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三百五十九章 李朵摊牌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在干什么又关你什么事?”秦亦泽甩开李朵想要过来扶他的手,为什么李朵还要回来,让他们的爱情停留在最好的时候不行吗?为什么现在要回来消耗曾经的爱情呢。

    这个时候的李朵才不管秦亦泽心里想的是什么,她只知道,现在她看着秦亦泽一步步地堕落,心里有一股火正在蹭蹭的往外冒。

    “那你告诉我,你现在这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给谁看?给那个女人看吗?我告诉你秦亦泽,那个女人已经走了,不会再回来了,就算是你把自己喝酒喝到胃出血,那个女人也不会再多看你一眼,你到现在还没有认清楚这个事实吗?”

    李朵知道现在跟秦亦泽说这些话简直是在老虎头上拔毛,秦亦泽现在越来越暴戾,如果真的生气了,那么即便自己是李朵,也很难保证不会收到秦亦泽的伤害。

    但是李朵现在就是想要骂醒他,他现在的样子真的让她觉得自己是不是爱错了人,这么多年以来,她李朵为秦亦泽做的事情并不会比楚渝少,还有这三年的陪伴,可是秦亦泽愣是能做到对所有的事情都视而不见,他一心只有楚渝,这不是当初李朵回国的目的。

    当时回国的时候,她李朵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和秦亦泽那么多年的感情也不是白来的,所以当初她还很自信的说不到三个月,她就能骄傲地现在秦亦泽旁边,就算是为了他放下骄傲,为他洗手作羹汤她也愿意。

    但是没想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年了,秦亦泽的心里还是只有楚渝一个人,任何人都比不上那个女人一丝一毫,这种认知让李朵感觉到了深深的挫败感,她不甘心,她当然不甘心,虽然爱情这种东西从来不能用比较来说事的,但是她还是想问秦亦泽一句,自己到底哪里比不上秦亦泽了,为什么要对自己这样?

    没想到秦亦泽听到李朵的这些话,反而笑了,他大笑着,都快笑出来眼泪了,这一声笑让李朵感觉到了毛骨悚然,不知道这是几个意思。

    “怎……怎么了?”李朵不自觉的问了一句。

    “不,你错了,楚渝已经回来了,虽然我现在还是没有能够找到她,但是她已经回来了,就说明她不是对这个地方没有一点留恋的,回来了……回来了就好……”秦亦泽喃喃自语着,又拿起酒瓶喝了一杯酒。

    但是他的这一席话对于李朵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她正要去夺秦亦泽酒瓶的手就僵在了那里,什么叫楚渝回来了?所以现在秦亦泽又在这里借酒消愁果然又是因为那个女人吗?

    李朵一瞬间觉得自己现在出现在这里有多么讽刺,所以在过去的三年里不离不弃的陪伴,在秦亦泽心里又算什么,连楚渝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吧。

    “秦亦泽,你是不是觉得楚渝回来了,你就有机会和楚渝重新在一起,重新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吗?我告诉你,不可能!”李朵真的被秦亦泽现在的态度给激怒了,她不管不顾的冲着秦亦泽大喊,可是越喊她就越绝望,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不是这样的,是有可能的。

    “你胡说!”秦亦泽现在已经被酒精麻痹了神经,听到李朵的否定他本能的去反对,楚渝那么好,那么善良,肯定知道当初的事情他也有自己的苦衷,肯定会和自己重新在一起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重新把楚渝给找到,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冲着自己大吼大叫?!

    “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明白,我也就不明白了,秦亦泽你到底有没有心,为什么我在你身边这么多年,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在你生命中出现的时间不比那个楚渝短吧,为什么你就是能够事儿不见,你的心简直是一块儿石头!”

    李朵本来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为数不多的几次哭泣大都是因为秦亦泽,今天也不例外,她现在全身颤抖,不知道怎么样去表达自己绝望的心情,她从未对秦亦泽产生过放弃掉念头,但是在刚刚,她突然觉得心里好累,她已经没有多少个三年青春去等待了,她累了。

    听到李朵的指责,秦亦泽摇了摇头,这才清醒了一点,宿醉的头疼的像是要炸裂一般,看着又一次在自己面前哭泣的李朵,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出来的话有多过分,但是对李朵的哭泣,他又觉得手足无措。

    面对秦亦泽的沉默,李朵心里像刀割一样,不是说好了不再为任何人去掉眼泪了吗?为什么又这么不争气的哭,哭什么哭?李朵努力压抑住自己心里的难过,她不要因为秦亦泽去流泪。

    秦亦泽在李朵面前站了一会儿,然后拿起了桌子上放着的纸巾,然后抽了一张纸出来,给李朵轻轻地擦着眼泪,李朵说错了,他秦亦泽不是没有心,李朵这三年来位自己做的一切他也都看在眼里,但是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不能对李朵表现出好感,让她误会了自己,对她的以后只会有害无益。

    面对秦亦泽突然的温柔,李朵的反应是躲开了他的触碰,对于秦亦泽,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失望过,她最不需要的就是秦亦泽的可怜,所以对于秦亦泽表现出来的愧疚,她不屑一顾。

    “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但是我也告诉你,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秦亦泽最终还是对李朵说了最残酷的话,他现在心里已经知道自己最爱的是谁,所以就不想再伤害任何人,现在给李朵希望,让他对自己情根深种的话,以后对她的伤害会更大。

    “好!秦亦泽,算你狠!”李朵在说完这句话以后,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跑出了秦亦泽的家门,他真的对秦亦泽失望了,前所未有的失望。

    而李朵在走出秦亦泽的家门以后,第一个想起来的事情,就是要去找左堇问清楚,她要问问他,当初说好的两个人守护各自想守护的人,为什么现在又要把楚渝给带回来,他想让她李朵处于多难堪的地位啊。

    李朵给左堇打电话,但是左堇并没有接,不是因为没看见,而是因为他觉得他现在已经跟她没有任何可说的了,无论是李朵,还是秦亦泽,他都想回避,他不想和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扯上关系。

    李朵没有办法,只得让人去查左堇现在住的地方,因为这三年以来,她也不是完全和左堇断联系,所以根据李朵给出来的信息,调查的人很快就找到了左堇的住处。

    在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以后,李朵就怒气冲冲的冲到了左堇的家里,但是从中午等到晚上,左堇都没有出现,看着周围的环境,李朵都要怀疑,调查的人是不是结果出现了错误。

    还好到最后她等到了她想等的人,面对李朵的来势汹汹,左堇表现出来的淡定让他们俩的这场对话让李朵有点撑不下去。面对现在左堇对她的质问,她真的不知道应该去怎样回答,左堇说的也没有错,他答应自己的东西,他已经做到了,没有做到的是自己。

    “怎么啦?没有别的话说了吗?”左堇看着脸色由白到红再由红到白的李朵,知道他现在已经不能招架了,所以说出来的话还是带着讽刺。

    “你知道什么?秦亦泽我现在都已经快要放弃了,他的心被打了死结,而能解开这个结的只有楚渝一个人。”李朵的语气中满是黯然,她很少对左堇表现出这么软弱的一面,但是今天她受到的伤害实在太多了,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介弱女子,他也会有软弱的时候啊。

    看着李朵的垂头丧气,左堇也不再言语秦亦泽心里到底住着谁,他比谁都清楚,如果秦亦泽和楚渝都能够真的放下了彼此的话,那他何必带着楚渝在国外生活这三年。

    李朵是如此,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这三年来,虽然楚渝一直不断的跟他强调,她已经忘掉了秦亦泽,但是左堇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她只是把她对秦亦泽的感情给压制起来了,一旦哪一天找到了一个出口,这种感情估计会喷涌而出,所以让楚渝回国,他左堇的担心并不比李朵少。

    “既然你都已经想要放弃掉秦亦泽了,现在又何必这样来势汹汹的过来质问我呢?”左堇一阵见血的对李朵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不是明知故问吗?我们都是天涯沦落人,何必这样为难自己呢?”左堇眼里刚刚一闪而过的黯然李朵不是没有看到,所以面对左堇的质问,她冷笑了一声,两个人都在自欺欺人,谁又比谁伟大了多少呢?

    “那就不要再废话了,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吧,我们能阻碍住他们一时,不可能阻碍他们一世,这些事情迟早是要面对的,与其在这里质问我,还不如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