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于芳辰失踪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萧全这边联系完律师以后就一直派人在找于芳辰的踪影,于芳辰是这次事故的关键点,找不到她再多的证据都像铁拳打在棉花上,没有一点的实际意义。可是自从上次于芳辰被人从看守所保释出去以后,人就不见了,邻居说已经好久没人回去了,萧全急的想骂娘。

    萧全最后找了黑道上的一个狠角色,付了高额定金去找。价格不一样果然效果也不一样,没两天,就发过来消息说,于芳辰和一个叫周重的人在一起,这几天在大洋彼岸的另一个国家出现过。

    “周重?”萧全对这个人有印象,上次因为少爷让他调查莫婷婷和李天昊,他好像查到莫婷婷肚子里的孩子和周重有关系。但是既然是和莫婷婷有关系,怎么又跟于芳辰扯上了?果然蛇鼠一窝吗?

    “那就顺着周重的线索继续找,反正于芳辰这个人我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萧全是一定要找到于芳辰的,只有找到她事情才会有转机。

    陈煜在接到电话以后听清楚电话那端的人说的意思以后,脸上全是不耐烦:“她威胁我?证据什么的不都可以销毁的吗?她现在就是一个丧家之犬,有什么资格威胁我?”

    “可是夫人你也要考虑一下她万一说的是真的,万一被套进去,把你供出来,先不说警察会怎么样,秦先生那边都不好交差吧。”电话那边的人语气很冷静。

    陈煜沉默了一会儿,问:“那你说怎么办?”

    “把于芳辰送走吧,如果暂时找不到她,他们就没办法进行下一步,事情也就停滞不前了。这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电话那头的人给出了意见。

    “还不至于吧,于芳辰躲得还不够严吗?他们的人应该还找不到那里吧?”陈煜并不是很想再管于芳辰了。

    “看上去是很安全,但是要查还是能查得到的,主要周重是个比较扎眼的存在,他当然在这边得罪的人太多,黑道的人盯他盯得比较紧,于芳辰和周重混在一起,难免不会被人发现。”

    “那你去把于芳辰偷偷地转移个地儿,记住不要声张,不要让人发现你,还要绕开周重那个废物。”陈煜吩咐着。“没有其他事情我就挂电话了,秦连恺快回来了,有的事情你要自己看着办。”

    电话那边的人得到吩咐便挂了电话。

    这边陈煜也挂掉电话,删除掉和这个人的聊天记录。刚刚删掉记录就听到外面有车子的声响,秦连恺回来了。

    现在这个点儿怎么回来了,陈煜心里感到奇怪,却也并没有过多想法,赶紧出门去迎接他,像往常一样准备从他手机接过公文包,却发现秦连恺根本没带包回来。正准备开口询问,秦连恺却是理都没理她,像没看到她一样径直往屋里走去,脸色是一脸阴沉。

    这是以前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她和秦连恺结婚这么多年,秦连恺一直对自己都是很包容的形象,再加上在秦连恺面前陈煜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所以两个人多年以来都是相敬如宾,像今天这样,陈煜心里没来由的有一丝慌乱。

    陈煜压下心头的一丝不安,跟着秦连恺往屋里走过去。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累不累?”陈煜稳住自己的心神,像平常一样去给秦连恺泡茶。

    “嗯。”秦连恺只是淡淡回应了一句,并没有过多反应。

    陈煜心里更加没谱,不知道秦连恺对自己突然这么冷淡是几个意思,她只呃呃装作像平常一样,泡好茶给秦连恺递过去。

    “这是今年的新茶,今天刚刚到的,你品一下,看喝着怎么样?”陈煜笑着对秦连恺介绍泡的茶叶。

    “新不如旧。”秦连恺轻呷一口,丢下一句语意不明的话,“去年那些茶叶呢?”秦连恺又问道。

    陈煜被一句“新不如旧”噎得正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秦连恺后面问的这句正好救了她。“去年那些茶叶没保存好,我今天去看有的已经有点变质了,就让阿姨把那些给扔掉了。”陈煜只当前面那句是秦连恺无心说的。

    “茶叶变质了不要紧,人心变质了就不好了。”秦连恺幽幽地说出一句话。

    陈煜听到这句心里像打鼓一样,秦连恺今天整个人都不对劲,难道是发现了什么吗?

    “你这几天有没有去医院看亦泽,这几天我比较忙,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秦连恺看着陈煜的眼睛,问了一句。

    陈煜被秦连恺盯得浑身不自在,那双眼睛像是看透了一切,陈煜慌乱地避开与秦连恺对视,起身装作去收拾茶具,像拉家常一样回答道:“前两天去了一次,还是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不过这段时间被楚渝照顾的不错,我看楚渝太累了,就想让她回去休息一下,让……”

    “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秦连恺打断了陈煜的家常,冷冰冰地问陈煜,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她。

    陈煜猛地被打断,更是确定秦连恺肯定知道了什么,但是又怕是自己多想,还在强装镇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能有什么好说的,我又没干什么……”

    “啪!”一声把陈煜吓了一大跳,她回过心神,发现秦连恺把刚刚喝茶的杯子狠狠地摔在了她的面前。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你怎么还敢说你自己什么都没做!你什么都没做我儿子现在怎么会躺在医院里?你什么都没做秦氏怎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你问问自己于心有安吗?!”秦连恺终于按耐不住,勃然大怒。

    陈煜看着已经是怒气冲天的秦连恺,慌乱不已,却仍是不肯承认,“连恺,你不要轻易就相信了别人的话,这么些年我对亦泽怎么样,我对这个家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你不要因为旁边的人几句话就把我们夫妻之间的信任给丢了,你要相信我!”陈煜还在垂死挣扎。

    “就是因为对你这么多年的对这个家的份上,我才按下对你的处理,刚刚已经给你机会,你自己却还是不承认,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面对这么多年朝夕相对的情分,你到现在还是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吗?”

    秦连恺看着眼前明显已经慌神的陈煜,心里满是悲哀,自己相处多年的枕边人竟然有一副蛇蝎心肠,自己从来没看清,还害的自己的儿子生死不明,想到这些已经是心灰意冷了。

    面对秦连恺的滔天怒火,陈煜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只得沉默以对,心思却已是百转千回地在思考对策了——现在看来秦连恺已经全都知道了,自己再不承认也没什么用了,只会平添他的怒火,求情反而会用一丝转机。

    “你还要我拿出白纸黑字的证据你才肯承认吗?”见陈煜一直不说话,秦连恺再一次开口。

    “连恺,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我真的没有想要害的亦泽这样……”陈煜整个人全都慌乱了,眼泪唰唰地就流下来了。一旦秦连恺因为这件事把她赶出去,她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我这次真的是鬼迷了心窍,嫁进秦家这么多年,亦泽一直都对你冷冰冰的,我心里难免不是滋味,这时候于芳辰又在我旁边不断煽动我,我一时心里放不下这么多委屈,就做出了这种无法挽回的事情……连恺你相信我,亦泽出事以后我就后悔了,看着平时那么高高大大的一个人现在躺在那里,我心里全是愧疚……”

    陈煜拉着秦连恺的胳膊,跟他不断地解释。她说的话也是半真半假,嫁进秦家这么多年始终没有得到秦亦泽认可所受的委屈是真,今天干脆全都说出来了。

    而把脏水全都泼到于芳辰身上则是为了自保,反正现在于芳辰找不到,黑锅能多甩一个就甩一个。而且她说的也不全是错的,当时于芳辰也为了和楚渝争一口气,的确在陈煜耳边说了不少煽动的话。

    “你现在还让我怎么相信你?你做出来这种事情,说你后悔说你愧疚就有用了吗?你说你后悔秦氏集团现在遇到的局面就能挽回吗?你说你愧疚我儿子就能醒过来了吗?”秦连恺甩开陈煜的胳膊,心里的痛一阵接着一阵。

    “毕竟你是亦天的妈妈,这么多年你对这个家也做了很多,这件事情我不会把你移交给警方,但是这件事情我不会就这么了的的,你哪都不要去了,先在家反思吧。”秦连恺叹了一口气,心情悲凉,又不能对自己结发多年的妻子怎么样。

    “连恺,你相信我我会尽自己的力量去挽救的,你不要对我这样,你原谅我好不好?”陈煜这次是真的开始后悔了,秦连恺的心都不在自己这里了,以后的日子要怎么办。

    “你现在哪来的脸面求我原谅?”秦连恺心灰意冷地看了陈煜一眼,慢慢地转身上楼,留下陈煜自己一人在客厅呆坐着。

    萧全接到派去找于芳辰人的电话,听到电话那边的人报告过来的消息,立马就坐不住了——“什么?于芳辰又不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