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六十章 心惊胆战的出逃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绝望的大铁门就这么被硬生生“轰隆”一声关上,楚渝的眼神瞬间变的空洞无光。

    应声瘫倒在地,快要炸裂的头重重地敲击在了地面,一阵眩晕。

    湿漉漉的发丝紧贴着狼狈脏兮兮的脸颊,唯一一双清澈干净的双眸,止不住地淌出眼泪。滚烫地泪珠滴落在灰尘皑皑的水泥地面,扬起一片细尘。

    做梦也没想到,曾经最信任的朋友,竟对自己如此恨之入骨。仅仅就因为嫉妒,就能亲手将自己推入深渊。

    不行,自己要逃出去!楚渝艰难地翻身坐起。

    即使没爹疼了没娘爱了,即使过着上司欺凌的繁重工作,还被秦亦泽误会记仇的生活,自己从来没有逃避绝望过啊!

    自己还那么年轻,还有那么多理想抱负没有实现,如果现在还气馁,那岂不是彻彻底底就完败了吗?

    楚渝开始思考怎么才能从这个鸟不拉屎荒无人烟的地方先逃出去……

    整个龙成市的警力出动了一天一夜,而线索自那几个脚印和轮胎印之后便再无线索了……

    在秦氏大楼的总裁办公室里,秦亦泽单手插袋站在落地窗前,静静地远眺俯瞰着整个龙成市区。

    与川流不息的街道车辆,背后如火如荼紧急调查着的私探团队形成鲜明对比。

    依旧没有任何进展,秦亦泽对于那天,没有给任何机会给楚渝,自己还发脾气说狠话,有些内疚……

    突然,在宴客沙发上坐着,不停注视着电脑屏幕的一个私家侦探咋呼了一声,引发了整个办公室的人注意!

    “看……看这里的一辆老式皮卡刚好是从江淮区那边开过来的,他的轮胎刚好是那种宽型号的!”全场的人仔细一遍一遍比对。

    “而且出现的时间刚好与推测的时间重合!”侦探十分地激动地反应这一重大发现。

    “跟踪这辆车的方位!”秦亦泽马上下达指令。

    “是,这辆车辆车已经离开了龙成市的范围,开往了旁边的虎且市的周村方向。”找寻了一番,侦探指着电脑卫星图说。

    “萧全,联系虎且市的警力,搜寻周村及附近!马上备车去虎且!”

    片刻不停地就要出发,这一次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整整饿了一天的楚渝,滴水未进,被胶条粘住的的嘴唇开始疼痛发干,意识开始有些昏昏沉沉。

    傍晚时分,夜色低沉,死寂一般的仓库才开始断断续续传来点动静。

    厚重的大铁门被推开,一整强光射过来,让楚渝难以适应,眼睛疼痛地睁不开来。

    “去,看看里边,我去附近看看情况!”声音嘶哑的高瘦男子站在门口吩咐着胖子。

    “欸,好嘞头头!”胖子眼前一亮,欣喜若狂。

    像这种频死的女人,干瘪如死鱼,一点都让人带不起劲来,就这么杀了眼皮子都不带睁一下的,真不明白那个夫人有什么好拖沓的!

    倒是身宽体胖的胖绑匪,对这小娘们很是谗口,在自己耳边都叨叨一天了。

    一听叫自己去看看,高兴地屁颠屁颠就去了,像是要见小媳妇儿似的……

    “小宝贝儿,一天不见有没有想我啊?我可想死你了!”胖子捏了捏楚渝瘦消的脸蛋儿,然后将楚渝嘴上的胶条轻轻一揭。

    楚渝十分抗拒蜷缩地看着眼前色欲熏心的男人,十分害怕,但依旧保持着仅有的清醒和警惕。

    “来喝点水儿,小宝贝儿!别到了明天和本大爷醉生梦死的时候已经渴死了!”温柔谄媚的面容和手上粗鲁凶猛的动作形成鲜明的对比。

    胖子托着楚渝的的下巴,猛地给楚渝强灌水进去,惹得楚渝呛地直咳嗽。

    看着楚渝这痛苦受虐的表情,胖子得到很愉悦的满足。

    久久平缓下来的楚渝,偷偷打量着在一旁,拿着酒瓶子开始喝酒的胖绑匪,突然楚渝倒在地上,佯装肚子疼,难受的在地上打滚……

    “怎么啦……怎么了?”胖子拿着酒瓶子边喝边走过来。

    “大哥,我肚子特别疼,快要疼死了!”楚渝佯装着特别痛苦的面容,抬头向胖子求助。

    “怎么回事?”胖子拿着酒瓶子站着,看着打滚在地的楚渝并不打算帮忙。

    “大哥,我想解手!你给我送松松吧!”楚渝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以十分恳求的态度希望胖子能帮自己先松绑开来。

    “你拉裤子上就行!”谁知,胖子根本就不吃楚渝的这一套,继续昂头喝着啤酒,准备转身离开。

    “唉,你别走啊大哥!我太脏了你肯定也就不喜欢了我了!”

    胖子一听楚渝这么有自知之明,顿时好哈哈大笑,“宝贝儿,你放心我不嫌弃你的,哈哈哈哈……”

    像是戳中了胖子的膨胀欲望,楚渝继续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大哥,你最好了!你看我这细胳膊短腿的,不可能打得过你的!你就陪人家一起去吧!”

    胖子被楚渝这娇滴滴的求饶声给折服了,被捧地自大起来,“好!小宝贝儿,你可得听大爷我的话哦!”

    楚渝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连忙点头。

    胖子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将啤酒瓶放在一旁,开始给楚渝解脚上的绳子,“你看看大爷我多疼你,你可得给我好好听话!”

    看了看如小绵羊般温顺的楚渝,然后又开始给楚渝解手上的绳子。

    毫不安分的咸猪手乘机毫不避讳地触碰着楚渝的裸露在外的肌肤,微微地磨蹭,像是在探究手掌里的稀世珍宝,楚渝微微蜷缩着,一动都不敢动。

    但胃里翻腾到海地觉得恶心至极,紧张的心跳跳地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在解完绳的那一刻,千钧一发之际,楚渝迅速将旁边锁定好的酒瓶子拿起紧攥,然后用力地呼在了胖子的头上!

    而胖子在楚渝起身的那一刹那,紧紧抓住了楚渝的另一只胳膊,却没有阻挡住楚渝狠狠砸下来的酒瓶子……

    胖子的意识停顿了俩秒,紧抓着的楚渝快要吓坏了,呼吸急喘,上气不接下气。

    然后胖子头上的鲜血开始哗哗地流淌出来,然后眼冒金星晕倒在地。

    楚渝赶紧挣脱出来,撒腿就忘外跑。

    仓库外面是一片荒无人烟的荆棘丛,漆黑一片看不清位置与方向。

    楚渝管不了那么多,扛着疲惫至极的身体一头扎进了树丛中,也不管树枝上的倒刺刮蹭着衣服和皮肤刺刺地疼痛,尽可能地跑地越远越好……

    不知道跑了多久,楚渝感觉到了背后一直紧追自己的强光,这让楚渝越来越紧张,越来越害怕……

    连鞋子跑掉了,脚底被石头硌出血来都没有意识到。

    楚渝心想这次如果被抓住,就真的就是死路一条,无论怎么样,自己都要逃出这龙潭虎穴!

    跑了近四个时辰,楚渝才开始敢停下来休息,干渴的嗓子眼疼的冒火,全身布满伤痕,鲜血沁出沾满在破了的衬衫上。

    瘫坐在一颗茂盛的槐树下,楚渝微微地喘了口气,但依旧不敢掉以轻心,时刻保持着警惕。

    周围都是茂密的树丛,唯一的光线是今晚明亮的一轮圆月,唯一的声音是周围树上的虫鸣蛙叫。

    但这安静漆黑的环境却正是楚渝所安心的。这意味着,绑匪没有办法在黑夜树林中,那么轻易地找到自己。

    迷迷糊糊之中,楚渝意识开始疲倦想睡觉,但是又不敢轻易地睡过去……

    一阵窸窣的声音又开始了,而且离得很近,楚渝屏住呼吸静坐在地,以不变应万变!

    然而当一个高大的黑影突然跳出在自己的视线里时,楚渝惊吓到心快要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

    楚渝吓地作势便要拔腿就跑,然而一声熟悉的“楚渝”,瞬间就让楚渝定下心来,眼里疲倦苦楚的眼泪不自觉地就滴淌下来,双脚软地瘫坐在地。

    “李天昊……是你啊……”李天昊连忙走到楚渝的面前,抱住了苦苦寻找的人……一身的鲜血,凌乱的头发,让人根本就认不出来了……

    李天昊连忙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将楚渝包裹起来,安抚着心惊肉跳,难以平复下来的楚渝。

    “你怎么找到我的,你知道吗?我以为我快要死掉了?”楚渝微微蜷缩哭喊在李天昊怀里,李天昊根本不知道,楚渝此刻有多感动,多安心。

    “我接到秦亦泽的消息,说绑你的车可能往虎且方向去了,我就试探性地来找了。正好我们公司十几年前在这附近有几个废弃的存货间,而这边又都是山林野树,我猜想会不会在这边!然后我就在那边的树枝上的找到了这个!”

    李天昊将手掌摊开,露出和楚渝衬衫相像,撕拉下来的带血的布线条。

    “原来如此,秦亦泽在找我啊……你赶紧打个电话,让他来找我们!他们有俩个绑匪,我脚受伤了,你带着我会跑不远的!”楚渝焦急地告诉李天昊,满脸忧色。

    “好!楚渝你别害怕,我马上打!”李天昊安抚着楚渝,拿出手机赶紧联系秦亦泽。

    然而在这偏僻的山野村落,并没有信号……

    “楚渝,我们先离开这吧!”李天昊见电话打不通,赶紧扶着楚渝起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