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一百二十九章 楚渝的崩溃与忍让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也看着楚渝失落的背影,又一次感叹着这些痴男怨女,情情爱爱什么的,还是少碰为好,自由自在多好。

    楚渝走到秦亦泽的病房外,却迟迟不敢进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她在心里不断地开解自己:王也说的也对,他的记忆只是暂时丢了,会找回来的,我现在应该做的不是垂头丧气地在这边自怨自艾,而是应该做一些事情帮助他恢复记忆……对!加油楚渝,你可以的!

    楚渝深吸一口气,推开门走进病房。病床上的秦亦泽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便又重新低下头忙自己的事情去了,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楚渝看着秦亦泽对自己的冷漠,心中虽然痛苦的要窒息,但是脸上没有任何表示,她默默地走进病房,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就这样呆呆地看着秦亦泽。

    秦亦泽从醒过来以后就在忙着工作的事情,他好像又恢复了那个不近人情,对什么事情都不在意的工作狂属性。他低头浏览着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内关于秦氏的所有新闻报道,但是楚渝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看得他浑身不自在,他本来是一个对什么都不在乎的人,何况是别人的目光,但是这个女人的目光里包含的东西太多,看的他竟然想要逃离。

    “你看够了吗?”秦亦泽终于没忍住,眼睛虽然没有离开过平板的屏幕,但是嘴巴动了。

    “哦…对不起,你忙你的,不用在乎我…”楚渝看着秦亦泽失了神,被秦亦泽逮住,脸有点发红。

    “你想多了,我没有在乎你,这是你勾搭男人的手段吗?”秦亦泽冷冷开口,说话还真是句句如刀。

    “亦泽,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我们的过往你都忘了吗?”楚渝虽然被秦亦泽的话伤害的心如刀割,但是还是在不死心地问。

    “并没有,我还记得其他事情,我唯一忘掉的事情只有——你。”秦亦泽终于抬头了,他直视楚渝的眼睛,但是楚渝眼睛里的委屈,嗔怨却让他心头一紧。

    “我会让你记起来的,你相信我,给我一点时间。”楚渝坚定地对秦亦泽说,她相信她自己,也相信秦亦泽。

    “那我等着,虽然我很讨厌你,但是我自己也承认,讨厌也是一种特别的情感,我一旦记起以前的事情,该后悔的就是你了,我要工作了,不要再试图诱惑我了。”秦亦泽说完这一句又低头看新闻,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生人勿扰”的气场。

    “我…”楚渝被秦亦泽的冷漠堵的无话可说,只好闭了嘴。

    没过多久,秦连恺和秦亦天都过来了,对于秦亦泽醒过来的消息他们自然是喜不自胜的,但是当他们知道秦亦泽失忆而且忘记楚渝的时候,他们的笑容就变得有些尴尬了。尤其是秦亦天,他的尴尬里面还包含着愧疚之情,如果不是因为陈煜,楚渝现在也不用受这种委屈。

    “楚渝你也不要太伤心了,我哥他那么爱你,肯定会想起来的,现在的想不起来只是暂时的!”秦亦天看楚渝一个人孤单的坐在病房的客厅里,很是落魄,就悄悄地走过去,坐在楚渝旁边安慰她。

    “没关系啦,我也相信。”楚渝看上去还是开朗乐观,“既然你们都在这里,那我就先回去了,现在亦泽醒了,就可以正常的吃东西了,我回去给他做饭吧。”楚渝就觉得自己在这边很多余。

    “不用,你要是怕医院里面的饭菜会不合他胃口的话我让阿姨做好送过来。”秦亦天以为楚渝回去做菜是因为医院里面的饭菜太难吃了。

    “不是,我觉得他以前吃我做的饭菜可能已经吃习惯了,这样的话会不会味觉也有一个记忆,我想通过味觉刺激他的大脑,借此来唤醒他的记忆。”楚渝虽然觉得这个办法像天方夜谭,但是也想试一试。

    “正好你们现在在这里,你们先照顾他吧,我就回去一会儿,待会儿就回来。”楚渝跟秦亦天交待好后面的事情就拿着自己的东西回了家。

    秦亦泽用眼睛的余光瞄到了出门的楚渝,但是他没有任何反应,他讨厌这个总是能吸引他目光的女人,自己以前是怎么能够忍受和她生活在一起的?

    楚渝回到家以后打开冰箱才发现菜已经不多了,又机械地地去菜市场买菜,菜市场还是那个菜市场,那些阿姨还是那些阿姨,但是那个曾经和自己一起来过的人却忘了这些过往,楚渝虽然嘴上一直说着没事,但是心里怎么能不感伤。

    “哎~姑娘一共是20块钱的鸡蛋,你拿好咧~”买鸡蛋的大哥看到楚渝有些心不在焉,立马开口提醒。

    “嗯。”楚渝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匆匆看了一眼,应了一句,准备提起鸡蛋就走。

    “啪——”楚渝被身边的声响吓了一大跳,回过神一看,却是自己的鸡蛋碎个稀巴烂,原来她一直心不在焉,买鸡蛋的小哥给她把鸡蛋递过来的时候看到她手过来就松了手,谁曾想楚渝并没有接住,一堆鸡蛋就这样掉到了地上。

    周围的人都看过来,楚渝被周围的人看的脸通红立马又匆匆拿了几个鸡蛋,付了钱就跑,虽然卖鸡蛋的小哥觉得自己也有责任要免费送她几个,但是她拒绝了,之前匆匆付完钱就走了。

    楚渝拎着那些个鸡蛋和其他菜像逃一样回了家,关上门以后她终于忍不住靠着门放声大哭,所有的委屈都随着眼泪一起流下来了。她今天一天心情经历了太多的起伏,真的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撑不住了,她好像找个肩膀痛哭一场,但是那个能依靠的肩膀现在不属于她了,她的心酸委屈都不能找他诉说了。

    哭过以后楚渝慢慢地平静下来,哭泣真的能够发泄情绪,虽然大哭一场以后并没有事情改变,但是委屈真的减轻了好多,楚渝慢慢地站起身走去厨房,开始给秦亦泽准备食物。

    过去的那些时间里,楚渝和秦亦泽吃过的饭菜太多了,这些菜做起来都是回忆,秦亦泽爱吃的,秦亦泽不爱吃的,每一道菜都有一个家长里短的故事。楚渝做着饭菜心里却是慢慢在改变。

    这次她是真的释然了,这些饭菜让她想起了和秦亦泽的初遇到现在的所有故事,那些喜怒哀乐都像昨天发生的一样清晰,她突然就觉得自己所纠结所委屈的东西都不是什么大事了,她和秦亦泽既然以前能相爱,就说明他们有相互吸引的特质所在,秦亦泽只不过是失忆了,又不是改了命,她相信以前能相爱,以后也能再次爱上。

    这段失忆就当做和以前做个告别,那些纠葛痴怨都算过去式了,一断只在乎过去的爱情也不会长久,秦亦泽失忆就当作他们之间重新开始的机会吧。想到这些,楚渝的心真的放开很多。

    楚渝打起精神,给秦亦泽做好饭菜,装进保温盒里,又马不停蹄地赶去了医院。

    赶到医院的时候,秦连恺和秦亦天正好因为公司有公务需要赶回公司,看到楚渝过来秦连恺让秦亦天先回去,让楚渝放下饭盒,跟他去了医院门前的小花园里,。楚渝的委屈他也看在眼里,他想要和楚渝谈一下。

    “楚渝啊,亦泽的情况我从王也那里都听说了,也知道了你的委屈,爸爸没有别的话要说,但是你要相信我会坚定地站在你这边的,而我秦家的大儿媳妇我只认你一个。”秦连恺深深地觉得这段时间真的是委屈了楚渝,先是被换代言,再又是秦亦泽失忆害得她被关翎算计,种种委屈夹杂在一起,楚渝还能笑着面对已经是不多得了。

    “我承认,亦泽醒来的时候那样子对我我真的是很委屈,但是现在已经好多了,真的,我刚刚做饭的时候突然就释然了。在他没醒来之前,我一再对自己说,只要亦泽醒过来,怎么着我都愿意,现在他醒过来了呀,或许失忆忘记我就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凭心而论,这个代价其实不算大对吧。”

    “而且,任何事情都有好有坏,从我的角度来讲亦泽失忆对我来说我的确是受了委屈,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对于我们来说,给我们的爱情重新开始的机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所以爸爸,你不用担心我,我都释然了。”面对秦连恺的关心,楚渝也坦诚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唉……还是委屈你了,小渝你真的很懂事,亦泽能娶到你是他的福分。”秦连恺见楚渝的样子是真的想开了,就没再多说,再加上公司的确有事,便匆匆赶了回去。

    楚渝目送着秦连恺回去以后,转身回去秦亦泽的病房,走到王也办公室的时候本来想进去跟王也打个招呼,结果看到里面有一个小姑娘,觉得可能王也有客人,便也没再进去,径直走向了秦亦泽的病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