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一百零四章 四川麻辣烫?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好……我是楚渝……”像是被点名答到一般,楚渝连忙抬头,集中涣散神游的注意力。

    “你好!我是金允,成都人,曾经是秦亦泽的战友。”楚渝一脸惊讶,秦亦泽还当过兵?

    “走!上车!”金允拉开银灰有些破旧,却干净地一尘不染的面包车门 ,一副气定神若的淡然和潇洒看着二人。

    透过磨砂老旧玻璃车窗上的滚动雾珠,雍华的成都晚街,弥漫着繁华盛丽天下无的海棠花香,潮湿泛着水纹的宽窄巷子昏暗却熙熙攘攘,这或许就是成都地道的风味儿。

    若不是地道的本地人,决然找不到这么熟悉清醇的老街旧巷。

    大约过来十分钟的车程,三人到达了古巷口子的一家门面老旧的川渝菜馆儿,“来,到了下车吧!”

    昏黄的暖灯下,闪着莹莹彩灯的木质招牌,简单又不失情调。楚渝坐在车上怔了怔,果然秦亦泽为了自己,大老远地来吃麻辣烫了,不过这也太远了。

    进屋坐定,楚渝环顾了下四周,瞬间就惊叹于内部装饰的独特风情。不同于外面小门面的简单含蓄,原木色的榆木桌椅三三两两排布,与一面二层结构的狂野涂鸦墙形成鲜明的比对。

    许是今天下着小雨的原因,店里并没有什么人,看见金允习惯性的绑上头巾,系上围裙,楚渝有些讶异,小声地凑到秦亦泽耳边“这是金允开的店吗?”

    “嗯,他退役之后就回老家来了,开了这家新式地道的川渝菜馆。”秦亦泽看着一脸天真的楚渝,真不知道小脑袋瓜子里哪装那么多问题……

    “欸?金允好厉害啊,做菜的男人好man好帅哦!”一脸花痴相的楚渝,瞬间一改之前害怕的模样,双手托腮化身小迷妹,语气里仿佛还在讽刺某人只会吃不会做。

    秦亦泽一把搬过楚渝的脸蛋,一脸严肃地说,“你只能看着我!不能想别人。”傲娇的小眼神分明是吃醋了。

    “好好!我也看你。”楚渝转过身来,表现地一脸敷衍又嫌弃的表情,俩手轻轻掐着秦亦泽的脸颊,像是在哄几岁的孩童一般,秦亦泽意识到自己遭楚渝戏弄,便开始上手挠地楚渝哭笑不得,跪地求饶。

    “够了你俩,不要大老远地来秀恩爱嘛!”只见金允用着一青瓷菜盆端来了一大碗香喷喷的麻辣烫,瞬间楚渝就觉得饥肠辘辘食欲大增,反而一点都不觉得被抓包有多难堪。

    “哇塞,四川风味儿的麻辣烫!金大哥你又会做菜又会画画的,好厉害呀,这麻辣烫看起来好好吃!”这鲜香可口的麻辣烫,比自己想象中的看起来要好吃n倍,楚渝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一大碗,口水直流。

    “吃吧吃吧,别客气了!”金允笑着被楚渝都要夸地找不着北了。看着楚渝这可爱劲,实属无奈,其实四川根本就不做麻辣烫,麻辣烫作为川渝菜的改良版,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北方菜系了。

    要不是秦亦泽突然打电话来,说要吃地道的川渝菜,为了许久未见的老友,今天金允还是第一次尝试做麻辣烫,看着楚渝满意的模样,金允也就长长的舒了口气,吃得开心就好。

    倒是俩大男人,在一旁开了几瓶啤酒,相视一笑。这种熟悉的感觉,像是又回到十年前应征入伍的时候。那时候的秦亦泽比现在书生气质许多,而金允比现在胖多了。

    “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老样子没变,现在也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天天在新闻上看见你,倒也不觉得腻烦哦!”一杯扎啤配上一小碟花生,镌刻俊逸的长脸满足。

    “你也不赖,堂堂少校曾经那么风光,现在却偏安一隅!只要满意现在的,也就不枉顾当年的本心。”对于金允,秦亦泽还是觉得十分愧疚惋惜,比自己大俩级进军营,一年升班长,一年升连长,军事谋略的天资极高,得到了部队营长的极高赏识。

    楚渝一边吃着,一边小心翼翼地听着二人的交谈,不敢插话,但是甚是好奇眼前的这个男人曾经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毕竟据自己所知,秦亦泽与人促膝长谈的,金允还是第一个。

    金大哥,你以前很厉害吗?”楚渝咬着筷子,一脸好奇地看着金允,眼神散发着各种小期待。

    金允捧腹大笑,看了看秦亦泽,又回头看了看楚渝,嘴角宛然大笑说:“你这小媳妇实在是太可爱了,我们俩以前可不是一般厉害,是相当厉害!就是年少轻狂了点!不不不,我那时候还挺重的!哈哈哈哈……”

    楚渝听了半天,一脸茫然,“怎么个厉害法啊?”

    “不不不,不说了,好汉不提当年勇,我还是给弟妹你讲讲我俩在部队里发生的糗事吧!”金允看着秦亦泽坏笑了一声,连忙端着酒杯一口闷壮壮胆。

    “当年的我,有170斤的体重,那体格是相当的不合格啊!那没有办法,谁让我是班长呢,根本就没人管我,我还和部队的厨师关系老好了,拜了把子的的那种!那时候我体重受管制,但是又饿的不行,于是秦亦泽就帮我想办法弄吃的,你猜怎么着?”一讲到这,金允就忍不住的大笑不止,令人难忘的青葱岁月。

    “秦亦泽怎么了?”楚渝立马问出口,眼神不经意间瞟了瞟脸色佯装淡定的秦亦泽,又将后襟缩了缩。

    “弟妹你别怕,有我在这,这小子不敢拿你怎样的。这小子把当年野外枪击训练的兔子,野猪还得偷偷给我扛回来,给我做预备口粮呢!别害怕!”金允想起当时比自己压榨的秦亦泽,那拿自己无可奈何的模样,他是忍不住想去欺负几下。

    秦亦泽无奈摇头,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金允还是睁眼说瞎话,脸皮一如既往的厚,“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你天天抱着我哭爹喊娘喊饿的时候啊!”秦亦泽拆起台来的时候也是分分钟,毫不含糊。

    楚渝看着二人争来抢去的,感叹二人的感情真好!

    时间一晃眼就过了,金允将二人送回酒店,依依不舍,“弟妹啊,以后再想吃麻辣烫了,回来找哥,我随时给你做!”

    “诶,好的金大哥!”楚渝从未想过,有时候,和人真诚地相处短短几十分钟里就能实现,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回到酒店房间里,楚渝还是忍不住想问秦亦泽,“你说,金大哥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现在在这种地方啊?”

    并没有意外楚渝的疑虑,秦亦泽有些怅然若失,低头沉默了半天才徐徐道出真相,“他在八年的国际援助里为了救我,炸伤了腿,你现在看到的左腿,是条义肢……”

    楚渝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听着秦亦泽陈述这件事,金允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经历过如此大的磨难的人,不禁心里对这位金大哥油生诸多的钦佩之情。

    从刚刚金允给自己讲军旅生活的时候,满脸的自信与骄傲。楚渝就在想,这么致命性的打击,该是有多么坚强的承受能力才行啊!所以金允对于秦亦泽不仅仅是好友那么简单,那是可以牺牲自己成全兄弟的救命恩人啊!

    “所以这一次来成都,不仅仅是见他一面对不对?”楚渝看着坐在床边低头沉默,有些难受的秦亦泽,起身上前,将秦亦泽揽入怀中,摸了摸他那垂头丧气的头发,想要给予些许安慰。

    “嗯,我每年都会到成都一趟看看他,曾想要劝他去龙成,为他谋一份事业,但是他拒绝了!我想帮他面对这一切,但是他不愿走出现在的那片天地……”也是,金大哥虽然看起来是那么乐观坚强,但是真的有理想抱负的人,又怎么会甘心只守护着这片小小的天地呢……

    更何况曾经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不应该就此沉沦,三十几岁,人生还会有无限种可能的。“这次,我帮你一起劝他! ”楚渝鼓励着秦亦泽,相信金大哥会同意的。

    然而第二天一早,秦亦泽突然被萧全一通电话吵醒。许是公司又出了什么乱子,难以收拾,秦亦泽不得不早回去一趟。而楚渝打算自己再在成都玩几天,毕竟,好不容易来一趟,顺便和金大哥谈谈心交个朋友,也不枉此行。

    “行,那你不要乱跑,我公司的事情忙完就回来接你!”秦亦泽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于是便打了个电话,嘱咐嘱咐金允好好照看这个冒失鬼……

    楚渝一脸无奈,“你就放心吧,我是不会乱跑的!”将楚渝送上金允的面包车,这下秦亦泽才放心离开。

    “秦亦泽这小子,生怕我把你拐跑了似的,板着一张臭脸可难看了!”边开着车,金允还不忘损他几句。

    楚渝被金允说的一脸含羞,“金大哥,你就别打趣我了……”

    “行行!今天我就先带你去好好看看成都风貌,别和我生分,好好玩!”金允也好久没有腾出时间,好好休息了,正好今天放肆去玩一玩!重新认识认识这位弟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