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四十八章 情敌相见 分外眼红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十年前,左堇渐渐地观察到了,有一个长相清丽的小女生,经常会来看他们打球。

    但不像其他女生一样,会时而尖叫,时而喝彩,而她就只是静静的站在人群里,静静地望向球场方向。

    好几次去超市买水的时候,又都会看见这个女生手里拿着瓶看起来很冰镇的美年达,张望着像是在等谁。

    偶然间目光的对视,女生却很是不安慌乱的样子。

    那个小脸红扑扑的样子,左堇觉得很是可爱。

    后来左堇又发现这个女生,像他一样,喜欢每天傍晚的时候去英语长廊看报。

    无论出太阳还是下雨,她每次都来,又只是文静地站在原地,不声不响地,看好了自己又低着头走了。

    每一次放光荣榜的时候,左堇看着自己照片的下面又是那个长相清丽的女生,顿感惊讶,原来这个文静优雅的女孩子还是个大学霸啊!

    渐渐地,左堇开始关注这个小女生,了解到,原来她不仅是个大学霸,还是个校花级别的人物啊!

    人长得漂亮,家境优越,但性格却看起来有些文静高冷,不怎么喜欢说话。

    于是左堇便开始想认识接触这个看起来有点神秘的女生。渐渐地开始和楚渝见面微笑,然后开始尝试说上俩句话。

    左堇发现,这个女生并不是那么高冷文静,只是有些慢热害羞而已。

    熟络起来后,又发现这个女孩子偶尔很呆萌,偶尔又会有些小女生的敏感情绪。

    好在,并不是那么难以相处。

    左堇高三,楚渝高二的时候,俩个人经常参加一些市级作文比赛。

    这让左堇又看到了楚渝另一才思泉涌的一面。

    文笔扎实还透着些小清新。

    令左堇最印象深刻的一段话是,楚渝在“星空”题材的新概念作文中写道“我是闪闪星星上的花,你不畏光靠近我,就能闻见花的芬芳”。

    确实就如楚渝本人一般,众人只看到了校花学霸身上的光环,却难以真正认识这多花有多美多娇艳。

    左堇喜欢她,从与楚渝对视的那一刻起,左堇就知道楚渝一直是他心里向往的女生。

    学校风言四起的流言蜚语,丝毫不能阻挡俩个想要靠近的青春萌动的少男少女心。

    但是表面上看起来众星捧月,自信阳光的自己,在优秀的楚渝面前其实是自卑的。

    当年家境破败的左堇,心里扛住的负担,在这光鲜亮丽的背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在楚渝面前的自己是小心翼翼,呆头楞脑,只要楚渝愿意理他和他说话,他就会一直围绕在她旁边。

    可是突然有一天,不知道为什么,楚渝不再和他说话了,变的开始保持距离,变的难以让人靠近。

    渐渐地本是俩条不相交平行线的俩人,又开始回到了自己的生活轨迹。

    左堇拼命学习,毕业考上了最好的大学,然后申请了公费去国外留学。

    这十年来日日夜夜,不分昼夜的拼搏,才勉强换来了现在的一切。

    而深夜里让左堇最为清晰的记忆还是,那一年小卖部门口拿着瓶冰镇美年达四处张望的小女生。

    而十年后,眼前的小女生听到自己的告白像是被吓住了。

    见楚渝神情闪烁,皱眉不知如何回应的样子。

    左堇马上打趣道:“楚渝你还是和当年一样呆萌呆萌的!”说罢便把手里那瓶新的美年达递给了低头不语楚渝。

    丝毫来不及让场面尴尬起来。

    然而,楚渝刚要去伸手接的时候,一支突然出现的指节分明的大手先一步接过了那瓶美年达。

    不等楚渝反应过来,楚渝的腰身又被另一股强有力的力量揽过。

    “逛完了吗?该回去了!”秦亦泽单手搂抱着楚渝,像是在声明这是自己的猎物,眼神透露着警惕看着站在对面的左堇。

    “这是?”看着举止亲密的二人。左堇疑惑地看着秦亦泽怀里的楚渝。

    楚渝刚想要解释,又被秦亦泽抢先肯定地回答:“我是楚渝的老公秦亦泽,幸会!”

    左堇愣神了俩秒,心里泛起波澜,又马上平复下来,“我是楚渝高中的朋友左堇,你好。”伸出友谊之手,等着秦亦泽回应。

    然而秦亦泽并没在意,只是嘴角弯弯上扬起一些弧度,以一副胜利着的姿态傲气凌人。

    邪魅藐视一切的眼神示意着左堇,自己一手拿着饮料,一手抱着楚渝,并没有多余的手来回礼,“我们今天还有事,不打扰先走一步了!”

    说完便搂抱着楚渝作势要离开!

    楚渝挣扎着一边回头一边被推搡着走,看着在原地尴尬的左堇,大声说:“左堇学长,我们明天校友会见,我先回去了!”

    左堇不语,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微微挥舞着离别的手。

    “秦亦泽,你到底想要干嘛?”楚渝被秦亦泽推搡地十分难受,想要挣脱开了,却被秦亦泽紧紧禁锢着。

    秦亦泽不理会楚渝的抗议,毫不怜香惜玉地将楚渝塞进副驾驶座上,怒气冲冲地俩眼冒火。

    楚渝恼怒地看着驾驶座上戾气十足的男人,气不打一出来,自己还没好好听到左堇学长的解释呢!

    就这么硬生生地给打断了!

    看秦亦泽不理自己,索性扭过头也不说话,俩人各自生着闷气。

    秦亦泽回到驾驶座后,便一言不发地便将车子发动,疾弛回到下榻的酒店。

    秦亦泽看起来很生气,开了门便将门一甩,楚渝想不通他突然发什么脾气,像要吃人一般。

    也不想问什么,留着秦亦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楚渝径自回房打开行李,准备拿衣服洗澡。

    整理好行李箱,楚渝有些口渴,便想起来被秦亦泽抢走的饮料。

    “秦亦泽,我的美年达呢?”

    不问还不怎么生气,这一问像是直接撞到秦亦泽刀口上了。

    “扔了!”秦亦泽没好气地回复着。

    “什么?我还没喝呢?你就给我扔了?”楚渝一脸不悦。

    秦亦泽见楚渝对左堇给她的水那么紧张,顿时刚隐忍下去的火气立马就冒上来了。

    迅速起身,一个箭步就走到正在喝水的楚渝面前,上前就紧抓住楚渝拿着水杯的手。

    “一瓶水就这么重要吗?你以为我没看见左堇喝你的水?还有他那看你的眼神?”秦亦泽咄咄逼人地质问着楚渝。

    要是之前的楚渝,可能还会觉得秦亦泽在吃醋。

    可自从上次秦亦泽喝醉酒把自己认错,还有他行李箱里出差就带着的前女友的项链。楚渝丝毫不会觉得秦亦泽在在意自己。

    楚渝会觉得秦亦泽这样很不像他,好无奈地想要将自己的手挣脱出来,“秦亦泽别闹了,我们本来就是契约婚姻,俩年一过就是桥归桥路归路了!”

    “所以,你喜欢他?”秦亦泽依旧紧抓着楚渝的手腕,像是要问个究竟。

    “喜欢还是不喜欢?有那么重要吗?”楚渝双眼突然有些黯然伤神,“他已经订婚了…”

    “你也已经结婚了!”秦亦泽眼神坚定地看着楚渝,语气十分强硬!

    楚渝有些悲伤地听着秦亦泽讲述这个事实,眼眶里打转着无奈又委屈的眼泪,抬头可怜楚楚地看着秦亦泽。

    秦亦泽看着怀里泪眼朦胧的小野猫,心里的某个角落有些动容,“楚渝,以后只能喝我买的水,不允许有别人的味道!”

    话落便低头倾身覆上了楚渝的娇唇,另一只手顺手一览,将楚渝紧紧地与自己贴合。

    俩只手一个用劲,边吻着边将楚渝提起横跨在自己腰间,变成了女上男下的极其暧昧的姿势。

    楚渝双手环抱着秦亦泽的颈脖,俯身被秦亦泽吻地昏头转向,从

    客厅的位置一路吻到了浪漫主题的卧室大床上。

    等到仅有的衬衫半解,裸露的肌肤窜进几丝凉意,坐在秦亦泽怀里的楚渝意识突然清醒。

    眼神跳出几分慌乱,自己怎么又沉浸在秦亦泽的温柔之中。

    秦亦泽被欲望支配的意识,渐渐冲昏,继续倾身想要继续这个吻。

    意识到秦亦泽身体的变化,但楚渝依旧偏头不愿配合,秦亦泽不愿放弃。

    将楚渝的头搬正过来正视着自己深情款款的眼神,“楚渝,不要离开我,你是我的!”

    像是恳求又像是告白。果然说男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点都不为过。

    明明大家心里都装着另一个人,现在偏偏还要故作深情。此刻的楚渝意识突然清醒到了极点,“秦亦泽我不是朵朵!”

    秦亦泽一听楚渝嘴里说出的“朵朵”二字,瞬间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

    眼神深冷,如一潭死水,欲望瞬间就消失殆尽了。

    起身便往门外阳台走去,留下衣衫不整瘫坐在床的楚渝,还有一床凌乱的碎片花瓣,打开门口的夏风吹乱了一屋子的暧昧气息。

    秦亦泽依靠在阳台护栏,点了根许久不抽烟草,淡淡的烟丝拂过忽明忽暗的愁容,让人看不清楚。

    想起了那天晚上,醉酒的自己对楚渝的不理智,还有那一句“朵朵,你回来了。”也清晰地浮响在耳畔。

    自己早就把一个不相干的人推开了,又何必厚颜无耻地求人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