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三百七十六章 拍卖会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我说了。”萧全倒是对于这件事没有任何隐瞒的全盘托出了,他知道就算是说谎,也逃不过秦亦泽的眼睛,所以索性也就实话实说算了。

    “楚渝当时是什么反应?”秦亦泽对于萧全现在的反应没有一点奇怪,所以他暂且相信,萧全对他没有隐瞒,说的都是真的。

    “她的反应……”萧全好像有一点明白了什么秦亦泽为什么问这些,但是楚渝对这件事的反应,他还是真的不好说。

    “你就直接把当天发生的所有事情给我描述一遍就行了。”察觉到了萧全的为难,所以秦亦泽换了个方式去问,不过也是换汤不换药。

    萧全略微思索了一下,觉得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所以就一五一十原原本本的把那天早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跟秦亦泽讲了一遍。

    “boss,不是我说你,你这样真的只会把楚渝越推越远的,她只会越来越恨你,你都这么大年龄了,你该知道女孩子大部分都喜欢温柔的男生吧。”萧全现在颇有些语重心长的味道,他知道以前的秦亦泽和楚渝有多好,在心里比谁都希望他们俩能够在一起,但是靠秦亦泽现在的这种方式,恐怕等到他老了,还是看不到他和楚渝在一起的那天。

    “哦是吗?”秦亦泽这次居然没有动怒,而只是颇有兴趣的反问了一句,然后下面的这句话几乎让萧全的心都给粉碎了——“既然你追女孩子这么有经验的话,为什么这么多年了洛菲还是没有和你在一起?再往深处说一点,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单身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萧全:“?!”

    “boss!你这个样子都算人身攻击了你知道不?”洛菲本来就是萧全心底永远的痛,万万没想到秦亦泽竟然能够这样肆无忌惮地对着他讲出来,真的一点都不顾及着他的感受,这让萧全受伤不已。

    所以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萧全恨恨的从秦亦泽的办公室离开了,头一次对秦亦泽甩了脸色,走的决绝。

    看到一直唠唠叨叨的萧全气鼓鼓地从他眼前消失了,秦亦泽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戏谑的笑,他对什么事情都看得通透,只是没有讲出来而已。但是萧全离开了以后,他的笑容在脸上凝固了,刚刚萧全跟他讲了那天早上发生的所有的事情,他可是一点都没忘。

    难道萧全说的是对的吗?至于这样真的只会把楚渝越推越远吗?秦亦泽扪心自问,可是就算他什么都不做,楚渝也只会离他越来越远,不是吗?他现在用这种强硬的手段把楚渝从左堇手里夺回来,只有楚渝在她身边,他们之间才会有所谓的以后啊,难道自己这样想也错了吗?

    想到这些,秦亦泽的心又好像重新变得强硬了起来,萧全不是他,不会明白自己的感受的。所以无论是拍卖楚氏科技,还是之后他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让比楚渝能够回到他身边,他已经失去过出一次了,那种感觉真的比死还要难受,所以为了他能够活下去,就算是彼此痛苦,再痛苦也比不上失去楚渝的痛苦,就算是互相折磨,他也要和楚渝在一起。

    所以第二天,由秦氏集团说举行的拍卖会如期进行,楚渝和左堇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来到了拍卖现场,而这也是楚渝自从三年前离开娱乐圈以后,第一次以楚渝的身份再次回到大众的视野,所以无论是财经还是娱乐,都对这次的拍卖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度。

    所以到处标题都可以看到“昔日楚氏千金出现在拍卖楚氏科技的现场,一场不得不关注的拍卖会”、“阔别娱乐圈三年后,楚渝再次回到大众视野竟然是以这样的身份?”、“一场娱乐新闻与财经新闻的较量在这个拍卖场中举行”………

    这样的标题数不胜数,楚渝一开始还会觉得心里不舒服,看得多了也就不在意了,三年前他就是一个娱乐人物,现在只不过重新又被大众娱乐了一下,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不用太过在意。

    而让娱乐八卦更感兴趣的是,这次的拍卖会也被看成了是楚渝和秦亦泽的较量,没有人知道楚渝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对于处于这几年的神秘去向就更加好奇,而秦亦泽为什么会把自己旗下一个经营得好好的楚氏科技突然拍卖掉?很多人都猜测和楚渝不无关系。

    所以今天这场拍卖会,无论是从哪一点来讲,随随便便写几句话都是一句大新闻,而一向对这种新闻比较敏感的娱记和财经记者,哪里会放得下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所以当楚渝和左堇一起走到拍卖场的时候,才发现这场拍卖会俨然像一场闹剧。

    她刚刚走到门口就被大批的记者给围攻,纵然是见过很多世面的左堇,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出现,两个人形单影只的,左堇在混乱中能够护楚渝周全亦非易事。好不容易走到内场,却发现内场也不平静,很多人都在看着她和左堇窃窃私语,眼神中也是别有深意。

    经历了在拍卖场外和现在场内的场景,楚渝已经预感到,明天的报纸头版头条,估计会写出来她和左堇的绯闻,到时候对于左堇的公司来说,可能又会是一场灾难吧。突然间,楚渝有点后悔自己今天非得任性都要来这场拍卖会了。

    “我有点后悔了……”楚渝看着面前熙熙攘攘的人群,小声的对左堇说了一句话。

    “你说什么?”左堇低下头,他刚刚没有听清楚渝说了一句什么话,面前的人多,楚渝这声音又小,他只看到了楚渝的嘴动了一下,所以现在赶紧低下头,把自己的耳朵凑到了楚渝的嘴边,想要楚渝再说一次,他刚刚真的什么都没听清楚。

    “没什么……”

    不是楚渝故意去敷衍左堇所以才随便说了一句话搪塞过去,而是因为她看到了不远处正在看着他们俩微笑的秦亦泽,秦亦泽端着一杯酒,缓缓的朝他们走过来,但是脸上的那种笑,却是怎么看怎么可怕。

    感觉到了楚渝的不自在,左堇条件反射性的往楚渝的前面看了一眼,果不其然的看到了他预想中的那个人,他没有执着于去追问楚渝到底说了什么,要是开启了全身的备战状态,直起了身子,准备看这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而秦亦泽现在是什么感觉呢?炸了!真的是炸了。虽然他现在脸上带着笑,但是心里想把左堇杀掉的心都有了,他刚刚正好看到了左堇低下头去问楚渝到底说了什么的那个瞬间,所以从他这个角度来看,左堇和楚渝显得特别的亲昵,所以看到这一幕秦亦泽,怎么能够不被气炸。

    所以现在秦亦泽还能端着一杯酒笑眯眯的走到他们面前,已经是在用最大的忍耐力在忍耐着,其实心里早已经把左堇给撕了个七八百遍了,如果有可能的话,她真的希望眼前这个男人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出现在他和楚渝面前。

    “秦少,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左堇一向是极有风度的,所以面对面前这种情景,他率先对秦亦泽表现出的表面上的友好。

    “我无恙啊,我一直都是无恙的。”秦亦泽看着面前左堇的脸,只感觉到虚伪,明明前两天还在见,说什么好久不见。

    秦亦泽一句话把左堇下面的话都给堵死了,这样说下去还有什么话可以说,不过秦亦泽本来也没有打算跟他多说什么,他把自己的目光看向了左堇旁边的那个女人。

    “楚渝,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虽然明明知道自己这样做可能是自取其辱,但是秦亦泽却还是犯贱一样,非得从楚渝嘴里听出来什么。

    “秦亦泽,你能不能不要再胡闹了。”楚渝看着自己自己面前眼睛里面只有自己的秦亦泽,突然觉得他们这样真的好心累,今天的种种,所有的一切都像一个闹剧,提示着自己和秦亦泽做了多么荒唐的事情。

    “我为什么胡闹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秦亦泽对着楚渝反问道,他刚刚明明看见楚渝对着左堇还是巧笑嫣然,为什么对着自己就是这么无情冷酷的一副面孔。这让本来心里就不爽的秦亦泽更加暴躁。

    “楚渝,我再跟你说一句,只要你喊停,今天所有的一切随时都可以停止,我秦亦泽说到做到!”看着楚渝一脸的疲惫和无奈,秦亦泽心里其实挺心疼的,他现在说的这些话,其实是在给楚渝一个台阶,也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既然这样的话,你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开始这一场闹剧。”楚渝看着对自己眼神无比坚定的秦亦泽,真的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看上去他好像比谁都用情深,但是给出来的伤害也最大,这样的秦亦泽她怎么敢要,她也要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