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五十六章 秦亦泽,你疯了吗?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翟晓彤打电话来告诉楚渝,房子的事情交接妥当了,装修这俩天整完就能搬家具进去了。

    这边楚渝将好友送走,便打算拦辆机场的士回别墅收拾收拾行李,过俩天好搬走。

    倒是一直拘泥在一旁的萧全,完成了boss交代了任务后,便一直在关注着少奶奶的情绪,欲言又止。

    被萧全从机场里边跟到机场外面,楚渝实在是忍不住了,“萧全,你跟着我干什么?”

    萧全意识到被楚渝关注到了,突然装傻:“少奶奶,好巧,你怎么也在这?”嘻嘻地笑着,又夸张又很是意外的表情。

    楚渝很是无奈地看着萧全,耐心地解释道:“我来送朋友!所以你跟着我干什么,回家找你家老板去!”

    说罢,便径直往的士停车等客的方向走去。

    萧全看着心情并不美丽的少奶奶,把训的有些发怵,但还是上前叫住了楚渝,“少奶奶,你去公司看看boss吧!已经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俩天不见客了……”

    楚渝一听到关于秦亦泽的问题,顿时有些诧异,“你说秦亦泽怎么了?你的车呢?赶紧带我去公司看看!”

    这下楚渝开始着急了,看秦亦泽这么反常的举动,楚渝还真担心他会想不开了……

    跟着萧全回到秦氏大楼,楚渝径直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迎面扑来一股浓郁的的酒腥味儿。“给我滚!”一声怒吼,楚渝闻声看见了,昏暗的房间,冰冷的地板,秦亦泽席地而坐靠在会客沙发的角落里。

    楚渝一进门看到这个场景,心脏受到惊吓都要跳出来了!萧全被秦亦泽一吼,早就吓得屁滚尿流地跑出办公室。

    楚渝走到门口的灯座旁,打开了办公室的灯,整个办公室瞬间就明亮了起来。

    而与之触目惊心的是,秦亦泽脚边的地毯上堆满了一地的酒瓶子,灰色的瑞士羊绒地毯上,斑斑驳驳的酒渍,一块一块的红色圆点,已经干透。还有散落满地的皱巴巴的碎纸片,如雪片一般铺落在地。

    俩天没有会客的秦亦泽,耸拉着头,沧桑颓废地坐在地上,全然没有平常的意气风发,衣冠楚楚的样子。

    本来笔挺有型的白色衬衫,褶皱地已经变形,沧桑的面容胡渣已经参差不齐地冒出。

    “秦亦泽,你是疯了吗?”楚渝惊呼秦亦泽竟然会有如此沧桑的一面,和平常的他简直就判若俩人。

    秦亦泽循声抬头瞪着楚渝,满眼猩红,布满血丝。

    帅气白皙的脸上虽然布满胡渣,却愈加成熟刚毅,增加了几丝别致的痞气和帅气。

    秦亦泽缓缓起身,眼神透着凶煞的戾气,直直地走向楚渝。

    楚渝顿时脊背发凉有些害怕,秦亦泽往前走一步,楚渝就被这气场吓得后退一步,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走到楚渝面前的秦亦泽突然紧紧地抓起楚渝的手腕,抬到胸前,带着杀气的语气质问着楚渝:“你凭什么自作主张去找李朵?你算什么?”

    被秦亦泽凶狠的态度吓到,楚渝突感害怕,“没……我只是……想……想向李朵解释我们俩之间的关系,告诉她我们要离婚了,不要有任何顾虑了。”

    “呵呵,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把她逼走了你是不是就开心了?”秦亦泽已经失去理智,全然不顾楚渝的任何解释。

    “秦亦泽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是真的想帮你们啊!”被秦亦泽用蛮力控制的手腕,已经开始使不上力气,隐约地开始发疼。

    “你要是有想法有意见,当时我提议协议离婚的时候,你怎么一声不吭?现在背后给我来这一套,我倒是没发现你这么心机沉重!”

    秦亦泽一直认为,一定是楚渝去找李朵扮可怜博同情,李朵才会那么生气误会,对自己失望的。

    而楚渝觉得自己出于好心,怎么还好心办坏事了?对于秦亦泽这番责备,楚渝的心有些窒息般的隐隐作痛。

    “秦亦泽你先给我把手放开!”楚渝无力地挣扎着,秦亦泽的这种反应让楚渝很是难受。

    索性,反正已经好心办坏事了,楚渝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毫不避讳,“李朵回美国了,你不想办法拦住她,在这里责备我有什么用!”

    “你留不住她,也不能找我撒气啊!我是好心办了坏事,但你不能把这锅撂我身上吧!”楚渝的话犹如火上浇油,触动着秦亦泽突突地神经。

    秦亦泽猩红的双目在酒精的刺激下,骇得吓人,抓住楚渝的手突然一松,转而掐住了楚渝白皙的颈脖。

    微微一用力,仿佛就能把楚渝的脖子掐断。

    “我告诉过你,最好不要给我耍花样,否则就是死路一条。”秦亦泽一字一句地警告说,狰狞凶狠的面目,近在眼前。

    楚渝紧紧抓挠着秦亦泽掐住脖子的手,想要挣脱出来,憋红的脸,开始喘不上气。

    就在楚渝意识快要昏厥的时候,秦亦泽双手一松,将楚渝甩开在地。

    楚渝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咳嗽着大口大口地喘气。

    “看到地上那一摊碎纸屑吗?没错就是离婚协议书!既然离婚让你这么可怜,那么什么时候离婚,我说的算!你就耗死在我这吧!”秦亦泽半蹲在地,如一个帝王一般俯视着如蝼蚁一般渺小的楚渝。

    秦亦泽用实力告诉了楚渝,捏死你就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眼泪溢出眼眶,不知道是被掐地难受还是心痛如绞。楚渝艰难地从冰冷的地板上爬起,往总裁办公室的门外跑去……

    萧全看到满脸通红从办公室里挣扎着跑出来的少奶奶,有些担忧地追了上去,却被楚渝硬生生地给制止了。

    无奈之下,萧全徘徊在门口又偷偷地瞟了瞟办公室里的情况,想清楚原因却不敢上前,以免被轰成炮灰。

    一出了秦氏大楼的楚渝,心如刀割。要协议结婚的是秦亦泽,说要离婚的也是秦亦泽,现在说不要离婚让自己生不如死的还是秦亦泽。

    就因为,楚渝把自己卖给了秦家,所以就一点人权尊严都没有了吗?

    即使自己喜欢上了秦亦泽,但是楚渝从来没有奢求要逾越在协议之上啊!为什么秦亦泽要把自己想的那么黑暗呢?

    而秦亦泽仅仅听信了李朵的一面之词,就误会自己要破坏她们了?明明自己是想要帮他们的啊?

    秦亦泽那么喜欢李朵,为什么不想办法留住她?为什么留不住她还把脾气发在自己身上!在秦亦泽心里,自己就这么肮脏吗?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嘛?

    楚渝飞奔着走在马路边的行人道上,直淌下来的眼泪模糊了双眼,看不清黑夜的方向,只知道埋头往前走,直到眼泪干涸,习习晚风将思绪吹醒……

    在路边打了个的士,回到秦亦泽的别墅,便开始马不停蹄地收拾自己不多的行李。楚渝决定今晚上就搬走,片刻都不留!

    坐上飞机的李朵,手捧着这丝绒红色礼盒,端详了许久才缓缓打开,一串带着方形镂空红豆骰子的古银项链,安安静静地躺在礼盒中。

    李朵将项链拿出来,拨弄在手心里,意有所思……作个纪念吗……

    坐在旁边的左堇静静地看着拿着项链愣神发呆的李朵,也半天没有说话……

    “左堇,楚渝就是你喜欢了很多年的那个女孩对不对?”李朵没有转头,只是静静地问出声来,等着左堇的回复。

    “是啊!只是她已经结婚了……”语气带着些遗憾和无奈。

    “其实,楚渝和秦亦泽之间是协议婚姻而已……一年前楚氏科技破产,是秦亦泽帮的忙……”李朵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有些僵硬,又甚是觉得讽刺。

    楚氏破产,秦亦泽不仅鼎力相助,还娶了楚家大小姐,若他们之间无关爱情,那秦亦泽为什么要娶楚家大小姐呢?若有关,那他为什么又对自己紧抓不放呢?李朵琢磨不透……

    “什么?协议婚姻?”倒是左堇对于这个消息,很是意外。左堇一直只看到了楚渝过的衣食无忧的生活,却并没有考虑到楚渝背后的心酸。

    或许楚渝真的如自己所见过的并不幸福,然而想了想自己现在的窘况,自己也没有资本让楚渝幸福吧……

    李朵端详着这串项链,思考了许久,最终将项链整齐地叠放在盒中,收进包里。

    然后像是终于考虑了清楚一般,转头看向左堇,“左堇,这次回去,我们尽快把婚事定下来吧!”

    四个人的感情,剪不断理还乱,不如快刀斩乱麻,断个痛快!李朵如是想……为了自己尽快地恢复,不受此次回国的影响,就算让李朵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哥哥结婚又如何呢?

    只要公司能稳住,只要自己能全权掌控公司,结婚对象是不是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又如何呢?

    李朵说这计划的时候,紧张地攥着自己发疼的胸口,又似风起云淡一般,转头看向左堇的态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