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三百六十九章 和谈失败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楚渝面对秦亦泽的求和,心里其实想的并不是这样想的,她很清楚自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她真的怕面对秦亦泽的温柔,她一不小心就心软了,就会对秦亦泽把这几年以来的所有的事情,把小念念的身世都全盘托出,这不是楚渝想要做的事情。

    “你还是这样的口是心非~”没想到看到炸毛的楚渝,秦亦泽反而觉得很搞笑,他真的已经好久没有这种被一个人牵动着情绪的时候了,过去的三年了,他学会了面对再大的敌人,再大的事情都能够面不改色,学会了用暴戾的外衣充当他的外壳和武器,但是在楚渝回来的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心里面那些柔软的东西开始慢慢的复苏了。

    “秦亦泽,我没有跟你说笑,你觉得三年了,我们俩之间还有什么话好说吗?起码我不是那样认为的。”面对秦亦泽突然的调笑,楚渝真的有一点阵脚大乱的感觉,但是好在这么多年的在外打拼,很多事情她也有了自己的面具,所以纵然是秦亦泽让她心里很没谱,但是面上,她依然是表情没有出现一丝裂缝。

    “我觉得有必要。”秦亦泽并没有摆出来一堆论据告诉比楚渝有必要这样做,而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就能让楚渝没有别的话可以说,楚渝听到这些话一时也是语塞。

    “楚渝,你别这样故意气我好不好?你知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只是一个误会?”秦亦泽不知道该怎么跟楚渝讲楚渝才会回心转意,在这句话说出来的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和楚渝之间,或许隔着的,不只是关翎和李朵,所以在说出来这句话以后,秦亦泽从后视镜里紧紧地盯着车后面的楚渝看,想知道她对于自己的话是什么样的反应。

    “我知道。”楚渝听到秦亦泽的话心里没有一点起伏,在国外的时候,左堇就对她讲了这些事情,所以现在秦亦泽旧事重提,她一点惊讶都没有,她也知道秦亦泽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并不想对此多说什么,或许秦亦泽自己都知道,他们俩之间最大的障碍从来不是关翎或是其他。

    当年在楚渝决定离开秦亦泽的那一刻就在想,自己和秦亦泽为什么会走到了这一步了呢?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又是什么呢?后来啊,楚渝慢慢的就想明白了,他们俩之间最大的问题根本就是他们自己。

    和电视剧里从来不缺少两个人战胜了种种的困难,最后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桥段,多少人因为这些而感动,却从来没有人去探究过,在灰姑娘和王子终于在一起以后,会不会幸福,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只有爱情就可以的,当爱情慢慢被时间消磨掉以后,他们又应该怎么去面对。

    当年她离开秦亦泽的时候心里一直想的就是这些问题,秦亦泽她爱过,很爱很爱过,但是他们俩之间无休止的这种伤害,她也确实受够了,所以她选择离开,给两个人都冷静一下,看看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现在三年了,她过的很幸福,有没有秦亦泽已经不重要了。

    或许有了秦亦泽以后,她可能生活的可能会更加快乐,但是她现在的幸福她已经很满足了,不想再去拿这种幸福赌一个可能更加幸福的未来,万一输了,比现在更累的话,怎么办?所以楚渝为什么一直在躲避着秦亦泽,她不敢,不敢拿自己和小念念的未来去赌。

    而当楚渝淡定的说出来“我知道”三个字的时候,秦亦泽心里突然就像在悬崖上一直往下掉,楚渝知道,还能够说出来要离开他的话,应该是真的对他失望透顶了吧。

    “就……真的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再照顾你了吗?”秦亦泽把车停在路边,然后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像是在喃喃自语一样的说些话,但是他知道,楚渝一定知道这些话是对着她说的。

    “你还要确认多少遍?我说了,我们一家三口现在生活的很幸福,是你自己不相信,秦亦泽,你不要逼我再次离开,我发誓,我如果再一次离开的时候,绝对不会再让你找到我。”听到秦亦泽满是受到伤害到话,楚渝的心里其实真的挺心软的,但是这个时候最要不得的就是心软,如果这一次还不能把秦亦泽给逼走的话,她真的不知道秦亦泽还会不会给他下一个机会。

    “一家三口?”秦亦泽听到这句话冷笑了一声,心里头又燃起了一股无名之火,“你和左堇已经结婚了吗?”秦亦泽又扔给楚渝一个问题,却在心里默默的盘算着,只要楚渝说出来肯定的答案,他就去想办法让左堇从这个地方离开。

    “你觉得我们现在这样结不结婚又有什么区别?”楚渝没想到,秦亦泽会不按常理的问出来这样的问题,一时间也被问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她真的是不擅长撒谎,现在说出来的答案也是没有一点信服力。

    “楚渝!你耍我呢?!”秦亦泽终于忍不住自己心里的哪一股火,对着楚渝吼了出来,为了逃离自己,为了让自己不再去纠缠她,她还是什么话都可以说出来。

    这三年以来,因为怕这种情况发生,他除了让人调查楚渝的行踪以外,还派了两个人调查了左堇的婚姻状况,左堇这两年的婚姻状况从来没有出现过其他情况,就是说,现在的楚渝在说慌,她和左堇根本就没有结婚,她只是在骗他而已。

    “我没有说谎,我刚刚说的话里面并没有其他意思,我们现在真的和结婚没有什么区别,你要怎么理解是你自己的事情,反正我把话就放在这儿了。”楚渝也不想跟秦亦泽多废话,说的越多错的也越多,和秦亦泽斗心机从来不是她能赢的。

    秦亦泽听到这些话以后,心里那股火简直要把他燃烧掉,“和结婚没有什么区别”的意思是他们俩该做的和不该做的全都做过了吗?秦亦泽压根不相信,可是回头看楚渝的脸色,楚渝的也是没有一点变化,冷漠又强硬。

    “你……”秦亦泽被气得全身颤抖,几乎说不出话来,他没有想到,有一天楚渝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将他之前对她的伤害全部还给他,面对楚渝的倔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面对。

    “我想说的就这些了,该说清楚我也说清楚了,至于信不信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秦亦泽,打开车门,放我下车,你把我禁锢在这里一点意义都没有。”楚渝真的不想再跟秦亦泽多废话了,她的心理素质也撑不了多久了,她要赶紧回去,回到小念念的身边去。

    “好……楚渝,算你狠,但是我不会就此罢休的,你的过去可以一笔勾销,但是你的未来必须属于我!”秦亦泽知道自己再这样把楚渝强留下来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也就索性打开了车门,放楚渝下了车,但是在她下车之前,秦亦泽还是对楚渝宣告了主权,既然楚渝已经回来了,他不会让她再从自己身边离开的。

    楚渝在听到车锁打开以后,便毫不犹豫的下了车,再不下车的话,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下车,我下车之后也是没有丝毫犹豫地叫了一辆出租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秦亦泽,秦亦泽看着楚渝决绝的背影,愤怒的打了一下方向盘,这个女人,到底要伤害自己多少次才甘心?

    想要离开自己?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秦亦泽看着出租车远去的背影,然后掏出手机,给萧全打了一个电话。

    “喂,boss,你要回来了吗?”萧全看到秦亦泽的来电显示,心里头开心的不得了,还以为秦亦泽现在要回公司了。

    “不是,你去帮我查一下,楚渝身边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这是那个孩子叫左堇爹地叫的亲热,秦亦泽还是不相信这个孩子是左堇的,更多的,他在那个孩子的脸上看出了很熟悉的感觉,明明和楚渝长的那么像,但是秦亦泽还是能看出来,她眉宇之间还是和自己有点像的,只是因为现在眉眼还没有长开。

    秦亦泽今天虽然被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给震惊的有点脑子发懵,但是他的理智还是存在的,那个孩子看上去也就两三岁的样子,如果说当年楚渝因为孩子才离开的话,那么时间正好也对的上,换句话说,这个孩子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是自己的。

    想到这个可能性,秦亦泽心里莫名的就跳了一下,如果说这个孩子真的是自己的,他已经错过了这个孩子三年的成长时间,以后的日子里,他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弥补过来?但是想到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孩子的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更重要的是,这个孩子是她和楚渝的结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