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四十七章 重游校园 偶遇初恋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去望城?”楚渝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去吗?”

    “好。”望城这个地方,自高中毕业后便没再回去过了。

    对于那个从小生长的地方,楚渝还是很怀念的。

    “不哭了?”

    “不哭了…”

    “那你去帮我收拾行李吧!”楚渝抬头,看了看一本正经说出这番话的男人。

    佯怒地一把将秦亦泽推开,楚渝便起身去给秦亦泽拿行李箱,“秦亦泽,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吸血鬼!”

    秦亦泽目的达成,也不管楚渝怎么骂他,心情又恢复了愉悦。

    楚渝拿出上次那个行李箱,打开,发现,空空如也的行李箱里躺着上次那个丝绒质地的小方盒。

    拿在手里再一次小心翼翼地打开,再一次看见了那串带着玲珑骰子正方红豆吊坠的古银项链。

    楚渝蹲坐在地,将装在盒子里的项链向秦亦泽晃了晃,“秦亦泽,为什么你每次出差都要带着这串项链啊?这是谁的啊?”

    在床上看着kindle的秦亦泽闻声侧头看向一脸疑惑的楚渝,起身意有所思地朝楚渝方向走来。

    一脸严肃地将项链拿起,呆坐在床尾开始沉默。

    楚渝尴尬地将僵在空中的手缓缓放下,表现的并不在意,起身去秦亦泽的衣帽间给他翻找出差穿的衣服。

    “你去几天啊?”楚渝在衣帽间了大声询问着坐在外头的秦亦泽。

    想是秦亦泽没有听见,楚渝拿着俩身崭新的西装又从衣帽间出来。

    “这是我前女友的项链。”

    楚渝不明白秦亦泽为什么要考虑那么久然后道出这个事实。自己并不在意啊…真的不在意吗?

    “哦,这样啊,理解理解…”楚渝干笑着,努力让气氛不那么尴尬。

    楚渝上前将秦亦泽手里的项链拿回放回行李箱,然后将衣服和鞋子叠好放好。

    “那什么,明天什么时候走啊?去几天?”楚渝眨巴眨巴眼睛,现在又该自己考虑秦亦泽的心情了。

    “明早上六点出发,去三天。”

    “哦哦,那我得请假了。”

    秦亦泽疑惑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了,平常让她请个假要死要活还不同意,“你请假没问题?你的全勤奖没关系?”

    一听秦亦泽这会儿又开始嘲讽自己了,腰板挺直理直气壮地说:“你看我像是缺那点钱的人吗?”

    “哦,也是!天天就知道坑我的菜钱。”秦亦泽抱怨楚渝一点都不人道。

    楚渝撇撇嘴,还不是因为生活所迫。

    第二天一早,楚渝提着行李箱下楼,发现秦亦泽已经坐到了驾驶座上。

    “萧全呢?”这一般出差都是萧全开车的,因为秦亦泽一般到了那边就要开会忙,得在车上好好休息。

    “他外派干别的事情去了。”秦亦泽自然不能说,是因为楚渝所以受惩罚,被外派到澳大利亚矿区受苦受难了。

    楚渝这么爱管闲事,肯定又会责怪叨叨一路。

    “你不是中午要开会吗?离望城还得四个小时的车程呢,我来吧!”

    秦亦泽以一种不靠谱的眼神看着楚渝,“你确定你会开?”

    “我好歹拿驾照好些年了,是个老司机了!”楚渝拍拍胸脯,意思是让秦亦泽放心,绝对没问题。

    虽说是刚上大学就拿到了驾照,但也谈不上是老司机,毕竟自己的开车经验还真是少之又少。但是牛皮已经自告奋勇地吹起来了,这车爬也要爬着开过去。

    秦亦泽自坐上副驾驶之后就没敢放心,一路上都在提心吊胆。说女人开车就是马路杀手这句话一点都不为过。

    开车加减速不换档,左转经常忘记打转向灯,车速还老是居高不下。要不是已经上了高速,秦亦泽没法下车,不然早就让楚渝停下来了。

    好在去望城的高速,车辆并不多。楚渝也慢慢地也开始熟悉车况,慢慢地上手了,秦亦泽这才稍微放心,打了会吨儿。

    临近中午,楚渝终于慢吞吞地把车开到了目的地。

    短短四个小时的车程,由于秦亦泽后来睡着,楚渝走错车道偏行,多花了近俩个小时才绕回来。

    秦亦泽不得不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刮目相看了,比想象中的要不靠谱多了。

    将行李拿到入住的酒店,办理完入住,二人便在酒店里匆匆解决了午饭。

    “我去开会,你在酒店好好休息,不要乱跑了!”千叮咛万嘱咐,秦亦泽实在是不放心楚渝一个人出去了。

    “哦,好…”吧啦着碗里的米饭,楚渝不敢反驳秦亦泽。

    一个人呆在诺大的总统套房里,楚渝坐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熟悉又陌生的街角。

    短短几年间,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楚渝只知道这个位置那个位置都有些什么,但是记忆里的景象已经被这些新兴的建筑所取代了。

    记忆中的风景和人,都已经物是人非了,叹了口气,楚渝将窗帘拉上,挡住外面阴沉沉天的光亮,困倦地躺在了床上。

    刚闭上眼睛,安静地放空大脑,手机震动扰乱了这份平静。

    是左堇学长。

    “喂,学长有什么事吗?”楚渝尽量让自己在面对他时调整好语气。

    “楚渝,明天我们在望城中学召开校友会,你出席吗?”

    左堇要不打电话来提醒楚渝,楚渝还真忘记这校友见面会的事情了。

    “我应该会去吧。”楚渝抱着考虑的语气回复了左堇,自己想去,但是明天还真不知道秦亦泽怎么安排。

    “好!”并没有多余的询问,左堇将电话挂掉。

    本打算静下心来的楚渝顿时有些睡不下了。

    换了身衣服出门。楚渝突然想回到望城中学去看看。

    秦亦泽不让自己随便跑,自己去自己的母校转转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吧。

    望城中学,在民国时期就存在了,是所名门望族才能上的起的学校。

    那个时候,望城由于靠近上海江淮等地,做生意,依靠外国人生存所以新兴的名门望族很多,对于子孙后代的教育问题也就很受到重视。

    因此,望城中学是当时名门望族合资请德国人建的。德国人建房子喜欢用又大又重的方形原石。

    如今过了近百年,这片庞大的欧式建筑依旧屹立不倒,被政府接受改造成了公办重点中学。

    楚渝母亲祖上就是望城人。后来由于外公的生意问题,举家迁到了北方大城市。

    后来母亲和父亲私奔,有着严重恋旧情节的母亲想也不想,便回到了这个土生土长的地方。

    后来楚渝就在这里成长学习。

    望城中学守门的依旧是十年前那个守门的大叔,只是如今两边的鬓角斑白,临近退休。

    楚渝上前和大叔打招呼,没成想大叔还认得自己。说自己出落成大姑娘了越来越漂亮了,而自己老成了老头子。

    十分热情地和楚渝介绍着这十年发生的各大事件。

    哪栋楼改成了办公楼,哪边新拓开建成了操场。

    十年间换了哪些校长,又有哪些老师退休,又有哪些老师依旧坚持在三尺讲台。

    楚渝询问大叔,自己能去看看吗?

    大叔十分热情地点点头。

    楚渝走进熟悉的校园,第一个去的地方,是当年自己最心心念念向往的光荣榜。

    没想到光荣榜的位置丝毫没变,依旧像当年一样,各年级第一排成一列。

    只是如今照片上的小鲜肉美女不再是当年的自己了,当年像素模糊如今也变成了高清细桢。

    不得不感叹,岁月飞逝!

    以前的高中部教学楼,依旧是那个旧旧高高的大型欧式建筑,丝毫没有任何改变。

    楚渝正逛的起兴的时候,秦亦泽可能是会议结束回了酒店。不见自己人影,于是便打电话过来,语气很是生气:“不是叫你不要乱跑的吗?去哪里了?”

    “我没乱跑!我睡不着觉而已,想回来看看我的母校,望城中学!”

    “站那别乱跑,我去接你!”

    “哦…”楚渝并没有很放在心上。

    一个慢悠悠地绕过教学楼,穿过小操场就到了高中部食堂,穿过食堂还有食堂前的常年未断水的大喷池,就是楚渝经常与左堇学长偶遇的英语长廊了。

    不成想,十年后,楚渝又在这里偶遇到了左堇学长。

    二人甚是惊讶这无形的缘分,相视一笑。

    二人便一起逛着这充满回忆的校园,不知不觉间,二人走到了小卖部。

    小卖部这么多年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原来放饮料的小冰柜,如今变成了双开门立体大冰柜。

    楚渝轻车熟路地,走到了冰柜前,拿到了最冰镇的橙味美年达。

    这一次,楚渝将这瓶等了十年的最冰镇的美年达递给了左堇。

    左堇接过。

    这一幕与楚渝十年前梦想中的一幕终于重叠。

    楚渝打开自己手中的美年达喝了一口,不自主地哈哈笑出声。

    看着楚渝这笑得十分开心的模样,左堇一瞬间有些愣神不止,勾起心里藏了很多年的悸动。

    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美年达,突然就顺手抢过了楚渝手中的美年达,仰起头猛地咕噜咕噜俩口。

    楚渝被左堇这一举动吓住了,“学长,你,那是我的美年达啊!”

    “楚渝,你知道吗,你手中的美年达我想了很多年!”左堇拿着俩瓶美年达,深情款款地看着被吓住了的楚渝。
小说推荐