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一百二十五章 楚渝的主动献吻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当时被于芳辰造谣说和ec的高管有染,说靠孟联成上位,这些污言秽语可能你觉得你自己没做过,你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别人不知道,他们只相信他们所看到的,这些流言蜚语能轻易地毁掉一个人…你不在乎,秦亦泽在乎。”

    “你难道后来就不奇怪,为什么于芳辰会这么蠢,把自己登陆界面放在那里就敢出去,是在等你们发现吗,你可能从来没有把这些和秦亦泽联系起来,但是的确是他做的,他找了江陵黑了于芳辰的电脑……”

    “他对你身边出现的每一个人都在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对你造成伤害的角色,无论是樊悦李天昊还是莫婷婷,他都找人调查过…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提醒过你离莫婷婷远一点吧?”

    “你被绑架以后,他像疯了一样满世界地找你,动用了他所有能动用的力量,你肯定不知道,那天绑架你的人已经被他废了……敢伤害你一分的人,他必定以十分奉还。后来你找到了,他的安全感却丢了,他怕你再次受到伤害,就派人在暗地里保护你,你可能没有发现,但是你的身边比原来安全了十倍不止……”

    肖于成还在讲着,楚渝的心里已经是受到了震惊的洗礼,他现在知道了秦亦泽以前对他讲的那些看似无心的话实际上都不是随意的,她也知道了自己像开了挂的人生秦亦泽背后的关联有多大。被绑了以后回来她总觉得身边时不时有人盯着,一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被绑架后的后遗症,老是疑神疑鬼,现在看来都是秦亦泽对她的良苦用心。

    “秦亦泽性子比较冷,而家庭环境又导致别人根本进不了他的身,所以常常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但是真正了解他内心的人发现并不是这样的,他内心并不是冷冰强硬的,他也有柔软的地方,都给了他所在乎的人。”

    “他并不擅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对于他所爱的人,他就用他习惯的方式去表达,他可以为他所爱的人暗地里做一百件事情,却不会跟他们说一件…这就是秦亦泽。所以楚渝啊,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不代表他没去做,他在背后真的为你付出了挺多……”

    “你这段时间为他所做的我也都是看在眼里的,既然你们彼此相爱就要懂得珍惜,很多事情并没有你看上去那么简单,所以更多的时候你要选择相信他,给你们的爱留一点生长的机会,不要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因为种种障碍枯萎了。”

    肖于成说了这么一大段话,自己的内心也是触动的,爱情真的是一个美妙的东西,本来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因为一种情愫联系在一起,有的时候把彼此折磨地半死不活,更多的时候是一种不足与外人所道也的幸福,只有自己知道的一种幸福感。

    以前他觉得什么情啊爱啊,都是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没有一点实际的用处,男欢女爱,各取所需不就好了。可是后来看着秦亦泽因为楚渝而开心,因为楚渝而不开心,因为楚渝而失落,因为楚渝而得到满足感,可以说楚渝简直是秦亦泽心情的晴雨表,他开始觉得,或许爱情是真的存在的。

    再后来遇到瞿晓彤,一开始他对这个女人仅仅限于产生了兴趣,像他对他以前的那些女人一样,后来慢慢地发现了瞿晓彤和那些女人的不同之处——她单纯,不世故,虽然有的时候蠢起来也是让人抓狂,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觉得这个女人傻的可爱,重要的是,他发现瞿晓彤这个女人渐渐的也开始左右他的情绪了。

    一开始他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的事情,难道是所谓的爱情?别逗了,他肖于成怎么会对一个平凡无奇的女子产生爱情?后来慢慢地他觉得好像这个女人也还不错,他竟然有点开始渴望尝一下“爱情”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的滋味。

    这一次,他有点想要认真地去爱一回了。肖于成把视线移向窗外,看到他的小傻子在草地上和那只金毛玩的正开心,连小金毛舔到脸口水都粘了一脸她也不在意,还在傻呵呵地笑着。

    “该说的我都说了,就先不打扰你和亦泽独处的时间了。”肖于成和楚渝说完这句话就走出病房去找他的小傻子去了,一边走还在一边想,等会儿买只金毛叫什么呢?

    肖于成走了以后,楚渝走到秦亦泽的病床前,坐下来握住秦亦泽的手,一时间感慨万千,不知道从何说起,病床上的秦亦泽安静地躺在那里,像一个熟睡的孩子。

    “秦亦泽,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为什么不跟我讲?哦也对,你是狂炫酷拽的霸道总裁,怎么能跟我讲这么掉身价的事情呢?”楚渝装作很随意的样子。

    “秦亦泽,你是不是故意让肖于成讲这些事情的,好维持你那高冷的形象,其实吧,你在我心里有的时候就像一个像要糖又要不到的孩子,整天冷着脸发脾气,哈哈哈好可爱…”

    “一开始看到你…好吧我讲实话啦,我是有那么一点被你惊艳到的,能值得我用惊艳这个词的,你相信我是有那么一点点,当然也就只有一点点…心动的,我当时想的是,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生?所以你说要结婚的时候你见我有太多反抗吗?”

    “所以说,我可能是一个隐藏的颜控,如果当初你是知道秃头大肚子的中年大叔,我可能是宁死都不会答应你的,还好你长得帅。”

    “每次给你做饭,做好你又挑剔的时候其实我都恨不得把饭全都给你倒掉,让你没饭吃,看你还挑,可是我不敢,秦亦泽,你说你为什么就不能夸我一顿呢,我其实很想让你夸我一次的,哪怕一次也好啊。”

    “秦亦泽,你心里那个人是李朵对不对,上次你看到她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你不知道,我当时在你旁边看着她心里其实酸的要命,我承认我自己嫉妒她,每次你叫朵朵的时候我心里就像是被人打了一拳,其实你不知道,我小的时候小名叫多多……感觉好讽刺”

    “秦亦泽,我怎么又说这些东西了呢,我们以后不管什么李朵还是樊悦,都把他们放在脑后吧,以后我的世界里只有秦亦泽,你的世界里只有楚渝,我们自私的爱一回好不好,只要你醒来,真的……”

    “秦亦泽……我好想你……”

    楚渝终于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了,把自己的脸放在秦亦泽的手心里,眼泪扑簌簌地就往下掉了。这段时间以来的委屈慌乱难过像潮水一样向她涌来。

    人都是这样,没有依靠的时候,就算是天大的委屈自己也能抗能忍,而一旦知道有一个人对你好,爱着你,在这个人面前自己就像是一个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的孩子,卸下所有的防备,只想在他面前倾诉自己的委屈,因为知道他能给自己撑起一片天空去遮风挡雨。

    楚渝现在多么希望秦亦泽能坐起来给她一个拥抱,告诉她别哭了,一切都过去了。可是秦亦泽没有,只是任由楚渝在他的掌心里哭泣,

    “秦亦泽,我好想你,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啊?我好怕自己对你的爱败给时间,怕我们的爱被时间一点点消耗掉。”

    “小的时候妈妈给我买了一个超级可爱的洋娃娃,我很喜欢,可是有一天娃娃突然丢了,找不到了,我很伤心,虽然妈妈又给我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但是我觉得那个不是我原来那个,并不喜欢。时间久了,在我都要忘记洋娃娃的时候,有一次阿姨在柜子的夹层中找到了我原来丢的那个洋娃娃,虽然它还是新的,还是那么漂亮,但是我玩了一次以后再也没有玩过它,我已经不喜欢它了。”

    “所以啊,秦亦泽,我可能并不是感情那么专一的人,你现在就是那个我还喜欢的洋娃娃,我现在还是很爱你的,但是我不知道这种爱能持续多久,你赶快醒过来吧,不然你就是和洋娃娃一样的结果了。”

    楚渝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威胁着还在昏睡中的秦亦泽,可是所有的话都像自己在演的独角戏。楚渝说不难过是假的。

    这段时间她几乎说了她所有能说的,可是病床上的秦亦泽始终是没有一点反应,楚渝都要怀疑王也的话了,今天她还去问了王也秦亦泽到底要怎么样才能醒过来,王也还在跟她开玩笑说:“谁知道呢?说不定像童话故事里那样,他需要他的公主的亲吻才能醒过来。”

    王也一向没个正形,楚渝也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可是现在楚渝内心焦虑的都要相信童话故事了,或许亲一下,真的能醒过来?

    楚渝想自己一定是疯了,竟然会相信童话里的故事,却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万一亲吻能刺激他,正好能醒呢?

    于是现在的她在一寸寸地、离秦亦泽的嘴唇越来越近……慢慢闭上眼睛……吻了上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