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三百三十一章 垂死挣扎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但是他还是这样做了,天知道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有多耻辱,为了关翎,他还是这样做了。放他在对关翎说出来那些话的时候,他就下定决心要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关翎一步步实现自己的目标,和秦亦泽订婚,他本来应该放手的,但是当今天在秦宅门口,关翎哭着扑倒他怀里的时候,他的那颗心,突然就觉得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你胡说!你为什么要这样说?连你也想算计我吗?!这个孩子明明是秦亦泽,你在胡说些什么?!”关翎在他刚刚开口的时候所有的记忆全都像潮水一样向她涌过来,这个孩子是谁的她当然知道,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关翎像用手堵住助理的嘴,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听下去了。

    “你不要再否认事实了,事情到底是怎样的应该不用我说吧?!”助理用双手禁锢住关翎的身体,他怕她伤害到自己。

    “你胡说!你胡说……唔…”

    关翎还想继续去否认,但是助理突然保住了她并且吻住了她,她所有的否认全都了。被这个吻堵在了肚子里。

    这是一个绵长的吻,助理几乎是把这个吻当成世界末日的最后一个吻在吻着,关翎也从一开始的抗拒慢慢的平静下来,转而回抱住他,两个人忘情的吻着,刚刚说的所有的话全都不重要了,现在这个时候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周围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所以他们也没有看到,在不远处有窸窸窣窣的声响,还有镜头已经对准了他们。

    时间转回到现在,当关翎悬着一颗心听完录音笔里面的录音以后,整个人都瘫在了床上,他一开始本来是以为自己的助理背叛了他,但是随后她就发现了在盒子底下的那几张照片——

    照片上的内容就是那天她和助理拥抱,一起吃饭,和接吻的照片,所以应该是狗仔,但是如果是狗仔的话应该会直接发出去,现在把这些东西寄给自己又是几个意思?!

    关翎一时间脑子里面像是一团乱麻,什么都想不通,但是她知道的是,如果这些东西让秦亦泽知道,让秦家知道的话,那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全都是白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也都会消失殆尽,到时候等待她的就是死路一条。

    关翎越想越心急,但是现在知道对方到底想干什么,要拿出来对策去应对才是正确的办法,但是现在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这才是让关翎最抓狂的,就这样寄过来几张照片,一段录音,什么都没说,这背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谁像这么阴她?!

    关翎看着自己手里的照片和录音笔,脸色已经是阴沉的不能再阴沉了,她抓起录音笔把它摔倒了墙上,一只录音笔就这样被摔成了两截,照片也被关翎撕了个粉碎,但是毁掉这些对于这件事情的解决没有一点帮助,只是给自己徒添烦恼罢了。

    就在关翎因为这突然出现的东西正抓狂的时候,突然电话铃声在寂静的房间里突兀的响了起来,关翎看着手机上面的陌生号码,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号码一定和现在自己手里的这一堆东西有关,她深吸一口气,压制住自己心头的情绪,然后按下了接听键。

    “喂。”

    “怎么样?礼物收到了没,还满意吗?”电话里面的声音满是得意,正如关翎所想的那样,就是送这些东西的背后之人打开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目的又是什么?我们来谈谈条件吧。”关翎早就想破口大骂了,但是她同时也知道现在骂人根本就就解决不了问题,她必须得首先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我是什么人?哎呀小可爱你到现在还没听出来我是谁呢?”电话那头的声音满是惊讶,这种语气让关翎直接想把电话给摔了,她仔细听了一直这个声音,然后恍然大悟——

    “李朵?”现在关翎知道了为什么自己会收到这些东西。

    “哼,能听出来我的声音证明还不是太笨。”李朵终于收起了自己声音的那层伪装,也不再故作姿态了,这种装可爱的风格真真不适合她,还是恢复正常比较舒服。

    “你不就是想让我放弃秦亦泽吗?我告诉你,不可能!”听到李朵承认了,关翎心中的那一腔怒火燃烧的更加激烈,她真的是太大意了,竟然没想到会被李朵给阴了。

    “那你会不会放弃秦亦泽我才不想知道咧,我只关心秦亦泽会不会放过你咧。”面对关翎的宣战,李朵丝毫不在乎。

    她一开始只是怀疑关翎的肚子有问题,所以花了大力气找人在暗中调查,结果没想到天助我也,刚刚给那些调查的人打电话两天,他们就发来消息说有情况,谁也没想到关翎这么沉不住气,竟然在公众场合就和她相好的搂搂抱抱卿卿我我,虽然是天黑吧,但是真的以为天黑人就瞎了吗?

    “呵——”关翎强压住心头的惊慌,对着电话那头的李朵轻轻笑了一声:“你以为秦亦泽会相信你的话吗?你以为大家会相信你的话吗?”

    “那相不相信总得让他们知道了,才能知道他们相不相信吧~”李朵这么多年职场女强人也不是白当的,从关翎说话的语气她就知道关翎已经是在垂死挣扎了,所以她一点也不着急,她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在别人垂死的时候默默的折磨。

    “你…你说你有什么条件吧,秦亦泽我跟你公平竞争可以吗?这是我能做出来的最大的让步了。”关翎都快要把自己手边的床单攥出来一个洞了,这个女人是上天派来克她的吗?

    “谁要跟你竞争?你压根就没有一点竞争力,秦亦泽连看你都懒得看,跟你竞争?呵…我怕拉低了我对手的水平。”李朵的嘴像一把刀子,专门拣最伤人的话说。

    “你!”如果李朵在关翎面前的话,估计关翎早就克制不住上去动手了,她一点都猜不透这个女人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我什么我!哦对了,我忘了跟你讲,在你打开那个礼物的同时,秦家也有很多人都同时收到了那份礼物哦~不过为了顾忌你的面子,我没把它捅给媒体,谁让我们俩相识一场呢,得饶人处且饶人,对吧?”

    电话这头的李朵一边跟关翎讲着电话,一边在拿卸甲巾把自己手指甲上的指甲油给涂掉,这颜色早就不合她心意了,今天总算得个空把它给涂掉了。

    “什么?!”关翎听到这句话以后所有的惊慌失措都没有了,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完了,顿时心如死灰,秦家人如果看到这些照片,听到这些录音,那她和秦亦泽的婚约暂且先不提,对于整个关家来说,都会让关家蒙羞,关家从此以后也会有把柄落在秦家手里。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关翎的整个声音都是在颤抖着的,她真的想不明白,既然这个女人并没有什么目的,那又何苦把这些东西寄给自己一份,难道不是让自己有个心理准备吗?

    “为什么?我就是想告诉你,抢来的东西是不会长久的,何况还是靠不光的手段抢过来的。人贱自有天收,好自为之吧。”李朵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甲,已经很干净了,也不想在跟关翎废话了,随便说两句就准备挂掉电话。

    “那你给我打电话又是图什么?”关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这句话,她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因为这些东西,因为这个女人而毁了,这怎么能够让她不恨,现在的她恨不得把李朵给杀了。

    “不图什么啊,就是想让你体会一下这种心理上的折磨,对于我来说,这才是对你最大的惩罚,我现在反而不知道了,就你这段位,楚渝为什么没能斗得过你,反而就这样和秦亦泽离婚,然后自己还跑路了……呵,做人还是不能太仁慈了。”

    李朵对着关翎说了最后一段话,没等关翎回复,就挂了电话,估计现在秦家和关家都乱了套,这样自己就能安安静静的睡个觉了,一觉醒来,所有那些碍眼的东西就全都没有了。

    李朵想的没错,在她安心睡觉的时候,秦家人和秦亦泽都收到了那个盒子,在看清楚听清楚里面的内容以后,秦老爷子和秦连恺自然是怒不可遏,秦老爷子当时就坐不住了,二话不说就给关家去打了电话,而且语气很冲的让关雄和关老爷子过来。

    关雄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关翎还在思考着怎么样和自己的家人说,那边关雄已经从公司里出发,往秦家老宅而去,他很想知道,以前一直是自己趾高气扬的在秦家说该怎样怎样,今天这是刮了什么风,让秦家人底气这么足?

    方关雄感到秦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秦连恺和秦老爷子分坐在客厅桌子的两边,以一种兴师问罪的姿态在等着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