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五十二章 赔礼道歉的晚餐?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前有恶毒上司的追赶,后有堆积如山的报表要做,好在又安稳地度过了一天,实属不易。

    下班时间,一天满满的工作完成了,楚渝坐在办公桌前,盯着电脑旁再平凡不过的仙人球,片刻之间愣神了。

    一天的时间真的过得好快,现在回去,就真的要面对秦亦泽了,自己会怎么面对他呢,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喘息。

    如果可以,楚渝真的想要找个时间去好好旅游,去放松放松。

    下班的人陆陆续续离开了,天色渐晚,楚渝舒了口气准备回别墅。走到ec楼下的时候,果不其然,秦亦泽的白色卡宴稳稳地停在路边。

    楚渝也不耍小孩子脾气,不等秦亦泽下车,便快速地朝车的方向走来,然后打开车门径直上了车。

    秦亦泽看着楚渝上了车,刚准备解释什么,便被楚渝率先开口打断。

    “还好你今天来接我了,今天忙死了,快累成狗了都!”楚渝边低头系着系着安全带,边向秦亦泽抱怨着繁重的工作。

    “你今晚想吃什么?家里没菜了,我得去超市了!”楚渝风轻云淡地转头望着秦亦泽,对于昨天的事情,以及自己一声不吭就坐车回来的事情打算只字不提。

    秦亦泽转念想了想,这样也好,本来就没什么好解释了。反正楚渝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是李朵。

    “今天,我们出去吃饭!”说罢,秦亦泽便踩油门疾驰而去。

    “哦…”楚渝心想,原来是自己想多了啊!秦亦泽今天并不是特意来接自己的,看来只是又要去赶赴什么不知名的饭局。

    便一点都不期待都没有了,也没有说明要去哪儿吃饭,只是坐上车之后便行驶了很久。

    迷迷糊糊之中,楚渝已经困到不行,侧头睡了过去。

    不知道车子行驶了多久,秦亦泽把楚渝叫醒时,天已经黑透了,周围漆黑一团,只有稀稀拉拉的乡村小野灯。

    秦亦泽不会是想把自己给卖了或者是灭口抛尸荒野吧。

    “秦亦泽,这是哪里!”楚渝连忙从座位上坐起,语气中透着点慌乱。

    “紧张什么,这是一个私人餐馆,我可今天特意带你来尝尝的!”

    楚渝抱着怀疑的眼神看着秦亦泽,“真的?这荒郊野林的哪有什么餐馆啊!”

    “别急,你看!”说罢楚渝循光看见了不远处布满红色纸灯笼的竹楼小阁。

    静谧的夜晚,蛙声阵阵,清爽的习习夏风,令人的心情格外愉悦,足以褪去一身的疲倦。

    “秦亦泽,我们今天可以住这吗?”楚渝突然提议,这个地方实在是太令人满意了。

    “秦老弟,你终于来了!”

    还不等秦亦泽回应,一道陌生的男声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闻声望去,一个穿着休闲潮t恤,嘴里衔着根雪茄,看起来痞气十足却举止投足间透着贵气优雅的男人从屋子里出来迎接。

    “看来,不能如你所愿了。”秦亦泽对楚渝表示很遗憾。

    楚渝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要遗憾啊?

    “秦老弟,好巧啊!哟,今个还带了个大美女啊!”敷衍地和秦亦泽寒暄了俩句,转身便要和楚渝去套近乎。

    老远就看见了秦亦泽身边亭亭玉立的高挑美人,怎么可能不勾搭放过呢?

    “你好,在下肖于成,是秦亦泽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敢问姑娘芳名?”肖于成将手里的烟拿开,顺便又不知从衣襟里哪儿掏出一朵不知名的小野花,希望博得楚渝一笑。

    楚渝有些含蓄地看着平易近人,又有些陌生的肖于成,“你好,我是楚渝。”自我介绍一番后自然大方地收下了肖于成的小野花。

    秦亦泽一把夺过楚渝手里的小野花,一把把一脸茫然的楚渝拉过身后,“肖于成,对你嫂子注意点儿!”语气带着些疏远责备。

    “什么,她就是楚渝?”肖于成吓得退了俩步,不可思议地再次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嗯!”秦亦泽没料到会遇见肖于成,这冤家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自己的行程,看来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

    肖于成不可置信自己会看走眼。仔细一看,这女人确实有些姿色和气质,难怪秦亦泽二话不说就闪婚了,连结婚请帖都没有发给他。

    心里有些唏嘘,秦亦泽这个花心大萝卜,心里惦念一个,家里还摆着一个。也难怪当年李朵对他失望离开了。

    “好了,不站在外面说了,我们先去吃饭!等你等得快饿死了”肖于成不想纠结这个问题了,连忙招呼着秦亦泽赶往屋里。

    这竹楼小阁的老板,秦亦泽称呼为陈叔,快六十岁了还是孑然一身。

    早年是一个热衷生活随心随意的园林艺术家,后来人到中年开始下海经商,与刚初出茅庐的秦亦泽变成望年之交,后来生意越做越大,身体和精神方面都感到十分疲倦。

    索性就把手里所有的公司股份低价出售交给了秦亦泽,自己买了块清净地开始研究厨艺,开了家不是一般好友不接待的家常菜馆。

    后来秦亦泽便成了这里的常客,只是陈叔从来不见秦亦泽带女生来着,每次都是馋菜了,一个人过来吃饭,老板不得不作陪。

    “小秦啊,你可好久不来了!”陈叔见到秦亦泽十分高兴,热心肠地拉着秦亦泽交流着最近的近况。

    “不知道你还带朋友来,你看看还要点啥?”陈叔昵了下一旁不说话的楚渝,看向秦亦泽等他的反应。

    秦亦泽转头看向楚渝,楚渝害羞地有些窘迫,连忙挥手说:“不用了,我不挑食的!”

    楚渝眼瞅着桌子上刚上好的六盘热菜,卖相看起来还挺不错的,让人胃口大增,垂涎欲滴。

    果然秦亦泽是真的会吃,推荐的地方和菜系都是品味一绝的。

    “那就好,你们赶紧吃,我再去忙活,一会儿给你们上点好东西!”陈叔热情地招呼着,便去厨房忙乎了。

    肖于成一落座便只顾着埋头吃饭,丝毫不顾及头顶上那道要杀死人的目光。

    秦亦泽徐徐不动筷子,楚渝有些尴尬地看着欲生气的秦亦泽,无可奈何,自己还是也埋头吃饭吧!

    肖于成可不在乎秦亦泽生气还是不生气,自己向来随心所欲惯了,秦亦泽还不了解他啊!

    当个电灯泡吃个饭怎么了,还这么不高兴地,自己可是破天荒的来热脸贴他的冷屁股,别这么不给脸啊!

    秦亦泽本来打算找个安静惬意的环境,想找楚渝好好解释昨天在望城发生的事情。

    在楚渝刚上车的时候,秦亦泽就打算开口谈论的,可还没说话就被楚渝抢先打断。

    而秦亦泽知道楚渝明明心里不高兴,还偏偏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现在这一肚子的愁思,就这么硬生生地给肖于成塞了回去,要是能把他吃了,肯定是剥皮拆骨,一个不剩!

    “楚渝,你先去外面走走消消食,我一会儿去找你!”一顿漫长又尴尬的饭局结束,秦亦泽率先就把楚渝给支开。

    楚渝吃的肚皮快要撑了,出去走走正合自己心意。

    心想着,他们肯定要谈论一些男人之间的话题,而自己作为第三方ec的员工肯定不适合听一些商业机密的。

    秦亦泽恼怒嫌弃地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肖于成,你这无风不起浪,跟我到这来是想干嘛?”

    肖于成一听这话,顿时就嬉笑出声:“秦老弟,你可千万别搞错了,我可比你先到这来呢!我能有什么事儿啊!就是碰巧遇见你,顺便就一块聚聚呗!”

    “你要不说实话,我可走了!”像肖于成这种不能消停下来的人,怎么可能一时兴起就开俩个小时的车,来这郊区就为了吃一顿饭,还是一个人啊?

    “说说说!要说这事儿还非得赖着你,上次说好的给我三分地呢?这帐我得和你好好算算了!”都说亲兄弟明算帐,说的就是肖于成这种人。

    “最近我很忙,地的事情,我会让我秘书跟进的!你就别盯着我不放了。”自从把萧全赶到澳洲之后,确实很多工作要自己亲力亲为,不由得增加了许多负担,看来是要考虑考虑让萧全提前回来了。

    “好,秦老弟,你保证了就好了!不过你该给我解释解释,你和李朵之间到底进展的怎么样了,我可听说她在美国订婚了。”

    李朵一直是肖于成的好友,虽然当年和秦亦泽之间,李朵突然消失不告而别,但是肖于成却只认李朵这唯一一个嫂子,对于楚渝的插入很是不喜欢。

    “我们之间到底怎么样?我也很想知道啊!唉……”秦亦泽叹了口气,表示十分无奈。

    现在的李朵就昨天的态度而言,还在恨他,尽管秦亦泽对李朵万般低头和讨好,她都熟视无睹。

    把肖于成这尊大佛请走,果然说好的请吃饭,到最后,还是秦亦泽付钱,而肖于成又是拍拍屁股走人了。

    楚渝一个人漫步在竹楼附近的院子里,虽然周围美景环绕,有星星有月亮,有荷花有水榭楼台,有蝉鸣有蛙声,有波光粼粼的池塘,有镜花水月的倒影。可是,她却有些开心不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