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五十九章 绝望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楚渝头疼欲裂地醒来发现,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自己的嘴巴已经被黑色胶条给粘住了,怎么喊都喊不出声来。

    手脚被一圈又一圈的粗麻绳捆住,丝毫不能动弹。

    而眼前这个陌生昏暗的大黑屋子看起来像是一个废弃的仓库,阴暗布满着潮湿的臭水沟臭味儿,恶心地令人作呕。只有一个高高的小排风口能扑闪着透进点光来。

    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莫婷婷并不在这,楚渝都已经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却依旧担心着莫婷婷的生死安危。

    无论怎么呼喊,发出多大的动静都没有人来理会一下她。

    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充斥着周身,后脊背寒冷地开始汗毛竖立,恐惧,害怕,迷茫。

    难道自己短短二十五岁的人生就这么到头了吗?可是自己还没有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没有生可爱的baby,没有完成父亲的遗愿振兴楚氏,还有重病在床的母亲无人照顾。

    楚渝试着挪动,找寻着一切能解开绳子得利器,但是宽阔的废弃仓库,四面都是坚硬的水泥墙,空阔无一物,一个钉子一个石砾都看不见。

    前所未有的无助,真的让楚渝害怕极了,无声的眼泪一直止不住地淌出来。

    不知何时哭着哭着昏睡过去……

    迷迷糊糊之间,楚渝听见了几个陌生男人交谈的声音。

    但是楚渝实在是太害怕了,不敢睁眼观察周围的动静。

    只竖着耳朵仔细倾听着二人在交谈着的内容。

    声音粗壮的男人,语气满是激动和蠢蠢欲动,对另一个人说:“头头我跟和你说啊!我把里头那小娘们抱进去的时候仔细瞅了瞅,这小娘们是长得真不赖,肤白齿红的,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的!”

    嬉笑地不怀好意地征询着另一个人的意见:“你说,咱们要不要…”眼神挑了挑示意着他的头头。

    楚渝一听他们要密谋对自己欲行不轨,当时就慌乱了,这下自己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这时另一个听起来嘶哑狠毒的声音发声,一听就让人觉得很是恐惧寒栗,“老子废了那么大的劲给弄回来,不是让你这个傻冒玩虐的,拿钱办事,还是要有些职业操守的,你别给我整这些妖蛾子!”

    楚渝想起来,这个男人是那个带着鸭舌帽看不清脸的出租车司机。

    而声音粗壮的男人,被头头训了后开始噤声不言。

    楚渝暂时松了口气,这下算是听明白了,他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可是自己也没招惹什么过谁啊?会是谁这么想置自己于死地呢?

    难道是秦亦泽?一个大胆的想法从心底冒出来,最近和自己最大仇最大怨的除了他没有别人了。

    想起那天秦亦泽临走前让自己走着瞧,楚渝顿时不寒而栗。

    沉重的脚步声一步一步地向自己靠近,楚渝的心慌到了极点,他们到底要对自己干什么啊!

    突然被一桶冰凉带着异味的水猛地从头一阵浇醒,楚渝惊吓着挣扎坐起睁开了双眼。

    一胖一瘦的凶神恶煞的俩个绑匪,站在了自己前面,俯视着自己。光线太暗,楚渝看不清他们的脸。

    而嘴上的胶条在被泼水的那一瞬间就被硬生生地浇掉,楚渝抓住时机大喊,“来人,救命啊!”

    穿着黑色皮革外套,颈脖布满骇人纹身的瘦高个绑匪眼疾手快,马上就蹲下用力地捂住了楚渝的嘴巴,楚渝挣扎着瞪大着眼睛惊恐地看着俩个人。

    “安静点就给你吃点东西!”捂住楚渝嘴巴的绑匪,不慌不忙地和楚渝谈着条件。

    楚渝连忙点点头,保证不大喊大叫。

    被放开的楚渝马上就松了一口气,甩了甩脸上的水渍,抬头瞪着俩个劫匪,“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我的朋友呢?她在哪里?”

    黑色皮衣的男人没有理会楚渝,转身就往仓库大门走去。

    而这时穿着白色竹棉背心紧绷在身上的胖绑匪,拿着个已经硬了的隔夜馒头,半蹲坐在楚渝面前,像是喂宠物一般要塞馒头给她吃。

    满脸横肉的胖绑匪,一直用一双满含热情,暗送秋波的眼神打量着楚渝,嬉皮笑脸着,“小宝贝儿,别那么多问题了,好好吃饭,好好上路!”

    一双脏兮兮的手,掰着块隔夜的硬馒头,黑暗恐惧中的腥臭味夹杂着胖子身上油腻的汗臭味儿和浓烈的狐臭味,不等楚渝吃上一口,楚渝便强烈地呕吐胃酸在地。

    胖子见楚渝这么不识好歹,生气地将馒头扔在一旁,“真是不识好歹,那你就坐个饿死鬼吧!”起身啐了口唾沫,气势汹汹地找来胶条,毫不怜香惜玉地给抗拒挣扎的楚渝糊上。

    将厚重的仓库铁门一关,诺大的仓库又变成了楚渝一人。被绑匪一恐吓,楚渝脑海里瞬间冒出来了千百种死法。

    翟晓彤见楚渝一上午没来上班,电话也不接,有些担心焦虑,去考勤部问了问,今天楚渝也没有请假记录。

    吓得翟晓彤连忙请假回了趟楚渝的公寓,手都快敲断了,也不见屋里有人开门。

    无奈之下,翟晓彤只好报警了。

    萧全也在第一时间接到了警局的消息,马上报备给了boss。可是这距离楚渝失踪已经超过了12个小时。

    秦亦泽大怒,打给龙成市公安局长,必须调用龙成一切警力资源,不惜一切代价帮他把人找到。

    将昨晚上最后和楚渝见过面的于芳辰和李天昊进行一番笔录调查,并没有什么异常。

    然后又通过全城监控的调查,将目标锁定到了一辆大众出租车。

    最终确定楚渝和莫婷婷俩人一同失踪16个小时,至今下落不明。

    作为与莫婷婷有过纠纷的李天昊瞬间就被怀疑为是第一号嫌疑人。

    与此同时,关于李家的各种新闻,层出不穷。

    据说龙成市市级检察院院长的孙子李天昊,殴打小三,威胁其堕胎,目的没有达成便恼羞成怒派人绑架了小三以及小三的朋友。

    丑闻不断的李氏保险有限公司也因此遭遇波及,股票大跌。

    调查了整个龙成市区的路段监控,以及周围路线的监控,依靠着卫星定位,最终在一条荒废泥泞的乡间小道找到了废弃在路边的大众出租。

    采集了些可疑地脚印,之后绑匪又疑似换车,将人用一辆老式宽轮胎的吉普车拖运走了。线索中断,一时间停滞不前。

    秦亦泽在得知楚渝被绑架后,便一直没有停歇下来,派出的私家侦探和保安队,也目前没有任何突破。

    大概到了下午的时候,厚重的铁门再次打开,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徐徐走来。

    楚渝盯着眼前背光走来,穿着一席黑色长裙的身影,令人不敢相信的是这个人竟然是大着肚子的莫婷婷。

    看清莫婷婷那张笑靥如花浓妆艳抹的脸,楚渝当时眼眶里就蓄满了眼泪,拼命摇头。

    无声的抽泣,狼狈不堪的样子,让莫婷婷大快人心,走上前半蹲着将楚渝嘴上的胶条撕开。

    “莫婷婷,为什么……为什么……是你?”楚渝不敢相信自己最信任最重要的朋友竟然要置自己于死地。

    “楚渝,我就是喜欢看你这幅狼狈不堪,可怜无助的样子,你不知道我等今天等了有多久!”莫婷婷嘴角上扬,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俯视着楚渝。

    “莫婷婷,我把你当最好的朋友,你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或许现在眼前这个虚荣狠毒的女人才是莫婷婷的本来面目吧!

    一直以来,那个温柔体贴,楚楚动人,温婉淑女的莫婷婷都是伪装起来的假面孔。

    “我和你可从不是什么朋友,你抢了我最爱的男人,霸占了我梦寐以求的一切,你就是我人生路上的绊脚石。我不除掉你,我怎么甘心!”

    原来自己一直珍惜呵护备至的友情,终究还是比不过一个男人的半分薄情。

    “可那些从来没有属于过你,我又何谈霸占!”楚渝突然嗤笑出声,看了看浓妆艳抹美的不可方物的莫婷婷。

    当一个人疯狂地嫉妒另一个人,那么,另一个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

    楚渝以一种蔑视同情的眼神看着莫婷婷,“莫婷婷你知道吗?我觉得,你真是可悲又可怜!因为,你从来没有真正拥有过什么!”

    “楚渝,你马上就要死掉了,就不要做无妄的挣扎了,我不会听你说的任何肺腑之言!”

    说罢,便起身离开交代着那俩个绑匪,“把人看好了,先让她再饿俩天,俩天后,我会把人交给你们爽爽的,我要让她临死前痛不欲生,绝望而死!”

    “是,夫人,我们一定好好完成您交代的任务!”嘶哑声音的头头充满邪魅的诡笑让楚渝心慌害怕到极点。

    经历背叛,折磨,痛哭之后,楚渝只觉得精神开始衰弱,对于这空旷昏暗的黑色大仓库开始绝望,幻灭求生的欲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