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二百六十九章 关翎出丑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楚渝快要出门的脚步只好戛然而止,她并不想呆在这儿,但是如果现在因为要不要出门这一件小事跟秦亦泽争论起来的话,关翎肯定会再进来插一脚,到时候估计三个人都会很看。

    关翎并没有在意秦亦泽和楚渝之间的小插曲,她因为秦亦泽醒了过来现在满心的欢喜,秦亦泽一醒过来就代表自己以前的那么多努力不会付诸东流,秦亦泽依然是她的,秦氏的总裁夫人也会是她。

    “亦泽哥哥,你都不知道,你没有醒过来的这段时间我有多担心你,现在看到你醒过来了,我这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以后不要再这样吓翎翎了……”关翎眼睛里全是担惊受怕的神色,还有看到秦亦泽醒过来以后喜极而泣的泪花。

    “哦?是吗?那你既然担心我为什么不再我的床边照顾我?”秦亦泽现在看到关翎假惺惺的表情只觉得恶心,但是现在还不是拆穿她的时候,所以就配合她演下去。

    “你怎么知道我每天没有来,我哪天没有来?我每天拍戏那么忙,还要抽空照顾你,只不过你醒来的时候我正好不在你身边,这就被某些有心人钻了空子,亦泽哥哥,我知道你想醒来第一眼就看到我,但是翎翎真的是太忙了,你不会因为这个怪我吧?”

    关翎敏感的感觉到了秦亦泽对她的态度不太对,但是听到了秦亦泽的话,以为秦亦泽是在埋怨她没有在床边照顾他,所以心里不满,才对她这么冷淡,但是没关系,秦亦泽现在这么相信她,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怕黑的说成白的,别人也没有办法把她怎么样,所以关翎也是撒的一手好谎。

    “一个月总共来了三次,三次都是为了来和我吵架的,这就是你对秦亦泽的照顾啊?那的确是够尽心尽力的,关翎,我也真的低估了你的脸皮厚度,我人都还在这儿呢,你都敢这么扯,你真当我楚渝是聋子啊?”

    楚渝听到关翎的话,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接着就出口拆穿她,关翎之所以能在秦亦泽面前故意这样说,估计就是想着以自己的性子,肯定不会去理会她说的话,但是她楚渝今天心情不好,偏偏就是要出乎她关翎的意料。

    “该说脸皮厚的是你吧,你怎么还有脸坐在这里,你不要忘了亦泽哥哥是因为谁才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的,你竟然还诬陷我,你这个女人才真的是不要脸!”关翎的确没想到楚渝真的没够出口拆穿她,她不是像一朵盛世白莲花一样无争无抢的吗?每次骂她都不还口今天但是伶牙俐齿了起来,故意在秦亦泽面前刷存在感吧。

    “闭嘴!”关翎的声音本就尖细,跟人吵架的时候更是刺耳,秦亦泽终于忍受不了出口喝止她。

    “听到没,让你闭嘴!”关翎以为秦亦泽是在让楚渝闭嘴,像得到庇护一样,得意洋洋地让楚渝不要再说话了。

    “我说的是你!”秦亦泽也觉得自己低估了关翎的脸皮厚度。

    “我?!”关翎听到了秦亦泽的话涨红了脸,她不明白秦亦泽突然对自己发火又是因为什么,“亦泽哥哥,你不爱我了吗?你怎么能够吼我!”关翎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颗颗的往下落。

    “别哭了,这里是医院,你吵什么?谁照顾我我心里有数,不是谁你们争论赢了就谁照顾的多。”秦亦泽被关翎哭的很烦,一醒过来就要面对这一堆的烦心事,真的想继续躺下去。

    关翎被秦亦泽吼了一顿,气焰下去了不少,虽然觉得秦亦泽的话似乎是有,有所指,但是秦亦泽是肯定不会帮着楚渝那个女人的,所以他说的什么她都当做是向着自己的就好了。不得不说,有的时候关翎简直乐观的可怕。

    “亦泽哥哥,你不要被一些外人的话给蒙蔽了双眼,我们才是相爱的,翎翎只是怕再一次失去你,所以才会一时间这么激动,如果吵到你的话,翎翎跟你道歉好不好?”关翎怕楚渝在自己没过来的时候给秦亦泽什么思想,所以试探着给秦亦泽再一次的洗脑,提醒着他谁才是自己最爱的人。

    “我知道我自己爱的人是谁,别人无论再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了。”秦亦泽话里有话,他故意说给关翎听,但是关关翎显然没有听出来秦亦泽话里的意思,反而以为秦亦泽已经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开心的上去就想要抱住秦亦泽。

    秦亦泽不动声色的拒绝了她的拥抱,紧接着又说了一句话,让关翎的一颗心都沉入了谷底:“但是内人和外人的界限也要划清楚,对于我来说,起码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楚渝好像才是我的内人吧,对吧?关翎。”

    秦亦泽的话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对于他来说,她关翎才是外人,关翎虽然不知道秦亦泽今天是怎么了,但是秦亦泽的问题也只能让她回答是,她看着秦亦泽的脸色,不知道自己今天是哪里惹到秦亦泽了。

    “亦泽哥哥,你今天是怎么了啊?你这样让翎翎有点害怕……”关翎胆怯的看了一眼秦亦泽,小心翼翼的问了他一句,在秦亦泽面前,她所有的公主脾气都得统统收回去,一点都不能表现出来。

    “没怎么,睡太久了,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秦亦泽看着关翎明显露出来的想要讨好自己的表情,心里更是没来由的一阵烦,再看看沙发上坐着的一脸冷漠,对自己喝关翎的对话拍用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去听的楚渝,心里的烦躁更甚。

    “什么事情?”关翎看到秦亦泽看了一眼楚渝,心里很是不舒服,于是不依不饶的继续问。

    “关于你和我,我和楚渝之间的一些事情。”秦亦泽看着咄咄逼人的关翎,心里对她的厌恶更甚,为什么她会有自信觉得大家都得让着她,别人都得听她的话?

    “我也感谢这次昏迷,让我看清楚了一些事情,明白什么人对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知道自己以前有多荒唐!”秦亦泽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已经是很凌厉了,关翎这个女人,还以为自己是以前那个什么都想不起来的秦亦泽,还想要控制住自己,他秦亦泽这次不会再伤害楚渝了。

    “你还说不是因为楚渝那个女人!她到底跟你讲了什么,让你这样对我!”关翎果然再也沉不住气了,什么乖巧懂事,她全都不在乎了,她现在如果再不争取,秦亦泽的心真的就要向着楚渝那个女人了。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理取闹,对不起楚渝的明明是你,你怎么好意思在这咯。这里控诉楚渝,关翎,你的廉耻之心呢?”在秦亦泽知道事情的所有真相以后,现在恨不得把关翎扔到非洲去,但是他知道关家的人不能动,但凡关翎识趣一点,现在都不应该像一个泼妇一样歇斯底里,但是关翎就是关翎,脾气上来了以后谁都治不住。

    “哎,你们俩的事情不要扯上我,我不想去做那个靶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秦亦泽你为什么突然这么有理智,但是你现在越护着我,你身边的这个女人就会越觉得我抢了她的东西,而且我也不见得承你的情,所以你也就不要这么折煞我了。”

    楚渝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就看到关翎又像发疯了一样,看她的眼神恨不得能把她生吞活剥了,看着那种眼神,她在暖气充足的病房里都感觉到脊背发凉。

    “楚渝,你不用在那边假情假意,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知道!你这个贱人!”听到楚渝的话,关翎的心头之火烧的更旺,这个女人摆出来一副清高的样子给谁看?

    “够了!”秦亦泽听到关翎说出来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厉声喝住了她,这还是在自己的面前,关翎都能讲出来这种话,在自己看不到的时候,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可怕。

    “这句话应该对你自己说,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知道,不要因为我失忆你就把我当猴耍,我告诉你,我秦亦泽不是你能玩得起的!”秦亦泽觉得自己如果再不站出来,真的就要被关翎这个女人给烦死了。

    “亦泽哥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你现在都不向着我了,你不是说只爱我一个人的吗?你要是不喜欢翎翎骂楚渝,我就不骂了,我刚刚也是因为太爱你,所以一时激动才……我以后不做了好不好,你不要生我的气……”

    关翎看着今天与往常明显很不一样的秦亦泽,这个秦亦泽反倒是和以前那个雷厉风行的秦亦泽有点像……关翎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不会的,怎么肯定再恢复记忆?一定是自己吓自己的,自己想多了。

    虽然心里一直在否定着自己,但是关翎慌乱的眼神显然已经出卖了她,她明显是已经乱了阵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