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三百三十三章 穷途末路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这是什么话?”关妈妈已经把关翎扶起来了,正在检查关翎有没有异样,听到自己的丈夫的话,开始感觉到有一点不对经,开口询问了一句。

    “哼!怎么回事?问问你的宝贝女儿吧!”关雄也不想再跟她们娘俩儿多废话,撂下这么一句话就自顾自的上楼去了。

    “你……”关妈妈被关雄气的说不出来话。

    “乖乖,你爸这是气急了你别放在心上啊~”关妈妈知道现在关翎才是心里最难受的,所以也不管关雄到底因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所以先去安慰自己的宝贝女儿。

    关翎则是无言以对,她知道自己的父亲非常好面子,但是秦自己的女儿重要还是自己的面子重要,他竟然会这样对自己,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对李朵更深的恨意,如果不是李朵,自己也不会让所做的一切在现在都会沦为别人的笑柄。

    “不过话说回来,翎翎啊,你爸爸到底因为什么才和你生这么大的气?”关妈妈一边把关翎扶到她的房间里,一边问着关翎事情的经过。

    “我……我不想说……”关翎知道妈妈是为了自己好,但是她根本就不敢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关母,一旦让关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怕自己连这最后的一点关爱都将失去。

    “好好好,不说不说,不说就不说吧。”关母看着关翎只要一提起来这些就眼泪汪汪的,便赶紧跟关翎妥协,生怕提到关翎的痛处,她本来就比较溺爱关翎,关翎怀孕了以后更是对她疼爱的没有一点原则。

    “妈……我想自己休息一会儿,我好累,你先出去好不好?”关翎现在脑子里面乱极了,真的需要静一下。

    “啊,你还有没有其他地方不舒服,肚子有没有不舒服?”关母关注的点则是一点都不一样,她生怕关翎有一点点的不适,听到关翎这样讲赶紧想把关翎再检查一遍。

    “我真的没事,就是心里有点难受。”关翎看着为自己忙前忙后的妈妈,心里更加难受,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她伸出自己的胳膊,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妈妈,这一刻好像什么勾心斗角都不重要了,是她想要的太多才让自己陷入了今天这种两难的境地。

    “乖女儿,没什么事情是大不了的,你爸爸只是一时生气而已,虽然不知道他因为什么生气,但是看来你这次闯的祸大概不小,没事,妈妈和你站在一起呢?大不了就不给那个老头饭吃,你看他还犟不犟?”

    关母知道关翎现在心里很脆弱,以前关翎每次觉得委屈的时候总会这样抱住自己,后来长大了,慢慢的对自己也就不那么亲近了,但是关翎今天这一个拥抱把她所有的心都抱融化了,她故意把话说的很轻松,但是这再关翎的耳朵里听着更加难受。

    “好啦,既然你都这么累了,就赶紧休息吧,你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关母放开关翎,现在让她好好休息才是最应该做的事情。

    “我想吃你做的冰糖肘子……”关翎的眼泪中带着笑,冰糖肘子是以前她最喜欢吃的一道菜,后来因为进了娱乐圈,要考虑形象,要计较热量,所以她后来基本上就和这道菜绝缘了,但是现在面对着关母,她什么都不想顾忌了。

    “好~正好这道菜也是你爸爸爱吃的,我保证今天做的特别好吃,妈妈亲自下厨去做,保证只用这一道菜就能让你和爸爸和好!”关母擦干净关翎脸上的泪水,看着关翎睡下了,这才放心不下的出了门。

    而秦家老宅都已经接收到的东西,而李朵最在意的秦亦泽自然是早就接收到了那个盒子,但是秦亦泽因为太忙,这个盒子被助理送进来以后就直接放在了一旁,秦亦泽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这个东西。

    如果不是秦家的电话打过来问秦亦泽准备怎么办,秦亦泽顾及压根就不会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快递要拆,听到秦连恺的问题,秦亦泽一脸懵逼,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而当秦连恺问他有没有收到一个盒子以后,他这才把自己的视线转移到了那个盒子上,很粉嫩的一个盒子,秦亦泽暂时挂掉了电话,然后拆开了那个盒子的包装……

    五分钟以后,秦亦泽把录音笔和照片全都摔在了地上,所以到头来,把楚渝逼走,让自己焦头烂额的事情到头来只不过是关翎那个女人自导自演的一场戏?!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恶毒才能做出来这种事情?!谁给的她这个胆子。

    还有那个助理是吧?合着两个人算计着他,把他秦亦泽当猴耍是吧?!一时间,秦亦泽所有的怨气怒气全都喷涌而出,也不怪乎秦亦泽会勃然大怒,因为关翎怀孕这件事情,他已经失去了自己最爱的女人,现在告诉他关翎肚子里面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这事放谁身上都会受不了的。

    秦亦泽在得知真相以后怎么可能还坐的住,恨不得马上冲过去向关翎问个明白,但是秦连恺的又一个电话制止了他。

    “为什么不让我去?!”秦亦泽听着秦连恺在电话那头让他冷静,但是他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

    “你听我说,我就知道你知道以后会是这种情况,但是秦亦泽,你先听我说,关雄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至于后面会怎么样,关家人肯定会给我们一个答复的,你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失了我们秦家的风度。”秦连恺在那边对着秦亦泽还是不紧不慢的在说着。

    “我管他什么风度!关翎这个女人敢这么骗我,难不成我还要顾及着她的感受?”秦亦泽对秦连恺的话不屑一顾。

    “不是,你听我说,你现在去质问关翎只会取得适得其反的效果,关雄有多疼他那个女儿你也不是不知道的,你现在如果对关翎做的太过分的话,关雄肯定会反过来护着他的女儿,到时候就是适得其反的效果了,我们现在什么都不做,对于关家来说已经是最大的羞辱了。”秦连恺还在好脾气的教着秦亦泽以不变应万变的方法。

    “我才不管这么多,我只知道楚渝因为这个才离开的,我现在如果对那个女人仁慈,那我以前对楚渝做过的那些事情更让我无法原谅。”秦亦泽才不管这么多,不由分说就挂掉了电话。

    秦连恺看着被秦亦泽挂掉的电话,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这个儿子,在经商方面是天才,但是对感情处理的却是一塌糊涂,算了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随他去吧,他在意。怎么造作,后面还是有秦氏在为他撑腰的。

    秦亦泽挂掉秦连恺的电话以后,就准备给关翎打电话,但是很多怒火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出来,他握着手机,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最解恨的字眼去羞辱关翎,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他慢慢的觉得像泼妇一样去骂关翎好像是有点小家子气,但是不说点狠话对着那个女人,自己心里的这把火又憋着难受。

    关翎听到电话响的时候猛地被惊醒了,她本来也就没睡着,哭的累了就迷糊了一会儿,这会儿听到电话铃声的骤然想起,她心不受控制的就“突突”地跳了起来,而且很厉害,她有一种预感,这个电话来的绝非寻常。

    果然,当她看到手机上显示的那个名字的时候,一颗心更是乱跳,关翎现在最害怕的就是秦亦泽的电话了,秦亦泽因为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失去了多少东西,她是知道的,正因为如此,现在秦亦泽有多生气她也是一清二楚的,所以面对一直持续着的手机铃声,她迟迟不敢接电话。

    电话那头的秦亦泽好像颇有耐心,铃声一遍又一遍的响起来,在关翎听来,这比世界上最恐怖的声音还要恐怖一万分,最终,关翎还是接了那个让她坐立不安的电话。

    “亦泽哥哥……”关翎把自己的姿态放到最低。

    “别,你这一声我承受不起。”秦亦泽的声音像结冰了一样,里面全都是冰冷和疏离。

    “你听我解释,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那个孩子………”关翎真的感到害怕了,秦亦泽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滔天怒火,但是正是因为如此才更加可怕,所以关翎忍不住的想要讨好秦亦泽。

    “你够了!到现在你还在说谎!”秦亦泽并没有给关翎解释的机会,简单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关翎,把我秦亦泽当猴耍很好玩是吗?”秦亦泽于,无情的嘲笑了一声,这个女人是有多没有自知之明,到现在都还在狡辩。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应该骗你,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关翎刚刚才消停一会儿,哭的没有那么厉害了,现在被秦亦泽这么一说,眼泪又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

    “我给你机会?谁给我机会?!谁给我和楚渝一个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