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二百七十九章 楚渝和左堇的约会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左堇看着店内的装修风格,嗯,不错,是他喜欢的风格,突然,左堇的目光被店里挂着的电视机给吸引了。

    并不是说这个电视机的造型有多独特,而是现在电视里面正在播放的赫然是娱乐新闻,而左堇的眼睛一扫,就看到了画面中出现的女孩子正是楚渝,而楚渝的身上也被打了两个字——“离婚”!

    左堇顿时心就提了上来,他当然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放下了自己的早餐,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电视画面上出现的楚渝是很久之前楚渝被拍到从秦亦泽的别墅搬出来的,画面,很是憔悴,再加上媒体的添油加醋,连外人都对秦亦泽这个渣男嫌弃的不行,何况是把楚渝放在心尖尖上的左堇?

    左堇看到这些恨不得立马出现在楚渝面前,问楚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不是秦亦泽,没有那么冲动,他的理智还在,他看到早餐店里的店员正在往这边看,于是伸手把店员喊了过来。

    女店员正愁自己和左堇没办法有更多的交流呢,没想到帅哥竟然主动要求她过来,自然是激动的跑过来,问左堇有什么吩咐。

    “你知道这条新闻是怎么一回事吗?”左堇还是蛮有礼貌地在询问店员,既然都被媒体爆出来这么多了,大概这些路人能知道一些前因后果。

    “新闻……”那个店员抬头看了一眼电视,原来这个帅哥喜欢楚渝这种调调的女人啊?“这个不是楚渝嘛,她和秦亦泽从婚变到离婚的消息都炒了很久了,三天两头上一次热搜,你这是刚刚回国吧,所以不知道也不稀奇。”

    女店员的热情回答并没有让左堇的心里好受一点,婚变?离婚?这些东西他从来没有听人说过,他走之前明明秦亦泽和楚渝过得还是不错的,楚渝眼里的娇羞和幸福也不像是作假,怎么他才走了这么久,楚渝和秦亦泽的婚姻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娱乐圈的事情,谁对谁错我们这些普通人怎么能分得清啊,不过我是的确挺讨厌那个关翎的,明明白白的一个小三,还那么高的姿态,真的挺让人无语的,感觉她的三观都有点问题,楚渝和那个秦渣男离了也好,不然那些渣男会以为女人离开他们就不能活了。”

    这个女店员明显是比较喜欢说话,或者说喜欢和左堇说话,还对着左堇评论了一下对于整个事件她个人的观点。可以听出来,楚渝这一离婚,的确是硬气的圈了不少粉。

    “关翎?”左堇抓住了话里的重点,“你是说秦亦泽和楚渝离婚是因为关翎?”刚刚那个娱乐新闻一闪而过,左堇并没有看完整,所以不知道还有这一出。

    “对呀,据说是秦渣男出轨关翎,关翎小三上位,把楚渝这个正室逼的不得不离婚,所以说,为什么大家纷纷觉得楚渝这个婚早就该离了,我们路人看着都憋屈。”女店员一看帅哥竟然对这种八卦感兴趣,觉得自己找到了很好的八卦对象,把秦亦泽他们三个之间的事情大致讲了一遍。

    “好了,我知道了,谢谢你了。”左堇对着女店员璀璨一笑,便起身付账离开,他的早餐连动都还没动,只是现在他哪里还有吃早餐的心思,满脑子里想的都是楚渝。

    左堇恨不得现在就跑去打秦亦泽一顿,问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好要给楚渝幸福的吗,为什么自己走的半年不到,就让楚渝受了那么多委屈?但是左堇毕竟是左堇,坐在出租车上,一路想着这件事情,也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冷静下来以后,他渐渐的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就算是秦亦泽出轨,出轨对象也不应该去关翎吧,是谁都比是关翎的可能性大,虽然在很多外人看来,关翎就是一个女神级的存在,更何况她身上还笼罩着一层明星光环,所以秦亦泽出轨关翎很正常很合理。

    但是左堇认识秦亦泽,了解秦亦泽,他知道秦亦泽有多讨厌关翎,那种讨厌,是从小到大都一直未曾断绝过的厌恶,厌恶到什么地步呢?

    这么讲吧,有一次关翎和秦亦泽同时参加了一个慈善酒会,在酒会上,关翎看到秦亦泽,想往他旁边套近乎,以此获得媒体的关注度,所以就像撒娇一样挽了一下秦亦泽的胳膊,还往秦亦泽身上靠了一下。

    这在旁人看来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关大小姐想要他秦亦泽给个面子,你秦亦泽就给一下嘛,又不会掉块儿肉什么的,更何况关翎还是有名的大明星,这在旁人看来都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是秦亦泽偏偏就拒绝了,不但拒绝了,还把那件西装外套也脱掉了,直接扔在了酒会现场。

    正是这件事情,让左堇知道了秦亦泽是有多讨厌关翎这个女人,所以现在如果说秦亦泽出轨别的女人他是不会怀疑的,但是如果说出轨对象是关翎的话,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吧,所以说,可能事情并不是是路人口中的那样,自己也不好在这边瞎揣测,干脆直接打电话给楚渝吧,顺便也问清楚她现在在哪里住。

    楚渝接到左堇的电话是,心里却十分讶异的,而当她知道左堇现在已经回国了以后更是惊讶不已,左堇想要现在见她,可是她想着左堇现在刚刚回来,应该十分需要休息吧,就主动把和左堇的约会定到了晚上。

    左堇到达住的地方以后,把东西往旁边一放就瘫到了床上,虽然他现在身体很累,很需要休息,但是他的脑子却是怎么也不愿意停止下来的,一直在思考一些现在他不应该去思考的东西。

    他抬手看了看表,才早晨八点多,刚刚给楚渝打电话的时候楚渝明显是在工作,而且从她的语气中完全听不到左堇想象中的伤心啊,悲痛啊这些情绪,看来她应该是要么已经对秦亦泽死心了,要么就是恢复能力很强,已经从伤痛中恢复过来了。

    左堇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关于楚渝的任何事情了,他现在急需要的,是休息,只有休息好了,才能帮楚渝去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左堇洗漱完以后上了床,虽然脑子很清醒,但是终究是抵不住袭来的阵阵困意,陷入了昏昏沉沉的梦境中,他这次回国,没想到正好赶上这些变故,所以他原定的计划也打乱了,不管怎么样,现在先帮楚渝解决掉她的事情才是首先要完成的事情。

    而另一边,楚渝知道左堇回国的消息以后,心里也不平静了,毕竟左堇也曾是她心目中的那个白衣少年,既然他现在回国,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但是却是第一时间和自己打的电话,所以估计也是十有八九和自己有关系。

    楚渝其实并不想让左堇知道她要和秦亦泽离婚的消息,她不想在他面前显得狼狈,但是现在满大街都是她和秦亦泽的婚变传言,所以不让他知道也是不可能的,估计左堇应该也已经知道了,楚渝思考着晚上去的时候要不要和左堇讲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想着晚上和左堇有约,楚渝整个下午都是在一种既担心又憧憬的情绪里,工作也早早的被她做完,准备回家收拾一下再去赴约,其实这些无关楚渝对左堇是不是还有感情,而是像一种仪式感一样,她现在就是去参加一个老朋友的约会,即使是老朋友,也要漂漂亮亮的去。

    左堇从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时分了,他醒来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调查出楚渝和秦亦泽离婚的来龙去脉,但是应该用不着自己亲自去查,他想了想,然后打了一个电话,先是对着电话那头寒暄了几句,然后切入正题,说了自己的目的。

    电话那头的人对这个要求答应的很是爽快,左堇又闲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像楚渝一样,左堇对于今天晚上和楚渝的约会也是很上心,他也是提前做了准备,不知道现在楚渝见到自己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想想都充满了期待。

    晚上楚渝如约赶到了左堇所约的地点,虽然已经是一再对自己说,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每天对着左堇犯花痴的小女孩,但是楚渝看到左堇的时候,心里还是一紧,这半年不到的时间,左堇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自己却是已经经历了人生的起起伏伏。

    左堇看到楚渝过来也是眼前一亮,楚渝美是他一直都知道的事情,今天精心打扮过的楚渝毫无疑问更加美,刚一进来就抓住了左堇的目光。

    为了顾及楚渝的形象,左堇订的是一个包间,这样的话两个人就可以畅所欲言了,不用担心狗仔会拍到,楚渝总是很感激左堇的这种细心的,他总是这样,好像能够把每个人都能照料到,这些修养,真的像天生骨子里就带着的,不是一般人想学就能轻易学的到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