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一百零五章 秦亦泽遭遇意外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成都是一个动若疯兔,但更多时候静谧地就像一个凉椅上的小美人儿。“天府之国”物产丰富,地域宽广,有的是数不尽过的美食和美人儿。

    二人游览了竹林落叶遍布的杜甫草堂,一汪碧池,一间茅草屋,一片竹林,便构成了这隐居仙林的诗人住所,也不知这简单地不能再简单的乡村野地,会有这么多的游客来观赏。

    就连楚渝这个以前气腹诗书的才女都觉得甚是无聊,金允自是没说什么,因为确实没什么看头……

    昨晚上刚下飞机到成都那会儿,就看见了这样的宣传语“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当时这句话就深深吸引了楚渝,作为对这个城市最初的向往与期待。

    金允带着楚渝来到了传言说中的都江堰。古人石块堆积成的石埂,叫做鱼嘴,是古为今用的分水利器,当江心遇到分水堤的时候,刷地一下,就一分为二了。

    还未走进,就能感受到那地动山摇,气势磅礴的震撼,翻卷咆哮中,显现一种蔚为壮观惊天动地的驯服。

    因为有了古人的睿智的治水之道,才为“天府之国”提供了庇护和滋养,造福了一代代人。

    “李冰父子好厉害啊!”楚渝在亲身感官了这一切之后,深深感叹,不可思议的伟大之处。

    “是的,一水诉衷情,二李镇岷江,南桥无语凝望,青石板托不住相思。”金允眼直直地望着眼前波涛汹涌的江水,镇定严肃地徐徐道出。

    “金大哥想起谁来了?”楚渝侧头托腮听着金允的惆怅,对金允身上的故事更加好奇了……

    晚上,二人回到金允的川渝菜馆,小店稀稀落落地没有几个客人,金允并没有过多的在意,系上裙袍进了厨房。

    干净不着灰尘的原木楼梯,紧贴着那一大面天使与恶魔的涂鸦墙,出于好奇,楚渝走了上去。

    不同于一楼的宽敞明亮,二楼整体要昏暗许多,越过铁片做的玄关隔断,二楼仅仅是个不大的单间小阁楼,被一分为二。

    一处摆着金允的床铺,一处是一张床铺大小的实木大桌,桌上堆满了无数种瓶瓶罐罐的颜料纸笔,杂乱无序。桌子那头紧贴墙的书架,井然有序地排列了一整墙的书,干净利落,与杂乱无章的桌面形成强烈的反差。

    地上稀稀拉拉地扑叠着几张艺术画作,楚渝蹲地一张张地拾起,并没能看明白画的是什么……

    倒是轻起最后一张画作的时候,楚渝发现了一张女生人脸的画作,抽象派的艺术画作,只能大胆猜想是金允喜欢的女子吧……

    正当楚渝想地出神的时候,系着围裙的金允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身后,粗鲁地一把抓过楚渝手上的画,表情漠然一脸不悦。

    楚渝立马就慌神了,连忙起身做解释:“金大哥,我不是有意冒犯的,只是有些无聊好奇上来看看……”

    “下去吃饭吧……”金允并没有责备楚渝,低着头开始整理杂乱的桌面,却一种冷冽生疏的态度将楚渝拒之千里之外。

    楚渝心想,这下是被彻底讨厌了,还没有好好和金大哥谈心做朋友呢……

    踌躇着脚步下楼,心里对于自己无心的冒犯,不礼貌的行为,又是后悔又是懊恼的。

    金允给楚渝做了一桌子的地道火锅,但是并没有像昨晚秦亦泽在的时候,一起陪自己吃。

    此刻空荡荡的菜馆里寂静无声,只有偶尔从厨房传来窸窣的盘子敲击的声音,楚渝望着厨房方向,享受着一个人的火锅,十分寂寞孤单,有些落寞。

    再好吃的火锅,一个人吃,也是极其没有味道的,正当楚渝感觉自己吃不下去的时候,系着裙袍的金允手里拿着瓶烧酒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怎么样?味道如何?”径直坐到了楚渝对面,这倒是让楚渝有些局促不安,楚渝还以为金允生气不管自己了……

    “嗯……挺好吃的……就是太多了我快吃饱了……”楚渝微皱着眉头,苦笑着对金允说,一个人吃完,有些犯难。

    “那你慢慢吃,吃不完的放着我来!”金允哈哈大笑着,不同于刚刚生气的神情,所有的烦恼与不悦仿佛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顺便还给楚渝斟满一杯烧酒,邀请她一起举杯共饮。

    “金大哥,刚刚真的冒犯了!我先自罚一杯!”想来,楚渝还是打算向金允为自己的冒昧道个歉,仰头一饮而尽。

    “弟妹不用太放在心上,都是些小事,小事!”金允面色有些怅然若失,却依旧安抚着楚渝的小拘谨。

    “嗯嗯,今天多亏金大哥招待了!害得你今天连生意都没好好做……”对于金允今天的照顾,楚渝还是十分感激的。

    “我这小店,本来生意就不咋样,甭放在心上。这宽窄巷子里的川菜馆,多我一家不多,少我一家不少,我正闲的自在!”

    喝喝小酒,画画油画,有时候碰见梅雨季节,一连好几天店里都看不见人影。这对于金允而言,已经习惯了。

    “金大哥,你有没有想过离开这儿啊?”楚渝观察着金允有些落寞的眼神儿,揣摩着他的心思,小心翼翼地问出口。

    “曾经有啊……”怅然若失地闷了一口烧酒,长舒一口气,“有啊”二字像是吐尽了一生。

    年少的时候,为了当兵的梦想,金允疯了一样拼进全力,只为能穿上那一束军装。

    “允哥,你真的要离开这儿吗?”

    “允哥,你要是想我了一定要打电话啊!”

    “允哥,我爸妈帮我说了一桩亲事!”

    “允哥,对不起……”

    ……

    那一声“允哥”仍记忆犹新,叫允哥是金允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金允去当兵的时候,就准备在老家等他几年,然而最终却是等来了她的婚礼,新郎并不是自己……

    因为负伤退役,自己不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金允也没有脸面去见见她,没有能力去关心她过得好不好……

    “唉……现在不想了……”金允长叹了一声,如今的生活虽然不是自己理想中的那样,却也落得一片安静。

    “是因为画像上的女子吗?”金允眼神呆滞了一秒,闭眼点了点头,似在回味,似在掩饰眼里淡淡的忧伤。

    现在的他,再也不想离开这个地方了,这个地方于他而言,有着太多的牵挂和遗憾。

    听着金允满是遗憾的语气,楚渝陷入沉默,显然没有什么理由劝服金允开启新的生活,除非他自己想……

    当天晚上,秦亦泽就从龙成赶回了成都,正好遇见了金允将楚渝送回酒店。此次,可能真的是离别了吧……

    回到龙成秦宅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楚渝瘫倒在床,仿佛这俩天发生的事情都是一场小小的插曲,梦境般的神游。

    “秦亦泽,你说爱情是什么?”楚渝连忙翻坐起身盘腿而坐。

    “你觉得呢?爱情是什么?”

    楚渝想了想摇摇头,眼神有些落寞,秦亦泽走到楚渝的身边环抱着楚渝小小的身子。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下巴抵着楚渝的头,轻轻道出声做着一辈子的承诺,此时此刻二人眼里只有彼此。

    幸福终究是短暂,短暂到楚渝难以抓住,便要逝去……

    这一天,秦亦泽亲自去老城区的工地上做视察工作,原本的一切工作都进行的十分顺利,却不想工地西区原本做好的基建突然塌方。

    当即传来,出现了人员围困地底的情况,一时间现场一片混乱。

    “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人给救出来!”秦亦泽立即亲自掌控现场,指挥救援。

    原本就预留了地下三层的高度,近十米的塌方,上困下围让整个救援都变得十分艰难。各种挖掘机,警车救护车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事件变地极其棘手。

    其他安全的人员也立马就加入了紧张的救援工作,然而还没有等到工程师找到塌方的原因,还未等到工程师做出救援的安全评估时,二次塌方出现了,此次不仅仅是西区工地,西区周围范围都遭受到了波及……

    秦亦泽当时就感受到了地面的震动,还未等做出反应跑开,秦亦泽就看见身旁的萧全要塌陷下去了,眼疾手快一把将萧全往后一拉一推,自己脚下却突然塌方,于是塌陷下去。

    当即现场慌乱了一片,毕竟秦亦泽作为秦氏集团的总裁万万出不得事的,秦亦泽身陷意外让现场的救援变得更加慌乱。

    短短一个小时内,军区特种部队的解放军人就赶到,进行了地毯式的救援。

    正在ec进行短片拍摄的楚渝,在听到秦亦泽发生意外的时候,当即便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一场意外,包括秦亦泽在内一共十五人被困地下,均深受重伤,当即就被收入到了秦氏集团旗下龙成医院的icu重症监护病房,所幸无人亡故。

    倒是秦亦泽,在被救援出来的时候,满身被鲜血浸染,头部收到重击,右腿骨折,失血过多至今昏迷不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