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一百零六章 秦氏面临危机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亦泽在哪里?你告诉我秦亦泽在哪里?”

    楚渝在晕倒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找秦亦泽。从病床上醒来,楚渝拉着周围的人就开始急切地询问。

    看护楚渝的小护士,自然是知道楚渝的身份,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跟着小护士到达重症监护室外,隔着厚厚的透明玻璃窗,看着秦亦泽被纱布包裹地严严实实的头和腿,楚渝心头一紧,眼泪便开始吧嗒吧嗒地往下掉,脑子一片空白。

    楚渝作势就要去拉重症监护室的门,被随行的小护士紧紧拉住,“夫人冷静点,您现在不能进去!总裁还未脱离风险期!”

    “那他怎么样了?为什么他看起来要死掉的样子?”楚渝转身紧紧抓住随行小护士的手,控制不住的崩溃情绪。

    “夫人,您冷静点!”胸闷气喘不上来的楚渝,情绪慌乱已经到了边缘。小护士难以把控住楚渝的情绪,很担心说出一些让楚渝难以接受然后昏过去的话。

    秦亦泽的主治医生听说秦总太太来icu病房了,便急急忙忙地赶来,事实如此楚渝确实看起来难以接受。

    “秦太太,您不要着急,秦总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只要等秦总醒来便能转移到普通病房!”医生尽可能地安抚楚渝的情绪,听说今天秦太太听到了这个噩耗,当即就昏迷送往医院。

    他实在是没那个胆,和楚渝说实话,再把秦太太给再气晕过去……

    紧接着,胳膊半包扎的萧全带着秦亦天赶来医院,主治医生站在一旁有些胸闷气短头发慌,这秦总的家属是一个比一个难交代……

    “嫂子,大哥现在到底怎么样啦?”秦亦天上前就扶着楚渝摇摇欲坠的身子,一脸忧色。

    楚渝摇摇头,面目呆滞。

    “医生,说实话!我哥现在到底怎么样啦?”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医生一听秦亦天的质问,立马有些慌张,语无伦次。

    一边看着楚渝面目的情绪变化,一边小心翼翼地向秦亦天交代着秦亦泽的病情,“秦二少,秦总目前的状况很难说……头部受到了严重的撞击,右腿胫骨下段18厘米处遭受粉碎性骨折。就目前的状况而言,先手术,能不能醒来,要看秦总的求生欲望了……”

    主治医生交代地十分清楚,果然楚渝一听双脚一软,差点又昏厥了过去。

    “不,不可以……”楚渝一听刚刚医生骗了自己,胸闷地快要窒息,要如何才能接受这番残忍的真相。

    “什么叫做要看我哥求生欲望,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帮我把我哥救过来!否则我就让全医院陪葬!”秦亦天一旦严肃起来,还是颇有点秦亦泽的身影,处事决绝,不容置疑。

    “是是是,秦二少……我们一定会尽力地,王也医生已经在从美国回来的飞机上了,他一到我们就马上实施手术!”目前龙成医院的主治医生也只能暂且稳定秦亦泽的病情,真的要做起这个手术,怕是没有那个技术也没有那个胆量……

    楚渝软弱无力地扶着玻璃窗,看着icu里脸色煞白昏迷不醒的秦亦泽,一种深渊的恐惧感从心底漫爬出来。

    “秦亦泽,你不是说好要陪我一辈子的嘛?你一定要给我尽快醒来啊!”秦亦天搀扶着难受至极的楚渝,给她买过来的晚饭,一口也吃不下去。

    眼神呆滞着,一直站在病房外面望着一墙之隔的秦亦泽,不愿离开……

    紫色帷幔的床帘一遮,漆黑一片的屋子里便什么都看不清了,只留下俩团胶粘合壁的肉体魅影,在飘忽的帷幔中若隐若现。

    “死鬼,秦亦泽估计不死也是个半条命的活死人了!说吧,你该怎么谢我?”一道魅惑喑哑的女声,泠泠笑声在这漆黑的月夜中令人寒栗不止。

    “我当然是好好疼爱你一番了!”说完赤身裸体的男人又猛地翻身,覆上女人柔软的玉体,如胶似漆。

    “死鬼,就知道压榨我!一副坏嘴脸!”女人声声漫漫,气喘吁吁地,纵情纵欲地享受着眼前健硕魅惑的男人阳刚勇猛。

    “只要秦亦泽一死,我们就有翻身之日!倒时候,我的大功臣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阴狠毒辣的眼神漏出欢愉,这一次十拿九稳地拖垮秦氏,势在必得!

    “此话当真?”女人连忙坐起,手指还不忘撩拨男人健硕的胸肌,露出得意的诡笑。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那我要你赶走家里的黄脸婆,娶我进门!”一副乖张跋扈,强势霸道的模样,极其令功能正常的男人充满征服欲,叫嚣难耐。

    “好!宝贝儿,等家里那黄脸婆一生完孩子,我就赶她出门!你才是我心尖儿上的宝贝蜜饯子。”男人说完再一次地扑倒女人,一边在女人身上用力驰骋,一边醉生梦死说着最迷情的情话,把身下的女人迷地五迷三道的。

    在事件发生的短短一个小时内,秦亦泽的父亲秦连恺便接到了消息,顾不得去看看秦亦泽的伤势,便要马上出面去调查工地塌方的真相。

    然而即使消息得到了封锁,第二天消息还是压制不住,一时间风言四起。

    秦氏集团被爆豆腐渣工程,总裁自食恶果昏迷不醒,秦氏集团遭遇头盘大危机的负面丑闻铺天盖地般袭来,杀得秦氏集团措手不及。

    所有不利得矛头纷纷指向秦氏集团,秦氏集团陷入进退俩难的被动之中。特别是对于秦氏集团负责的龙成印象项目,更是前所未有的冲击,一时间所有的工程停滞不前难以实施。

    另一方面,经历了一整晚手术,秦亦泽的情况不容乐观。

    早晨六点,在手术室外熬了一整夜的秦亦天和楚渝,终于等到了秦亦泽活着被推出手术室……

    然而王也医生面色沉重,一脸倦怠。摘了摘头上的手术帽,大汗淋漓的模样与平常平常斯文得体的精神风貌大不相径。

    “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个坏消息,要听哪一个?”

    “好/坏消息!”秦亦天和楚渝急切地异口同声。自然秦亦天问的是好消息,楚渝问的是坏消息。对楚渝而言,秦亦泽出事已经是最坏的消息了,再坏的消息,她必须坚强地扛下这一切。

    “好消息就是手术做的十分成功,保证不会出现任何生命安全了!而坏消息就是……醒过来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也可能之后会出现后遗症……”这已经是王也能预估出来的最好的结果了。

    “会出现什么后遗症?”楚渝一听后遗症三个字,本稍微放下的心立马又悬了上来。

    “这很难说,要看他自身恢复的情况了。”就连全国最好的医生都这么说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秦亦泽也从重症监护病房里,搬到了龙成医院的vip病房,按照王也所说的,只待他醒来。

    楚渝迫不及待地抚上秦亦泽冰凉的手,放置在胸口,心忍不住地隐隐作痛,“秦亦泽,如果你还心里有我的话,那你就尽快醒来!否则我就走得远远的,改嫁给别人!”

    然而秦亦泽苍白无色的脸庞毫无动静,鼻子嘴巴里都插满了管子,不再是平常帅气逼人的模样了……

    “你现在这个样子,丑死了你知道吗?没有头发,没有好看的衣服,没有表情,没有温度,你是大冰块吗?”楚渝依旧自言自语,希望秦亦泽能稍微听见有些动静。然而,一切都是徒然,他的意识仿佛飘离了这片大地,不知戏耍到了何方。

    “楚姐姐,你吃点饭吧……已经俩天俩夜了,大哥醒来看见你瘦了会心疼的……”秦亦天劝说着失去正常意识的楚渝,心里有些心疼这一对落难鸳鸯。

    楚渝沉默,接过秦亦天手中的餐盒,开始味如嚼蜡地大口大口吃着。

    “秦亦泽一定是看我没好好吃饭了,所以还在装睡开玩笑呢!”楚渝一边大口大口吃着,一边看着秦亦天,说笑出声。

    “楚姐姐,你一日三餐好好吃了,大哥的手术做的那么成功,一定会尽早醒来的!我得回家一趟,免得爷爷知道了真相会接受不住!”

    秦亦天无奈摇头,这上有老下有小的,大哥扛起秦家那么多年了,如今出事,自己好歹也得多多少少为这个家扛起点什么……

    然而外面的风风雨雨闹地沸沸扬扬,秦氏集团的股东大会上,秦连恺勃然大怒地将手上的资料一甩。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得?这检测报告上明明白白写清楚了,六月份的那批hpb400的钢筋水泥不合乎此次地基的建造要求,硬度太强了!不合要求怎么还有人去订用?”龙成印象项目是近几年来秦氏集团准备的第一大项目,不料竟还会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

    “我才安度晚年多久,你们就是这么给我交代的?每个负责人统统给我提交一份事故报告,否则通通滚蛋!”脾气暴躁的秦连恺向来不轻易动怒,很明显这一次不单单是秦亦泽的问题,没想到自己多年的领导班子会出这种纰漏,你说气不气嘛!

    “秦总,您看一下这个。”萧全将搜集的第一手资料提炼出来,这大胆的猜想也着实让秦连恺震惊,马上眉头紧锁陷入思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