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八十三章 仗义相助,以身相许?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楚渝根本无心与关翎在此纠缠,吃了上次的亏之后,和关翎同框楚渝内心是拒绝的。

    而关翎反而不那么觉得,越是接近敌人,越是能找到敌人的软肋。

    见楚渝想要离开,关翎看到旁边的红酒塔心生一计,突然上前抓住了楚渝的手腕。

    同一个计俩,还玩俩次,楚渝也是被这位关大小姐给深深折服。用脚丫子想想,也知道关翎肚子里的墨汁到底是什么……

    劲道猛地一甩,楚渝一个侧身闪过,并没有如关翎所愿,撞翻红酒塔。倒是没有算准方向,直直地扑向了刚刚楚渝放下的小蛋糕上。

    楚渝心疼极了,多美味的小蛋糕啊!就这么硬生生地给糟蹋了。

    新换上的白色蕾丝裙,现在也变成了小花裙,沾满奶油脏兮兮的。

    旁边还有不少关注自己的人,也都捂着嘴嘲笑自己,今天这脸又算是丢到太平洋去了。

    楚渝刚好吃饱,蓄满了力气,特别想揍这个蛮不讲理的女人一顿。但想了想,自己好歹也是大家闺秀,不和她一般见识。

    跑到厕所,简单地擦洗一番,但是有颜色的奶油根本就洗不掉。现在,白色的蕾丝裙显得更加脏了,不忍直视。

    这番模样铁定不能再去外面丢人现眼了,于是乎,只能安静地待在人少的屋子内,开始漫无目的地神游。

    虽然肖于成给楚渝的第一印象是一副浪荡公子的模样,但是对于酒庄的经营,楚渝还是服气的。

    大学的时候,楚渝虽然不爱喝酒,却沉迷红酒的香气无法自拔。各种葡萄酒,楚渝只要拿在鼻间轻轻一溴,便知了这葡萄酒的品种,成色以及年份。

    父亲为了楚渝的这一爱好,在楚渝二十二岁的时候,花重金买下了法国的一片野生葡萄园。目的就是让楚渝以后能酿造自己喜欢的葡萄酒。

    然而酒庄还未盖起,父亲便永久地离开了……

    肖于成的酒庄,自楚渝进门,就闻见一股浓郁心怡的甘醇酒香,与花园里摆放的新酿百解纳和白兰地不同,这股香气埋藏在酒庄深处,最隐蔽珍贵的地方。

    走过大厅,穿过一个昏暗的小楼阁,楚渝发现了个通往地下室的木质小隔板。

    用力揭开这厚重的隔板,楚渝感受到了黑暗地底深处,酒香的召唤。

    在旁边的橱柜,翻箱倒柜找个了破旧的手电筒,刚迈出脚,打算下去一探究竟的时候,一股强劲的力量拉住了自己。

    楚渝着实被吓了一跳,猛地抬头才发现拉住自己的是刚刚在花园里与秦亦泽攀谈的肖于成。

    “你在这干什么?”肖于成与之前谦虚友好的态度截然不同,不同寻常地严肃了很多,微微的怒意直接溢于言表,显然楚渝私自走到主人家未经许可的地方,有些唐突了。

    “我……我……我是被味道吸引过来的……”楚渝被严肃的肖于成有些吓住了,吞吞吐吐不知该如何解释。

    肖于成十分讶异,这女人的鼻子是狗鼻子吗?能这么灵敏?这下面可是整个酒庄珍藏的极品好酒,在地下酒窖埋的可深了!

    佯装镇定地咳嗽了俩声,“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好糊弄吗?不要以为你是秦亦泽的女人,我就不敢对你怎样!”

    略带警告的口吻,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漠姿态,肖于成以为楚渝就会这么被吓住,然后逃跑。

    然而肖于成想错了,楚渝的性子可是吃软不吃硬,对于肖于成傲慢无礼的态度,楚渝早就忍无可忍了。

    “就算我不是秦亦泽的女人,你也不能把我怎样!就算这是你的地方,你也没有贴闲人免进的警告语啊!你这态度是对客人的态度吗?”

    肖于成噗嗤一笑,没想到看起来安分的秦家大少奶奶,也有嘴皮子这么利索的时候。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与秦亦泽果然是一丘之貉!

    “好!我不会和你废话!秦少夫人,现在请跟我离开这里!”肖于成将厚重的隔板再次盖上,心想必须得尽快将楚渝带走,否则让秦亦泽追来,这点小秘密都藏不住了。

    楚渝一脸扫兴的样子,明明那下面的味道极其美味,却硬生生地给肖于成剥夺了看一眼的机会。从此肖于成在楚渝心底的定位,就是个小肚鸡肠的男人!

    跟随着肖于成走到前厅,正好碰上了在到处找寻自己的秦亦泽。

    现在只要楚渝的行踪消失,秦亦泽就会有种楚渝被绑架的错觉。

    看了眼一身狼狈不堪脏兮兮的楚渝,秦亦泽将恶意的眼神投射到了一同出现的肖于成身上。

    “老弟!你可千万别这么看着我,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就这副样子了!”肖于成连忙甩锅。

    如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秦亦泽可是龙成赫赫有名的“护妻狂魔”。这要是被秦亦泽扣上怠慢的帽子,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回事,弄得这么脏?”楚渝一听秦亦泽有些责备的语气,就有些慌神,这下给秦亦泽丢失脸面了。

    还不等楚渝想好怎么解释,一袭红裙的关翎再次满血上线了。

    “诶,这不是新起之秀大名鼎鼎的秦家少奶奶吗?怎么出席宴会穿的这么脏啊!”一边假好心的切意关怀,一边连忙招呼过来自己的助理,“你马上去车上,给秦夫人找一套干净的衣服。”

    “秦先生,别担心他们马上就把衣服取来了,您就别责备秦夫人了!”看似无意的关怀,实则是再三提醒秦亦泽身边有个如此丢人现眼的女人。

    围观的群众追随着焦点关翎,自然也马上跟着关注上了秦氏夫妇的问题。

    倒是肖于成一脸玩味地在一旁围观这出年度大戏。

    然而这一次,秦亦泽却没有给关翎面子,“我们夫妻俩的事情就不劳关大明星费心了。”话毕,就将身上熨烫平整的银灰西装外套脱下,罩在了楚渝身上。

    楚渝瞬间就感觉到周身被一股热流包裹,被秦亦泽这么护着,心里还是有些小感动,充满暖意。

    秦亦泽揽着楚渝的芊芊细腰,目中无人地带着楚渝欲离开。

    关翎当即就觉得丢脸丢到家了,这么多人看着脸上有些挂不住。白皙纤长的玉手拉住了秦亦泽的一只胳膊,故作可怜地说:“亦泽,你确定要和我这么生分吗?”

    本来秦亦泽也和她不熟啊!也不知道关翎是依靠多强的意志,一直这么自导自演。

    秦亦泽挣开关翎的触碰,他当然知道,这个女人最惯用的手段就是借住舆论乱生是非。

    但是这一次秦亦泽是真的生气了,眼神凶狠不带一丝柔情地警告关翎说:“不要以为前几天的新闻,我会不知道是你捣的鬼,若想保住你那小小的娱乐公司,就给我安分点。”

    阴狠毒辣,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看着关翎全身一僵。还好今天没有什么媒体到场,否则吃瘪的还会是自己。

    秦亦泽带着楚渝草草离席,楚渝虽然对秦亦泽很是感激,但是今天的自己确实惹祸了,于是便一直不敢吱声。

    肖于成最为宴会的东家,自然不能看着秦亦泽这么愤愤离席啦,连忙追了上来,“老弟,今天这事还真不赖我,我请的是关翎她哥哥,没想到她倒是出席了。”

    “别说了,你我还是了解的,从来不错过任何一出好戏!”秦亦泽才不想和肖于成再纠缠下去,发动车子正欲离开。

    肖于成倚在卡宴的副驾驶车窗上,偷偷地半求半警告的语气对楚渝交代说:“今天的事情,可不能乱说的。”

    眼神示意是地下酒窖的事情,又转而大声说给秦亦泽听,“今天你们就先回去吧!明天我派人将酒送到你府上!老弟,弟媳我就不送了!”

    来的快去的也快,瞬间就消失没了人影。

    “他刚刚让你帮忙隐瞒什么?”果然秦亦泽是听到了!肖于成这硬智商也是没谁了,难怪这么多年都没玩过秦亦泽。

    “嗯……我在酒庄闲逛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珍贵的地下酒窖,不出意外的话,里面的葡萄酒都至少保存了五十年以上!”楚渝可没答应肖于成保守这个秘密,毕竟楚渝也是藏有一点小小的私心。

    五十年以上的葡萄酒,一瓶就得价值上百万元了,楚渝还真想见见世面,即使是沾着秦亦泽的光。

    “你还有这本事?靠味道就能闻出酒的年份?”秦亦泽算是越来越低估眼前女人的水平了。

    “也不算是,毕竟味道很淡,我只是做个猜测而已,只不过肖于成倒是看起来很紧张。”楚渝就权当秦亦泽在夸自己吧!让秦亦泽展现惊讶表情的时候还是比较少见的。

    楚渝的一番猜测,算是让秦亦泽又掌握了一番肖于成的软肋,这绝对是个好消息!

    “我们这是去哪里?”楚渝发现,这段路并不是来时的方向,这么晚了是要去哪里啊?

    “回秦宅。”

    “啊?”

    秦亦泽的回答犹如六月飞霜,不禁让楚渝打了个寒颤,“你确定?为什么要回秦宅啊?”

    楚渝的内心是拒绝的……

    “因为前几天答应过了爷爷,这几天会回去住一段时间。”

    秦亦泽的回答,让楚渝无言以对,秦老爷子也还说过要抱孙子呢!这可咋整啊!

    莫名慌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