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一百二十四章 秦亦泽的苦心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医院里,秦连恺语重心长地对楚渝讲:“爸爸知道你委屈,也知道关翎的性子,但是这个时候不能得罪关雄,别说是你,就连我也憋屈。但是要以大局为重,所以我们只能忍了,不忍成不了大事啊……”

    “您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只要是为了公司,我也没什么好委屈的,我现在要忙着照顾亦泽,没有时间和关翎置气,爸您放心吧。”楚渝知道秦连恺也是为了自己好,所以秦连恺的话他能听进去。

    “秦亦泽,你要是个男人你就赶紧给我醒过来,看看秦氏和你老婆因为你受了多大的委屈,爸爸老了,帮你管理秦氏已经管理的有点力不从心了,你要像个男人一样承担起你应该承担的责任。”秦连恺对着病床上的秦亦泽说着这些话,语气凝重。

    秦亦泽一向是他的骄傲,他虽然对他严厉了点,可是不严厉哪来今天这么优秀的秦亦泽,因为他知道秦亦泽迟早有一天要去承担起一个集团的继承人的责任,所以他用远远高于常人的要求去要求秦亦泽,虽然这样培养出了一个让他感到欣慰的秦亦泽,但是也培养出了秦亦泽这般冷漠寡言又隐忍的性子。

    想到这些,看看眼前的儿子,秦连恺就觉得自己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病床上的儿子能赶快醒过来,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他都愿意。

    秦连恺在病房里呆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抬头看看表,觉得自己是时间离开了,秦氏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发泄自己的情感。待了一会儿以后他就跟楚渝交待楚渝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便带着助理走出了秦亦泽的病房。

    秦连恺这边刚走,就接到了瞿晓彤的电话,瞿晓彤在电话那边张牙舞爪地问楚渝在哪?楚渝告诉她在医院她便吵吵嚷嚷的也要过来。楚渝拗不过她,就同意了。

    瞿晓彤前脚刚刚到医院,后脚肖于成就跟着过来了。楚渝看着他们俩,笑了。

    “今天是日历上写着宜进医院几个字吗,怎么大家一个个的都往医院跑?”

    “都?还有谁啊?”瞿晓彤故意岔开话题。

    “一个过来示威的,一个过来看儿子的。”楚渝停了一下,“那你们俩又是来干嘛的?还一个前脚一个后脚?”

    “我当然是过来找你的呀……至于他,我就不知道了?你问他啊。”瞿晓彤赶快回答。

    “我当然也是过来看我朋友啊……”是啊,来看女朋友。肖于成心里暗搓搓地想。

    “那也真是巧了,那你就先老老实实待在这儿吧,我再待一会儿我们去吃东西。”楚渝说完就又去忙碌了。

    肖于成和瞿晓彤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看着忙碌的楚渝,瞿晓彤心里其实挺不是滋味的,她本来就不胖,这么多天忙下来,心力交瘁,更是瘦的不成样子,虽然现在都以瘦为美,但是看着她越来越瘦,瞿晓彤着实心疼。

    肖于成看瞿晓彤看着楚渝出神,伸手在她眼前晃晃,“怎么了。在看什么?”

    “心疼。”瞿晓彤说了两个字。

    肖于成转头看着忙碌的楚渝,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因为照顾秦亦泽,楚渝的日渐消瘦他也是看在眼里的。一开始知道秦亦泽和她只是契约婚姻时,觉得这个女人手段了得,想着反正也是迟早会分的,对她也没有多大感觉,甚至有一丝厌恶。

    后来看着秦亦泽一点点沦陷在对她的情爱里,原来什么都不在乎、不近人情的一个人开始有了弱点,在肖于成看来,这对秦亦泽来说并不算什么好事,但是看着自己的好朋友一点点开始改变,慢慢地开始对人的感觉不再那么冷冰冰了,肖于成开始觉得他和瞿晓彤的结合可能是一件好事,对楚渝的印象也开始有了改观。

    而他对楚渝身边的瞿晓彤开始感兴趣更是他始料未及的,瞿晓彤单纯直爽,一个人真正对她好她就恨不得掏心掏肺,而和瞿晓彤在一起以后瞿晓彤提起来楚渝是一直在夸夸夸,所以看来楚渝对瞿晓彤是真心的不错。因为瞿晓彤,肖于成对楚渝的印象分又增加了。

    想到这些,肖于成觉得楚渝和秦亦泽在一起也是挺好的一件事情,但是两个人都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在秦亦泽出事之前,他们俩看上去是不错,甜甜蜜蜜的,但是实际上肖于成也知道,他们俩的感情基础并不稳,有很多人很多事横在他们中间,一个个都像隐形的炸弹,只要有人碰到那个着火点,可能就会把他们本就薄弱的感情炸的所剩无几。

    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人给他们的感情来一把助力。肖于成想到这里,觉得自己挺适合当红娘的,因为秦亦泽给楚渝做的很多事情都是经过他的手的。本着看在他小情人的份上,肖于成觉得当个红娘也不错,很多事情是应该让楚渝知道了。

    “晓彤啊,你觉不觉得楼下的小金毛好可爱?”肖于成瞄了一眼窗外,正好有一只小金毛在草地上撒欢。

    “啊——好可爱的狗狗,想要!”果然,瞿晓彤上钩了。

    “那你先去陪它玩一会儿,如果你觉得和它玩的还算比较开心,那我们就养一条吧。”肖于成最是知道怎么哄住瞿晓彤。

    “好呀好呀,说好了,那我们去吧!”瞿晓彤赶紧起身走向房门。

    “你先去,我这边有点事情跟楚渝讲,你先去跟狗主人讲话我再去玩。”肖于成一脸宠溺地对瞿晓彤说。

    “呃…好的吧,你们慢慢聊,不急。”瞿晓彤屁颠屁颠地去找狗去了。

    楚渝听到了肖于成和瞿晓彤的对话,本来就挺惊奇的,见瞿晓彤走了,就疑惑地开口问肖于成,:“你和我说什么?”

    “我想和你聊聊秦亦泽。”肖于成思量着怎么开口讲那些事情。

    “亦泽?亦泽怎么了?难不成王也医生又跟你讲了什么事情吗?”楚渝看肖于成表情很郑重,以为秦亦泽的伤情又出现了更坏的结果,急急忙忙地开口反问。

    “不是因为他的身体,你先别激动……是他以前做过的一些事情,我觉得现在有必要让你知道…”肖于成赶忙开口阻止了她的胡思乱想。

    “什么事情……”楚渝犹豫着问,她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她觉得她和秦亦泽的感情经不起一点风吹雨打了。

    “讲一下秦亦泽曾经为你做的那些事…嗯…从哪儿开始讲呢,从他遇到你开始?”肖于成试探着往下讲。

    “你和秦亦泽的交集从楚氏破产以后,按理说一个公司的破产只是一个公司运营者的种种失误累积的结果,和其他人并没有关系,是市场淘汰的结果,但是因为你们楚氏有一个机密要保护,所以楚氏虽然破产,但是必须得想办法保住这个机密,而要想保住这个机密,楚氏就必须求助于其他人或者其他公司,于是你们看上了和楚氏有多年合作的秦氏……这些,我说的没错吧。”

    肖于成的一番话把楚渝拉进那段每每想起都让楚渝几乎喘不过来气的记忆里。那段时间爸爸意外出车祸,楚氏平时看上去一个比一个和蔼可亲的叔叔都变成了豺狼,他们仗着楚氏股东的身份,恨不得把楚氏仅剩的财产拆之入腹,而楚氏破产以后的巨大债务却是不管不顾,父亲的去世让楚渝几乎悲痛欲绝,而母亲的重病抑郁更是给了她又一记重击,原来楚氏的股东对楚氏的瓜分更无疑是雪上加霜。

    楚渝本来是楚言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一夜之间什么都没了,这种巨大的落差就算是现在的楚渝回想起来还是会心痛的无法自拔。但是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她必须承担起姓楚的责任,保住楚氏的核心机密,所以虽然这个代价是她自己的婚姻,但是在潜意识里,她对秦亦泽还是很感激的。

    楚渝不知道今天肖于成突然提起来这个事情是什么意思,就没有言语,等着他继续开口。

    “其实接下楚氏当时的烂摊子对秦氏并没有好处,反而是有弊无利的事情,但是秦氏本着仗义的原则,接下了楚氏集团,替楚氏保守住了那个核心机密。”

    “按理说,事情到这里就算完了,可是后来秦亦泽用你和她的婚姻作为他救了楚氏的报酬,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一开始我以为是你有手段,后来发现并不是如此,为什么秦亦泽的身边明明有那么多女人出现,却偏偏选了你作为他的妻子,或许说是名义上的妻子,这本身就值得深究……”

    “或许秦亦泽自己都没发现,他或许在一开始就已经对你上了心,为你保住楚氏机密,还做了一堆你不知道的事情去保住保住楚氏,或许在别人看来,秦氏集团这么大,想要保住一个楚氏易如反掌,但是生意场上的事哪有一件是容易的,当时秦亦泽为楚氏做的其他事情我可能不清楚,但是他拜托我做的事情我却是再清楚不过了,那些事情,并不简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