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一百六十六章 秦楚夫妇的尴尬日常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再这样下去,你就不怕我跟别的女人跑了吗?”秦亦泽也对关翎的话产生了兴趣,他倒想看看关翎是怎么留住他的心的。

    “不要,你不会的!”关翎听到秦亦泽的话,一整颗心都要吓死了,连忙否定:“你最爱的是我,你要是再一次抛弃我我不知道会做出来什么事情,求你,亦泽哥哥,你不要用这种事情吓我了好吗?”

    “我也只是开个玩笑,也是你先给我开玩笑的,别哭了,擦擦眼泪,我送你回去。”秦亦泽一边安慰着楚渝,一边收拾着楚渝的东西,楚渝的确不适合待在这儿,她在这里就是一个隐形的炸弹,不定会做出来什么事情,当务之急是要把她送走。

    “好,你送我回去我才回去!”关翎也懂得见好就收,秦亦泽一直想送她回去,一旦回去她有千万种方法留住他,不怕没有热度,不怕没有秦亦泽。

    于是秦亦泽牵着关翎的手又一次从外面的那些人面前过去,又一次从楚渝面前过去,他们俩走过去以后众人议论纷纷——刚刚那么生气地把关翎拖进去,现在又这么宠溺地拉出来,我们的总裁反差也真是萌啊,也说明了关翎这个小丫头现在有多受宠,众人都用一种近乎同情的眼光看着楚渝。

    楚渝看到了大家的眼光,也听到了大家的议论,她心里像被针扎了一样,但是她还一直对自己洗脑说:“你已经不爱他了,你说好不在乎他了呢,你不难受,你一点也不难受……”可是这些话并没有用,她的心还是痛到无法呼吸。

    下班以后回到家,楚渝发现秦亦泽还没有回来,从去和关翎出去到现在一直没有回来,两个人孤男寡女在一起能做什么?楚渝不是不相信秦亦泽,但是现在的秦亦泽和以前的秦亦泽一点都不一样,她拿什么相信他,而且楚渝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

    楚渝想,我活的还真是卑贱啊,这个男人给我一点好脸色我就幻想着还能和他永远,有这么多不在乎我却都当做视而不见,能不能有一点骨气?……不能,没有秦亦泽的人生她不想继续。楚渝听见心底有一个声音在这样对自己讲。

    正想着,突然听见门口密码锁被按响的声音,紧接着,秦亦泽进来了,不知道为什么,认识秦亦泽都这么长时间了,楚渝今天看到他却突然紧张。

    “你回来了?”楚渝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肯定是回来了,不然面前的人是谁啊。

    “嗯,做饭了吗?我有点饿。”秦亦泽并没有在意说了什么,只是回答了一声,便问楚渝有没有做饭。

    “还没有,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吧,我马上去做。”秦亦泽走进了楚渝才闻到他身上的酒味,估计是喝酒了,找的代驾,所以才没有听到车子回来的声音。

    “嗯”秦亦泽也没我多说话,只是默默地换鞋,然后上了楼。

    楚渝看着秦亦泽的背影,虽然他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他的事情,但是看到他这么疲惫的背影,楚渝还是没来由的心疼,这个男人真的是她的命门。

    楚渝没有过多的在那边伤春悲秋,她去厨房做饭,她现在和秦亦泽的交流好像都只剩下在饭桌上了,她现在做好每一顿饭才是她现在应该做的。

    楚渝做好饭,一直等不到秦亦泽下来吃饭,她就上了楼,看到书房的门没有关,她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她,她就轻轻推开了书房的门。

    这几天因为秦楚夫妇婚变的新闻,给秦氏集团也带来了不小的负面影响,也是,一个连家事都处理不好的男人,大家有什么理由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么大一个公司的事情,所以从龙成印象出事以后到现在,秦连恺当初好不容易做的公关和形象挽回,在这几天又被消耗的差不多了,所以这两天秦亦泽也在为这着事情忙的焦头烂额。

    就像现在,秦亦泽在外面喝酒喝的这么多,回来没有在卧室,却在书房忙工作,楚渝这个时候尤其能感觉到秦亦泽身上的担子有多重,外面的光鲜伴随着的是背后无休止的操劳。

    楚渝进了书房才发现秦亦泽已经睡着了,手里还拿着一堆资料,就这样在背靠在办公椅上睡着了。她看他这么累,有心想让她多睡一会儿,就把他手里的资料轻轻地拿来,结果没想到她的手刚刚碰到那份资料,秦亦泽就像有知觉一样,突然惊醒。

    “你在干什么?!”秦亦泽看到楚渝离他这么近,第一反应是厉声呵斥她,还以为楚渝会对她有有什么不轨一样。

    “我…我只是看你太累了,又怕这个资料在你睡着的时候掉下来吵醒你,就想把它从你手里拿出来放到桌子上……”楚渝稍微有那么一点强迫症,她就看着那个摇摇欲坠的资料不舒服,她没想到秦亦泽这么大反应。

    “哦…你上来干嘛?”秦亦泽也反应过来他的反应有点过分了,就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又对楚渝出现在他的私人领土感觉到不舒服。

    “我过来叫你吃饭啊,你赶紧去洗漱一下,下来吃饭吧。”楚渝看到秦亦泽已经醒了,便也不在在这边多呆了,就让他收拾收拾去吃饭,她自己也下了楼。

    秦亦泽睡懵掉的理智渐渐回过神,慢慢地站起来,刚刚喝完酒的头在隐隐作痛,他这几天的日子过得真的是黑白和日夜都颠倒,糟糕透了。

    刚刚送关翎回去,结果送她到家以后她就开始用各种方式挽留他,不让他走,但是秦亦泽这几天正在为她造成的后果收拾烂摊子,本来就有点烦躁,关翎这样一搞他就更是烦,又忍不住对她说话的语气重了点。

    但是关翎一听秦亦泽的语气,又开始卖可怜,猜出来他们之前的感情怎么怎么样,她又为秦亦泽付出了多少,做了多少,秦亦泽被她搞得没脾气,同样的套路用一次两次还好,用的多了谁都会烦,所以秦亦泽这次没有像以往那样去哄她,他直接扭头,转身就走了,任凭关翎在后面哭的歇斯底里。

    从关翎那边出来以后,秦亦泽内心还是很苦闷,他不禁对爱情这种东西感到厌恶,或者说,他对他和关翎之间的感情感到厌恶,想不清楚以前怎么会喜欢上这种女人,做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秦亦泽越想越烦躁,工作上的事情搞得他已经很疲惫了,他每天还要在两个女人之间来回周旋,他今天也不想想太多了,只想用酒精麻痹自己,所以他就一个人跑到了酒吧买醉。

    在将醉还未醉的时候,秦亦泽突然觉得,特别讨厌现在的自己,现在的自己算什么,一个只会逃避的怂货,他不能这样下去,秦氏还等着他去振兴,他除了感情还有一堆事情需要处理,他怎么能够像逃一样在这里买醉呢?

    于是楚渝就看到了满身酒味但是却还清醒着回家的秦亦泽。但是对于之前发生的那些她都不知道,她只是以为秦亦泽和关翎情到浓时喝了两杯酒,虽然心里难受,但是又没办法说出来。

    她能做的,就是现在摆好饭菜和碗筷,和秦亦泽好好地吃一顿晚饭。秦亦泽下来的时候,看到灯光下忙碌着的楚渝,竟然生出了一种就这样下去也行,这样子的一个家也不错的想法,随即又被自己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想法,一定是酒喝多了。

    秦亦泽坐下来,依然是没有讲任何东西,只是默默地吃着饭菜,饭桌上非常安静,整间房子也十分安静,只有筷子哥碗筷不小心碰着发出的碰撞声。

    “咳…那个,如果这几天关翎再找你麻烦的话,你不要理她就可以了,她被宠坏了,不太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像是给自己孩子不小心闯祸,过来赔礼道歉的家长,秦亦泽竟然主动开口跟楚渝讲了话。

    楚渝也有点怔愣,秦亦泽突然开口,不知道是几个意思,“我没有跟她计较……”楚渝被秦亦泽这种类似护短的行为搞得心里又不舒服了,但是依然没有说什么。

    “嗯……我刚刚自己一个人去喝酒了……”秦亦泽开口以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我为什么要跟她解释?!秦亦泽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啊?……哦……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喝酒?”楚渝对秦亦泽突然跟自己解释去向的行为感到不解,但是又怕自己自作多情,以为秦亦泽在向自己报备,就只是!顺着他的话头继续问。

    “没什么……只是被龙成印象的事情搞得有点焦头烂额……我吃饱了,上去了,你慢慢吃。”秦亦泽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现在的行为像一个做了亏心事的丈夫,虽然他也的确是楚渝的丈夫,为了不在让这种尴尬继续下去,他放下筷子准备上楼。

    “好,那你也不要忙工作了,这一段时间也辛苦了,今天就早点休息吧。”楚渝看秦亦泽就要上楼了,连忙加了一句话给他。

    “我做什么不用你管,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秦亦泽觉得自己对楚渝说话的语气太过熟稔了,这样不太好,就冷冷地说了一句话,转身上了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