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三百二十章 言不由衷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这样很好啊,秦亦泽,恭喜你啊。”楚渝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皮笑肉不笑的祝福着秦亦泽。

    “楚渝……”秦亦泽看到楚渝这样,心里像针扎一样,不是这样的,他知道楚渝是介意的,他又不是傻子,楚渝脸上虽然在笑,但是眼睛里的慌乱和震惊掩饰不住,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楚渝开口说这件事情。

    “没事,我没事,本来关翎肚子里面就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你们订婚本来就是早晚的事情,我如果介意也不会和你离婚了,我不是那么矫情的人。”楚渝一边后退,一边笑着跟秦亦泽说。

    “矫不矫情怕是只有自己才知道吧。”傅颖当然不会错过真的好的补刀机会,今天这么好的一个出气的机会,自己当然不会错过。

    “你再说一句话就给我滚出去!”秦亦泽终于忍不住对着傅颖大声吼了一句,什么长辈尊卑,统统都他妈的见鬼去吧,他心里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慌乱。

    “冲着我发什么火,又不是我逼着你非得和那个关小姐订婚的。”面对秦亦泽的暴怒,傅颖心里也是有点忌惮的,但是还是硬着胆子又说了两句,之后就忿忿不平的离开了客厅,秦峰对于这样的老婆也是早已经厌烦了,这么多年来因为这张嘴没少得罪人,现在又和秦亦泽杠上了,叹了一口气,秦峰也离开了这里。

    “小渝啊,是我们秦家对不住你,你也不要去怪亦泽,他也是被我们逼的,可是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秦氏在上次的事情以后元气已经有所损伤,这个时候万万不能再和关家撕破脸皮啊,所以………”

    秦连恺见形势不对,也急着跟楚渝解释,但是好像再多的解释在不争的事实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

    “爸,你不用解释了,我自己跟她说。”秦亦泽打断了秦连恺的话。

    秦连恺看了看面前的两个人,什么也没说,和秦老爷子一起回到自己房间里去了,客厅很快就剩下了楚渝和秦亦泽两个人。

    “没事啊,你不用跟我解释,你秦亦泽跟谁结婚跟谁订婚生孩子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怎么都说要顾及我的感受,真的没有必要的!”楚渝嘴上说着这些,其实心里比谁都难受。

    可能人就是这样吧,属于你的时候一直不在意,秦亦泽当初就算是跪在自己面前,自己肯定也不会再起想跟他复合的念头,所以他现在去跟别人订婚,成为别人的人对于自己来说又有什么关系,自己已经放弃了,凭什么不让他去和另一个人幸福的生活下去。

    楚渝一边在心里骂着自己犯贱,一边又不可抑制的想,关翎到底是好手段,在自己和秦亦泽离婚的当天就把秦亦泽抢到了自己的手里,这下好了,大家皆大欢喜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而以前一直觉得把自己当成秦家儿媳妇儿的秦家人,也着实让出楚渝开了眼。

    她原本以为,自己和秦亦泽离婚,秦家人可能会从里面阻拦,所以在之前她还曾经想过自己要怎么和秦连恺他们商量,让他们同意自己和秦亦泽离婚,现在看来真是讽刺啊,真的是自己自作多情,秦家人早就已经巴不得自己第秦亦泽离婚,然后用秦亦泽的婚姻去挽留秦关两家的关系。

    这一顿饭真的让楚渝看透了世间凉薄,而秦亦泽的懦弱也是让她感觉到了寒心,本来在一开始刚刚回来的时候看到秦亦泽失魂落魄的样子,楚渝的心里有了那么一丝不忍,还在想是不是自己真的做错了,但是现在看来,真的是一点都没有错。

    看来无论是自己当初提不提离婚,她和秦亦泽应该也走不到最后,这个认知让楚渝心里的负疚感瞬间消失,而凉薄的秦家和尖酸刻薄的二婶更是让她对这个家毫无留恋。还好秦家人不知道她已经怀孕的事情,不然以后孩子在这种环境下,在这么扭曲的关系中长大,不一定会长成什么样子。

    想到这些,楚渝一分钟也不想在这个房间里待了,“好了,这顿饭也吃完了,我也可以离开了吧?”楚渝准备跟秦亦泽告辞。

    “楚渝,此生是我有负于你,虽然我有我自己的苦衷,但是我也始终不能否认我负了你这件事情,对不起……”秦亦泽知道,再多的道歉对于楚渝来说都是无力的,也洗刷不了他心里的负疚感,看着楚渝一心想要躲避的样子,秦亦泽更是心里疼的像针扎一样。

    “我不怪你,不在乎的话就什么也不怪了,这下也好,我们真的是两清了,从此以后,我们再相见就当彼此是一个陌路人吧。”楚渝苦笑了一声,不等秦亦泽回答就准备抽身离去,这样没有一点温度的秦宅,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

    “楚渝……”秦亦泽想要追出去,但是楚渝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已经跑出了门外,是。秦亦泽是可以追上去的,但是追上去又能如何呢,就能告诉楚渝,你和我一起回去,我们重新开始吗?

    看着楚渝离去的背影,秦亦泽挫败的停下了自己追上去的步伐,既然改变不了什么,就等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再去许楚渝一个未来吧。

    楚渝的这次离开,使得秦氏集团的当家总裁在日后成为了一个比以前还可怕的工作狂,而且在商场上使用的手段更加毒辣,没有过多久,原本因为龙城印象事故而伤了元气的秦氏集团又重新回到了正轨,甚至比以前还要强大许多,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而现在的情形是,失魂落魄的楚渝像逃一样从秦家老宅出来以后,正好碰到了一个出租车,没我任何停留的,楚渝就离开了这个地方,回到了自己的小窝,一路上楚渝都在思考着人情冷暖这四个字的重量。

    在楚氏科技将要面临破产的时候,楚渝体会到过这四个字的深刻含义,好在后来她遇到了秦亦泽的给了他像天使一样的光芒,让她逐渐淡忘掉了那些冷,但是这次离婚,她才又一次发现,自己还真的是太嫩了,什么感情,什么亲情,在那些所谓的名利面前根本就是一文不名。

    楚渝心里说没有怨是不可能的,面对懦弱的秦亦泽和强势淡薄的秦家,楚渝觉得自己这么久的时间里去经营婚姻在他们眼里大概就是跳梁小丑吧,想到这些,楚渝像自嘲一样的笑了,笑到眼泪都快要出来了,但是她憋住了,告诉自己,不要再为不值得的人去流眼泪。

    楚渝回到家以后,好好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强迫自己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统统放在一边,自己还有很美好的生活,不应该为这些不美好的事情伤神。

    楚渝收拾完以后坐到床上,从包里拿出来自己的离婚证,看着这个离婚证,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虽然不知道自己就这样跑路对不对,但是这已经是她现在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以后的事情……就顺其自然吧。

    正想着,自己的手机铃声又响了,楚渝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然后按下了接听键。

    “喂,左堇。”

    “你回来了没有,要不要我去接你?”左堇还是有点担心楚渝的,毕竟现在楚渝是有双身子的人,容不得一点的闪失,而现在的秦宅在左堇眼里无异于龙潭虎穴,所以楚渝一直没有给他打电话,他的心就一直在揪着,最终还是忍不住又拨通了楚渝的电话号码。

    “我没事呀,我已经回来了,刚刚回来,所以还没有来得及给你打电话,你担心了吧?”不想让左堇发现自己的异样,所以楚渝的话里也都是故意做出来的轻松。

    “是有点担心的,你没事吧?”左堇听到楚渝已经安全到家的消息,心里送了一口气,但是随之,又担心楚渝有没有在秦家受欺负,秦亦泽的那个二婶,可是圈里出了名的尖酸刻薄,会不会故意说一些难听的话去刺激楚渝啊?

    “我去一趟秦家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的,能有什么事情啊,你这么担心干嘛?放心啦~”楚渝并不想让左堇知道她在秦家的遭遇,所以话也都是挑着说的。

    “那就好,那你还要不要休息一会儿,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我去找你好不好?”听起来楚渝好像是挺好的,左堇的一颗心也就放下来了,接着又想跟楚渝约晚餐。

    “行,你也知道孕妇一向嗜睡,我现在还真的有点累了,我休息会儿……等下,对了你之前不是说你有事情跟我讲吗?现在能告诉我是什么事情了吗?”楚渝突然想起来左堇上一个电话的内容。

    “没事,不着急,晚上吃饭的时候再讲吧,你想去哪里吃。还是说你想在家里呆着也能把饭吃了?那我就去给你买吃的去你那里做好不好?”左堇想到今天自己的心事,还是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吧,还是先关心一下楚渝晚上吃什么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