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五十章 十五年前的初恋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二人看着左堇搀扶着楚渝上了车离开,才开始继续刚刚的拉扯。

    “你想和我聊什么?”李朵将行李箱往旁边顺手一搁,双手抱臂,冷漠气场十足地仰视着秦亦泽。

    “我们换个地方聊!”说罢便拉过李朵的行李箱,往自己车子方向走去。李朵停顿了下脚步,眼神暗淡地看向秦亦泽离去的背影,心里五味杂成。

    “近几年过得怎么样?”秦亦泽边开着车,边询问着李朵近况,想把不愉快的气氛缓和些。

    如果说楚渝是气质清丽,清纯慢热的小女生,那李朵就是妩媚高冷,气场强大的女强人。

    虽然同样都是令人倾羡的显赫富贵的身世,但和楚渝这种从小在父母庇护下成长的温室花朵不同,李朵从小就失去了母亲,而严厉的父亲从小就对李朵寄予厚望,要求严格。

    虽然作为家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但李朵肩负着许多同龄女生不存在的压力与质疑,对于任何决断都要当机立断,绝不后悔。

    对于情爱之事,自己虽然有追求,但却不能任由自己的心。家族利益对于她才是第一位的。

    李朵一直将头撇向窗外,并没有要理会秦亦泽的关心。秦亦泽开着车子俩边张望,晃悠了很久,才找到一个安静复古式咖啡馆。

    “给!你最喜欢的焦糖玛奇朵”秦亦泽露着温柔的笑容,将手上的咖啡递到了李朵面前。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倒是还记得我的喜好!”李朵坦露着十分不在意的神情,像是在很简单地说着别人。

    “朵朵,不要对我说话那么冷漠。”秦亦泽有些生气,但又像是在恳求着李朵,声音带着丝丝悲伤。

    “不好意思,秦先生,有什么话你就简单说了吧!我赶时间。”和李朵这种理智的女人说话,要么你就情商高,双方讲话都不拖沓。要么你就智商高,能明白她说的话,不要纠缠,妄想打感情牌。

    和这种人聊天,真能分分钟把天聊死。秦亦泽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种女生念念不忘,还一喜欢就喜欢了十五年。

    在秦亦泽过十五岁生日的时候,秦父秦连恺利用这个契机,宴请了龙成市各钟有头有脸的人物来秦家老宅做客,为秦亦泽庆生。

    那天的场面十分浩大,被精心布置的花园,到处配备的蛋糕饮料,还有房间堆积如山的贵重礼物。

    十五岁的年纪正是叛逆,又对这个凶险社会毫无防备的年纪。秦亦泽只看到了父亲,把应酬搬到了家里,把他的生日聚会当成他的生意场,丝毫没有看到父亲想让他开始接触水深火热商业圈的良苦用心。

    在秦亦泽逃避着成为全场焦点的时候,秦亦泽溜达逃到秦宅后花园。百无聊赖地闲逛着,享受着片刻的宁静,然后就偶然认识了也在角落里无聊蹦跶的“朵朵”,一个长得十分乖巧可爱的十岁小女孩,手里拨弄着一个好看的玲珑空心骰子,十分宝贝的样子。

    秦亦泽作为一个大哥哥突发奇想地想逗逗这个小女孩,便二话不说抢她的骰子。谁知小姑娘一点都不怕生,像只暴躁的小狮子,二话不说就扑上去就恨恨地咂了一口秦亦泽的虎口。

    疼的秦亦泽嗷嗷直叫,作为秦家大少爷哪不是家里宠着惯着,从小到大还从没有被这么欺负过,很快就把大人给招来了。

    小朵朵被这突如其来的阵势给吓坏了,突然就嗷嗷大哭起来。赶来的秦父当即就把秦亦泽给臭骂了一顿,责备他这么大孩子了,一米八的个了还欺负一个小女生,吓坏了请来的客人。

    见秦亦泽被骂,小朵朵被递来的美味蛋糕哄着瞬间就不哭了,吃着美味的生日蛋糕,一会儿就把刚刚的事情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了。

    然而小小的玲珑红豆骰子在这之后就一直躺在了秦亦泽的手心里了。而秦亦泽也一直记住了这个野蛮的爱哭鬼。

    心想着挺乖巧可爱的一小女孩儿,怎么就这么会演了呢!弄得秦亦泽又恼又笑,下次见到这小姑娘,自己一定不会放过她,要好好给她算算这笔账。

    偷偷地问了问小朵朵身后的小女生:“你知道那个叫朵朵的爱哭鬼真名是什么吗?”

    小女生也偷偷告诉他,叫“李朵”!

    后来一连过了十年,秦亦泽从美国留学归来,开始接手了家族里的一些生意,偶然间便见到了同在家族企业实习的京都大学金融系大二的李朵。

    一头黑色的长直发,眉上的短齐刘海,一脸认真较劲的模样和当年在秦宅后花园咬他的神情一模一样,而且年纪也相仿,更有甚者,李家和秦家有着十几二十年的商业往来。

    秦亦泽确定以及肯定这个女孩子就是当年咬他的小朵朵!

    李朵在跟着李氏集团项目部的人,去秦氏集团见秦亦泽的第一面的时候,心情也是动荡不安难以平静,高大帅气充满成熟魅力的男人,只要是女人第一眼遇见,就会难以护住自己的芳心暗许。

    只是玩心大起的秦亦泽当即就打算恶整一番李朵,以报当年的一牙之仇。借助俩家的贸易关系,秦亦泽经常想着变着法儿地找他们李氏项目部的茬儿,卡着李氏集团的项目迟迟不松口。

    这让李氏集团项目部的总监大为头疼,于是便想着法儿地请秦氏大少吃饭要赔罪。秦亦泽答应地十分爽快,但明令要求要带上李朵这个小实习生。

    李氏集团项目部总监怎么敢不听太岁的要求,当时总监还以为秦亦泽是看上了自家大小姐了,可把他激动坏了,都想好了怎么抱秦氏大少的大腿。

    可谁也没想,秦亦泽把李朵叫过去只是用来使唤传菜的。李朵当时大脑一轰,都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好歹自己也是个千金大小姐,给他们传菜怎么可能!

    但是总监死活拉住了正欲发火的大小姐,苦口婆心这才劝住。李朵心想,自己做点小牺牲也没什么,只要一切进展顺利。只是在自己在意的人面前做这些事情,总感觉自己的脸面要丢尽了。

    对于一如既往骄傲不低头的李朵而言,这种打击挫败宛如一根利刺,一旦扎入胸口,便是血淋淋的,好了也会有显而易见的伤疤。

    后来对于秦亦泽也渐渐地从原来的暗生情愫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厌恶,好感全无。

    本以为结束一晚的羞辱,秦亦泽便会不再对项目鸡蛋里挑骨头,只是,他们想多了,怎么可能!

    总监虽然名为是李朵的顶级上司,但是碍于李朵是李氏集团唯一女继承人的身份,总监一直对李朵客客气气,战战兢兢!

    虽然是实习生,但是干起活来,处理问题的交际手腕和行事作风,丝毫不像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女大学生。

    马上,李朵又以李家大小姐的身份亲自请秦亦泽吃饭。谁知秦亦泽丝毫不赏脸,当即便在电话里拒绝了好语相向的李朵。

    这下李朵实在是不能理解不能忍受了!即使是自己对秦亦泽有好感,但是人也不能狂妄自大到这种地步吧。

    第二天一大早,李朵便闯进秦亦泽办公室,开门见山直接理论:“不知秦总对我们李氏集团存在什么意见吗?”

    秦亦泽充满玩味地坏笑地看着李朵,心想这暴脾气终于还是爆发了,莫名还来劲了,“意见倒是没什么意见,就是对你李家大小姐的服务态度很是不满!”

    李朵见秦亦泽目中无人还开始调戏自己,怒火中烧,当即就拿着眼前茶几上的白开水往秦亦泽身上一泼。

    之后的俩人便像不是冤家不聚头一般,吵吵闹闹,谁也不服谁。

    后来慢慢地秦亦泽才开始发现,自己早就在第一次被咬时,就栽在了这个野蛮无力的小女生手里了。

    非得引起对方的注意后,才发现所有的挣扎不过就是不敢承认自己喜欢而已。

    秦亦泽绕了一大圈,又花了大力气才将李朵追到手。说出来都没有人敢相信现在如此沉稳少言的男人之前还有这么糗这么幼稚的时候。

    四年后,继续坐在李朵面前的秦亦泽,又像是回到了当年那个赖皮耍浑的秦亦泽。

    但是如果还是当年的秦亦泽,或许还将再一次失去自己喜欢的人吧。这四年来,秦亦泽一直在告诫着自己,要变得成熟,变得能掌控所有的一切,这样就不会让自己处于被动的局面了。

    沉默了一阵的秦亦泽还是只有那句话:“朵朵,回来吧,回到我身边吧!”

    而对于心狠如铁一般,理智过头的李朵而言,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一切都难以回头,又何必让大家都觉得尴尬难堪呢。

    “怎么回,你已经结婚了,而我也有了未婚夫,难道你想让我放弃现有的光明正大的一切,躲在阴暗不见人的角落去给你当小三吗?”李朵淡然地陈述着这一切,丝毫没有任何情绪的波澜。

    “朵朵,你以前不是这么无情的!”秦亦泽叹了叹气,无奈地看着眼前妆容精致,毫无任何把柄的女人。

    “呵呵,你何时真正了解过我,秦亦泽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李朵决绝地说出这一番算是真正带着情绪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