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三百六十二章 秦氏危机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个人吐槽归吐槽,这些工作还是很尽心尽力地在做的,等到他们做完工作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了,萧全看了一眼从下午到现在都还没有开过门的总裁办公室,虽然他现在已经很累了,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担心秦亦泽。

    萧全除了那个年少时候的梦以外,没有再爱过任何女人了,他也不知道爱情到底有多大的魔力,可以让一个天之骄子颓废成这个样子,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爱情,他不碰也罢。

    “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萧全看着还在对着帐的李朵,虽然不喜欢她,但是夜都这么深了,让她一个女孩子自己回去好像也不太放心,所以就主动提出来送她回去。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你去看一下秦亦泽吧,他现在就是温室里的小花骨朵,爱我更加经不起一点点的风吹日晒,你待会儿务必把他送回去。”李朵拒绝了萧全的好意,她哪里用的着别人送,一个人生活,再大阵仗都见过,哪里怕夜深。反而是出言讽刺了一下秦亦泽,这才拎着自己的小包,悠悠地走了。

    李朵既然说了自己不需要,他萧全也不会碘着脸要求非得去送,不过李朵的话说的虽然难听,但是萧全也听出来了,她和自己一样,都在担心着秦亦泽,看着紧闭的办公室的房门,萧全还真的怕秦亦泽出什么事情,所以大着胆子,敲响了秦亦泽的房门。

    但是他敲了很久都没有回应他,门也没有打开,萧全的一颗心都提了起来,难不成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吗?还是说秦亦泽睡着了?萧全用更大的力气失去敲门,门还是没有打开,这下萧全真的开始慌了。

    他不管了,握住门把手,然后往下按,然后发现,门没有锁?萧全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迫不及待地在屋里寻找秦亦泽的身影,但是确实并没有发现,他这下心里的疑惑更加重了?他坐在那里一下午,并没有看到秦亦泽出来过啊?怎么会屋里没有人呢?

    他在一个并不是很大的办公室里寻找秦亦泽,连桌子下面都看过了,最后确定秦亦泽并不在这里,这更是让他胡思乱想,秦亦泽会不会又像上一次一样,不告而别以后就是失踪了好久。

    想到这些,萧全怎么还能安下心来,赶紧拿出来手机给秦亦泽打电话,就在他以为秦亦泽肯定不会接电话的时候,秦亦泽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喂,怎么了?”秦亦泽的声音里听上去有点疲惫。

    “你………你在哪?”本来已经做好了秦亦泽肯定不会接电话的准备,没想到秦亦泽竟然真的接了电话,这让萧全反而有点反应不过来,所以停顿了几秒,到最后也就只问了一句在哪儿。

    “我在外面,你放心,我没事。”秦亦泽知道萧全是在担心他,所以语气也是难得的缓和了下来,他看着自己面前的江景,心里若有所思地想着一些事情。

    “那就好……”萧全听到秦亦泽都这样说了,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去,他真的怕秦亦泽像上次那样再一次什么都不说的就消失了,真的那样的话,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撑得起这一个公司。

    挂了萧全的电话以后,秦亦泽再次看着眼前的景色,很久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萧全吗?”秦连恺的声音从秦亦泽的背后传过来。

    “嗯。”秦亦泽的声音没有一点起伏,事实上,他现在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秦连恺把他从公司里面叫出来的。

    “萧全最近这一段时间也是挺忙的吧?”秦连恺对秦氏集团最近出的事情自然是了如指掌,他作为秦氏现在的掌门人,心里自然比谁都着急,倒是比了解秦氏,他更加清楚的是,自己的儿子的性子。

    秦亦泽本来就孤傲,楚渝离开了以后,他愈发暴戾,这些都是秦连恺看在眼里的,所以面对秦亦泽对秦氏集团明显的反叛,他并没有慌乱,秦亦泽本来就激不得,如果现在强迫他去做那些他并不想做的事情,恐怕只会取得适得其反的效果,所以在衡量了以后,秦连恺今天把秦亦泽从公司里面拉了出来。

    其实秦连恺因为什么才过来,秦亦泽心里一清二楚,但是秦连恺在秦亦泽面前一直是慈父的形象,而且是有威严的那种慈父,所以虽然心里明白,但是秦亦泽还是跟着秦连恺来到了江边,吃了一顿两个人没有任何话说的晚饭,现在饭也吃完了,秦连恺要过来跟自己说两句,秦亦泽是一点都不意外的。

    看着秦亦泽没有说话,秦连恺也没有在意,他知道这些话秦亦泽听了进去,他的这个儿子一向是他的骄傲,现在这个样子更像是在跟自己赌气,不过三年前楚渝不辞而别,的确是对他的伤害挺大的,现在知道楚渝回来了,这个样子他也能理解。

    “亦泽,你要是任性的话这么一段时间也应该任性够了吧?”秦连恺走到秦亦泽的旁边,和他一起趴在栏杆上,看着龙城在夜里也是分外有感觉到夜景。

    秦亦泽依然是没有说话,不是故意不跟秦连恺说话,而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我知道因为几年前逼着你和楚渝离婚,你心里有怨,所以现在你这么任性,我不怪你,李朵在你身边等了三年,你如果不喜欢我们不会逼你,只是要提前跟人家姑娘讲好,不要给她不该有的错觉,让她成为第二个关翎。”

    秦连恺心平气和地跟秦亦泽说着话,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并不像是一对父子,更多的,则像是多年的好友,看着景喝着酒叙着旧,如果秦亦泽的脸色没有那么丑的话,那就更像了。

    “我知道。”秦亦泽没有说别的话,这三年以来,秦家人的确也没有在让他结婚这件事情上给他压力,秦连恺的态度是,他如果愿意去等楚渝的话那就去等吧,秦亦泽现在还年轻,再等两年也未尝不可。

    “那你现在让秦氏集团处于现在的一种情况无论是对秦氏,还是对于你,都不像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该做的事情,这些你又知不知道?”讲到这些,秦连恺的语气不由自主地就沉重了下来,有的事情他可以让步,给秦亦泽自由,但是有的事情是坚决不行的,秦氏集团偌大的一个集团不是让他用来儿戏的。

    而回答秦连恺的,是秦亦泽的沉默,秦连恺说的这些话他当然明白,但是从小到大他就是秦家,是外人眼中那个所渴望的存在,是其他人所望尘莫及的,但是现在,他突然累了,就在他自己决定放弃楚渝的那一刻,他突然不知道自己之前所追逐那些东西目的是为了什么。

    “可能你觉得我现在说的这些东西都像无稽之谈,但是秦亦泽你记住,你的世界里不全是那个已经消失了的楚渝,你还有其他很多事情要做,你姓秦,秦氏集团这是你的责任,你不能去逃避这些责任。”秦连恺的语气慢慢变的沉重,虽然他也不想用这种语气去劝秦亦泽,但是面对秦亦泽一直逃避的态度,他不得不沉重。

    “我今天把你叫过来,就是想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告诉我以前那个秦亦泽去哪了?以前那个让秦家骄傲的秦亦泽去哪了?”秦连恺叹了一口气,还是觉得自己不能把话说的太强硬,所以又试着缓和一下态度。

    “在我放弃掉楚渝的那一刻,以前的那个秦亦泽就已经死去了。”秦亦泽闭上眼睛,说出了这些话。

    “我不管你怎么矫情,也不管你那些儿女情长,楚渝是你自己决定放弃的,这次没有任何人逼你,但是秦氏集团,我不允许你放弃,也不允许你放弃自己,那是你应该承担的责任。”秦连恺听到秦亦泽的话,一股无名之火就从心里升起,为了一个女人成了这样,当初如果知道这样的话,他宁愿当年秦亦泽没有和楚渝结婚。

    “我知道了。”秦亦泽听出了秦连恺话里面越来越藏不住的怒意,这一段时间的确是自己荒唐了,所以面对秦连恺的指责,他选择了顺从。

    秦连恺本来以为他要跟秦亦泽就这个问题讨论很久,但是没想到,秦亦泽这么容易就顺从了自己的心意。有点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反而让秦连恺觉得自己是不是小题大做了。

    “我觉得这些事情你自己心里都清楚,现在秦氏集团的股票一路下滑,竞争对手都在虎视眈眈,根本就不是你任性的时候,你就算是矫情怀念过去也要分个时间。”秦连恺又忍不住多说了两句。

    “我知道了,这事情我自己心里都有数,我现在是不想管,你放心,秦氏集团不会有大碍的,现在也只是给他们一个让他们暂时放松警惕的时间,过两天就会让他们体会到什么叫措手不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