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九十七章 出手阔绰的秦亦泽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亦泽真的是谢谢了。”秦亦泽看楚渝这么冷便把外套脱给了楚渝穿上。

    “萧全,我们在西郊的长坡中段,你快点过来,风有点大!”萧全套着蓝牙耳机,开着车听秦亦泽指示,没想到大晚上的boss竟然和少奶奶俩人去了那么远的地方,真是好兴致啊!

    “秦亦泽,那边有个小卖部,我们先去躲躲风吧!”果然远处的路边有个小小的平房商店,亮着暖黄的小油灯。

    不到十平米的小平房里,并没有特别多种类的商品,仅有些必备的茶水饮料,和一些小面包零嘴。最里面是一张折叠小铺,墙上挂着个老式随身听,便是这看守小店七旬老头的全部家当。

    像小时候的那种便利店,老板开着挂着油灯的小小窗口,在小木窗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秦亦泽和楚渝站在小卖部的屋檐下,就像是以前徘徊在小卖部前放学三三两两的孩子们。

    “小姑娘,你和男朋友进来避避吧!收音机里说,马上就要刮台风了!”屋里的七旬老头扯着嘶哑的声音,叫唤着。

    楚渝带着秦亦泽迈进狭小的便利店,比想象中还要狭小闭塞,却五脏俱全。

    老头子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俩把马扎,“来姑娘小伙子,别嫌弃将就着坐坐吧!”

    豪爽的老头子让楚渝想起来自家的秦老爷子,也是这般亲切可爱。

    “怎么大晚上上这儿来了,今晚上可有台风呀!”老头子从货架上拿了两瓶冰红茶递给了楚渝,却被楚渝连忙拒绝了。

    “哎呀,这不值几个钱的,不用那么客气!”老头子憨笑着,今天有人来陪陪自己,已经很开心了。

    “大爷,前面的路灯什么时候能修好呀?”楚渝转身将手上的冰红茶递给了秦亦泽,问了问一直站着不坐的老人。

    “这我也说不太好,路灯已经坏了好几天了,像我们这种郊区来的人也不多,包工的也就能拖沓就拖沓了……”老头表示这几天已经看到不少人开过来又返程了 。

    “这该如何是好……”楚渝一听短时间修不好过不去了,心里有些焦急……

    老爷爷看着面色沉重的楚渝,连忙安慰:“别着急闺女,我知道一条近道能穿过去,趁着台风还没来我带你们过去吧!”这对大晚上风风火火赶来的二人,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于是三人挟着油灯电筒赶紧出门了。

    老头子说的是一条山路,由于光线不足道路崎岖,三人走起来还是有些吃力。

    “啊!”一个不小心,楚渝的脚陷入泥坑,一个不稳就摔倒在地,手掌和膝盖都蹭伤了。

    “没事吧?摔到哪儿了吗?”由于光线太暗,秦亦泽和老爷爷并不清楚楚渝摔得有多严重。

    “没事没事继续走吧!”眼看着天气越来越不好,楚渝并不想要拖二人的后腿,只能强忍着佯装没事。

    走了大概20分钟的样子,三人才径直穿过了没有路灯的封锁路段,走到了有房子的居民区。

    老爷爷离开的时候,楚渝要将身上仅有的500块钱塞给他。然而老爷爷果断地拒绝了。并说乐于助人是他最大的爱好,不要剥夺他的乐趣,楚渝只能就此作罢,老爷爷头也不回不回地消失在黑暗的森林里。

    “哎,老爷爷人真好!就是没有什么能回报给他!”这让楚渝有些小小的遗憾。

    “不会的,好人会有好报的!”其实,早在秦亦泽离开小卖部的时候,他就将身上的2000块钱放在了老爷爷给的冰红茶下,算是一点心意吧!

    楚母看到一身狼狈的楚渝和秦亦泽的时候有些惊讶!这算是秦亦泽第一次正式拜访楚渝的母亲,然而却是这种唐突冒犯的方式见面。

    “哎呀!怎么衣服破成这样?这是去哪儿了?”管家的秦妈担心地问候着,作势就要去拿药箱。

    “秦妈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坐一会儿马上就走!不碍事儿的……”楚渝用手掸了掸身上的泥土,好似一点事儿都没有的样子。

    “母亲你好,我是秦亦泽!”秦亦泽走到楚母面前,这算是秦亦泽和楚渝结婚以来第一次正式的自我介绍,态度十分谦和,恭恭敬敬地作了个90度的揖。

    然而楚母并没有给予任何态度,漠然冷淡地看着电视剧,一言不发。对二人不理不睬的态度让楚渝有些受伤,明明上一次来的时候母亲的态度有些缓和的。

    “母亲这一次我们来是想问问关于楚氏科技核心专利股权的问题。”楚母一听“专利股权”几字,眼底泛起丝许涟漪。

    突然楚母冷冷地说了句:“楚渝和我上楼来,我有话和你说!”

    这可能是楚渝这一年来见到清醒的母亲为数不多的一次,顿时楚渝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好像母亲确实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母亲,有什么话要上楼说?”楚渝有些焦躁疑惑。

    “楚渝,我希望你能明白母亲一直以来都是为你好。即使他们对我们有恩,但你要相信秦家接近我们的目地绝对不单纯!”楚母义愤填膺地说出这番话,完全不像是一时兴起凭空杜撰,反倒像是一直积郁在心,一吐为快的感觉。

    “母亲,说实话我不明白!秦家目前对我而言不单单是救世主那么简单了,他们让我重新有了家的感觉,他们人都很好!”楚渝觉得相比较对自己不闻不问的母亲而言,秦家给予她的不仅仅是一份工作,一次帮助而是一番救赎。

    “楚渝,我只希望你不要这么天真!我不相信你父亲的死和秦家无关!”在当初知道楚渝嫁给秦家的时候,便遭到了楚母强烈的抗议,母亲更是三番四次地冷落自己,以死相逼抗衡。

    “母亲,是你太难以接受父亲的去世这个事实了!我知道父亲的去世对你的打击很大,但是我觉得完成父亲的夙愿比怀念过去更值得我去全力以赴。”

    楚渝觉得母亲有焦虑抑郁症,容易出现许多幻想。就像之前父亲去世的时候,母亲将所有的罪责积压到了自己身上……

    “对不起楚渝,是母亲让你太累了!”楚母呆坐在沙发上,又开始了无止境的沉默与自责。

    楚渝觉得她真的很难融入母亲的世界,有的时候真的很努力地靠近她,却越来越远的感觉就像现在这般。

    母女二人又开始了无尽的疏远,楚渝知道今天又白来一趟了,专利股份的问题,注定是没有下落!

    “唉……”楚渝无奈地叹气,将房门带上,无力地下楼。

    看到在楼下等待的秦亦泽,楚渝失望的神情已经告知了一切。

    “没关系!”秦亦泽拍了拍楚渝的头简单的安慰了下。楚渝勉强地笑了笑,表示自己早已料定了这个结果。

    另一方面,萧全的动作实在是迅速地让人咋舌。即使是台风天气,在风雨交加漆黑一片的夜晚,依旧带着人教西胶路段了路灯统统修好了。

    然后顺利地卡着点来接二人回去……

    回到秦宅,看到一身狼狈,身上又是泥又是水又是伤的楚渝,秦老爷子马上露出心疼的表情。“哎呦!我的乖孙媳妇儿,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啊?是不是秦亦泽这个臭小子欺负你了?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这让我怎么抱孙子啊!”

    楚渝只能一直在旁边笑着帮秦亦泽打圆场说,是自己不小心摔的,秦亦泽还好心把自己搀扶回来了!

    一瘸一拐地回到房间,浑身无力瘫倒在床,满脑子里乱的和浆糊一样,一直在想几天后招标会的事情。

    困意来袭,楚渝连忙翻身坐起去了浴室,艰难地撕开衣服和伤口粘合的地方,洗个澡换了一身清爽干净的睡裙,准备早早睡觉。

    什么恩怨情仇,豺狼虎豹统统交给明天去做吧……

    书房内,秦亦泽左右思量着楚氏招标会的事情,肖于成的不买账,让问题变得有些棘手,楚渝母亲病情的不稳定,也丝毫不能找到问题解决的突破口。

    再三斟酌之下,秦亦泽再一次拨通了肖于成的电话,“龙成印象四成地的让利,让逸斯和楚氏科技合作。”

    “秦亦泽你怕是疯了吧!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啊?”在肖于成看来,秦亦泽根本就不需要为一段责任似的婚姻付出着呢多……

    “做还是不做?”秦亦泽十足地吊着了肖于成的胃口,四分地对于秦氏集团而言,接近一半的损失了。认识秦亦泽这么多年,肖于成还真没见过如此不理智的秦亦泽。

    “做!当然做!只希望秦总,这一次能说话算数就好!”秦亦泽这么阔气地送钱给自己,不要白不要!只是后来,肖于成才知道这笔买卖做得有多亏本……

    楚渝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手掌还有大腿上冰冰凉凉的,还夹杂着丝丝疼痛。

    迷迷糊糊一睁眼,才发现自己及脚踝的长睡裙已经被撂倒了胸脯这,秦亦泽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将头埋在了自己大腿根部……

    “啊!”楚渝尖叫出声,连忙坐起将自己的裙子往下一拉。

    “秦亦泽你个流氓变态,干什么呢!”作势就要捶打秦亦泽的胸口,却被秦亦泽抢先一步,抓住了手腕,不得动弹!

    “我能干什么,当然是欣赏夫人雪白通透凹凸有致的玉体了!”邪魅的嘴角上扬,手腕一个用劲,就将楚渝拉拢在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