他不舍得就这样放手,但是同时心底又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告诉他是时候该放手了……

    楚渝在医院里照顾秦亦泽照顾到了晚上,秦亦泽还是没有醒过来,她忍不住去问医生为什么秦亦泽都躺了那么久还没有醒过来,医生给秦亦泽检查了一下,让楚渝放心,他只是那股药劲还没过,再加上太过疲惫,多“睡”一会儿也是正常的。

    听到医生的话,楚渝第心这才稍微放下了那么一点点,看着自己身边哈欠连天的小念念,想到从她回来以后好像还没有好好吃过饭,终于的饭也只是随便应付的,根本就没有好好吃,所以她低头轻声询问小念念困不困。

    小念念虽然很想陪在秦亦泽身边等他醒过来,但是她现在确实已经很困很困了,所以乖巧的点了点头,而在一旁看着的萧全早就注意到了小念念的哈欠,刚刚一直想开口,但是看到楚渝焦急的脸色,最终又把话给咽下去了,所以在小念念告诉楚渝困了的时候,他马上就接过了话茬,让她们俩先回去休息,毕竟小孩子休息不好的话对身体不太好。

    楚渝虽然很想多在这儿看一会儿,但是因为小念念现在真的是她的牵挂了,所以也就直接陪着小念念,对萧全叮嘱好照看秦亦泽的注意事项以后就带着小念念离开了,很奇怪,都过了三年多了,以前照顾秦亦泽的那些方法她还是能手到拈来,一点都没有生疏的感觉。

    “妈妈,秦叔叔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在回去的路上,小念念忍不住问楚渝,她今天和楚渝一起待在秦亦泽的病床前面待了一天都乖巧懂事,没有问这些问题,因为楚渝已经够忙了,自己不能再去添乱,现在楚渝闲下来了,她终于有时间去问了。

    “应该快了吧,说不定明天就会醒过来了吧。”楚渝看着小念念关切的眼神,笑了笑,秦亦泽这次对小念念的救命之恩估计够她念叨好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