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三百六十八章 秦亦泽的怒火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面对秦亦泽的无礼,左堇并没有做出来任何反应过来,他当然了解自己的敌人,他直到现在秦亦泽的心里有多不福气,所以他现在不做任何答应就是对他最好的回应。

    “秦亦泽,你能不能成熟一点?!”但是楚渝坐不住了,她听不得秦亦泽对左堇这样说话,过去的三年都是左堇在照顾她,他秦亦泽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左堇。

    “不能!”听到楚渝话,秦亦泽真的炸毛了,他只是说了一句,楚渝就这样护着他吗?他左堇就不能受一点委屈是吧,所有的委屈都要他秦亦泽受对吧?!

    但是秦亦泽的这一声声音太大,店里面本来已经平静的客人,在听到秦亦泽的这声吼叫以后,又慢慢的看过来,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到秦亦泽凶神恶煞的样子,店里不少人都在为楚渝担心着,老板娘莫不是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人了?

    秦亦泽也注意到了周围的异样,他刚刚情绪太激动,都忘了这里是楚渝的店子,忘了是公众场合,秦亦泽被周围的人看的很是不自在,看着自己面前的楚渝,想到身后的左堇,重点是想到左堇怀里的那个孩子,他觉得自己心头的那股无名之火正慢慢的冲向自己的脑袋里,要燃烧掉自己的理智。

    突然,就在大家的注视中,秦亦泽二话不说,拉起来楚渝的手就往外走,楚渝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被秦亦泽硬生生的给拉到了门外,楚渝这才反应过来。

    “你干什么?!放开我!”楚渝一边朝着秦亦泽大喊,一边想要掰开秦亦泽拉着自己的手,但是秦亦泽怎么可能让她如愿,这一次他找到楚渝以后就再也不会放手,无论别人说什么他都不会再放手了。

    “秦亦泽,你现在的这种行为,我完全可以去告你!”左堇在错愕以后,也反应了过来,赶快把小念念暂时放到了店里冲了出来,他也不敢相信,秦亦泽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样拉着楚渝出了门。

    这个时候刚刚的那一阵大雨也停了,地面上湿漉漉的,左堇拉住楚渝的另一个胳膊,不让秦亦泽进行下一步的动作,秦亦泽现在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敢做出来。

    “你想去就去吧,我无所谓。”秦亦泽根本就是鸟都不鸟左堇的威胁,他只要能够找到楚渝,其他的什么事情都比这件事情简单,他也不想跟左堇在这里多废话,左堇的每一句话都让他觉得恶心。

    “爹地——”正在三个人在僵持的时候,小念念的一声呼喊把所有人都从这种僵持的气氛中给拉了回来。

    左堇这才想到,自己刚刚出来的时候直接先把小念念放了下来,让她乖一点,忘了把一个小孩子自己一个人扔在店里她会不会怕,而且现在的这种场景也不应该让她看见……想到这些,左堇不由自主地就送来了楚渝的胳膊,然后往小念念那里大步走过去。

    楚渝当然也听到了小念念的呼唤,她担心的一点都不比左堇担心的少,她也是条件反射性的想要冲小念念走过去,但是无奈在被秦亦泽给拉住,她挣脱不开,就怒视着秦亦泽:“你没有看到我女儿在喊我嘛?你能不能放开我?!”

    看着恼羞成怒的楚渝,秦亦泽看了一眼现在已经在左堇怀里的小念念,并没有觉得这个小不点有受到什么伤害,惊吓一类的,所以也就没有理会楚渝的怒气,反而直接扛起了楚渝,然后不管她的挣扎,直接把她扔到了他的车里,然后锁上了他的车门。

    楚渝对秦亦泽无耻的下限估算的很不正确,她没有想到,秦亦泽无耻起来根本就没有下限。她在秦亦泽把她扛起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惊呆了,她真的没有想到秦亦泽真的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砰——”秦亦泽上车以后,一声巨响以后把门车门猛地关上了。

    “秦亦泽,你不要让我再恨你,你放我下去,你会吓坏小念念的!”楚渝真的没有办法了,她如果在小念念面前就这样被带走的话,小念念这么会被吓到的,她以前不想和秦亦泽再纠缠下去不是没有道理的。

    听到楚渝的话,秦亦泽启动车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但是也只是停顿了一下,他还是启动了车,然后开着车开到了左堇和小念念面前,然后按下了车窗。

    “小念念是吧,叔叔不是坏人,叔叔只是有点事情要和你妈妈谈,谈完以后我就把你妈妈送过来。”撂下这一句话以后,也不管小念念有没有听懂,反正他该安慰的已经安慰了,如果这个小不点还是接受不了的话,那就是她自己的心理素质太差了。

    别说小念念,就是楚渝,也被秦亦泽这样的安慰方式给惊呆了,小念念还只有三岁多,他是把她当成二十三岁了吗?真的就这样对着她讲话讲的理直气壮,楚渝一时间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不知道是应该怪秦亦泽幼稚,还是说他太强势。

    但是秦亦泽才不管这么多,说完这些话后就一踩油门,带着楚渝离开了这个地方,左堇没有想到他真的敢硬来,本来想拦住车子,但是无奈自己怀里还抱着小念念,他要顾及着小念念,所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秦亦泽就带着楚渝离开了他的视线。

    “秦亦泽,你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眼看着自己现在没有了玩的机会去跳下车,楚渝索性坐在车里,冷眼斜视着秦亦泽,心里虽然气愤的不行,但是脸上却没有表露半分。

    “有没有意义不是你说了算的,我也不逼你,你跟我解释一下那个孩子的问题,能说服我的话,我立马放你走。”秦亦泽估计也是被那个孩子给刺激到了,所以现在只想知道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虽然刚刚那个小不点喊左堇喊爹地,但是这也并不能把秦亦泽心里的那个猜想完全给证实了。

    “那个孩子是谁的,你刚刚不是看的很清楚了吗?为什么还要一遍遍的骗自己?”楚渝并没有直接回答秦亦泽的问题,她只是旁敲侧击的让秦亦泽自己去想,楚渝觉得,她还是低估了自己,在说慌这件事上,她从来都不擅长。

    “楚渝,你在说谎。”秦亦泽在听到楚渝的答案以后,反而心里对这件事情更加怀疑,他的车速丝毫没有减,透过后视镜,他看到了楚渝的局促不安,或许楚渝自己都不知道,在她说谎的时候,他的两只手尤其无助。

    “我没有!”秦亦泽一针见血的就指出来了她的谎言,这让楚渝心里很是不安,所以说话的声音高了好几个分贝,殊不知,在秦亦泽这样看来,无疑是证实了他刚刚的推测。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也清楚,楚渝,你是不是自己都不知道,在你说谎的时候,手指头会不自觉的纠结在一起?”秦亦泽从后视镜里面又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楚渝的手。

    听到秦亦泽的话,楚渝条件反射性的把两只手给分开了,但是这种欲盖弥彰的行为更是让她显得心虚,秦亦泽只是看着楚渝嗤笑了一声,并没有多说别的话。

    楚渝这才觉得自己是反应过度了,一时间也是尴尬不已,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这些突然的局促。索性的是,秦亦泽只是点了一下,并没有接着往下说,但是这并没有让楚渝悬着的一颗心稍微放下来一点。

    “所以即便是这样的话,你还是不肯给我解释这个孩子的事情吗?”又过了一会,见楚渝没有那么局促不安了,秦亦泽这才继续问楚渝刚刚的问题。

    而楚渝能够回答他的,就是无尽的沉默。

    良久以后,楚渝这才对秦亦泽说:“我说了,孩子是左堇的,你不信我,反正事实就摆在那里,信不信随你,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一家三口现在的生活很好,很幸福,所以不想别人过来打扰,而且,秦亦泽,我真的不想再和你纠缠了,大家就这样放手,还能给彼此留下最后一点尊严,这样不好吗?”

    “不好,没有你的生活,怎么可能会好?”秦亦泽不由分说的反驳了楚渝的话,他之前想过放弃楚渝,但是在今天,在楚渝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想要放弃楚渝的想法是有多么的不现实。

    不可能的,他秦亦泽这辈子都不会再让楚渝从他身边离开一步了,不过楚渝现在是怎样的身份,她的心里是不是还有自己的位置,他,秦亦泽这辈子都认定了她,就算是死,也要拉着她同归于尽!

    “楚渝,我们不再吵了,心平气和的说说话好吗?”过了很久,秦亦泽也感觉自己说话好像有点重了,他怕自己再这样下去会又一次把楚渝从他身边逃走,所以他想心平气和的和楚渝谈谈。

    “秦亦泽,我拜托你搞清楚,现在想跟我吵的是你,情绪激动的是你,这些话应该我对你说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