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一百五十章 缤纷的夜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肖于成看到瞿晓彤这样子气早就消了,什么事情到了瞿晓彤这里就变得毫无原则,肖于成又没办法,对着瞿晓彤,她就是有天大的火气都能被她一个眼神给抚平了,大概这就是爱的力量?

    但是就这样轻易饶了瞿晓彤他有不甘心,于是还假装生气,“那你说原谅你就原谅你,那我多没面子啊,你看你要怎么做我才会原谅你啊。”肖于成现在就像一大爷,没办法,平时在瞿晓彤旁边当孙子当太久了,偶尔一次翻身农奴把歌唱,肯定是要赚够本儿的。

    “么——”瞿晓彤一听肖于成的话就知道他心里打得是什么算盘,赶快香吻一个奉上。“这样可以吗?”瞿晓彤还是一脸都谄媚样。

    “不够,就亲一下就想打发我?还亲的脸,我肖于成也太好打发了吧。”肖于成对瞿晓彤主动献吻的行为很满意,但是对她只亲脸都行为很不满意,当然是要提更多的要求啦。

    “那你把脸凑过来嘛,我够不到!”瞿晓彤现在的确是肖于成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如果可以的话,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她也要飞上天给他摘下来,心虚的女人最好骗。

    肖于成对瞿晓彤的自觉性很满意,自然是把自己的脸凑过去了,瞿晓彤捧着肖于成的脸,闭上眼睛就亲下去了,这一次亲的是嘴巴。

    肖于成难得享受一下瞿晓彤的主动,肯定是反被动为主动啊,他一把按住了瞿晓彤的头,加深了她蜻蜓点水般的吻,既然吻肯定是要深吻的啊。

    等到瞿晓彤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发现现在的状况已经变成了,她被肖于成压在了沙发上细细地啃着,为什么说是啃,因为肖于成的嘴早已经离开她的嘴巴,往其他地方去了,现在肖于成埋头在她的脖子里,不就是啃嘛?

    瞿晓彤慢慢地觉得肖于成明显不对经了,他的呼吸越来越重,吻的也越来越急,几乎是在用牙齿碰着她的牙齿在咬,在吻。瞿晓彤没怎么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她知道接下来可能发生什么事情,想要反抗着挣脱。

    肖于成突然停了下来,“晓彤,我忍不了了,给我好吗?”肖于成的双眼通红,他真的从来没我想现在这样如此渴望得到一个女人,偏偏这个女人他还不能用强,他怕这样这个女人会离他更远。

    “不要~你先放开我~”瞿晓彤看着眼前的肖于成,真的有点慌神了,动情的男人很刺激她的视觉和感官系统,她真的怕肖于成控制不住做了让她后悔的事情。

    肖于成看到瞿晓彤果然做出了如他所预料中的那个答案,他感到深深地挫败感,但是他没说话,也没停下他手里和嘴巴的动作。

    到了最后,肖于成已经有点急躁了,他甚至想要用强的,但是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他,不可以,这是他的珍宝,他不能这样伤害她。

    “可以吗?”肖于成虽然已经在极力控制自己,可是那个感觉是真的难受,他发挥死皮赖脸的精神,再次停下,抬头问瞿晓彤。

    瞿晓彤看着肖于成眼睛里传达出来的痛苦,纠结与真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其实已经被肖于成搞的有点不舒服了,她也已经被肖于成拉进了情欲的漩涡,情欲告诉她答应他,但是理智告诉她不可以,所以她选择不说话。

    见瞿晓彤没有直接拒绝,肖于成觉得大受鼓励,他像那只二狗砸一样,压在瞿晓彤身上继续蹭啊蹭,时不时发出难耐的粗喘声,“晓彤,你看看我,告诉我可以吗?”肖于成没忍住又问了一句。

    瞿晓彤这次没有再讲话,但是她的心理防线已经接近于崩塌,她把手往上移,抱住了肖于成的头,主动把嘴巴献上去。

    肖于成欣喜若狂,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抱着瞿晓彤进了卧室,轻轻地把她放到了床上,开始去为了男女生命的大和谐而奋斗。被肖于成开着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关上了,遮住了这一室春光。

    瞿晓彤到意识清醒的最后还在思考,明明是来正经的谈事情道歉开着,怎么到最后就谈到了床上,她这下子怕是被肖于成吃的死死的了。

    肖于成和瞿晓彤这边正是干柴烈火,楚渝这边面对的却是一室冷清。她回到家以后一片黑暗,就知道秦亦泽还没回来,或者应该说是今天夜里不会再回来了我,也是,被自己的小情人缠着,谁还有空理家里的正室啊?楚渝明明知道秦亦泽现在不可能回来,但是知道是一回事,面对又是另外一回事,夜深了没能等到秦亦泽,她的心里还是钝钝的疼。

    而秦亦泽在干嘛呢?在关翎这里接受新一轮的洗脑。关翎这几天已经察觉到秦亦泽对楚渝的感觉明显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反感了,她再不采取点措施,怕要不了多久,楚渝那个女人可能又要得到秦亦泽的心了。

    “亦泽哥哥,你最近都不怎么理我了,我好难受啊~”关翎觉得一般的男人都拒绝不了她撒娇的工夫,这个时候更是要发挥出来她的功力,一句话说的是含娇带怨。

    “没有,我只是工作忙。”秦亦泽虽然是有点敷衍,但是说的也的确是实话,她刚刚回秦氏,自然是有一堆事情等着他做。

    “好吧,你说什么我都信,但是你对楚渝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啊?你今天晚上还这么护着她……”关翎提起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秦亦泽今天对楚渝的保护简直让她嫉妒地发狂。

    “我都说了,厉总不喜欢他的合作伙伴家庭都不和谐,所以我要和楚渝在人前做戏,她是我的妻子,以前也做了不少,怎么,你到现在还没习惯吗?”秦亦泽对关翎咄咄逼人的性子感到很烦,这个女人总是用一种“我们才是真爱,你不能对别人好”的态度去质问他很多事情,但是楚渝是她妻子,她关翎又哪来的资格去质问他与楚渝之间的事情。

    “对不起对不起嘛,我不该这么问你的,我就是吃醋吃的发了狂,我真的怕了…我怕以前的那种事情再发生第二次,你这么不知道楚渝这个女人手段有多少,以前她就是用一副楚楚可怜的外表害的我们俩分开了那么久……所以我真的怕再次失去你……亦泽,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关翎看到秦亦泽脸上已经明显有了不耐烦和怀疑的神情,心里又开始惴惴,秦亦泽太聪明了,她怕在他面前露出马脚,她只好紧紧抱住秦亦泽的腰,在秦亦泽的怀里哭泣着说出那么一番话,向他控诉她所捏造的以前楚渝所做的种种。

    秦亦泽听到关翎的哭诉,心中也颇为无奈,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总是难以说出谁对谁错,听到关翎哭的梨花带雨,他想关翎可能是被楚渝伤害怕了,才会一直对楚渝这么反感,小女人的心思他也懂得一点,这个时候也有点理解关翎,便伸手抱住她,安慰着她。

    “我大概真的因为这一段时间太忙了,有点忽略你了,对不起……”秦亦泽对关翎说话的语气也软了下来,可能是因为关翎的话让他产生了愧疚感。

    “没关系的,我只是怕,我真的怕你会再一次的抛弃我,那种感觉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亦泽,你爱我的对不对,你对楚渝那个女人没兴趣对不对,她只是为了她的楚氏才跟你结婚的,最爱你的只有我……”关翎仍然是不放心的对着秦亦泽逼问到。

    “嗯,没有点事情,我不会爱上她的,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今天留在这里,不会再去公司了,好吗?”秦亦泽语气也开始温柔,关翎的眼泪让他有点反思这一段时间是不是对楚渝太在乎了,男人对女人的眼泪好像总是抵抗不了的。

    “好!”关翎听到秦亦泽这么讲,破涕为笑,她就知道秦亦泽心里还是有她的,她还有机会,楚渝那个女人手段再多也奈何不了她。想到这些,关翎抱秦亦泽的手臂抱得更紧。

    秦亦泽察觉到关翎的动作,在心里想着,是时候做一个决断了,这样下去,无论是对楚渝还是对关翎,这样都不公平,两女一夫是不能存在的,他要想个办法尽快决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关翎才不管秦亦泽想的是什么,她只知道她想的是什么,她想她要开始进行她下一步的动作了……

    夜渐渐的深了,三个地点的不同人儿们怀着不同的心事,慢慢地都进入了一天的睡眠,再多的事情都留给明天吧,一觉醒来,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被闹铃吵醒的楚渝醒来按掉闹铃,走出房间,看到依然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别墅,心中难免还是有空落落的感觉,她摇了摇头,不让自己再去想那些事情,走进厨房,打起精神做了两份早餐,依然是一份给瞿晓彤,一份留给自己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