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一百零九章 陈煜的如意算盘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样说来,一切事情便都变得明了了。于芳辰估计只是陈煜的一枚棋子,却是陈煜用来对付秦氏很重要的一枚棋子。

    陈煜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发生这些事情后,秦氏集团的形象肯定会受其影响,大打折扣。

    如果再煽动群众闹事,加上媒体渲染和其他公司联合起来落井下石,到时候就算秦亦泽有天大的本身也回天乏术了,而作为集团代表的秦亦泽肯定会被他们抨击,到时候多的是理由让秦亦泽辞职。

    虽然秦亦泽辞职以后秦氏集团当然还是秦氏集团,依然姓秦,可是下一个执行总裁就是秦亦天,这也正是陈煜的最终目的。

    秦亦泽虽然好,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且陈煜嫁给秦连恺这么多年,秦亦泽始终没有给过自己好脸色,她怎么甘心把秦氏让给秦亦泽。

    秦亦天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只有把秦氏集团抢过来给秦亦天,她的富贵,她的权势才能继续下去,不然等到秦亦泽把他们扫地出门的时候一切都晚了。所以她就索性联手关雄,一起把秦亦泽拉下水,让秦亦天上位。

    但是另陈煜没想到的是,龙成印象发生塌方的时候正好秦亦泽在现场,也没想到秦亦泽会因为救萧全而受伤昏迷生死不明。

    但是这些虽然在意料之外,却也是一个助力,并不是阻力。秦亦泽醒不过来最好,就算是醒过来只怕也是一个废人了,对他们来说更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而陈煜在其中还扮演了什么角色,萧全不得而知,但是他知道的是,秦连恺的判断不错,这件事情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豪门的恩怨一向是复杂的,何况是秦家这样的豪门。

    于芳辰这边的事情调查的有了眉目以后,萧全也要着手从楚渝这边的事情入手调查了。

    萧全安排好自己的工作以后,就连忙带着资料去了医院。

    看着昔日意气风发的秦亦泽现在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萧全的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当时塌方的时候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当时的现场情况。

    如果不是秦亦泽,现在躺在那里的是他。

    甚至说,如果不是当时秦亦泽把他拉出来,现在他可能连躺病床上的机会都没有,可能已经不在这人世间了。

    虽然秦亦泽平时脾气不好,经常性是喜怒无常地奴役他做很多事情,甚至外派到澳大利亚。

    但是如果现在能换他醒过来的话,他萧全宁愿在澳大利亚挖钻石挖二十年。

    虽然心里很难过,萧全也没有忘掉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当他看到病床旁边的楚渝时,他的心里更难过了,心塞的像快要喘不过来气一样。

    楚渝太辛苦了,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安安稳稳地睡一觉了,估计是撑不住了,现在趴在秦亦泽的病床旁边就睡着了。

    睡着的时候手里还紧紧攥着秦亦泽的手。

    这几天楚渝在医院照顾秦亦泽吃不好睡不好,本来就瘦的人现在更是瘦了一大圈。

    萧全看到这一幕还怎么忍心打扰她,看到旁边的沙发上有一个小毯子,于是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拿起小毯子准备给楚渝盖上,走到楚渝旁边又犹豫了一下,怕把她惊醒,她现在睡眠真的非常浅,轻轻一碰就会醒。

    想了想,也快到了吃饭的时间,他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一点。

    出门给楚渝买吃的去了。

    当他买完吃的回来,正好楚渝也醒了,萧全赶快把还带着温度的饭菜给楚渝拿出来,楚渝面对着她平时最爱吃的饭菜也只是拿起筷子戳了两口,却再也吃不下了。萧全在旁边看的心里焦急。

    “你再多吃一点吧,你太瘦了,哪还有力气照顾少爷啊,多吃点才有力气,再说你别等少爷醒了你又病倒了,那多不值当啊,还是自己的身体重要。”萧全觉得自己特别像一老妈子。

    楚渝也知道自己应该多吃一点东西,于是又强迫自己多吃了两口,可是实在是心里难受,真的是吃不下去了。

    自从秦亦泽躺下了以后,她的心就像是整天被人揪着,满满的全是焦虑难过,时不时的还有一阵阵的疼,心都被这些情绪填满了,胃哪里还有空间去塞食物。

    每天看着秦亦泽,仿佛回到了一年以前楚氏破产的日子。

    但是那个时候虽然悲痛,但是因为自己必须要坚强,因为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楚家还需要自己的支撑,所以虽然悲痛却还是有力气的。

    现在每天看着病床上的秦亦泽,楚渝满满的悲痛全是无力的,自己做不了任何事情来唤醒他,这种无力的悲痛才是令人绝望的。

    她像是失去了自己的目标,失去了依靠,不,不是像,是本来就失去了目标,本来就失去了依靠,眼前一片漆黑。这个时候她才真正明白了秦亦泽对于她有多么重要。

    萧全还在纠结怎么向楚渝开口询问关于报价单的事情,楚渝已经发现了萧全是带着资料来的,猜到萧全应该是有事情问她。

    “这些资料都是公司财务方面的吧,你是不是有事情要问我,有的话就直接问吧。”在萧全还在思考怎么措辞的时候,楚渝主动开口询问了。

    “因为这次龙成印象的事故可能跟于芳辰有关系,所以我想问一下关于公司财务报价单的事情。”萧全正好顺着楚渝的问题往下接。

    “于芳辰?她不是已经被拘留了吗,怎么还会和这次的事情有关系?”楚渝特别惊奇,于芳辰还真的像一直打不死的小强,无论什么事,只要不是好事,好像都能和他扯上关系。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于芳辰进看守所以后不久就被保释出来了。

    “保释他的人是……董事长夫人派过去的,而且夫人和ec集团的高层也有一些微妙的关系,ec集团的高层和秦氏的股东关系也很微妙……我长话短说就是这样。”萧全决定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全部跟她透露,她知道多了反而会担心,秦连恺的考虑有他的周到之处。

    “夫人?……是秦亦天的妈妈吗?”楚渝从头到尾没办法喊她这个名义上的婆婆一声妈,她和秦亦泽毕竟是契约婚姻,所以她一般很少去老宅。再加上她不是秦亦泽的生母,秦亦泽也曾经告诉她不用在乎称呼上的问题。

    “秦夫人看上去那么温柔,怎么会狠心做出来这种事情?!”楚渝不可谓不震惊。

    萧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这些豪门里面的龌龊事情,楚渝虽然没经历过,但也听到过很多,也是很快接受了这个结果。

    “那…秦夫人和这次公司的危机有关系吗?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者说,他背后的人这样做目的何在?”楚渝毕竟曾经也是楚氏集团的千金,集团之间的商战她经历的也不少。

    所以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的关键点。

    萧全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索性向她说明白算了,这样吊着她的胃口可能会让她胡思乱想,担心的更多:“秦氏集团这次的危机也是夫人在后面捣的鬼,目的就是把秦亦泽拉下水,坏掉秦氏的形象,让少爷陷入信任危机,把他拉下水才能让二少爷上位。”

    “秦亦天?你是说和秦亦天有关系?怎么可能?”楚渝被萧全话里的信息量给惊呆到了。

    “不不不,我的意思不是说是亦天少爷派人指使的这一切,他们是亲兄弟,感情又这么好,现在看来是亦天少爷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萧全赶紧向楚渝解释道。

    “那又是为什么?到底怎么一回事?”楚渝急急忙忙地问。

    “如果按照原定计划他们把少爷拉下水以后,按照惯例应该是亦天少爷接管秦氏集团……所以少夫人你懂我意思吗,夫人毕竟不是大少爷的亲生母亲……”萧全长话短说,虽然说的比较含蓄,但是里面的意思也很清楚了。

    听到萧全的解释,楚渝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怕看到手足相残的局面,亲情往往是伤人最深的那把剑。幸亏不是秦亦天,不然以后秦亦泽醒了后楚渝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解释。

    “那你今天来就是为了报价单的事情吗,报价单一开始是由我做的,我可以看出是哪里出了纰漏。”楚渝觉得自己终于可以为秦亦泽做一点事情来缓解自己内心的痛苦了。

    “龙成印象工程所有的报价资料都在这里了,这个项目一开始的报价是由你做的,所以我的目的也是和你一样,来对一下是哪里出了问题,我和董事长怀疑我们公司内部出现了内鬼,不然这些东西不会到出事故之前一直都没发现。”萧全现在想要做的和楚渝想的一样。

    两个人一拍即合,萧全赶快把资料搬到这里来,和楚渝一起一点点的对报价单里的各个类目的价格是否和原定的有所不同。

    而在另一个空间里,则是另一番灯红酒绿的景象。面目迷醉,身段妖娆的于芳辰正和周重沉醉在温柔乡里。于芳辰使尽千般手段让周重欲罢不能。

    “小妖精,哥哥真的是捡到宝贝了。”周重淫笑着去抚摸着于芳辰的身子。

    “哎呀~先别闹嘛~”于芳辰整个人娇笑着去躲避周重的手,“谈正事儿呢,我在这里有没有危险啊,你的那几个手下办事安不安全啊?

    别轻轻一查就抖落出来是我做的,到时候我有十条命都不够秦亦泽拿的,还怎么伺候重哥哥你呀?”于芳辰整个人都酥麻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