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七十八章 不该做的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深夜十点,楚渝端着熬好的蜂蜜柚子茶上楼,一边使劲吹着晾凉。

    一走到卧室门口,只见秦亦泽醉意朦胧地揽着萧全的脖子不放,萧全反方向强伸着脖子,一边用手解着秦亦泽的衣服。

    好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感,要不是楚渝手里端着盘子,这种少儿不宜的画面就应该捂眼睛。

    被秦亦泽折磨的脸红耳热的萧全一见到少奶奶回来,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一边挣扎一边喊叫:“少奶奶,救命啊!boss快要把我勒死了!”

    楚渝强忍着笑意,慢悠悠地将手里的蜂蜜柚子茶放到沙发旁的茶几上,才缓缓地过来帮忙。

    谁知刚帮忙把萧全从秦亦泽手里硬拉给挽救回来,萧全一溜烟儿就跑出了秦亦泽的卧室,瞬间就不见踪影。

    仿佛遭遇了极大的羞辱,头都不回地跑了,也不知秦亦泽=到底对萧全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留下楚渝一个劲地扯着嗓子大喊,“萧全你跑哪儿去?给我回来!回来!”

    话还未说完,一股强劲的力量袭来,反而是楚渝再一次地给扑倒在床,丝毫不得动弹……

    秦亦泽一米八多的个头,睡的昏昏沉沉的,严严实实地压住了楚渝,这下真的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几番尝试着推开秦亦泽结实的肉体,却坚如磐石,难以动弹。欲哭无泪的楚渝挣扎地累了便也就这么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被压了整整一晚上的楚渝感觉身体突然如释重负,睁眼醒来发现,秦亦泽正半撑着身体,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

    楚渝欲哭无泪连忙起身,挥手解释:“那个……你不要多想……我们什么都没发生,我只是给你送解酒茶,然后就被你重重的压倒在床。然后就是这样……”

    秦亦泽半信半疑地低头看着自己衣衫不整的衣服,楚渝又连忙指着秦亦泽的衣服解释道:“哦,衣服是萧全给你脱的,和我无关!”

    一脸无害地装傻充愣,将锅全都甩给了萧全。

    “你是说,你叫萧全帮我脱的衣服。”秦亦泽半撑着身体,一脸玩味地的神情透着股隐藏至深的怒气。

    楚渝有些摸不清秦亦泽的神情,蜷缩着身体,微微点了点头。

    “我是不是该好好教教你,该怎么履行夫妻义务了?”秦亦泽那天就说过,离开ec,去秦氏,并且做好秦家少奶奶分内之事!

    楚渝有些惊恐不安,赶紧摇了摇头,口舌不清地解释道:“我……我……我当时要给你煮解酒茶去了,正好……萧全不有空帮你嘛……”

    这番话一说出来,楚渝都觉得心虚,眼睛扑闪,不敢直视。

    “看你这么替为夫着想,为夫是不是得好好犒劳犒劳你?”说罢,带着邪魅的笑容,俯身低头作势就要亲下去。

    楚渝皱眉,连忙一手捂嘴,一手撑着秦亦泽宽阔的胸膛,一脸嫌弃地说:“一身酒气,你快去刷牙洗脸……”

    见楚渝竟然敢嫌弃自己,秦亦泽更加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强劲的臂力较量,楚渝根本就对抗不了。

    瞬间,双手就被秦亦泽钳制住,压倒在头顶,一个俯身,秦亦泽那充满酒气的气息就席卷在楚渝的唇齿之间。

    楚渝越是抗拒,秦亦泽就越是凶狠地加深这个“早安吻”,用力地啃咬着楚渝的唇舌,缠绵至深,像是饥饿难耐许久的野兽。

    起身看着楚渝被啃红的嘴唇,目露凶光气息不稳地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秦亦泽恶意自信的征服欲反而爆棚,舔食着嘴角遗留的女子香气,几分陶醉,几分留念。

    秦亦泽担心把持不住自己,起床一个转身便走向浴室。离开禁锢力量的楚渝赶紧捡起一旁的枕头,狠狠地朝秦亦泽扔了过去。

    光天化日之下,简直就是公然耍流氓,而自己竟然还有些小鹿乱撞的慌乱。实在是太失败了,太无耻了,楚渝在心里连带着自己狠狠责骂控诉了一番。

    犹豫了一番起床,楚渝扭捏地走到了浴室门口。

    静静地听着,直到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停止,楚渝才缓缓开口,“秦亦泽,从今天开始我就正式离开ec了,你之前答应过我让樊悦回去,你可要说话算数。”

    在门口停顿了很久,久久都没有听见浴室里头的回应,楚渝也不作勉强,毕竟楚渝知道秦亦泽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不再停留纠结了,楚渝挪了挪步子,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浴室门外的脚步声远去,秦亦泽撑在盥洗台前,看着镜子里胡渣微突,刚毅微怒布满水滴的俊颜,突地手上的水滴一甩,整个镜子瞬间就花了一片……

    楼下,楚渝正做着三明治,昨晚上被秦亦泽这么一折腾,哪还有时间吃晚饭啊!

    而罪魁祸首已经穿戴整齐从楼上缓缓下来了,手里的电话一直拨叫着,却没有人接。

    这年头敢不接秦亦泽电话的人不多了,一大早看着秦亦泽这拉长的臭脸,估计电话那头的人该吃不了兜着走了……

    秦亦泽入座餐桌,气地将手机往桌上一甩,不再理会。

    楚渝十分有眼力见地将咖啡端到秦亦泽跟前,试图安抚这随时要爆炸的情绪。

    “打给谁啊?那么大火气?”楚渝小心翼翼地问出声来。

    秦亦泽端着咖啡抿了一口,隐忍着怒意说:“萧全,竟然敢不接我电话了!”

    听到秦亦泽话一脱口,楚渝就倒吸了一口凉气。犹豫了一番,想了想要不要问问秦亦泽,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萧全这么想不开,连他家老板的电话都敢不接了……

    吞吞吐吐一番试探性地问了下:“你记不记得昨晚上你喝醉了……萧全给你解衣服的时候……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

    想起昨天萧全惊慌逃窜的神情,一副良家少男被调戏的模样,楚渝有些细思极恐。

    秦亦泽被楚渝这么一问,后知后觉地背上爬满凉意,不过秦亦泽肯定自己绝对不会对一个大男人起色心的!

    “绝对不可能!”秦亦泽肯定自信地回复。

    “那你昨天喝那么多酒干嘛?酒后乱性也不是不可能的!”楚渝托腮,一副很有道理分析的样子。

    秦亦泽惊愕地看着楚渝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真想敲开这女人的脑袋,看看里面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得!酒后乱性!对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

    “楚渝,你就这么好奇我酒后乱性的样子?”一副狂傲不羁玩味挑逗的暗示,让楚渝瞬间噤声,不敢说话了……

    “我……我……我一会儿就找个锁,把你的酒都给锁起来!以后要喝酒都得乖乖向我请示!”既然秦亦泽说了,要有个秦家少夫人的样子,那楚渝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耍心机的小眼神,瞬间撩拨着秦亦泽内心蠢蠢欲动的兽性,这种相处模式正是秦亦泽内心深处最真实追求的状态。

    “好!夫人开心便是!”一副服服帖帖的样子,让楚渝有些恍然。

    “你再在家里休整俩天,就可以去秦氏报道了。还有虽然离开了ec但你依旧是此次项目的代言人,ec那边的宣传工作你还是要跟进的!”刚好一茶杯的咖啡喝完,秦亦泽收拾完准备去公司。

    楚渝坐在餐桌前并未起身,双手抱着三明治默默啃着,沉默不语点点头,如今秦亦泽说什么便是什么。

    楚渝吃完早餐,便只能无聊地呆在家看电视打发时间了,不断地切换着新闻综艺,一个比一个没意思。

    下午的时候,未曾料到樊悦主管打来电话,说是要接着再拍摄宣传照的事情。

    看来,秦亦泽是说到做到,樊悦已经官复原职了。

    下午的拍摄地点依旧是在ec的摄影棚里。在秦亦泽的保驾护航之下,楚渝算是正式签约ec新媒工作室,变成了一个兼职艺人,主要工作就是拍摄此次龙成风向项目的宣传片和宣传照。

    大家都清楚地知道楚渝的身份,因此所有的工作人员不仅是拍摄还是微调,都对楚渝保持着十分恭敬友好的态度。

    临近结束,楚渝才遇见特地来探班的樊悦主管。再次相见,总是避免不了的尴尬境地。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双方又是一场拉锯的尴尬……

    樊悦挠挠头,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问:“这次还真的得谢谢你了!多亏了你的帮忙,我才回来……听说你因此辞职了?”

    “是的。不过樊悦,你千万别自责,并不是因为你我才辞职的!”担心给樊悦造成困惑,楚渝并没有过多地进行解释。

    二人再次陷入沉默。

    “我都明白!我以前应该给你造成了许多困扰,实在是抱歉啊!”樊悦笑着试图打破这场尴尬,以前碰见自己喜欢的人,只知道一股脑地追,一股脑地打动对方,全然不顾是不是对对方造成了麻烦。

    在知道楚渝竟是秦氏集团的总裁夫人的时候,樊悦才发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可笑,像个跳梁小丑一般。

    樊悦渐渐明白,像楚渝这么睿智美丽接近完美的女人,也确实只有像秦亦泽这样的天之骄子才有资格配的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