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二百七十一章 关秦之论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关翎的话“提醒”了关雄,现在关翎已经是怀了秦亦泽的孩子,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的,关翎真的为了一个秦亦泽名声什么的都不在乎了。

    “秦连恺,你自己说现在应该怎么办吧,我关家也是要脸面的家,我关某也是要脸面的人,你儿子干的好事,总得给我们关家一个解释吧!”关雄看秦亦泽也是一脸的不服气,知道和他讲也没有什么用,于是转而向秦连恺施压。

    “孩子的事情等亦泽出院了以后再说吧,他现在刚刚醒过来,你就让他面临这么多事情,他也处理不完对吧,这件事情在等等吧。”秦连恺又能有什么办法,现在楚渝还在这里,他总不能说让秦亦泽跟楚渝离婚,去娶他关家的女儿吧。

    “不用,我现在刚醒过来脑子也很清醒,我就直接说,这个孩子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来的,我是不会要的,而且我秦亦泽怎么也不会娶关翎的,所以你们都死了这个心吧。”秦亦泽一点都不顾及关家人在,关翎这种女人,他是万万娶不得的,想要硬塞给他,也得看他愿不愿意接收好吗。

    “亦泽哥哥,你怎么能够这样,以前你说爱我爱的那么深,现在不要我就算了,竟然连我们的骨肉你都要抛弃掉,你怎么能够这么狠心!”关翎脸上全是失望和惊讶,一双眼睛里面满含泪水,真的是活脱脱一副被负心汉抛弃的痴情女子的形象。

    “关翎,你能不能有点骨气,不要丢我们关家的脸,我们回去,这个孩子,他秦亦泽不认,我们也还不想要呢!你花一样的年纪,何苦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我们现在就去把孩子拿掉,从此关氏和秦氏不共戴天!”

    关雄看着自己一样傲气的眼睛能够往天上看的小公主为了一个男人能做到低声下气到这种地步,心里本就已经像针扎一样,没想到秦亦泽竟然还是这种态度,心里的火就噌噌的往上冒,拉着关翎就要往外走。

    “不行!这个孩子我不能拿掉,我宁愿去死也不要抛弃我的孩子!”关翎一看关雄真的拉着她去拿掉孩子,也开始慌了,她原本只是想让关雄给秦亦泽一点压力的,没想到这下演戏演过了,如果真的拿掉孩子,秦亦泽真的有可能毁了她,孩子现在是她唯一的筹码了,怎么能够拿掉孩子?

    “哎哎哎,关雄,你先不要这么激动,亦泽一向是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吗?这是亦泽说话说的过头了,这个孩子不能拿掉,怎么说也是我秦家的子孙,怎么能够拿掉呢?你先消消气,带着翎翎先回去,我这边跟亦泽好好说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希望你能多多体谅一下,我替亦泽跟你赔不是!”

    秦连恺看到关雄真的动怒了,赶快出来做和事佬,秦亦泽的顾虑他知道,但是关翎肚子里的孩子却也是不能不要,而且如果关氏以后和秦氏对立的话,对于秦氏也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关雄现在不能得罪,所以只好先稳住关雄。

    “好好好,秦叔叔,我和爸爸先回去,你和亦泽哥哥好好商量一下,我和爸爸也说一下,反正就是这个孩子我是一定要要的,无论你们怎么说,谁动了这个孩子,我关翎肯定是会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的!”

    关翎看着现在的局面越来越不受控制,早就想撤了,正好秦连恺的话给了她一个大。台阶,她必须得先稳住自己的爸爸,从长计议,让秦连恺和关雄给秦亦泽施加压力,就不信楚渝那个女人还能稳坐秦氏总裁夫人的宝座。

    关雄虽然心里不满,但是架不住关翎直接把他给拖走了,他就是想不明白他秦亦泽到底有什么地方好,值得自己的宝贝女儿一次又一次的为他奋不顾身,是!他也承认,作为一个长辈,看着秦亦泽的才华,的确是很欣赏这个男人,但是这个男人并不适合托付终身,更何况他的心根本不在关翎身上。

    关翎和关雄走了以后,秦亦天把病房的门一关,秦连恺坐到病床前面,看着现在精神奕奕的秦亦泽,想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说吧,现在人都走了,也该说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吧,你前一段时间不是爱关翎爱的死去活来的吗?为什么现在又用这种态度对她,你也知道得罪关雄的话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的吧。”

    秦连恺和关雄来的时候只听到秦亦泽训斥关翎的话,对于为什么秦亦泽突然这么讨厌关翎,他们还真的没有听到。

    “爸,我所有的记忆全都恢复了,所以我也就知道了关翎以前到底是怎么骗我的,也知道了我以前都干了些什么混账事,也知道自己伤害了楚渝,她关翎是罪魁祸首,我骂她两句已经算轻的了!”

    秦亦泽对着秦连恺也没有再隐瞒,直接把自己记忆已经恢复的事情全都说了,一边说还在一边观察着楚渝的反应,想知道她现在对自己是不是还是有那么深的怨念。

    从关雄和秦连恺一行人进来,楚渝就没有再说一句话,她看着关翎的吵闹,关雄的怒火,秦亦泽的不屑和叛逆,像是在看一出闹剧,而自己只是一个局外人,看着现在她既熟悉又又陌生的秦亦泽,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他,好像什么都不对……

    “你记忆恢复了?!”秦连恺听到秦亦泽的话,先是一惊,然后瞬间就明白了秦亦泽刚刚对关翎的态度是因为什么,秦亦泽最恨别人骗他,关翎不但骗了他,而且又让他伤害了自己的爱人,秦亦泽现在没有立马找人毁了她已经算不错了。

    “关翎那个孩子……怎么说呢?可能是心思重了一些,脾气骄纵了一些,讲实话,我也不喜欢她,她哪里比得上楚渝,但是重点是你现在让她怀上了孩子,你就算是对她有再多的不满,你也不能用那样的态度对她对吧,更何况关雄还是你的长辈……”

    “还有,虽然你关翎的确是伤害了你和楚渝的感情,但是你也不能把全部责任推给关翎对吧,在你醒过来以后,我们这么多人告诉过你多少次,楚渝是你应该珍惜的人,可是你一心就沉浸在自己的认知里,别人说什么你都不听,你也不能否认,你对楚渝的伤害更多的是出于你自身的问题对吧。”

    秦连恺说的是实话,他的确是不喜欢关翎那个孩子,但是他今天是过来劝秦亦泽对关翎好一点的,所以就算是再多的不满,他也只能先压下不表,关翎后面是关雄,关雄代表着关氏,所以,任何一环都不能得罪。

    秦亦泽听完秦连恺话沉默了,虽然心里不服气,关翎那种女人根本不值得自己对她好,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清楚的知道秦连恺说的都对,对于楚渝的伤害,关翎只占了一小部分,自己才是伤害楚渝伤害的最深的人。

    “我话就说到这儿了,你好好想想吧,至于孩子,我是主张要的,毕竟孩子是孩子,关翎是关翎,当然最终的结果还是你自己去做决定,从小到大你都是习惯自己一个人去处理自己的事情,这次也不例外,我尊重你的决定,关氏那边的压力我先帮你顶着,你自己好好想想就行了,别一时冲动做了后悔的事情。”

    秦连恺过来看秦亦泽也是忙里偷闲,现在秦氏的事情那么多,每一件都需要自己亲自坐镇,所以看到秦亦泽没有什么大碍以后就带着秦亦天又回去了,他再回去棒秦亦泽顶两天,希望下次不要再让自己出山了。

    秦连恺和秦亦天走了以后,病房里又只剩下了楚渝和秦亦泽两个人,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是欲言又止的表情,又不知道谁先说话。

    “楚渝……我……以前的事情对不起……我知道自己干了很多混账事,但是那是我身体里面另一个我干的,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所以你能原谅我吗?”终于还是秦亦泽最先沉不住气,打破了安静的空气。

    “我知道很多事情都不是出于你的本意,或者说,不是出于现在的你的本意,但是秦亦泽,很多事情造成的后果已经无法挽回了,比如你已经出轨这件事,关翎怀孕,还有我们消耗掉的感情……这些都没有办法回头了,我理解你,但是我不能原谅你。”

    楚渝看着一脸忐忑不安,等着自己回答的秦亦泽,和刚刚那个和关雄对话的秦亦泽判若两人,楚渝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也不能说服自己去原谅秦亦泽,有的事情做了就是做了,不能因为自己失忆了,就能不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这不是她心目中的秦亦泽。

    秦亦泽听到楚渝的话以后,心里头憋着疼痛再也沉不住,铺天盖地的像他涌过来……他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楚渝说她不能原谅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