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八十章 毒舌也细致入微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周日清晨,本是特别美妙的睡懒觉的日子。楚渝睁开朦胧惺忪的睡眼,艰难地爬起下地。

    回归人妻生活的楚渝,又要开始了给秦亦泽忙碌一日三餐的生活。更加可恨的是,楚渝一搬回别墅,秦亦泽又给家里的女佣放假了。

    “死秦亦泽,臭秦亦泽,不要脸!”楚渝一边收拾着客厅上乱糟糟一片的文件和茶杯,一边咒骂着这个自以为是还在呼呼大睡的懒人。

    “大早上的,就这么想我!”秦亦泽穿着宽松的米色休闲居家裤,木屐拖鞋啪嗒啪嗒地在木质楼梯上发出节奏有力的撞击声。

    “鬼才想你……”没有理会秦亦泽的调侃,楚渝继续擦试着茶几石板上的茶渍。

    秦亦泽这种有着严重洁癖的人,竟然也能邋遢到这种地步,整个桌子都是文件,各种咖啡杯,茶杯堆积着。

    和眼前这个一眼望去,即使胡子茬蓄满络腮,却依旧看起来干净利落的大帅哥完全不是一种风格。

    “帮我泡咖啡去!”去厨房窸窣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咖啡豆的秦亦泽,双手叉腰使唤着整理卫生的楚渝。

    “咖啡豆在厨房第二个柜橱的干燥机里放着,咖啡滤袋在第三个橱柜,自己去泡吧,我忙着呢!”

    秦亦泽继续一脸冷漠地原地不动,等着楚渝来帮他泡咖啡。见楚渝根本就不理他,索性就拉开了餐桌旁的椅子,开始看起晨报。

    没办法,楚渝心里狠狠地腹议了一番,但收拾完客厅还是去帮秦亦泽去泡了咖啡。

    秦亦泽看着满脸不悦但依旧去厨房泡咖啡的身影,抿嘴一笑。

    “给,你的咖啡。”楚渝端着冒着热气的咖啡递到了秦亦泽面前。

    “你怎么一副要谋杀亲夫的样子。”指节分明白皙的长手接过楚渝手上的咖啡,凑到鼻前细嗅。

    秦亦泽满是挑剔地轻抿一口,随即将咖啡放在桌上,继续浏览手头上的报纸。

    楚渝话到嘴边刚想要说什么,发觉秦亦泽没什么可挑剔了了,便不再多议。

    刚要去继续拿着扫把扫扫地,一阵电话铃声想起。看了看秦亦泽的反应,依旧是无动于衷。

    擦了擦手上的灰尘,楚渝这才意外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响了。

    接起电话竟是许久未联系的主厨joe,一串听不懂的意大利语,整得楚渝甚是尴尬。

    “是joe打来的,你帮我接接……”楚渝赶紧小跑到秦亦泽身边,将电话递给了他。

    秦亦泽讶异,俩个语言不通的人,竟然也会留电话交流,实在是奇特。

    瞎站在秦亦泽身边半晌儿,除了秦亦泽说话冰冷的语气,其他什么都听不懂,俩分钟电话就挂掉了。

    秦亦泽面无波澜地将手机还给楚渝,丝毫没有任何转述的意思。

    楚渝呆愣着,“joe说啥了啊?给个话啊!”求人办事,秦亦泽是逮着机会整自己。

    “没啥事……”继续抿了口咖啡,眼睛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报纸,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就把楚渝给打发了,意思就是你该干什么接着干去!

    楚渝顿时就来劲了,“他没事找我干嘛啊?快实话实说啊!”上前就把秦亦泽的报纸就给收了。

    “他说让你下午有空去他们餐厅看看,我说没空!”说罢,又将楚渝手上的报纸抢回,继续浏览。

    大早上的,楚渝被秦亦泽的专断独行气的气地冒火,“你凭什么决定我的事情啊!我下午有空能去的!”

    放下手中的报纸,一双冷冽无情的双眸带着寒意,一字一句像是警告:“我说没空就没空!你走了,中午谁做午饭?”

    秦亦泽简直就是欺人太甚,气地楚渝想将紧捏在手里的手机,怒摔在地。但楚渝并没有这么做,毕竟手机是花钱买的。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放她们假,家务活都没人干了!”楚渝坚决地提出抗议,这么单方面地压榨她简直是天理难容!

    “你可以选择不干,没人逼你干。”

    对于秦亦泽这番过河拆桥的言论,楚渝实在是无力反驳了,“你……我不和你争辩……”

    在楚渝眼里,秦亦泽就是个十足的财大气粗的残暴地主。好端端的工作给秦亦泽吹没了,好端端的周末也给他毁了。

    所有人,都得围着他团团转才好,听他的安排,还不接受丝毫的反驳。

    眼下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走进厨房,便开始忙活着做中饭。

    炎炎夏日,正是口干舌燥的时候,不仅人的食欲减退,脾气也会变得异常暴躁。还是得吃点清淡的降降火气。

    秦亦泽觉得,女人就应该像这样,待在家忙里忙外,相夫教子,搞卫生做饭。

    对于自己的大丈夫情怀,也有些讶异,何时自己对楚渝的要求,竟然上升到了一个对秦家女主人的要求。

    以前和李朵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觉得她肩上的负担太累了,希望能尽自己的能力帮到她。

    然而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秦亦泽便觉得,女人只要安分,学着躲在男人宽厚的臂膀下安逸生活就行了。

    那种无力感,失望是绝对承受不了第二次的。

    听着厨房乒乒乓乓的动静,还有若隐若现飘来的香气,心里却有种莫名的心安。

    近十一点一刻的时候,楚渝就将午饭做好了,满屋子都是丝丝清爽的香气,沁人心脾。

    楚渝想着秦亦泽这几天比较劳累,于是便做了些清淡爽口的食物。

    像水焯莴笋,土豆炖排骨,老醋黄瓜,还有西红柿蛋汤。都是些应季的蔬菜,夏天吃正好。

    然而秦亦泽一看这清汤寡水的午饭,顿时胃口全无,半天盯着眼前的菜,迟迟不下筷子。

    “怎么?不合胃口啊?你不是喜欢吃排骨吗?快尝尝可香了!”楚渝扒拉俩口饭赶紧给愣神一脸不悦的秦亦泽推荐菜,生怕秦亦泽再折腾她。

    秦亦泽瞅了瞅酱色的土豆排骨,热气腾腾,缓缓地拿起勺来,盛了口排骨汤。

    “怎么样?好吃吗?”楚渝扑棱扑棱大眼睛,等待着秦亦泽的反应。

    “嗯,味道还可以,就是有点淡……”

    没想到,秦亦泽还怪挑剔地,就今天口味做淡了一些,就吃不惯了……不过也是,秦亦泽一大北方爷们,自然是吃不惯这么清淡的菜,楚渝心里如是想。

    “那我给你做点别的?想吃点啥?”虽然秦亦泽人嘴毒,又爱挑,但是楚渝依旧不忍心看着秦亦泽饿肚子。

    无奈,楚渝又将碗放下,“我给你去做个扬州炒饭吧!”

    秦亦泽眼前一亮,点点头。

    又是一顿乒乒乓乓,厨房传来一阵西班牙培根肉香。果然,炒饭是最解馋的,有胃口没胃口,都能勾起最馋的食欲。

    “你吃完赶紧睡个觉午吧,看你这胡子拉茬的,别太累了。”楚渝眼睁睁地看着秦亦泽不仅慢条斯理地解决了一大碗炒饭,顺带几盘小菜都扫地一干二净。

    “行,四点的时候收拾收拾出门,我带你去看看眼睛。”酒足饭饱的秦亦泽,一脸满足地轻轻擦了擦嘴唇。

    “看什么眼睛?”楚渝并不记得自己眼睛突然有什么毛病……

    “带你去配副眼镜,你好明天去上班。”楚渝没想到秦亦泽对自己也有细致入微的时候。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视力模糊,不知道秦亦泽是怎么发现的。

    心里突然有些小小的感动,“好,秦亦泽谢谢你。”

    一边收拾着餐桌上的餐盘,一边有些含羞不可言喻。

    转身欲端着盘子去厨房,楚渝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顿下脚步看着欲起身上楼的秦亦泽。

    慌乱地叫住:“秦亦泽……那个……我想自己去秦氏应聘!”自己盘思了许久,终于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随你吧!”秦亦泽想,只要去秦氏怎么折腾都行。按照楚渝这自强自立的脾性,想必也是要在秦氏风卷云涌一番。

    不作多说,便起身上楼了……

    楚渝在收拾了清洗了一番,闲来无事便想去看看书,打发下时间……

    上了二楼书房的楚渝,就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从书房的书橱里,相中了几本散言文集,便席地而坐,开始起来,木质的地板冰凉凉地让人特别舒服。

    书房的小窗微微开着,丝丝吹进来的凉风吹舞着轻飘的米色帘布,与外头骄阳似火的炽热形成鲜明比对。

    楚渝上高中那会儿,特别喜欢看书,特别是细腻多情的纳兰容若,果敢柔情的林夕文集。

    往常参加写过的新概念作文中,还经常引用这二位作家的名句,左堇学长还经常夸赞楚渝,心思如文笔般细腻多彩。

    果然人长大了就会怀念,年少时的青葱岁月,那时候简单二字便是全部。

    长大之后,人总是会被世俗阻碍,会被困境压垮,再积极乐观,一股冲劲,也会有力不从心的时候。

    不知不觉间,困意袭来,等到楚渝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躺在秦亦泽的卧室里了。

    每次莫名其妙地从秦亦泽卧室醒来的时候,楚渝的第一反应都是,秦亦泽是不是对自己欲行不轨。

    然而每次,楚渝清醒过来,其实比在自己房间还要穿的安全。

    衣帽间门板突然推动的响声,楚渝刚刚平静的心又莫名一紧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