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二百一十七章 关翎的歇斯底里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等不了的话你就先走吧,我让司机过来送你回去。”

    秦亦泽的眼睛并没有离开电脑,但是话却是对关翎说的。

    “亦泽哥哥,我又做错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你今天要这样对我,从我开了到现在就对我说了几句话,而且还一句比一句伤人,你还不让我过去,不让我在你身边呆,你说我做错什么了,我改还不成吗?”

    关翎现在不得不慌神了,秦亦泽今天对她的态度不对头,有一种故意疏远她的感觉,虽然他以前对自己也不算多热情,但是今天对自己的态度明显是带了一点情绪在里面的。

    “是做错了一些事情,如果不是你今天出现,我都快忘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我把手头的工作忙完再走。”

    听到秦亦泽真的这样讲,关翎的心反而定了下来,还好不是因为秦亦泽的恢复记忆才对自己一样,既然是自己做错了事情他才会这样,那就老老实实道歉呗,虽然还想不出来是什么事情,但是总比自己什么都不清楚就被冷落要强的多。

    但是又是什么事情惹到他生气了呢?关翎现在完全想不起来,都这么长时间没有见他了,按道理讲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会惹到他……难道是和楚渝有关系?

    关翎把这些事情和楚渝联系在一起以后一切好像就有了可能性,楚渝现在每天都能见秦亦泽,随随便便找个理由在他面前告自己一状也是有可能的,不过就算是楚渝告状秦亦泽生气她现在也不知道是为哪件事情生气,毕竟这几天都和楚渝在一起拍戏,她刁难楚渝的事情多了去了,谁知道是哪件。

    “好吧,亦泽哥哥,我先等你下班吧,我现在想不出来是什么事情,你待会儿跟我讲吧,但是不管是什么事情,既然惹到你生气了,那翎翎先在这里跟你道歉了,对不起,让你不开心就是我的错。”

    秦亦泽不是没有听到关翎的道歉,但是他还是觉得这个女人现在让他感觉到厌烦,这个女人现在给她的感觉很……虚伪?差不多就这个意思,是有多狠的手,才会把楚渝的脸打成那个样子。

    秦亦泽对楚渝没有感觉,他只是纯粹地觉得关翎这个女人真的很可怕,女人之间因为争风吃醋耍耍心计的事情他见的多了,但是没想到关翎却能下狠手,明明楚渝对她来说也没有多大的威胁。

    秦亦泽收回对楚渝,对关翎的遐想,开始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现在的工作当中,不再去理会关翎的撒娇。

    等到秦亦泽结束今天的工作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的时候了,关翎看到秦亦泽起身,赶紧站起来,想要凑过去,秦亦泽没有给她机会,直接拿起来自己的外套就准备出门。

    关翎碰了一鼻子灰,赶快又随着秦亦泽出门,从头到尾,秦亦泽没有跟她讲一句话,她想要说话也没有机会,只得不声不响地跟在秦亦泽的身后,上了车。

    秦亦泽在车上自然是没有理她,关翎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了。

    “亦泽哥哥,我都说了对不起对不起了,你可以原谅我吗?还有我们现在是要去哪儿呀?”关翎一向是个骄傲的小公主,从来没有见她和别人这么小心翼翼的说过话。

    “原谅你,可以啊,想清楚我今天是因为什么才生气的吗?”秦亦泽听了关翎的话,冷笑了一声,谁告诉她只要说了对不起别人就得原谅她的。

    “我……不知道,要不你给个提示?”关翎想要调皮一下,其实秦亦泽越这样讲她心里就越没底,但是这个时候不说话不是更加尴尬嘛?

    “你都不知道你犯了什么错,我怎么原谅你?”

    “我跟你道歉是因为我把你惹生气了,其他的事情我没有做错,所以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也很正常啊。”关翎还在强词夺理。

    “那就是说你没有错,是我冤枉你了?”

    “秦亦泽!你生气也总得有个理由吧,你这没有理由的就让我在这里猜,我怎么知道你因为什么生气嘛?!”

    关翎觉得自己委屈死了,所以说话的声音不知不觉之中也大了,对着秦亦泽就发了火。

    秦亦泽看到关翎炸毛了,知道这次是真的把她逼急了,也不再卖关子了。

    “上次楚渝回来,脸上的伤你总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吧。”秦亦泽的话点到为止。

    秦亦泽这样一说出来,关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果然是因为楚渝那个小贱人,不一定在秦亦泽面前怎么告的状,想要抹黑我关翎,恐怕还没有那么容易吧?

    “果然是因为楚渝,秦亦泽,你果然还是迷上了那个女人,你和其他的那些人一样,没有什么区别,你说好的你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呢,现在就因为那个女人挨了一巴掌,你就要过来为她出头,你们男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关翎这一番话连怒带怨,眼里还含着泪花,任谁看了都觉得是不是自己错了,都要怀疑一下自己是不是错怪了她,所以秦亦泽一时间也被关翎给惊到了。

    “我怎么可能迷上那个女人,我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我爱的是谁,所以我才更加生气,你在心里一定以为是楚渝跟我告了状我才过来质问你的。”

    “难道不是吗?”关翎抽抽搭搭地,一脸委屈。

    “并不是,她一直瞒着我,我是看她行为奇怪,后来她睡着了,我才看到了她脸上的伤,打电话问了她的助理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楚渝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但是关翎,你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吗?”

    秦亦泽看到关翎只要一提起来楚渝情绪就那么激动,也只当是在这段感情里关翎被楚渝伤害的太深了,所以才会对楚渝有这么大的意见,一时间看着歇斯底里的关翎,秦亦泽的思绪也有点复杂。

    “亦泽哥哥…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知道自己错了,其实那天打完那一巴掌我就后悔了,但是你也知道我的性子的,让我低下头去跟那个女人道歉我做不到,所以……我真的知道错了,亦泽哥哥你相信我……”

    关翎又开始服软,她知道这次明显是她理亏,所以要趁早承认错误,不然会惹的秦亦泽更加反感的,所以该服软的时候她一点都不会犹豫。

    “你哪次不是说你错了,结果却是从来没有过,而且楚渝的脸成了那样,就算是她演技不好,你太投入了,你把她脸扇成那样,你有没有跟她道歉,你跟我道歉,跟我讲你知错了有什么用?”

    秦亦泽虽然生气,但是看到关翎的脸上也确实又懊悔的神情,而且还一直跟自己求饶,他再去计较好像也不太好了,可是想到那天楚渝的脸,秦亦泽就觉得看着关翎自己心里就有一股莫名之火涌起,所以他并没有放弃对这个话题的追问。

    “让我跟她道歉?!不可能,我不要!”

    就算是再跟秦亦泽服软,关翎一听到秦亦泽要她跟楚渝道歉就急了,让她跟那个女人服软低头,怎么可能,她关翎是疯了不成。

    “你呢,你又为什么非得抓住这件事情不放,明明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几天,都没有人在意了,你为什么现在非得让我去跟那个女人道歉,你还说你没有被她迷住,你到底爱的是谁?”

    关翎听着秦亦泽一直要她很楚渝道歉,也开始急了,说话也开始口不择言,开始咄咄逼人。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些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问些什么?”

    秦亦泽看着已经情绪失控的关翎,索性也不再争吵,非常冷静的说了一句话,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我知道我自己在说什么,你呢?秦亦泽,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帮谁说话?我现在都要嫉妒的发疯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要向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让你们一个个都为她说话?!”

    关翎不是没有听到秦亦泽话里已经越来越明显的怒意,但是她一直在顾忌着秦亦泽的感受,她忍受够了,为什么秦亦泽就不能顾及她的感受,她现在才是秦亦泽最爱的女人,她为了一个自己讨厌的女人和自己吵架,关翎觉得自己现在就要爆炸了。

    “你冷静一下!”

    秦亦泽终于发怒了,他对着关翎吼了一声,可是看到关翎明明是已经压不住自己脾气却还在努力克制眼泪委屈样子,又不忍心说更狠的话,便发动车子往车库外面走。

    他不再跟关翎争论,他怕再争论起来两个人都要失控,所以索性都不要说话让彼此都冷静一下。

    而关翎没有听到秦亦泽说话,自己更加不想说话,她也是关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为什么到了秦亦泽这里就变得那么卑微,楚渝楚渝楚渝,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楚渝,以前是因为他秦亦泽连多看她一眼都没有过,现在就算是得到了秦亦泽的心,这颗心却时时提醒她谁才是它真正的主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