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九十八章 双双秀起恩爱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放开我秦亦泽!”隔着薄透的睡裙,楚渝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暴露在秦亦泽面前了。

    面对楚渝的警告,秦亦泽无动于衷,充耳不闻。

    “你这身材水平,我用眼睛丈量就丈量完了!”嘴上不饶人,手上也不安分。

    秦亦泽开始故意对楚渝上下其手,隔着薄薄的布料,贴着肌肤紧抱在怀。

    “秦亦泽你放开!放开!”这下楚渝是真的怒了,被秦亦泽死死地禁锢着,用力地挣扎着都挣扎不出来。

    气急败坏之下,楚渝用力地咬上了秦亦泽的肩头,以示抗议。

    秦亦泽闷哼了一声,依旧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楚渝也咬着肩头没有要松口的意思。

    楚渝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骑坐在秦亦泽的腿上,而秦亦泽的脸正好对着自己的胸口,一时间楚渝进退俩难。

    没有办法,楚渝只能下狠手用力地一咬,这下秦亦泽终于吃痛放开了自己。

    失去了钳制的楚渝瘫倒在床,秦亦泽站在床边,面色狰狞地捂着自己的右肩……

    “楚渝你是属狗的吗?你这是谋杀亲夫未遂,做鬼我都不会放过你!”没想到女人狠起来,竟然可以凶残到这种地步。

    楚渝紧抱着枕头护在胸口,一副十分提防的警戒状态。

    掀开衣服,秦亦泽看了看右肩上的牙印,已经肉皮翻起,泛起紫红的颜色,十分地触目惊心。

    就连楚渝自己看了,都觉得好疼……楚渝有些惭愧,自己都觉得自己做过分了这件事。

    没想到给楚渝上个药,这个女人还会这么狠心,被挑逗的小野猫闹急了也开始咬人了。

    秦亦泽气不过,一把扑向楚渝,残暴地将枕头扯开,枕头里飞洒的毛絮,飘飘落落洒满了整个房间地板……

    再一次地,楚渝被扑倒压制在床,一动不动,这下,楚渝是彻底难逃法网了。

    委屈巴巴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白皙透亮的颈脖在昏黄的夜灯下,显得极其美味,想让人咬断吸吮甘甜的血液。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给你抹了药也不知道说声谢谢,还嘴硬不饶人!看来是欠调教了,是吗?”

    楚渝猛烈地摇头,双手被秦亦泽紧紧地固定在头顶,双腿被秦亦泽用小腿压制着,整个身体被扭曲成蛇形,极度羞耻的姿势,只求秦亦泽能放过自己。

    “秦先生,你是我见过最大度的人了!这一次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我明天一定加倍工作,偿还你!”楚渝勉强堆积着笑容,希望秦亦泽大人大量能够放过自己。

    “不不不,我这人是出了名的锱铢必较,要偿还可以,不如肉偿吧!”说罢,便化身一头饥渴的猛兽,附身舔了舔楚渝的颈脖。

    “不要……求求你……”未经人事的楚渝在这一方面,自是感到十分害怕,身体在秦亦泽的亲吻中,开始不自觉的颤栗。

    “小野猫儿,别害怕,我会轻轻地惩罚你的!”磁性邪魅的嗓音,充斥在楚渝耳边,温柔如三千弱水,潺潺细流。

    秦亦泽从颈脖开始吮吸,舔舐,然后渐渐地上移到楚渝的脸颊,丝丝凉凉。

    然后是如樱花般的娇唇,镶嵌黑曜石的羽毛长睫,红润细嫩的前额,还有迷醉镌刻的酒窝儿。

    楚渝被秦亦泽的温柔迷地晕头转向,身体仿佛瘫作了一抔清水,软弱无力,全靠秦亦泽顺到背上的手臂支撑。

    “楚渝,你好美啊!以后只美给我一个人看好不好!”温柔的声袢,撩拨着楚渝砰砰欲出的心跳,仿佛是世界最美妙的旋律。

    “好……”楚渝已经彻底沦为阶下囚,被名叫秦亦泽的牢笼深深禁锢。

    随即秦亦泽堵上了楚渝的娇唇,二人吻的的如火如荼,天昏地暗,地老天荒。秦亦泽不同于以往挑逗性的惩罚,这一次仿佛要将楚渝较弱的身躯揉入填满自己的心口。

    身上的齐踝长裙被秦亦泽瞬间撕裂,全身的遮蔽物,瞬间就被敞开了,楚渝害羞地半捂着身体,不敢直视秦亦泽的眼睛。

    “害羞了?”秦亦泽搬过楚渝的脸颊,注视着自己的眼睛,害羞地温柔笑着。

    “你真美……”随即又是无尽的吻和缠绵。片刻之间,楚渝的整个颈脖和胸口都种满了青青紫紫的印记。

    再吻过瘦细的腰脐,修长的大腿,小腿……

    楚渝从未想过,秦亦泽也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正当二人,如鱼得水,准备缠绵的时候,秦亦泽的一句,“渝儿,你亲戚来了……”

    如晴天霹雳般的,让秦亦泽奔溃至极,楚渝也捂脸觉得尴尬到极点。

    楚渝连忙起身,跑到了厕所,一直平复不下来的心跳,小鹿乱撞版地难以平复。

    一照镜子才发现,原本白皙的脖子已经密密麻麻种满了草莓,吓得楚渝赶紧找块浴巾捂住自己,实在是太让人害羞了……

    回到床上的楚渝,发现秦亦泽一脸不悦,欲求不满的模样。还未躺下,楚渝就被秦亦泽一把揽入怀中,不愿放手。

    楚渝明显感觉到,秦亦泽余热未消的坚挺依旧叫嚣,迟迟未退,看来秦亦泽隐忍地很是辛苦……

    “秦亦泽,你别抱着我了,我看你很难受……”楚渝好心劝说,却又被秦亦泽压倒在床。

    “不抱着你,我才难受地要死!”秦亦泽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楚渝才不相信。

    “我才不信呢!”楚渝侧着脸,佯装嫌弃。

    “那我把我的心掏出来给你看!”于是又起身开始解自己的裤腰带。

    “秦亦泽,您能不能正经点?臭流氓!”顺手拿过仅剩的枕头扔向秦亦泽,一脸羞碾。

    精准地接到枕头,随手往旁边一扔,又扑倒楚渝,循环往复,二人玩得乐此不疲,整个房间已经变得凌乱不堪,飞絮和衣服的碎片满地都是,都没有了下脚的地……

    晚上秦亦泽紧紧地抱着楚渝入睡,手脚并用地让楚渝喘不过气来,“秦亦泽,你别抱那么紧,我有点热!”

    “那你脱吧!我不介意!”

    “……我是说,我喘不上气了!”楚渝在心里白了一眼这个大流氓,一言不和就开车……

    “那你天天早上抱我抱地那么紧,我也没说过什么啊!”这理由确实让楚渝无言以对,只能佩服地秦亦泽,这逮空说理的辩论能力。

    “好吧,那你抱吧!别碰我脚,伤口疼……”被秦亦泽折腾了一晚上,刚刚抹的药早就被蹭地一干二净了。

    秦亦泽一听果然安分了许多!

    其实楚渝不知道的是,秦亦泽每天比她都要先醒来,然后总会挪动着她的胳膊搭拉在自己身上,假装楚渝每天抱着自己睡的假象。

    然后每天早上,反过来还要给楚渝一副嫌弃要死的表情,膈应一番。这恶趣味,也没谁了……

    这是楚渝和秦亦泽同居以来,睡的最亲近也最肆无忌惮地一次,不用小心翼翼。

    第二天一大早,楚渝发现脖子上的草莓根本就没有丝毫消退,反而还加深了不少。

    狠狠地白了俩眼熟睡在床的罪魁祸首,开始翻箱倒柜地找盖在脖子上的丝巾。

    然而夏天的丝巾太小太薄,根本就难以全部遮挡住脖子上的痕迹,而冬天的围巾都是棉麻,或者羊绒布的,现在围着出去肯定会回头率百分之二百吧……

    楚渝很是无奈,找了条轻薄的深色高领雪纺连衣裙,比较正式,遮盖效果也比较完美。

    睁开眼的秦亦泽看着乱成一锅粥的衣橱,还有满房间乱糟糟一片的羽毛,顿时还以为自己住错地方了,挠搔着脑袋,让自己清醒了清醒。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楚渝,大声地叫唤了一声:“渝儿,昨晚上是进贼了吗?”

    秦亦泽的一声“渝儿”叫得楚渝脸瞬间唰红,昨晚上一幕幕羞耻的画面,瞬间就翻江倒海般地涌入脑海,挥之不去。

    “秦亦泽,都怪你啦!你起来给我收拾!”说罢便捂着自己的脖子落荒而逃。

    看着楚渝撒娇逃跑的身影,秦亦泽顿时心情大好,起身便冲出去追赶落荒而逃的小野猫。

    楚渝当然挣扎不过秦亦泽,分分钟便被收入囊中,一把抱起夹在胳膊下。打打闹闹一番,好巧不巧这一幕就被刚刚起床的秦亦天撞见,秦亦天感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一家人吃早餐的时候,秦亦泽又开始给楚渝投食喂早餐,打打闹闹好不欢愉,看的一旁的秦老爷子一直哈哈大笑!

    “爷爷,你把大哥和大嫂送回去吧!每天吃狗粮都要吃到消化不良了,一大早起床就开始被虐,我需要人权,单身狗的人权!”

    然而秦亦天苍白无力的宣言,基本就被秦老爷子给无视掉了。楚渝还补刀嘲笑道:“狗狗哪来的人权啊?小天,你真笨!难怪没有女孩子喜欢你!”

    “楚姐姐,扎心了啦!”拿着面包就离开了餐桌,一副不可言说的惨状,难以形容……

    看的秦老爷子又是哈哈大笑一番,欢愉至极。

    早晨,第一次,楚渝不想要和秦亦泽避开去上班,此刻她就希望全世界都知道,她有多幸福,有多特别!

    摘掉眼镜,褪去职业秘书装,一身银灰西装的秦亦泽亲自送一袭黑裙的楚渝去ec公司上班的画面,被狗仔队拍到,当即就成为了热门头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